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惊竹宫 - 六十 吓退劲敌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9-10-31 12:10:21pm

奇幻·玄幻


此时锁尘正在赶往不雨村的路上。他猜舍不得老人会声东击西,便让震月灵去守护震月楼。他独自奔过一棵棵高耸入云的巨树,阳光被层层枝叶筛滤,剩下束束黄光落在地面。点点绿光漂浮在空中,遍地都是枯叶,淹没锁尘的脚踝。此时忽有一阵急促的沙沙声自他前方传来,似是有人往他跑来,锁尘停下脚步,只见一个蒙面黑衣人朝着他匆匆跑来,左肩上扛着一个小孩。

“毅然?”锁尘认出那小孩,手指在空中划了一圈。三条黄金葛齐齐卷上黑衣人的脚踝,把黑衣人硬生生拉住。黑衣人一记手刀把蔓藤割断,继续往绿光森林外跑去。“慢着!”锁尘吼道,疾风扫地,将枯叶卷成一条巨龙。巨龙拦住黑衣人去路,黑衣人不敢硬碰,往叶龙洒出一把黄色粉末,竟把巨龙像蛋壳般生生击碎。锁尘心念一起,风又卷起一地落叶,将黑衣人团团包围。黑衣人见情势不妙,向锁尘洒出一把粉末,忽然钻入地面,竟要遁地逃走。

“沙?”锁尘接住粉末,发现那粉末原来是沙子。“沙妖?”

四周剩下远处传来的飞禽叫声。

“出来。”锁尘指着不远的土丘,土丘忽然爆炸,黑衣人出现在一堆沙尘中。黑衣人衣衫破了个洞,身上的小孩完好如初,依旧昏睡着。黑衣人嘿嘿笑了两声。

“这里是绿光森林。”锁尘随即收手,漫天枯叶纷飞。“你想逃去哪里?”

“我并不想逃去哪里。”黑衣人道。“我只是要拖住你,直到师父解开断竹阵。”

“什么?”锁尘一惊,看向不雨村。紫色薄膜果然被削弱一半。黑衣人早已在远处,嘿嘿怪笑。锁尘暗自咒骂一声,往不雨村奔去。锁尘不到片刻就抵达不雨村,天空灰蒙蒙的,下着滂沱大雨,地上水流成河。只见一个白袍老人背对锁尘,双手抱胸,看着断竹阵。白袍老人正是舍不得老人,雨水在他白袍上方两寸弹开。

锁尘感受到的强烈恶意,正是从舍不得老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锁尘闭上眼睛,平举紫伞,紫伞立刻幻化成一把细长的木弓。雨水打在他的身上,他感受到雨中充斥着各种情绪。

怨恨。

不甘。

狂躁。

焦虑。

执念。

雨水流经他杂乱的头发,在他脸颊上留下一道道水痕。锁尘睁开眼睛,缓缓拉弓,一支四色光箭在锁尘的指尖成型。弓身一抖,光箭离弦,没入雨帘之中。舍不得老人拂袖,光箭断成两截,化作荧光散在空中。嘶嘶,雨水正在腐蚀锁尘的皮肤,他皱眉,化神弓转为紫伞。他撑开紫伞,雨水打在伞上,滴滴答答。

“你这断竹阵真是千变万化啊。”舍不得老人率先开口。“我在这里看了这么久,也只破解了一半。”

“断竹阵可花了我三十年时光,哪是这么容易破解的。”锁尘笑道。“你怎么进来的?古树没拦着你吗?”

“古树?”舍不得老人微微一笑。“他正忙着呢。”

“忙着对付你这些怨念吗?”锁尘问道。

“天下事物有阴阳正负之分,能量亦然。忘海石碑有云:‘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世间事物总有两面,只看你我怎么解读。那些不是怨念,我把它称之为‘负能量’。”舍不得老人转过头来。锁尘见到舍不得老人的容貌时一惊,舍不得老人原是满脸皱纹的老人,此时却是一张光滑年轻的脸庞,后背挺直,无需拐杖支撑,犹如二十来岁的少年,返老还童。

“你---”锁尘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

“你瞧,这股能量是不是非常强大?”舍不得老人露出诡异的笑容。“一切众生,只要有心,皆有喜恶。负能量一出,人心中所恶、所厌、所憎、所恼皆被勾起,形成新的负能量。负能量可谓源源不绝、比起忘海石碑的力量还强上不止数倍!”

“若如你所说,负能量也会把你吞没,到时连自身都不可保全,岂不得不偿失?”锁尘道。

“我自有办法控制。”舍不得老人高举双手对着天空。说罢,一股毁天灭地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笼罩着锁尘。舍不得老人看着锁尘。“你且试试?”

