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惊竹宫 - 六十一 雪城陷阱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9-11-07 9:19:34pm

奇幻·玄幻


锁尘把震月灵叫来,并将黑衣人留在绿光森林的能量痕迹描述给震月灵。震月灵红色双目在空中一闪,四周景象扭曲,来到一座悬崖边。天空飘雪,身后是绿光森林的尽头,悬崖下是连绵群山,壮阔冰川覆盖大地。靖雨和秋杰第一次来到奇恒大陆极北之地,见到冰天雪地,不免惊叹连连。冷风刮来,秋杰打了个哆嗦,锁尘赶紧在他们腰间点起一圈火花,阻隔极北之地的刺骨冷风。

“我们这是来到奇恒山脉了吗?”秋杰喝出一团白气。“好壮观。”

“山脉的后方是什么?”靖雨看着山脉。

“山脉后面是一片冰海,一望无际的冰海。”锁尘看向震月灵。“我遇见震月灵的地方。”

震月灵低吼一声。

它想回去冰海看看。

“去吧。”锁尘摸着虚空。“我若有事会呼叫你的。”

震月灵眨了眨眼睛,红目消失。

“震月灵......走了?”秋杰试探地问道。

“震月灵又不会咬人,有什么好害怕的。”锁尘指着一个方向。“这个方向。”

锁尘所指的是山脚下的一座小村落,约莫二十来栋石屋散落在雪地上。屋顶烟囱都被白雪覆盖,雪地里也无脚印。他们在雪地上留下六排脚印,绕了村落一圈也没见到人影,不由觉得诡异。秋杰推开其中屋门,摇头道:“没人。”

“奇怪,我感应到黑衣人就在附近。”锁尘闭上眼睛,企图再次寻找黑衣人的能量痕迹。

一股狂风扑面而来,带着白雪无数,四周景象逐渐变得模糊。锁尘暗道不好,紫伞在手中悄然成型,撑开紫伞,直呼:“抓住我的手!”

秋杰立刻反应过来,拉住锁尘的肩膀。靖雨则抓住秋杰肩膀。嗒嗒嗒。急速暴风雪像无数拳头打在紫伞上,强大的撞击让锁尘在雪地中拉出两条深沟。暴风雪渐歇,四周一片白茫茫,不分东南西北。

“该死,我们掉入陷阱了。”锁尘低声道。

四面八方忽喷来飞雪,秋杰赶紧呼唤风灵,卷起狂风将所有飞雪挡开。靖雨以棉花团挡雪,可飞雪竟然把棉花腐蚀出一个洞来,溅在秋杰脸上,如酸液般灼烧秋杰的皮肤。

秋杰吃痛,怒道:“这雪有毒!”

“这是沙妖咒术。”锁尘低声道。“千万不要碰到那些雪。”

锁尘、靖雨和秋杰三人背靠背,对付神出鬼没的飞雪。

咻。三支松针破空而来,插在雪中。一个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秋杰惊呼:“爹?”

“陆秋杰,你给我过来。”陆城河吼道。“让你别和断竹之子走得太近,你还一意孤行!现在磊落阁都被你搞成什么样了!”

“爹,我---”秋杰才要辩解,却见身后锁尘紫伞横扫,将陆城河活生生斩成两半。

秋杰大惊:“你---”

眼前的陆城河消失在风中。

“那是幻觉。”锁尘闭上眼睛,呼出一口白雾。“只要不受动摇即可。”

三片叶片射来,锁尘拉着发呆的秋杰侧身闪开,秋杰‘啊’地一声直接扑在地上。紫伞立刻转变成化神弓,锁尘握弓拉弓一气呵成,朝着叶片飞来的方向射出一箭。

“锁尘,这是给你的包子。”凯风笑吟吟地走来。箭已离弦,光箭穿过凯风胸口,鲜血迅速染红绿衣,凯风愕然地看着他,倒在雪中。

凯风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风中。

“幻觉。”锁尘冷冷道。

这时又有一人直接从白雾中奔出,只听见秋杰大喊一声:“封羽!”

一团蓝色火焰从天而降,插入雪地中,把雪地嘶嘶融出一个大洞。金发少年抬头看着锁尘,眼神空洞,丝毫不理会秋杰的存在,火把疯狂地往锁尘身上招呼。锁尘抓住破绽直接往他腰间捅去。

封羽浑身一震,吐了口血,倒在雪中不停抽搐。

这是真的?锁尘一怔。

一只青色的小虫子从封羽头发钻出,慌张逃走。秋杰眼明手快地抓住绿虫,大呼:“是青离蛛!”

青离蛛正是那日岩泽企图控制锁尘来攻击靖雨的毒蛛,拥有操纵生灵心神的致命毒素。锁尘脸色大变,赶紧从怀中掏出一颗无相果,塞进封羽口中。过了片刻,封羽才停止抽搐,睁着眼睛喘息。

“惊竹宫真是歹毒。”秋杰怒道。“竟然利用封羽来当武器!”

