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合集 - 7 那些年一起吃橘子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9 11:29:57pm

其他·同人


【前言】

这是N年前为龙雅生贺写着好玩的。轻松温馨亲情兄弟向~

《那些年,我们一起吃的橘子》 - 短篇番外完结

————————————

各位亲们,大家好啊!

今天,我要带来1个关于橘子少年的故事。

-第一口橘子-

献给我最挚爱的橘子少年 – 越前龙雅。

从前,有一对感情十分要好的小兄弟。

老大叫越前龙雅;老幺则是越前龙马。

他们一家人同住在古色古香、温馨满园的越前大宅里。

好吧,虽然说这种老掉牙的开头应该没有多大的看头…

不过真正精彩的可在后头哟~~呵呵呵~~~

信不信由你,但说到底偶也只是在骗你读下去而已~~ (>///<)

这越前家的两兄弟关系可是好得没话说。老大处处照顾自家小弟,对弟弟疼爱有加简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但相对的,龙雅这个大哥天性爱作弄龙马,逗趣的欺负自家老弟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这两兄弟继承了自家老爸优良的血统,除了精湛的球艺不说,他们天生霸气孤傲的个性也完全从老爸那里Copy过来了。

唯我独尊的越前家两兄弟,在球场上可谓是无往不利,从来都没有打过败仗。

但其实表面看似酷哥的二人,在家里头的面貌和在外头的个性根本就能用南辕北辙来形容。

咳咳……

这么说一点也不过分,且听我缓缓道来……

依稀记得,其中一个津津乐道的故事是发生在那一年夏天。

炎热的夏天。

在越前家大宅的附近橘子园。

“好无聊哦……”

无聊至极的龙雅郁闷地盯着自家老弟。

龙马枕在自己的网球包上,躺在橘子树下遮荫纳凉。

淡淡的闭眼开口道: “别吵,我要睡觉。”

龙马好不容易有了倦意,才正要入睡。

这种天气还真是折磨人啊……!

“喂,小不点。别睡呀!”

龙雅的声音再次响起。

龙马以就闭目养神,闻风不动的模样让龙雅见了更觉得心烦意乱

原本坐在大树干上的龙雅身手敏捷地一跃而下。

摇晃的橘子树树枝还落下了几片叶子,不偏不倚地掉在龙马的脸上和身上。半入眠状态的龙马懒得睁开眼睛,伸手将脸上的叶子扫掉后,丝毫不受影响的又继续睡午觉。龙雅见状,心情更是郁闷到极点。

龙雅走到龙马的身边坐下,不死心地轻声唤道:“喂……小不点,别睡了啦!我问你,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没?”

一秒、两秒、三秒……

只留下一阵沉默。

“你该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龙马睡得很甜。

龙雅看了那张熟悉的睡颜,心情老大不爽。

龙雅用手肘推了推睡梦中的龙马。

却换来龙马不耐烦的声音,还夹带着一丝丝怒意。

“呿,别烦我啦!”

龙雅和龙马这两兄弟向来都斗嘴惯了。

这不算争吵,他们都知道。只不过兄弟俩表达的方式就是如此的直接。面对自己的亲人,对于外人的礼仪、礼节啥的,用在亲人身上总觉得别扭。天天相见的一家人,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早就变成了一种习惯。自然而然的,对彼此间的默契会增加,相对的该有的礼貌也渐渐被丢失。这些都是平常人家常见的状况,可是越前家的教育却相反。因为越前家的人早就习惯了用斗嘴的方式增进感情,他们越吵感情就越好。

若平时,龙雅一定会绞尽脑汁来作弄龙马,然后不甘示弱地把龙马大整一顿。再后来一定免不了两兄弟的一阵打骂,最后龙马一定会向龙雅乖乖道歉认错,而龙雅永远都是赢家,这是越前家不变的定律。在外人眼中,他们或许会以为这两兄弟相处并不和睦。但其实,龙雅和龙马也都习惯了这种打打闹闹却不伤感情的相处方式。他们俩从不吵架,只不过无伤大雅的斗嘴成为了增添生活情趣的家常便饭。

