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七章 - 王妃的生辰宴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0-25 3:08:03pm

都市·爱情


终于熬过了这三天,但没进食的她们已经全身无力。

突然,一位奴婢走了进来,手上端一些饭菜,饥渴不已的她们马上狼吞虎咽地开吃。

但是饭菜依然少得刻薄,只够她们满足三分之一的胃。

见她们已经吃完,那奴婢快速将所有东西收拾了,然后离开。

她离开不久后,王爷和戏精王妃走了进来。

容音见状,马上拉着小棠行礼。

“参见王爷、王妃。”

王妃躲在王爷身后,像极了被吓到的小猫咪。

“王爷...”

王爷带着王妃去到容音面前。

“去吧。”

然后,王妃握着容音的手。

“音妹妹,姐姐知道你只是一时冲动,经过这次禁足的教训,姐姐相信妹妹已经知错了,姐姐也打算原谅你了。”

然而容音只能附和她。

“谢姐姐宽宏大量,都怪妹妹粗心大意,竟一时不注意,害姐姐拿着王爷的贴身之物,还不小心受伤了,但妹妹当时确实听不懂什么杀不杀人的事。”

听到这句话的王爷突然看向王妃。

“王妃当时拿着本王的贴身之物?”

王妃慌了。

“这...音妹妹,你不愿认错,也不能胡说八道啊...”

王爷突然想起当天回去找王妃的原因。

“当天本王的短剑不见了,原来是王妃拿的。”

王妃依然把错推给容音。

“王爷,其实那短剑是从音妹妹手上抢来的,就在争抢的时候,谁知音妹妹竟将短剑刺向馨儿...”

小棠开口了。

“启禀王爷,那天除了王妃与王爷有接触,其他人都没接触过您。”

王爷恍然大悟。

“呵...王妃,好一个大戏。”

王爷没多说什么,掉头就走,然后命令小棠随他去书房。

“王爷!您怎么能听信她的谗言而不信馨儿呢?今日可是馨儿的生辰!”

王爷只停下脚步,连头也没回,说:“生辰宴如期举行。”

王妃见王爷和其他人已走远,只剩下她、容音和他的奴婢,又对容音下马威。

王妃说她是丞相黄平之女,而且还是大嫡女。

她的母亲是王上的亲生姐姐,没人能反抗她的话。

不仅如此,她的父亲手中有兵符,随时都能把容音千刀万剐。

她还说,尽管五王爷是庶出,她依然十分喜欢他。不管他将来有没有可能成为太子,也要用自己的家庭背景扶他上位。

容音想从中获得多一点情报,所以默不作声。

王妃没察觉,继续滔滔不绝地炫耀。

王妃说,她的亲生哥哥是个将军,不久之后肯定能将容音父亲的大将军之位取而代之。

到时,许家在朝廷之中就没有地位了。

不巧,一位婢女走进流水轩。

“王妃,您该去准备了,听闻王上和王后已经准备启程了。”

王妃高兴得起飞。

“王上往年都没来,难道今年王上有来?”

婢女马上回话。

“是啊,王妃。”

王妃听了马上往外跑,兴奋得就像中了乐透。

王爷和王妃成亲已有三年,为什么王上往年都没赴宴呢?

王妃的母亲是王上的姐姐,王上理应十分宠爱王妃的啊...

到底是什么原因...

对了,王妃刚才提到王爷是庶出,但王后似乎很是宠爱五王爷,就连许家大嫡女都能许配给他。

想到一半时,小棠回来了。

小棠说王爷问了她关于王妃受伤当时的来龙去脉。

她一五一十地告诉王爷了。

王爷还说了,要容音若无其事地赴宴,有什么事过了生辰宴再解决。

容音十分无奈,但只能照做了。

...

这才响午,来宾就很是络绎不绝。

被禁足和禁食的容音还没来得及填饱肚子就被叫去帮忙。

她和小棠被叫去布置宴会现场,才刚忙完不久,就被叫去试衣服。

容音和王妃的服装大致上没差别,只是王妃的服装上多加了珍珠和金线。

容音因为肚子突然有些疼痛,就去方便了一下。

当容音解决好了以后,宴会已经开始了,王上和王后也已经入席。

才刚走进会场,就听见许多人的闲言碎语。

“这是五王爷几日前才纳的侧妃吧?居然迟到,真是新宠不把正宫放在眼里。”

“听说这许家小嫡女循规蹈矩,居然在宴会上迟到,真是不知规矩。”

不就是迟到嘛?有必要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这柳城第一美人真是名不虚传,难怪能够这么大胆地迟到。”

柳城第一美人?容音吗?还是王妃?

