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80 守护橘子A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11 3:38:42pm

其他·同人


知道世界末日是什么吗?

世界末日指的未必是地球的毁灭,人类的灭绝。

“手术进行得非常成功,现阶段来说,伤者已经完全脱离险境了。”

“医生,那她肩膀的刀伤,会不会有后遗症……?”

“伤者右手刀伤的位置,导致她的肩部及手臂的神经线受损。这将导致她的右臂或整只右手都会出现麻痹、无知觉甚至是疼痛的现象。受累的神经分布区常有感觉过敏或感觉减退等神经功能损害表现。”

“这是…什么意思……?”

“我真的感到十分抱歉。伤者是名网球选手,不过恐怕以后,她都不能再继续进行激烈的运动。避免她的伤势加剧,近期内她都必须小心照顾伤口。直到伤势稳定、痊愈后,我们会安排伤者接受物理治疗,让她尽可能恢复正常生活。”

“怎么会这样?!不可以的……医生,你帮帮她……我求你了,一定要把她治好。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付。只要你治好她!”

“真的,非常抱歉。”

真正的世界末日。

当你被迫从最初的认知里抽离,原本拥有的权利都被剥夺的那一刻。

属于你一个人的,末日。

———————————————————

龙雅静静的坐在病房外走廊上的长凳。

他在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要告诉Sally真相吗?还是干脆先瞒住Sally。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

龙雅知道。他真的知道。

只是,他不知道要怎样开口。

他没有勇气告诉Sally事实。

太残酷了。

Sally原本就不应该承受这样的打击。

如果不是为了他……Sally根本就不会受伤。

甚至伤得这么重……严重到以后……都不能再打网球了。

Sally是天生的网球选手。她的天分很高,领悟力强,学习态度比谁都要认真,付出的也绝对不会比别人少。

但是,今天以后,Sally的人生起了重大变化。

Sally不能够再继续打网球了。

龙雅打从心里的害怕。

他真的开不了口,不想就这样毁了Sally的人生还有她那巨大的网球梦想。

事实上,是龙雅连累了Sally。

现在的龙雅好想要逃避问题,根本不想去思考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网球生涯就像是Sally的命根子。

网球场永远都是Sally发光发热的舞台。

是网球让Sally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也让她找回生命的意义。

世界第一名。

伟大的网球梦想。

Sally却永永远远的失去了。这梦想着实离她太遥远了,远到从此将无法实现。

龙雅现在最担心的是,Sally要怎样才能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

Sally受伤后,龙雅第一时间联络了Sally的家人。可是真正被联络到的只有Sally的哥哥- Alex 罢了,听说Sally的父母亲都在忙着各自的生活。Sally的父亲出国公干,暂时联络不到;而Sally的母亲好像跟她的先生一家外出旅游,短期内也联络不上。身在美国的Alex 允诺龙雅会第一时间赶来英国,还嘱咐龙雅好好照顾Sally。龙雅只告诉Alex,Sally伤势已经稳定。至于Sally会受伤的详细情形,还有手伤的后遗症,龙雅也没想过要隐瞒,都已经一一向Alex解说。

除了Sally的家人,龙雅不忘立刻联络Sally的专属经纪人。由于事态严重,同是身在英国的Sharon 在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后,便赶来医院了解状况。龙雅如实告知Sally的情况,Sharon 听到龙雅的转述后,震惊的不知所措,还一直嚷着要帮Sally转院,请城里最好的专科医生前来诊治。不管是国外的、还是国内的,Sharon都不想放过任何一丝希望。能够治好Sally手伤的希望。因为Sharon也很了解,网球对Sally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因为Sally的特殊身份,龙雅千交待万交待,让Sharon务必暂时对外保密。Sharon不笨,当然知道龙雅的用意。但就算龙雅没有开口,Sharon也会这样做,因为这也是Sharon的工作责任。接下来要忧心的事情太多了,龙雅知道这只是事情的开始,并不是结束。为了以防万一,龙雅也把自己的经纪人Jerry叫过来帮忙。一旦Sally受伤入院的事情曝光,要应付的事情肯定没完没了。Sally 跟很多赞助商,都存在合约关系。之后要面对的是狗仔队媒体追访、赞助商方面的解约事宜、舆论的压力等等。

虽然龙雅不想承认Sally不能再继续职网选手生涯的这个结果,但是无论龙雅再怎么自欺欺人,会来的事情终究是需要面对的。Sally 手术后麻醉药未散,仍旧昏迷不醒。看着Sally的睡颜,龙雅知道他能为Sally做的事情真的很少。但是,至少在他能处理的范围内,他不想Sally在为这些琐碎的事情烦恼。因为龙雅知道… 等Sally清醒后,要面对的挑战何止一个。

