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合集 - 8 爱在圣诞夜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9 11:30:09pm

其他·同人


《Love In Xmas》- 架空短番外,单篇完结

白茫茫的雪花从天空飘落。

墨绿色短发的少年穿着厚实的棉袄外套,独自站在街道上。

昏黄的街灯难得为清冷的夜色增添一丝温暖。

他伸出原本插在口袋里的右手,然后默默地摊开手掌心,让片片雪花缓缓地落在自己的手套上。他凝视着手中的雪花半晌,回过神时,剩下的只有冰冷的湿意。

恍神间,仿佛耳边又响起女孩甜美的声音。

“龙雅,下雪的圣诞夜真的好美啊!你说对不对?”

少年猛然握紧拳头,不自觉地抬头仰望夜空,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回忆的牢笼。

可是过往的记忆片段却如泉涌般倾泻而出。

那一天,一向来活泼开朗的女孩忽然变得多愁善感。

“对我来说,龙雅你就像是雪花一样。”

女孩语带双关的说。

“雪花?”龙雅纳闷的表情一览无遗。

女孩没有继续接话,只是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龙雅,力道之大让龙雅也吓了一跳。女孩像是担心龙雅会随时消失一样,所以紧紧的拥着龙雅,一刻也不想放开双手。

“怎么了吗?”龙雅有些担心的询问。

女孩摇头不语,不过埋在龙雅胸口的侧脸不知在何时爬满了泪痕。

那时候的龙雅不了解女孩的心思;现在的龙雅总算能明白女孩的话中有话。

可惜一切已经太迟了。

最后一次见到女孩的那天,是龙雅最难忘的圣诞夜。

白雪飘零的街头网球场,女孩和龙雅平躺在网球场上遥望着天空。

冷得要命的两人也不知道在瞎拼什么。

很笨的举动,傻得疯狂。

“龙雅,我们还会再见面吧。”

女孩轻声说。不是问句,但言语间透露着复杂难懂的情感。

“说什么傻话?不是几乎每天都见着面吗?”龙雅不置可否。

“如果以后再也见不着了,怎么办?”

龙雅闻言笑了。

女孩问:“你笑什么?”

“妳这笨脑袋,别老是胡思乱想的。”龙雅说。

“龙雅,我是认真的。”

女孩炯炯有神的眼珠子看起来异常明亮。

龙雅不动声色地暗自打量女孩的神情。

尔后,才缓缓开口道:“放心好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一定会把你找回来。”

情话人人都爱听。更何况龙雅是个情场高手,这种类似的调情话语,他用不着想,都可以脱口而出几百句。女孩听了龙雅的话,看起来有些暗自开心。不过下一秒,女孩的脸色又黯了下来。

女孩喃喃自语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还是忘了我会好一些吧!”

因为你找不到我的。

龙雅听完女孩的话,又爽朗的笑言道:“放心,对于美女我可是过目不忘的。与其费力忘了妳,不如找回妳还容易些。”

女孩面无表情地盯着龙雅,从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懂她的心思。

龙雅关心地问:“怎么了?”

冰冷的寒意贯穿全身,龙雅禁不住打起哆嗦。

女孩望着下雪的夜空。

“龙雅,一定要记住。”

“记住什么?”

也许是太冷的关系,龙雅此刻的脑袋并不像平日那么灵光。

女孩偏过头,用认真地神情盯着龙雅。

然后女孩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爱。你。

龙雅微微皱眉,像是在研究着女孩的举动。

“你刚刚说什么?”

女孩扬起悲伤的笑容,轻声说:“无所谓,都过去了。”

龙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忽然坐起身子。然后在女孩惊怔的神情下,把自己的厚厚的外套给拖了下来。在女孩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她只感到被温暖所包围着。因为龙雅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

“很冷吧!别着凉了。”

龙雅这么说。

但其实看起来,龙雅比女孩还更需要保暖的外套。

脱下外套,龙雅禁不住冷得打颤。

女孩从头到尾,都看不出有任何明显的情绪波动。

总结成词,龙雅比女孩还更怕冷。

龙雅坐在女孩身边,然后握起女孩有些冰冷的手,不断地搓揉着,想要制造多一些温暖的氛围。女孩没有作声,任凭龙雅一连串的动作。

“妳的身子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都不觉得冷吗?”龙雅忍不住碎碎念。

女孩知道,这是龙雅另类的表达方式。

龙雅几乎是在明示,他已经冷得快受不了了。

女孩再次展现甜美的笑容。

龙雅已经在发抖了。

“越前龙雅,现在不是你耍酷的时候。”

女孩坐起身子,然后将龙雅的外套还给他。

“大小姐,那我们能走了没?妳想要感性一下,我是不反对啦!但至少能不能换个比较保暖的地方?”龙雅颤着声音说。

女孩似有若无的点点头,但没有明确表示什么。

龙雅已经冷得快疯了,这时的他用仅存的理智提醒自己要展现最后的绅士风度。

“女士优先。”

龙雅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女孩这才慢条斯理的站起来,然后用低不可闻地声量说道:“如果你不像雪花,那该有多好?”