容音顺口问了在旁的小棠。

“小棠,他们说的柳城第一美人是?”

小棠在旁笑了起来。

“噗嗤,说的就是侧妃您啊。哦对,忘了您失去记忆了,不过这是王上在今年春节王宫晚宴上亲赐的哦~就连大小姐都没有。”

容音傻眼了。

为了化解迟到的尴尬,容音打算入场就献上自己在现代学得滚瓜烂熟的芭蕾舞。

“参见王上、王后、王爷和王妃。容音为了准备舞蹈迟到了,请父王母后原谅。”

王上和王后坐在大殿的正中央,虽然穿得非常随意,但还是少不了几分庄严。

“免礼免礼,音儿快快请起。不知寡人今日可否一睹我们柳城第一美人的风采。”

容音等的就是这一刻,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是,音儿这就献上舞蹈,父王尽请期待。”

只见容音拍了拍手,此时,小棠开始弹奏古筝。

小棠在许府时就在帮各位小姐弹奏乐曲,排练舞蹈,手法十分娴熟。

旋律甚悦耳动听,站在宴会正中央的容音也翩翩起舞。

原本吵杂的空气随着容音的舞步渐渐宁静,只剩下古筝的弹奏声。

节奏越来越快,容音的舞步也随之变得很快,转圈的速度也更快了。

殊不知,在座的某位富家千金是柳城第一舞者,她对容音的舞蹈十分有兴趣。

不久后,乐曲完了,容音也停下了舞步。

全场的掌声不约而同地响起。

这时,那位柳城第一舞者站了起来,掌声非常响亮。

“妙啊,侧妃。这舞在下前所未见,敢问是哪学的,可否传授在下?”

容音看了她一眼,这不是...潇潇?

潇潇是容音在现代的好朋友,她们就是因为舞蹈而认识的。

“当然可以,这是我从小就自创的舞蹈,能得到这位小姐的赏识,我怎样都很乐意。”

柳城第一舞者举起酒杯,打算向容音敬酒。

“在下尤潇潇,在此敬侧妃一杯。”

果然是同名同姓,这是为什么?

容音此时不敢多想,马上举起酒杯敬回潇潇。

但她酒量不是很好,所以只喝了一小口。

紧接着,王上说话了。

“哈哈哈!寡人亲封的两位才女今日结识了,皆大欢喜啊!”

在旁的王后欣慰地看着容音。

“侧妃多才多艺,不枉许家嫡女之名。”

王上越来越开心,就像是捡了个宝回家的样子。

“老五可以娶到像王后这么优秀的女人,真是三生有幸啊。”

殿堂的贵客们听到王上的话之后,都异口同声地欢呼:“恭喜五王爷,贺喜五王爷。”

在王爷身边的王妃不开心了,明明今日她才是这宴会的主角,却被容音占了上风。

为了蹭一些存在感,王妃打算站起来说几句话。

“音妹妹能同我服侍王爷,也是缘分。来,姐姐敬你。”

容音不能拒绝,只能应下。

王妃举起酒杯打算喝下去时,酒杯突然掉在地上。

王妃的双手扶着自己的肚子,不断喊疼。

王后见状,马上上前查看。

“王妃,怎么了?”

王妃见大家都焦急了,连忙遮着伤口说没事。

“没事,只是有个小伤口,方才撕开了...儿媳没事。”

又开始演了...

王后听说有伤口就着急了。

“怎么会有伤口?怎么那么不小心?”

王妃诡计的诡计得逞了,马上就爆出容音。

“只是前几日音妹妹把短剑刺进儿媳的腹部...”

容音瞬间又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了。

容音听到自己被污蔑,当然只能跪下,说自己是冤枉的。

但伤口确实在王妃的腹部,一个贵族女子怎么可能在自己的腹部刺出一个伤疤...

就算王爷也知情,但他那么爱王妃,怎么可能会揭露她呢?

所以,现在是没人会相信容音的了。

王妃以为王上会出面帮助自己,但他终究闷不吭声。

这时,容音只能自救。

“启禀父王,音儿绝对没有刺伤王妃,若有欺瞒,音儿当场死亡。”

王上似乎是十分疼爱容音,听见她说出这样的话,马上就焦急了。

“不。音儿。”

“嗖!”突然间,整个大殿的烛火都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