但,今天的龙雅脸上的表情难得显现一丝落寞。

尴尬的三秒过去了,迎来了安静的四秒、五秒、六秒……

龙马佯装在睡觉,但其实此刻的他可是精神的很。刚才只不过是因为无聊作祟,加上这让人热得头昏眼花的天气,龙马才想像平时那样故意挑起事端和自家老哥上演一场武士之斗消磨午后时光罢了。

过了片刻,龙雅悄然离去,独留龙马一人。

直到察觉周遭异常的怪异气氛,还有听到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龙马终于按耐不住睁开了眼睛。

“咦…?人呢?!”

龙马翻坐起身,东张西望地找寻龙雅的身影,却徒劳无功。

“真是的,跑哪儿去了?”

龙马闷闷地喃喃自语。“真是无趣……”

忽然刮起一阵大风,一颗橘子无预警地掉下来。

滚着、滚着、来到了龙马的脚边。

龙马看着橘子若有所思。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

-第二口橘子-

祝福我最爱的越前龙雅,说声‘生日快乐’!

龙雅从橘子园回到家后,一声不吭地就躲进了自己的房间玩起自闭。

越前南次郎和竹内伦子不约而同地将这种现象称之为‘不正常’。

没错,确实挺不正常的。

今天越前家的大公子看起来心事重重,这让越前家的家长有些不解和担忧。

厨房里,伦子忙得不可开交。但一想到龙雅的郁郁神情,她就担心地问起自家老公。

“你说龙雅他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身为一家之主的南次郎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

“不是刚从橘子园回来吗?大概是和龙马那小子闹别扭了吧!”

伦子不置可否。

“他们俩兄弟感情那么好,能闹什么别扭?老公,要不然你去试探下龙雅,看他是在为什么事情心烦。”

南次郎抓了抓头发,打了一个呵欠。

“我看没这个必要,反正龙雅的事儿肯定和龙马脱不了关系。”

伦子用美眸瞪了自家老公一眼。

“你说什么?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越前南次郎看了一眼伦子那双冒火的眼睛,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液,他这才缓缓回应道:“行行行,我这就马上去问,然后立刻回来向妳报告事情的原委。这样总可以了吧?”

就这样,南次郎不甘不愿的出发去找自家的儿子。

后山橘子园。

此地虽大,但南次郎不费吹灰之力就成功找到了目标人物。

橘子树的树荫下。

“龙马!”

你没看错,我没写错,龙马也没有听错。

南次郎先生叫的确实是龙马,而不是自家大儿子龙雅。

听到熟悉的叫唤声,龙马幽幽地睁开双眸。

“喂,小子。给我醒来!”

南次郎不给龙马回神思考的机会,就直接把龙马从睡梦中里拉回现实。

“你干嘛啦?”

龙马打了个呵欠,摆明是一副睡不醒的模样。

南次郎将身子倚近龙马。“还不快点从实招来,你刚把你老哥怎么了?”

“怎么了?”龙马纳闷的询问。

“对,怎么了?”南次郎盯着自家小儿子猛瞧。

“怎么了?”龙马茫然的脸上尽是困惑。

“怎么了。”南次郎点点头。

龙马忍不住怒吼。“什么怎么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南次郎丝毫不介意自家儿子对自己的态度,只是将手搭在龙马的肩上,硬是拉近父子俩的距离。“你老哥刚从这里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玩自闭。这事儿,你总该知道原因吧!”

龙马耸耸肩,一脸不屑的回答。

“我哪里知道啊?”

“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龙雅刚才说要来找你之后才变成那副模样的咧!”

听了南次郎的指责,龙马深感不认同。

龙马反驳道:“他玩自闭又关我什么事?天晓得他今天怪里怪气的,刚才来了没多久,就自己一声不吭的跑掉了。我还觉得奇怪咧!”