女孩说完话,便头也不回的慢慢走远。

龙雅看着女孩的背影,若有所思地伸出自己的手。龙雅伸手想要抓住从天空飘落的雪花,却发现徒劳无功。雪花一旦被紧握,就会溶化变水。

女孩在走了一段距离后,终于慢慢的回过头。

看着龙雅在不远处尝试握住雪花的画面,女孩的心情顿时陷入低谷。

握不住的幸福。

龙雅,你知道吗?

不会再有以后了。

真的,再也没有以后了。

—————————————————————

冰天雪地的世界,刺骨的寒意冻结全身的血液。

与雪白的景色完全相反的黑色显得唐突而引人注目。

原本寂静的墓园,因为人们的抽泣声而显得凄凉。

一身黑色装扮的龙雅在大树后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不远处黑压压的人群。

最后,在大树下留下一束白色玫瑰纪念女孩逝去的生命。

—————————————————————

“想不想让她复活?我可以帮你哦……”

如山谷中的回音般不停的在龙雅的耳边响起。

龙雅半夜从梦中惊醒。

黑暗中,脑海里的那道声音仿佛还萦绕在耳边回旋不去。

是谁…?是谁在说话?

龙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那狂跳不止的心。

忽地,眼前像是出现了一道幻像。

一身黑色装扮的少女。

“妳是谁?”

半梦半醒中的龙雅轻声问。语气里的平静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正常人见到这种情况应该要大喊的。

对。正常人。

不过龙雅觉得自己在女孩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自己的心仿佛也跟着死去了。

“想不想让她复活?我可以帮你哦……”

黑衣少女没有回答,只是机械般的重复着龙雅梦里一直听到的那句话。

龙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任何表态。

“想不想让她复活?我可以帮你哦……”

像是被录音的片段。又重复了一次。

一次又一次。

像魔音入脑般挥之不去。

龙雅看着黑衣少女,脑海里却不停的回想起曾经和女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有那么一刹那,龙雅有冲动的想脱口而出。

救活她吧……

我想念她的笑容。

救活她吧……

我想听她的声音。

救活她吧……

我怀念关于她的一切!

“想不想让她复活?我可以帮你哦……”

黑衣少女又说了一次同样的话。

黑暗的房间里。黑衣少女像是也融入了黑暗中。

不过少女的轮廓却清晰可见。

“她已经去了很遥远的地方。”

龙雅淡淡的说。

“我可以帮你找回她。不过你却必须付出代价。”

黑衣少女用阴冷的语调说道。

龙雅沉默了半晌后,说:“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救活她。”

黑衣少女闻言一脸邪魅的笑了。

“不后悔?”

龙雅抬头直视黑衣少女。“不后悔。”

“难道都不好奇是什么样的代价吗?”

“无所谓。”只要能救活她。

“如果你们两个永远都不能再在一起。也无所谓吗?”

龙雅停顿了一会儿。

黑衣女孩继续说:“我暂且不会要了你的命。但是,我要你的心。从此你将再也没有真心可以去爱人。”

“我不在乎。”

只要能救活她。

“那我就如你所愿。”

黑衣女孩说完话后,就化为一缕白烟飘散而去,淹没在在黑暗中。

“我们的契约交易,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不然你会死去。”

耳边回荡着那鬼魅般的回音。

——————————————————

清晨。

龙雅一手扶额,昏昏沉沉的从睡梦中醒过来。

身体没有任何异样。

龙雅环视四周围一眼,但是却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昨晚的一切终究是梦。

龙雅忽然想笑。觉得可笑。自己竟然会以为是真的?

忽地,清脆的电话铃声打断龙雅的思绪。

龙雅愣愣地盯着手机半晌,完全处在惊怔的状态下。

那是属于女孩的专属铃声。龙雅呆呆地看着那完全不应该再次出现在手机来电显示的号码,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激动。直到按下通话键,龙雅还一直怀疑着…是否他还在睡梦中。

会是梦吗?

“龙雅,你在做什么呢?干嘛那么迟接电话?”

龙雅小心翼翼的碰着电话,留恋的听着那熟悉的声音。

深怕一个不小心,一切将化为虚有。

“龙雅?龙雅!”