这又是一个因我而遭殃的可怜小孩。锁尘心想,看着封羽。当年凯风把重生后的他放在三个婴儿之间,何不语情急之下抱走其中一个回到惊竹宫,取名封羽,取封住羽翼之意,被莫不勤养大,却在成年之后发现他不是断竹之子,被惊竹宫舍弃。原本是震月楼的天之骄子,如今却变成这副模样。

“是的,就是你。”锁尘听见心里有个声音在对他说。“你装清高,假好心,当年没除去舍得舍不得,你可知道为此有多少人因你而受苦?”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锁尘感到一丝不悦。

沙妖杀人如麻、企图占领奇恒大陆,所以我出手让沙妖灭族,把他们挡在绿光森林之外。这不是对人类有益吗?为何他们现在反过来说我滥杀呢?锁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相信惊竹宫的片面之词?

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不对?锁尘忽然觉得困惑起来。

暴风雪趁机卷土重来,靖雨护着封羽,秋杰召唤风灵阻挡,一圈微风将暴风雪隔在他们三寸之外,不过微风终究太弱,风雪一步步逼近。他见锁尘似是在发呆,大呼:“锁尘!”

为什么?

锁尘心里出现一股强烈的愤怒,附在右手上的负能量立刻呼应。锁尘眼睛转成红色,雨伞直直劈下,将雪地硬生生切成两半,一座石屋轰然倒塌。一道无形的力量往四面八方涌去,地面微微颤动。远处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眼前白茫茫的朦胧景象竟如玻璃般爆裂,露出平静的村落。锁尘闷哼一声,吐了口血,在白色雪地染出一滩鲜红,极为骇人。

秋杰赶紧扶住锁尘,见到锁尘破碎的衣袖不禁一呆。整条右手手臂、胸口、颈项都是乌黑的,像染上墨汁一般。锁尘双眼通红,直盯着前方。秋杰循着锁尘的目光看去,却见到两个男子站在三尺之外。一个是短袖薄衫的中年男子,手抱孩子,正是立寻山;而另一人则穿着蓝袍,左袖空荡荡的,眼神里带着无尽寒意,不是何不语还能有谁?

立寻山嘿嘿怪笑,说道:“师父神机妙算,知道你会追着我的气息而来,便让我设阵拦截你。若你能破阵,他让我给你传达一句话:恭喜你,你也染上了负能量。”

秋杰向靖雨打个眼色,靖雨悄然把封羽带离战场。惊竹宫长老们似乎并不在意靖雨和封羽的离开,立寻山和何不语都在看着锁尘接下来的举动,手里隐隐藏有能量。

锁尘往雪地吐了口血,学着立寻山“嘿”了一声:“他人呢?像个懦夫般不敢出来?”

“不、不,师父派了我俩守在这里就够了,他老人家无需亲临。”立寻山摇头道。

“哦,那就是说他不在这里是吗?”锁尘靠着秋杰,缓缓站起身来。

“没错。”立寻山看着肩膀山的毅然。“你们要这小孩是吗?”

如果锁尘说要,立寻山便叫他到惊竹宫找师父要去,再潇洒离开。

没想到锁尘咧嘴一笑,露出血红的牙齿。

“我不要了。”锁尘手中的紫伞忽然变形,变成一把长剑。长剑上黑气腾腾,四周雪花停在半空。何不语和立寻山立刻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将他们压入雪中三寸。“你们都给我死吧。”

“什么?”秋杰和立寻山闻言皆是一怔。

立寻山和何不语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杀意,一出手就是生平最强的招式。立寻山一招飞沙走石,何不语则是万里寒冰,两者相融,冰化雪,一层叠一层,滚滚奔来犹如雪崩,场面壮观。锁尘双手握剑,一剑劈下,劈开风雪,劈开冰沙,逼近何不语。何不语身前立刻显现四、五道冰墙,锁尘一道一道劈开,在电光石火之间来到何不语面前。冰墙碎裂,何不语倒在雪中。转过身去,锁尘对上立寻山的眼睛。立寻山索性把毅然扔向锁尘,遁地逃走。锁尘取剑要劈,就在剑锋来到毅然熟睡的脸庞面前三寸之外,忽有寒光一闪,锁尘瞬间清醒,将能量尽数收敛,推开毅然后转而劈向雪地。

白雪喷洒在空中,雪地上瞬间炸出一条手臂粗的裂缝,立寻山倒在裂缝中,已经没有生息。

毅然摔在秋杰身前,秋杰赶紧探毅然鼻息。还有呼吸,只是手脚冰冷。他把毅然交给靖雨。秋杰赶紧扶着摇摇欲坠的锁尘。锁尘半边脸是黑色,半边脸为正常,煞是恐怖。他想问锁尘该如何带回不雨村,却被锁尘吓得说不出话来。

锁尘瞪大鲜红的双眼,正大口喘气。负能量已经侵入他的眉心,他拄着长剑,半跪在地。他感觉自己呼吸越来越弱,那些怨恨都化作死气沉沉而绝望的情绪,充斥他的思绪。他觉得有个石头压在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都是你的错......你不该存在这世界上的.....

“不行,我还不能死。”一道声音让锁尘忽然清醒过来。“惊竹宫还在祸害奇恒大陆。”

锁尘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眼前的白雪被撕裂,震月灵出现在他身前。

你怎么变成这样?震月灵吼了一声。

“把他们带回不雨村去。”锁尘指着秋杰。

“等---”在秋杰还来不及反应时,他眼前一花,就回到不雨村的古竹神庙中,与君竹愕然相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