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八章 - 生辰变忌辰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0-26 6:43:20pm

都市·爱情


大殿的灯火都熄灭了,只听见人们慌乱的叫声。

“啊!好暗啊!”

“这是哪儿...是不是有鬼!”

“来人!护驾!”

“父亲,您在哪!”

“快来人点亮烛火啊!”

不久后,所有烛火都被点亮了。

所有人的情绪都平静了下来,王上也没被刺杀。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有一位贵客大喊:“侧...侧妃死啦!”

一瞬间,所以人的目光转移到大殿中央,只见躺在地面上的容音。

她的嘴角还有一丝鲜血。

所有人顿时发觉,容音是被冤枉的。

王后气冲冲地看向王妃。

“好你个黄馨,连本宫的外侄女都敢污蔑。”

王妃马上跪下,连忙解释。

“许容音之死,这分明是污蔑儿媳啊,母后请相信馨儿!”

小棠服侍了那么多年的主子突然死去,一气之下就忘了与王爷的约定,将所有事都爆出来。

众人听了就更相信容音了。

王妃乱了阵脚,马上就反咬一口。

“你一介奴婢就别血口喷人了,许容音是因为王爷没和她行周公之礼就嫉妒我,想杀我解恨!”

原来王爷和容音私下聊天时的内容都被王妃知道了。

王后听了这番话以后有些心疼容音,便走到容音身旁,紧紧抱着她。

她发现容音还在呼吸。

“传太医!侧妃还活着!”

不一会儿,王府附近的殷太医就马上为容音诊断。

殷太医说,容音会晕倒是因为多日没有进食,而且空腹饮酒,导致肠胃不适。

加上突如其来的刺激,记忆还未恢复的容音自然受不了马上就晕倒了。

嘴角的鲜血是因为容音当下真的打算咬舌自尽,但还没来得及咬断舌头,就晕倒了。

王后听了,马上派人将容音带回流水轩修养。

王爷听着很是奇怪,到底是谁对容音不给容音吃饭?

“王妃,禁食是你干的吧?”

跪着的王妃吓得脑袋一激灵,马上反驳。

“她杀害我,难道就不能处罚吗?”

王爷忍无可忍。

“别闹了!”

忽然间,跳出了一位六王爷——李孝勤。

“五哥,既然您与柳城第一美人还未行周公之礼,而您也深爱着王妃,不如就将这位柳城第一美人赐给六弟吧。”

王后听了火冒三丈,直接怒斥六王爷。

“胡闹!柳城第一美人岂是你说要就要的?”

六王爷好像不害怕王后,马上就顶撞回去。

“五哥不懂得怜香惜玉,岂不是大罪?反正她在五哥这儿只能当个侧妃,不如跟了我,还能当个正妃,不枉父王赐予她的美名。”

王后一气之下就做了一个决断。

“你...你妄想!如今她就是五王爷的正妃!”

王妃发疯了,直接怒吼王后。

“你个死老太婆,我这五王妃之位是你想碰就能碰的吗?我父亲手握兵权,你不怕他马上扳倒你们自己称王吗?”

王上看不下去了。

“来人,黄平教女无方,贸然顶撞王室,何以治理子民。立即收回所有权力,将黄氏一族流放边境,永世不得踏入柳城。”

王妃更加猖狂了。

“老头,我母亲可是你的姐姐,你怎可无礼?”

在座的黄平和王上的姐姐——李倩,站了起来。

李倩指着王上臭骂。

“好你个大锦王上,我帮你上位,你居然反咬我一口?”

王上没打算理她,派人将他们拖出去,然后送到边境。

一旁的王妃依旧恬不知耻,抱着六王爷的腿不停推销自己。

“六王爷,你看我怎么样,我长得也不错吧~不一定要那什么狗屁第一美人啊,我也行啊。我看你也是有潜能登上王位的,不如让我来...”

王妃话还没说完,就被五王爷拉了回去。

“黄馨,你若想平安无事,便给本王闭嘴。”

“哈哈哈哈哈!你?算了吧,我看你也没本事登上王位了,不如放我走,让我去找个更有可能登上王位的人投靠好了。”

说完,她又跑到六王爷那儿游说。

但六王爷一口回绝了:“你这种狠毒的女人,本王可不敢娶。”

之后,王妃若无其事地转身,想要重新投靠五王爷。

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五王爷的贴身短剑刺穿了她的腹部。

那里也就是她之前自己刺伤的伤口。

五王爷细声在她耳边说:“现在,这个伤口不是你自己刺伤的了,是本王弄的。”

王妃捂着那刺着自己的肚子的短剑。

“孝杰,你不是说...你爱我嘛...”

五王爷只说:“对啊...如果你是爱我的,我定不会这么对你,但你只是想利用我。”

“对不起...原谅我...好吗?”

五王爷没有理会她,只将自己握着短剑的手松开了。

然后,王妃倒下了。

五王爷说:“抱歉,不拔刀是我对你最后的温柔。”

没想到,王妃的生辰却变成了她的忌辰...

王妃先前得罪了很多人,王爷的的确确为她登门拜访,让他们原谅她。

王妃也为王爷费了不少心思,王爷身上的衣服和配饰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

他们也少不了出外游山玩水,只是无奈于自己的身份,不能在城外游荡太久。

一开始,他们的感情是真的很好,走到街上都羡煞旁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渐行渐远...

王爷不想参与朝中琐事,只想和王妃过着平凡且幸福的日子;王妃逼王爷当上太子,过上大富大贵的好日子。

王爷渐渐发觉,王妃在和自己成亲之前就被他的父母指使,要她利用王爷成为王后。

王爷就慢慢疏远王妃了...

王妃还打算陷害刚入府的容音...

要是他们之间是爱情,而不是利用,那应该会是一段流传千年的佳话。

... ...

容音依然昏迷着,不过那位老人又进到她的梦境了。

“汝为何自杀?”

容音哭得很是委屈,无缘无故地就被带到这个地方,然后还被污蔑成这样。

老人没再说什么,只是又提醒了一句:“汝未达目的,便死于此地,不可返。”

不久,梦醒了。

容音睁开双眼,看见身旁的殷太医。

她发现自己自杀也不能改变事实,只能一鼓作气地继续奋斗。

她问殷太医,现在还有没有人怀疑自己杀王妃。

殷太医退了两步,然后跪下。

“启禀五王妃,王上下令不可再提起此事,请王妃慎言。”

容音很是开心,看来大家都会相信自己了。

但...王妃?

容音在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殷太医是不是称呼错了...我只是侧妃...”

殷太医笑了。

“前几日的宴会上,王后给您升的位份。”

容音有些迟疑。

“那...原本的王妃呢?”

殷太医说:“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