女孩的声音无比真实。

龙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颤声唤了一声。

“是妳吗…?真的是妳吗?”

女孩用困惑的语气问道:“龙雅,别闹了,都快迟到咯!你到底要来了没有?不会是刚刚睡醒吧?”

龙雅问:“我们要去哪吗?”

女孩几乎是惊叫出声。“喂!你该不会忘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吧?”

龙雅又问:“今天… 是什么日子吗?”

“我昨天不是千交代完交代,你还一口答应我的。别玩了,我现在就在… …”女孩迅速的交代集合的时间地点,然后又匆匆地挂上电话。

“嘟—— 嘟——”

龙雅动作缓慢的挂上电话,感觉一切太过虚幻。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就像一场梦一样。因为女孩竟然又活了?!

也许梦醒了,一切又会回到原点。

龙雅觉得自己应该要一些时间独处,好让他安静的整理好自己的思绪。

好混乱。现在他的脑袋里有太多无法解释的疑难问题。

龙雅抬眸,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日历。

日期没有任何改变。

可是女孩却活了。

那道如鬼魅般的声音又再次出现。

“作为交换的条件,你的心,我拿走了。”

龙雅从来都不相信鬼怪之说。一直都是无神论者的他相信的只有他自己,他所信仰的也只有爱情。他知道这世上的事情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但他对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不可思议的事… 还是半信半疑。

但是他的疑惑在真正见了女孩之后,释怀了。周围身旁的人,大家都没有葬礼的记忆。仿佛出席葬礼和女孩曾经失去生命的记忆只停留在龙雅的脑海里。全世界,也就只有龙雅知道,那曾经发生过的悲剧。

验证了女孩复活的事实,此刻的龙雅开始感到好奇。

是否自己的心,真的就如同黑衣少女所说的一样。

真的被取走了吗?

龙雅慢慢的将右手轻抚胸口的某个地方。

里头真的变得空荡荡了吗?

是否无法真心再爱上任何一个人?

龙雅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因为他压根连一丝感觉都没有。

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没有感受到一丝痛楚。

——————————————————

平静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有人发现不妥了。

有一天,女孩这么问:“龙雅,我觉得你变了。”

龙雅不置可否。

“有吗?我倒不觉得。”

女孩的眼神里难掩失望之情。

“我感觉… 你不像以前那样真诚。就算谈天也好,甜言蜜语也罢,都完全感觉不到你的真心。”

龙雅面无表情地看着女孩。“也许是你多心,想太多了。”

女孩道:“但愿如此。但是……我真的好想知道……”

女孩纤细的手指在龙雅的胸口处徘徊。最后停留在某处,接着女孩用低不可闻的音量问:“龙雅,你的心到底在哪里?”

龙雅怔怔的盯着女孩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的眼神不像往常那么坦率。

女孩有些失落,转身离去。

“我忽然想到有些事情要做,先走了。再见。”

龙雅目送女孩远去的背影,感觉胸口的某处空荡荡的,但是没有多大的感觉。没有任何表情变化,甚至龙雅的情绪波动依旧静如止水。

龙雅不语,看着女孩远去。

手摸着自己的胸口,真的空荡荡的吗?

晴朗的天空忽然刮起一阵大风。

黑衣少女朦胧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黑衣少女面无表情地问。

“你后悔了吗?”

龙雅毫无畏惧的迎上女孩冰冷的目光。

“不,只要她能活着,她会找到比我更爱她的人。”

黑衣少女沉默以对,最后消失不见。

——————————————————

这世上除了天上人间,还有一个人人都惧怕的地方。

那就是……死神界。

这里不会有任何生命的存在,有的只是阴冷的可怖气息。

黑色,是这里唯一的色彩。

黑衣少女静静的坐在石壁悬崖的尾端之上,摇摇晃晃的两脚之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缕黑烟以旋风般的姿态忽然显现,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同样是黑衣装扮的男生。

“我最近复活了一个女孩。”黑衣少女说。

刚出现的男生站在少女的后边,用冰冷的语气说:“一命换一命。没有见到新的魂魄,那并不符合规定。岚,妳是知道后果的。”

被唤作岚的黑衣少女,冷静地回答。

“我拿了男子的心作为交换代价。”

黑衣男生沉默了半晌后,忽然开口道:“我们打赌吧!这世上不会有那种永恒,维持一生一世不变的爱。”

岚的背影怔了一怔。

黑衣男生阴沉的笑了。

“妳这么做的理由,不就是想知道这爱情故事的结局吗?”