可别说龙马他逃避责任,他也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南次郎闻言不语,打量着龙马半晌。

过了好久,南次郎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喂,你今天有没有在他面前说错什么话?”

“谁知道啊?”

龙马疑惑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辜。

南次郎像个侦探似的抚着下颚。

“认真想一想,你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要不然你哥怎么会变成那副死样子?”

龙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唉……都说不知道了,不关我事啦!搞不好是你无意间惹到他咧!”

听了龙马的话,南次郎反应特快的为自己辩解。

“胡说!臭小子,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去招惹他!”

龙马想了想,总觉得好像漏听了什么重点似的。

“喂老头,把你刚才说的话说多一遍。”

南次郎纳闷地询问。“哪一句?”

龙马很不客气地送了一记白眼给自家老爸。

南次郎醒目地回想了一会儿,将自己的话重复一遍。

“胡说!臭小子,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去招惹他!”

龙马点点头,这次总算听清楚了。

重要的日子?

“老爸,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龙马歪着头提问。

南次郎闻言愣了一会儿,随即伸手拍了龙马的头一下。

“你这脑袋里头装什么的?连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

龙马摸摸被打疼的脑袋瓜,不满地瞪了南次郎一眼。

“日子每天也不是这样照过,能有多特别啊?”

南次郎无奈的摇摇头。

真是的… 真不晓得这小子的个性是遗传谁的?

“今天可是龙雅的生日!你该不会说错话惹他生气了吧?”

听了南次郎的回答,龙马的脑袋瞬间嗡嗡作响。

龙马毫无预警的大吼道:“什么?!”

南次郎抚着自己胸口,差点就被龙马这小子吓破胆。

龙马怔怔地看着南次郎,不确定的开口要求道:“爸,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多一次。”

“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干嘛一句话要我重复那么多次!该不会是耳背了?”

龙马现在哪还有心情和南次郎斗嘴,此刻他只关心一件事。

“今天……真的是龙雅的生日啊?”

南次郎很认真地点头回应。

这一次,龙马彻底石化了。

看着仿佛变成雕像的龙马,南次郎关心地询问。

“喂,没事了吧?你怎么了?”

龙马茫然懊悔的眼神瞟了南次郎一眼。

难怪龙雅今天一直嚷着自己陪他聊天解闷,又一直问自己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想着、想着、龙马很不情愿的想起自己刚才对龙雅爱理不理的态度和目无尊长的说话方式。完了,也难怪龙雅刚才会一声不吭的离开。

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

-第三口橘子-

希望龙雅永远都能够幸福快乐。

夜幕低垂,越前一家子却还没准备上床睡觉。

看着房门紧锁的大伙儿不自觉地皱着眉头。

南次郎和伦子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如何打开话闸子。龙马瞟了一眼正在挤眉弄眼的父母亲,无声的叹息摇头。果然人绝对不能做错事,心底这种内疚的感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南次郎凑到龙雅的耳边,小声地交待道:“龙马,解铃还须系铃人啊!快敲门啊,我们在楼下等你们。”

语毕,越前家两老很有默契的当起快闪一族。

龙马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提不起勇气敲门。

该怎么开口好呢…?

就在龙马犹豫之际,房门却在这时被打开了。

龙雅和龙马两兄弟同时被吓了一跳。

两兄弟对看了半天,淡定的龙雅率先开口打破沉默。

“小不点,你站在我房门口做什么?”

只见龙马支支吾吾了老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也挤不出来。

“那个……这个…嗯…就……爸妈他们说……让你…你知道的啦……那个……”

龙雅挑眉望着龙马,眼底尽是困惑之意。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龙马此刻的心情郁闷到极点。

“就……今天…嗯……你…其实我…你懂的啦……”

龙雅可不是在装傻,现在的他可是真的一句都听不懂龙马到底在说什么。

“我懂?什么噢?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龙马鼓起勇气看着龙雅,欲要开口时,却又临阵退缩不知如何是好。

龙雅望着龙马,安静地打量自家老弟。

几秒之后,龙雅将房门关上,越过龙马就准备走下楼。

“没什么话要说的话,我先闪了。”

眼见龙雅要走,心急的龙马脱口而出道:“哥,等会儿!”

