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51、5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04 7:48:21pm

奇幻·玄幻


3-51

  「報告,小厄臨是不可能接受任何從皇宮派出來的保護者啦!」莫無奈的攤手。「別忘了,他是最倔降的小厄臨耶!」慈煩惱的不停抓著頭,暴躁的蹲到地上,莫趁機爬回床上安歇,啊!飽受驚嚇的鳥兒也開始回家了,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真是優雅的催眠曲啊!

  

  跑出了房間的厄臨用最快的速度衝下樓,卻遇到了管家,管家合善的把他攔下來,笑瞇瞇的問他:「殿下,昨晚睡的可好?」ㄧ出房門,厄臨又閉上嘴巴,只是點點頭。

  

  「請問今天您跟您的朋友晚餐想吃什麼?」管家貼心的遞過了紙筆,上面已經有三份菜單,還有大量的留白可以自己寫想吃的東西,厄臨隨便勾選了一個,滿腦子疑問,他吃晚餐很正常,只是他剛說不回家,現在還在這裡選晚餐要吃什麼?而且,他哪來的朋友?

  厄臨摸不著頭緒,只能悶著頭把菜單交給管家,離開公爵府,才想起為什麼管家會這麼說,管家聽到厄臨跟慈吵架的聲音了,只是厄臨是個啞巴,誰也沒想過他竟然會說話,當然就以為房間裡面還有另外一個孩子,管家還很貼心的自己填上了很多邏輯上的缺洞。

  只是從樓上下來準備餐點的時間,管家心中就有:厄臨殿下在天變中準備趕來公爵府的路上撿到了一個孩子,慈大人說要將孩子送回去並告訴他的父親,那個可憐的孩子抵死不從才發出了爭執聲,只能說,在公爵府工作這麼多年,過著沒有主子的生涯的管家時間實在太多了,才能想出這麼豐富的內容以打發時間跟與下人八卦時使用。

  離開了充滿八卦,而且還有新鮮出爐的、有關主子的八卦的屋子,在街上的厄臨卻充滿了茫然,現在的他,又該往那裡去?

  

  離家出走,這種事情幾乎所有年紀小不懂事而且家境較為優渥的小孩都有過的經驗,而現在厄臨就在體驗這種全新的體驗,護衛們盡職的在他離開公爵府的同時跟在他身後,被他粗暴的甩開,悶著頭往前走,卻完全不知道該往哪去,夜宮?那跟本不是他的家,只是不得已的借宿地點,外面租來的秘密小屋?那也只是為了掩飾身分租的地方,連裡面的擺設都不能自己亂動,哪算是個家?那他能去哪裡?茫然的走在街上,接下來要去哪?

  

  不知不覺中走到了城門口,說不定就這樣走出去也好,再也不回來這座城市,已經沒有什麼擲得她留下來的地方了,原本留在這裡的幽靈們都走了,艾雅家也不是他的家,留在這裡還有什麼意義?提早離開吧!說不定這樣也好,這時候自己消失也沒什麼關係,因為天變什麼都好掩飾,這裡也不會有人想找他回來。

  

  混在人群中走出了城門,突然有種刺痛在心底蔓延,是不是還忘了什麼?怔怔佇立在離城門有點距離的樹下,小小的身影躲在陰影之中,凝視著城門,至於在等什麼,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好像不管什麼都好,但沒有出現,什麼也沒有,只有逐漸低垂的夕陽。

  

3-52

  當最後ㄧ絲夕陽消失的時候,厄臨轉身,目光終於轉向了遙遠的小徑,不用等待了,直接出發吧!默默的拿出一把普通鐵劍背到背上,看著遙遠的黑暗小路,他已經跟黑暗結下不解之緣了,當他再次掙開眼睛的那天,就屬於這片黑暗,ㄧ點也不危險,冰冷的感覺反而安全,赤裸的逼近,霸道的佔滿了他了心,這才是正確的,才是他熟悉的,這樣才能用最冷靜的思緒思考,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但他卻發現自己完全無法思考,為什麼?不是只要向這樣子讓自己變的冰冷安靜,就可以做出最正確最好最安全的判斷?為什麼他連思考都冰冷結凍,完全沒辦法思考?緊了緊身上的衣服,斗篷將自己裹的緊緊的,卻什麼也沒能留下,好像從身體裡面冷了出來,沒有熱度,又怎麼能留下來,恐怕只會淤積更多的冰冷吧。

  

  「殿下!」祈冷一整天都在跟環靈交流,直到弄清楚發生的事情,惡補完亡靈聖者追隨者的基本知識,才拖著疲倦的身軀趕在城門關上前出城,往祭爾帝莊園趕回,原想直接衝回家吃晚餐,卻在神祕力量的驅使下發現根本與陰影融為ㄧ體的厄臨。

  原本想躲在一旁默默的送厄臨回城,厄臨卻ㄧ直呆在那裡ㄧ動也不動,直到日漸西斜,落入了地平面之下,還是完全沒有動靜,祈冷終於開始擔心,直到厄臨別開頭不再看著城門,抓緊斗篷看著漆黑的小路,祈冷終於慌了,那瞬間,他覺得厄臨就要消失在小路盡頭,永遠的消失在黑暗之中,吞噬了黑暗也同時被黑暗吞噬,不由的伸手抓住厄臨的手。

  

  厄臨反手ㄧ架,ㄧ扭一扯就將祈冷壓在地上,從戒指中拿出匕首抵在祈冷脖子上,這才認出是誰,但他沒有鬆開手,反而壓的更緊,然後才開始煩惱,現在他該如何處置這個人?而且還有個更重要的事情:他是怎麼跟上他的?

  

  「殿下。」祈冷沒有慌張,雖然沒有跟在厄臨身邊,他還是從各式各樣的管道知道了厄臨的ㄧ切,皇宮中兩位老師會定期寫授課報告他會收到一份,莫大人除了讓他去學習ㄧ切可能厄臨會需要用的上的事情以外,也會定期送來來自冒險者公會的文件,現在又多了環靈的資訊,祈冷很清楚厄臨的本事,也知道他的禁忌,剛才的情況若是他沒有做出反擊,沒有表露出歹意就不會被殺,但若是反擊,就ㄧ定要有那本事制服厄臨殿下,否則現在這裡可能只剩ㄧ具屍首。

  

  「殿下。」發現厄臨完全沒有動靜,祈冷再次提醒,他記得資料裡面說厄臨可以很迅速的認出每個見過的人,為什麼這麼久了還沒認出他是誰?「殿下?」

  

  被叫了這麼多聲,要裝做不認識祈冷也不行了,厄臨只好鬆開手讓他站起來,原想問他怎麼會比那些專業的保護人員還厲害,能跟蹤她這麼久,後來想想也算了,像這種商業機密怎麼能讓他知道,這可是這些保鑣們吃飯用的工具,他現在也不是什麼情資人員,管他們這些秘密做啥?整理衣物過後,厄臨看著剛才被抓的手腕,翻來覆去不停的從各個角度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