岚慢慢的把头转向后方,与黑衣男生四目交接的那一刻,女孩的眼珠子变成妖艳的血红色。黑衣男子笑而不语,完全没有被女孩的模样吓着。

“岚,妳会后悔的。”

既然知道结果一定会如预想的那样,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

半夜。

岚在龙雅的梦里现身。

龙雅在某个阴冷昏暗的地方,看见自己的心。

“这里是死神界。你的心,我一直替你保管着。但,总有一天,你后悔之时,这颗心……”岚说。

龙雅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不会有那么一天。”

“就这么自信?”

“就请你好好保管我的心。”

岚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激动。

“死神条约,一直都是一命换一命。不过,你是我想研究、想打赌的例外。”

龙雅看着女孩。“没关系。”

女孩的表情有些错愕。

龙雅继续说:“我是不知道什么是死神条约。不过,不管怎样都没关系。”

“如果真的一天被发现?你会死的。”

“我不怪你。”

——————————————————

梦醒之后,才发现原来一切变得不再重要。

纸是包不住火的。

岚的自作主张最后还是被高阶死神发现。

那天,龙雅和女孩坐在公园湖边的长凳上。

沙沙的风声,几片落叶从树上缓缓飘落。

“龙雅,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女孩隐约的感觉到不安。觉得龙雅变了,变得不多话了,变得对感情麻木了。

龙雅瞟了女孩一眼,把头望向蓝色的天空。

“我们都回不去了。”是啊,都回不去了。

女孩用奇怪的目光打量着龙雅。

龙雅轻声开口道:“不过,真的很谢谢妳。谢谢妳……可以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女孩静静的看着龙雅,觉得此刻的龙雅特别陌生。

“这些天,我一直有种很强烈的预感。”

女孩抬头,那眼眸中闪烁的是疑惑和不解。

“时间感觉越来越近了。”

“什么时间?”

龙雅沉默着。

倒数生命尽头的时间。

龙雅伸出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胸口。

里头空荡荡的,主宰自己生命的心脏。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

龙雅和女孩交谈之际,胸口忽然感到剧烈疼痛。

察觉到龙雅的异样,女孩困惑的眼神被担忧之情所占据。

恐惧像荆棘般迅速的爬满女孩的心房。

龙雅的痛苦没有维持很久,因为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女孩见证龙雅在自己面前倒下。惨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就这样一动也不动的让人心疼。

岚再次一身黑的出现。

“对不起,我守护不了他的心。”她一脸愧疚。

女孩一脸惊怔地看着黑衣少女。

“妳是谁?”

岚慢慢地走近女孩,然后用平淡的语气告知真相。

女孩知道后伤心欲绝。

一直试探别人的真心,最后才发现龙雅的真心早已毫无保留的交托出来。

岚说:“救龙雅的唯一办法,就只能让一切回到原点。妳没办法还阳,逃不过死亡的宿命。”

女孩欣然答应。

“我本来就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

—————————————————

清晨的温暖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

龙雅昏昏沉沉地清醒过来,记忆里却保留所有回忆。

女孩的墓碑前,岚像个普通人一样现身。

虽然依旧是一身的黑色。

岚轻声说:“请为了她活下去。至于你最宝贵的东西,我会替你守护的。这次,不会再有任何闪失。”

岚摊开手掌,一颗跳跃的心脏。

龙雅留恋的看了一眼。

自己却继续半蹲在墓碑前。

岚问:“为了保留所有回忆而交出来的心脏,简直是疯狂之举。值得吗?”

龙雅动作轻柔的整理墓碑前的白色玫瑰。

“值得。因为我知道曾经有个女孩,这么不顾一切的救我、爱着我。”

这些回忆是最为珍贵的。

—————————————————

死神界。

黑衣男子对着岚轻声说:“妳赢了。”

“不。我输得很彻底。”

“为什么?”

“因为那男的再也无法真心爱上任何人。那种一生一世的爱,将无法得到延续。”

—————————————————

天色骤变,厚重的乌云布满苍穹。

耳边的乌鸦叫声让气氛变得凄凉悲壮。

龙雅面无表情地伸手轻轻抚摸冰冷的墓碑。

“妳知道吗?”

龙雅自言自语地继续说道:“妳将会是我今生唯一用真心爱过的女孩。”

豆大般的雨点从天空落下。

白色玫瑰的花瓣沾满雨水。

雨中的墓园,龙雅渐行渐远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沧桑。

龙雅,你知道吗?

如果你不像雪花,那该有多好。

仿佛耳边又再次响起那熟悉的声音。

龙雅忽然打住脚步,怔怔的望着天空。

一片片不属于这个季节的白色雪花慢慢地飘落而下。

如果这也算是一种奇迹般的魔法,就请让这持续不变,直到今天结束。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