龙雅一直在想,要如何跟Sally说明她的伤势。

龙雅在脑海里彩排了无数次那些可能会发生的情境。

也许Sally会大哭一场,质问龙雅为什么自己不能够再继续打网球。

又或者,Sally会生气地打骂龙雅,毕竟自己之所以会受伤,龙雅都难辞其咎。

也有可能,Sally会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而导致崩溃。

龙雅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

但所有可能会发生的事,龙雅却想不到任何一个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龙雅一直很担心,在Sally 还没有清醒过来前,龙雅就这样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龙雅不知道他还能支撑多久,内疚自责的愧疚感就快要把一向冷静自持的龙雅给逼疯了。

龙雅心里难受,龙马又何尝不是。龙马承受的心理压力不会比龙雅少。因为龙马知道,Sally受伤的事,他也要负上责任。龙马没有想过要逃避,但龙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病房外的走廊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Sharon不止一次用失望痛心的语气质问龙雅。

“对不起。”除了这个,龙雅不知道该怎样回答Sharon。

“除了对不起,你就不能说些别的吗?你引以为傲的聪明脑袋应该想想怎样解决问题,而不是重复着那该死的‘对不起’!”

Sharon一向把Sally当成是自己的亲妹妹般对待,Sally受伤,Sharon也很难过。当一个人难过时,会把伤心的情感转换为生气是可以理解的。Sharon不想责怪龙雅,但是发生这种事情,又是谁该负上责任呢?

“你怎么能让Sally遭遇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这样……网球可是她的命啊!没了网球,你让她怎么活…?”Sharon哭了。第一次在龙雅面前哭泣流泪。

龙雅曾经怀疑过这个性彪悍的大姐,是个没有眼泪的冷血动物。

但很显然的,龙雅以前的想法真的是错的离谱。

龙雅沉默着,任由Sharon骂着自己,也不开口为自己辩护。这并不是某种希望得到救赎的表现,也不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恶感。龙雅选择沉默,只是因为他知道,这也是他应得到某种惩罚。

Jerry没有开口帮腔,他知道龙雅必须自己面对这一切。

Jerry在一旁看着,连连摇头叹气。

可惜了网球界失去了一个新锐天才球员。

宫崎雪和Ivan静静地呆在一旁良久后,两人才缓缓走向龙雅。

Ivan用复杂的眼神盯着龙雅。“我感到很遗憾。”

“如果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没关系。”宫崎雪。

宫崎雪不乐意见到这样的事情发展,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也挽回不了。与其在那里怨天尤人,倒不如做些实际的事情。这就是她宫崎雪做人的原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一定要贯彻自己的原则。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只有这样,才能提醒宫崎雪不要重蹈覆辙。

坐在椅子上的龙雅低着头,看着地上的瓷砖。

“谢谢。”简单的两个音节,仿佛抽光了龙雅体内残留的体力。

宫崎雪和Ivan面面相觑,然后向着众人微微欠身后,便转身离去。

龙马问:“现在怎么办?”

龙雅没有回答。

这问题的答案,他自己也好想要知道。

现在该怎么办?

———————————————————

Sally醒了。

睁开眼见到的人是 Alex还有Sharon,却不见龙雅和龙马两兄弟。

“龙雅呢?”Sally开口的第一句话。

Sharon心疼的看着Sally,红着的眼眶再次热泪满盈。

“他没事,在外头呢!”Alex伸手轻抚Sally的头发,怜惜的问:“妳觉得怎样?伤口还疼吗?”

“我没事。哥、Sharon姐,你们不要担心。”Sally 柔声回答。

不!妳有事!只是妳不知道,妳还不知道而已!

这让我们怎么能不为妳担心?

“Alex,还是由你来告诉她吧!”

听到Sally的话,Sharon压抑不住悲伤的情绪匆匆跑出病房。

Sally不明白为什么Sharon要有这样的激烈反应。

还是说,她应该出了什么事情,只是她自己不知道?

Sally看着久未见面的哥哥,用平淡的语气问:“你们的表情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沉重?是不是,我…怎么了吗?”

Alex 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Sally。

但那双悲伤的眼神里,隐藏了太多Sally看不懂的情绪。

“哥……不要骗我。我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Alex叹了口气后,决定告知Sally真相。

“妳先别着急,我这就告诉妳。”

他不想隐瞒Sally,毕竟Sally有权利知道自己的状况。

———————————————————

听到开门声,龙雅抬头。

“Sally姐醒来了吗?”龙马问。

Sharon点点头,然后用无奈的语气,对着龙雅说。

“你知道吗?她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在哪里。”

龙雅闻言心口一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是一道开门声,Alex从病房里神情凝重的走了出来。

“她全都知道了。她说,想要见你。”

龙雅愣愣的看着Alex ,却发现自己竟然连站起来走进病房的勇气都没有。

“进去吧!”Alex。

龙马伸手推了推龙雅的手臂。“哥。”

龙雅看着病房那紧闭的门,忽然觉得那扇门犹如千斤那么沉重。

龙雅在大伙儿的注视下,慢慢站起身,走到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