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八章 - 宁国人质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1-06 2:47:35am

都市·爱情


因为容音失踪,王爷在城里大动干戈地找人。

因此,这件事在城里闹得沸沸扬扬,没多久也就传到了王上的耳边。

王上想到敏儿还在五王府,就派人把她接回宫,以免一些突发事件会危及敏儿。

容音现在到底在哪呢?侍卫们已经找了十个时辰,连个人影都没有,会不会被人劫走了...

五王爷和九王爷死死守住城门,担心容音会出城。

就在此刻,有一辆马车正准备出城,他们俩一人搜车底,一人搜车内,车上只有尹秋柔一人。

尹秋柔带着面纱,生怕此刻就被五王爷发现,但为了搜人,只能揭开面纱了。

搜查以后,确定没有容音的踪影以后,他们就放行了。

尹秋柔这一刻可得意了,她转回头,一副吃定人的神情看着五王爷,但他毫无察觉。

然后,她把马车的暗门打开,然后往内踢了一脚。

“许容音,你差不多就可以找到新生命了,乖乖地别闹哈。”

原来,容音被绑在马车的暗阁内,嘴巴也被堵住了。

容音无法说话,就算废了力气大喊,也喊不出多大的声音。

她们一路向北,没多久,她们就抵达锦国边境了。

锦国北面的国土是宁国,尹秋柔到底要干嘛?

抵达锦国边境时,天色已不早,她们就在客栈内度过了一晚。

那个晚上,容音一直想方设法离开,可是客栈里都是尹秋柔的眼线,她根本没办法逃脱。

而且,一个不小心的被尹秋柔发现了。

尹秋柔二话不说就往容音的肚子踢了一脚,容音直接昏倒在地。

到了早上,又被尹秋柔藏在马车的暗阁内,继续赶路。

...

尹秋柔把容音带走的目的似乎不是要她死,还给她备了早餐。

她把塞在容音口中的布拿开,然后用筷子夹起食物,打算喂容音。

容音看了嘴巴前的食物一眼,然后看向尹秋柔。

“你要干嘛?”

尹秋柔想都不想,直接用手挤容音的脸颊,使嘴巴张开,然后将食物塞进去。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不会毒死你的,想活命就乖乖吃完。”

她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要是她想要容音死,在柳城里就可以把她给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容音为了活命,就乖乖把食物吃完了。

没多久,容音隐约听见了人们的吵杂声。

她灵机一动,想以大喊来寻求援助。

但是,这一切都被尹秋柔识破了。

她又把那块布塞回容音嘴里,容音又说不出话了。

突然,马车停下,尹秋柔把一个令牌伸出马车。

然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还有有金属摩擦的声音。

“参见小姐,放行。”

紧接着,马车又继续走动了。

看来,马车外的男人是个士兵。

尹秋柔在宁国的身份似乎非同小可,一个令牌就让士兵放行了。

她到底想干嘛?

不久后,尹秋柔在容音的耳旁小声地说:“这里是宁宫,你怎么也逃不出去的,乔装打扮更是不可能。如果还想活命,紧紧跟着我就好。”

然后,就解开了捆绑容音许久的绳索,也拿掉容音嘴里的布。

接下来,尹秋柔带着容音走进一个房间。

“许容音,你就先在这儿呆着,明日一早,你就能享清福了。”

容音知道自己即将被锁在这个房间里面,就一个劲地要冲出去。

可无奈门外的士兵一个个都壮得很,根本无法硬闯。

紧接着,尹秋柔去见宁王——慕容潇。

他们俩单独在宣政殿内谈话,似乎是有什么交易...

尹秋柔最先开口。

“王上,我可是给你带来了锦国柳城第一美人,你说的话可还算数?”

宁王在王座上双脚敞开的坐姿,显得他十分霸气。

“寡人说话自然算话,可你确定她就是锦国李孝杰的王妃?”

尹秋柔笑了。

“那是自然,王上何事能兑现承诺呢?”

宁王倒是爽快,连人的身份都不去确认就把尹秋柔要的东西给她。

“看你以往做事都挺可信的,你要的东西就拿去吧。只可惜这第一美人,寡人碰不得...”

...

已经过了两日,五王爷和侍卫们依然在寻找容音的下落。

他们全然不知容音如今人在宁国。

突然,有个信差把一封信交给五王爷。

他马上打开信封,里面还有块布料,是从容音失踪当天穿的衣服上撕下来的。

五王爷看完后就马上跳上马,往王宫骑去,还派人通知许大将军入宫。

其实,信是宁王派人送给五王爷的。

里头写着要锦国把三个城池送给宁国,否则就把容音杀死。

那三个城池分别是菊阳、桃县和高莲。

若是不分城池也行,那么宁国就会发兵攻打锦国,用士兵的力量获得那三个城池。

锦国有五个城池的天然资源丰富,而且年年盛产粮食。

也就是因为那五个城池,锦国人民在冬季才能饱腹。

宁国要求的那三个城池都包括在内,王上又怎么肯答应呢?

可是,宁国要是发兵打仗的话,会搞得民不聊生、烽火连天的。

不仅如此,那三个城池的人们又是生灵涂炭。

王上、许大将军、五王爷和一些重臣在宣政殿内讨论这件事。

许多大臣都不同意将城池让出,那毕竟是许大将军近年来打拼来的。

许大将军更是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的女儿。

另一边又是锦国上下的人民、帝王的尊严、还有一整年的粮食供应。

五王爷就更不用说了,自己的妻子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可是又拉不下王室的尊严,将三个城池拱手让人。

忽然,从二品大臣——杜廉,说话了。

“王上、许大将军、五王爷,仅仅一介女子的性命,怎抵得过锦国上上下下千万个人民的性命呢?城池绝不能拱手让人。”

刘将军——刘卞,也说话了。

“是啊,许大将军。宁国的人质虽是您的骨肉至亲,但您作为大锦的朝廷重臣,怎可因一己私利就放弃了锦国百姓啊。”

从一品大臣——尤黎,却讽刺了他们。

“若是如今在宁国的是杜小娜和刘怡,那杜大人和刘将军是否还说得出这种话?”

许大将军——许锋,在旁请求多些时间来考虑。

“请各位大人给本将军些许时间考虑,再做定夺。”

五王爷突然想到一个好方法,直接向王上请奏。

五王爷说,如今正逢秋季,宁国会用这种手段来逼迫大锦不过是因为粮食短缺。

大锦可以以唐贵妃是旭国王亲之名来向旭国借助些兵力,条件是将明年锦国来的粮食的十分之一送给旭国。

接下来便是以刘贵人之名来向狄国借兵,反正狄国位于南方,最不缺的就是粮食,牛羊又是他们每个节日的必备祭品,把锦国五分之一的牛羊送给他们便可。

在宁国发兵以前,锦国可派一部分士兵率先潜入宁国,并且在容音的附近游荡。

最好的情况就是可以顶替掉容音附近的守卫。

而且,只要宁国发兵,大锦和他国就只管防御,这样尽可能的降低兵粮消耗。

等宁国所有士兵全身心投入于打仗之时,守在容音周遭的锦国士兵就可以将容音搭救出来了。

防到宁国兵粮短缺的时候,就可以攻打宁国了。

宁国当然也不傻,肯定会将容音这个筹码带到战场上。

但只要一切能照计划进行,必能婉转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