锁尘双眸化成浅绿色,严正以待。

舍不得老人嘴角微扬,邪魅一笑。一张咆哮的鬼面在锁尘面前张开血盆大口,锁尘以紫伞,鬼面咬住紫伞,撕裂紫伞边缘。锁尘心念一转,紫伞变成一把弓,锁尘射出一根五色光箭插穿鬼面,才把鬼面撕成碎片,狼狈不堪。舍不得老人哈哈大笑,对锁尘道:“看到吗?这还不到一成的力量,足以把你吞噬!”

吞噬?锁尘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舍不得老人不解。

锁尘都忘了自己还有个传遍奇恒大陆的能力---把生灵吸干的可怕力量。他收起化神弓,只伸出右手。眼睛发出幽幽绿光,四周的空气开始狂暴地涌入锁尘的手心。雨水、枯叶、尘土、石块、灵力,甚至是暴戾的负能量,全都被吸入锁尘手心。空气中所有负能量在舍不得老人眼前被吸得一干二净,天空转为晴朗,一切恢复正常。

锁尘把手放到背后,对舍不得老人说道:“如何?”

“怎么可能?”舍不得老人惊疑不定,看着锁尘,慢慢往后退。“怎么可能?”

“慢走不送。”锁尘笑道。

舍不得老人消失在绿光森林后,锁尘笑容顿失,伸出隐藏在背后的右手,右手焦黑如炭,麻痒不已,仿佛有无数蚂蚁在手上爬行。锁尘深深呼了口气,心想要净化这些负能量不知得要多少时日。他以长袖包住手臂,进入不雨村。不雨村空无一人,锁尘推开古竹神庙的大门,看见一片狼藉和躺在地上的村民。锁尘把君竹叫醒,君竹头部已被包扎妥当,见到锁尘眼睛一亮:“磊竹哥哥!”

“嗯,君竹,是我。”锁尘道。

“你终于回来了。”君竹扑进那人的胸膛。“磊竹哥哥!”

锁尘被撞个满怀,碰到右手,嘶了一声。

“你受伤了?”君竹大惊,见到锁尘焦黑的右手。“这---你把那些能量都吸进去了?”

“毅然被抓走了,我得去惊竹宫把他带回来。”锁尘赶紧把右手藏进衣袖。

“可是你的手?”君竹急道。

“没什么大碍,我能自行化解。”锁尘低声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此时秋杰正好醒过来,他睡眼惺忪地看着锁尘,愣了半响才认出:“锁尘?”

“是我。”锁尘挤出微笑。

“你---长高了好多。”秋杰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来。

锁尘这才留意自己的外形,身上灰色袍子又脏又皱,裤子显短,露出三寸脚踝。

“对了,锁尘,毅然被一个黑衣人抓走了,我们挡不住他。”秋杰道。

“嗯,我知道。他被惊竹宫抓走了。”锁尘叹了口气。“我没抓住那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这么厉害?”秋杰啧啧称奇。“惊竹宫真是深不可测。”

“你们没事吧?”锁尘反问。

“我还好,不过靖雨好像被那黑衣人打伤了。”秋杰道。锁尘在靖雨头上轻拍数下,靖雨整个人直接摔下椅子。锁尘赶紧接住飞鱼琴和靖雨。靖雨的手掌不停地颤抖,头冒冷汗。

“靖雨?”

靖雨没有反应。

锁尘轻轻点了靖雨的手心,一团黄光闪现,锁尘脸色大变。

“这是沙妖咒术。”锁尘道。“秋杰,快拿一盆清水和三片竹叶过来。记住,竹叶必须是老的。”

“好。”秋杰依言端来清水和竹叶。锁尘拿起两片竹叶,分别贴在靖雨的双手手心上,再把最后一片竹叶放入水里。锁尘指者竹叶,指尖发出绿光,低声道:“收!”

清水立刻变得污浊,充满黄泥。靖雨的双手立刻无力垂下。两片竹叶忽然开始燃烧起来,最后化成灰烬。抬头看见锁尘时一怔:“你是?”

“我是锁尘啊。”锁尘道。“能感觉到指尖吗?”

靖雨愣了许久才回答:“可以。”

“还好没侵入筋脉。”锁尘松了口气。“这是沉沙咒,沙妖咒术里最难缠的咒术,哪怕只碰到一颗沙也会让人全身无力、失去意识。当沉沙侵入筋脉后,人会逐渐丧失身体的控制权,最后沦为施咒者的傀儡。”

“靖雨中了沙妖咒术?”秋杰看着一地的黄色粉末和棉花。“这世上还有沙妖?”

“没错。”锁尘道。

“惊竹宫竟然还有沙妖。”秋杰道。“刚才那股力量是惊竹宫宫主?”

“嗯,那是他自创的负能量。”锁尘看向窗外。“刚才的雨也是他造成的。毅然还在他手上,我得去惊竹宫一趟。”

“我们和你一起去。”秋杰看向靖雨,靖雨点头。

锁尘想了想,只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