龙雅愣了一愣。

他面无表情地问道:“干嘛?”

今天一整天下来心情郁闷,龙雅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无踪。

看着龙雅有些冷漠的表情,龙马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谁让他是个罪魁祸首。

但,这也不能怪他啊!

记生日日期这种事情,对龙马来说也挺高难度的,会忘记也是理所当然的。

龙马小声地在心底嘀咕发牢骚,却又不小心将话说溜嘴了。

龙雅怔怔地盯着龙马,尔后,嘴角微微上扬。

“小不点。”

“是。”

龙马抬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龙雅伸手轻拍龙马的头。

“放心吧,我没事。你用不着自责,反正我看你这颗脑生草的脑袋要是能记住家人的生日,我才觉得奇怪咧!”

龙马正想要反驳,但一看到龙雅那犹如深潭的眼睛,所有的话又再次咽回肚子里去了。

算了,反正是自己理亏在先。这一次,就让他稍微嚣张一下好了。

龙雅脸上的笑容不自觉扩大。

“老爸老妈都在等我们,一起下楼吧!”

“哦。”龙马点点头,傻傻地看着龙雅的背影。

不对啊,总觉得又漏听了重点。

“哥。”

“怎么了?”龙雅打住脚步,回头看着龙马。

龙马问出心中疑惑。

“我都还没跟你说老爸老妈在楼下准备帮你庆祝生日,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龙雅失笑摇头。

“所以就说,你还差得远呢!”

龙雅伸手进口袋一阵摸索,然后将手机抛给了龙马。龙马动作利落的接着手机,接着一脸茫然的看着龙雅,不明白龙雅此举有何意义?

“信息。”

龙马随即会意的打开手机里的短讯察看。

果然……

“老爸刚刚发了一封简讯给我叫我下楼,懂吧?”

龙雅浅笑出声。

被摆了一道的龙马在心里哀哀叫苦。

“这摆明是圈套嘛!”

龙雅闻言点点头。

“老爸和老妈还真是神机妙算。我想,要是没有他们的简讯,只怕你就会变成一座守门雕像了吧?今天的生日倒不如等到明年再庆祝算了。”

开什么玩笑,让这小不点敲门道歉。这种事这么难为情,料他也做不到吧?就算真的成功完成老爸老妈交待的任务,我看也要过了N年之久了吧!

什么嘛……

龙马一时无语,被龙雅一针见血的说词逼到哑口无言。

龙雅无所谓的笑笑。

“开玩笑的,下楼吧!别让他们等太久了。”

龙雅正想转身下楼,龙马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了。

“哥,等等。”

龙马将手伸进口袋里一阵摸索。

“什么?”

龙雅刚刚转身,就看到迎面飞来的橙色球形物体。

橘子?!

龙雅怔怔地看着龙马。

龙马大步的走向楼梯口方向,装酷的边走边说道:“送你的,生日快乐。”

在龙马经过龙雅的身边时……

就算只有一颗橘子……

就算只是一颗橘子……

不……并不单单只是一颗橘子。

龙雅紧握着橘子,缓缓开口。“谢谢你,小不点。”

龙雅的脸上挂着最幸福的笑容;龙马也酷酷的笑了,一连自豪的模样。

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道:“Let’s go !”

楼下的越前南次郎和竹内伦子夫妻俩站在客厅中央,等待着肩并肩走下楼的两兄弟。

“Happy birthday Ryoga !”

一切尽在不言中。

餐桌上的橘子口味生日蛋糕,还有一盘橙色的新鲜橘子。

龙雅的笑意更加明显自然。

谁说幸福很难得到?

对龙雅而言,他收过最喜欢的生日礼物,正是一颗洋溢着幸福的橘子。

(THE END · 短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