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惊竹宫 - 六十二 灵竹现世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9-11-07 9:47:16pm

奇幻·玄幻


浪城外忘海石碑。

海岸上晶莹剔透的巨大水晶依旧平整如碑,‘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九个大字刻在水晶上,左下角却断了一块。震月灵不敢靠近忘海石碑,只在忘海石碑外将锁尘轻轻放下,就撕开空间离去。锁尘一跛一跛地走向忘海石碑。石碑前有一女子,身穿蓝色旗袍,坐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手里抱着一把琵琶,手指径自轻轻拨着琴弦,神情平静,仿佛世间一切皆与她无关。琴声很轻,如在盘上滚动的珍珠,时而在盘边徘徊,时而回到盘中央,令人一时提心吊胆,一时平静自在,情绪不自觉便被琴声牵动。

一曲奏毕,女子缓缓睁开眼。

“没想到你还擅弹琵琶。”锁尘拍手。

“过奖。”女子微笑躬身。

“我一度以为我成功把你吓跑了,没想到那是你的陷阱。”锁尘又道。

“我也没想到你会中计。”女子耸耸肩。

“你把舍得老人吞了?”锁尘话锋一转。

“那是他自愿的。”女子呵呵笑道,谈笑间又变成一个年轻男子,赫然就是舍不得老人。“负能量确是不可思议。”

“是啊,托负能量的福,我才能除去你那两个出色弟子。”锁尘半张脸都变得乌黑,血管变黄,像是黑夜里得闪电,触目惊心。他视线开始模糊,看不清楚舍不得老人的脸。“既能解除沙妖咒术,又能除掉万里寒冰,多好啊。”

舍不得老人叹了口气,抚摸琵琶,似是又要再奏一曲。

“这让我想起那日你我共谱一曲《轻雨拍尘》,在黄澄澄落日下,你手抱琵琶,我吹着竹笛,大呼知己难求,得一足矣。”锁尘喃喃道。“可惜我现在没有笛子。”

舍不得老人看了看四周,不知从何取来一根竹子,削了六个孔,扔给锁尘。

“来吧。”不等锁尘的回答,舍不得老人手指抵在琴弦上。噔!琴音响起,音调低沉,流露出淡淡的哀怨、不甘,像个等待丈夫回家的妇女。期待,却又无可奈何。

锁尘把手中竹笛抵在唇边。一阵悠扬浑厚的笛声在海边响起。虽与琴音一般同样低沉缓慢,听着心里却平静下来,竟是直接将琴声中的能量尽数化散。

“落叶扫尘果然厉害。”舍不得老人笑道,手中指法出现变化,琴音变得急促,阵阵轮音如水流。一波接一波而来,像浪潮滚滚卷来锁尘面前。

负能量吗?我也有啊。锁尘心里暗道。

他催动竹笛与琵琶抗衡,暗中将体内负能量推出。锁尘闭上双眼。笛声骤变,高亢急躁,其中有愤怒、有兴奋、有失望、有开心,有无法言说的伤痛。舍不得老人一听,笑容收敛,手指来回拨动琴弦,琴音更加狂暴,淙淙如九丈瀑布倾泻而下,化作无形狂风,带起地面砂石落叶。

尘土飞叶卷至锁尘面前就硬生生被挡住,仿佛打在一堵看不见的墙上。无处可去的劲风发出阵阵尖锐刺耳的哭嚎,像无数备受煎熬虐待的冤死孤魂在嘶吼。锁尘仿佛没听见,依旧闭着双眼,神情自如地吹着手中的竹笛。强大的情绪波动,四周顿时狂风乱作,鬼哭神嚎,远在浪城的人们都被魔音刺耳,煽起内心埋藏最深的情绪,紧捂耳朵者有之,地上打滚者有之,疯癫者有之,皆是难受至极。

舍不得老人手指快得出现残影。

锁尘没有换气。

尖细又急促的琴声。

浑厚却高亢的笛声。

两者碰撞于虚空,发出如人抽泣的声音,像是在淡淡地怨道:为什么 …

啪!

琴弦应声断裂,飞舞的石块落叶轰然炸开,化作碎屑散在空中。

“哎呀,怎么断了。”舍不得老人看着手中的断线,微微笑道。“不愧是落叶扫尘,在下佩服。”

“彼此彼此。”锁尘放下笛子,意外发现发泄出负能量后伤势竟好了一半。

舍不得老人把琵琶放在地上,缓缓走向锁尘。蓝色旗袍如流水般褪去,剩下一身的灰暗。他的长发渐渐脱落,脸上长出黑色长须,光滑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生出一条条皱纹,唯一不变的双眸出现了一丝冰冷和深藏的杀意。

“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磊竹?张锁尘?”舍不得老人道。“听说你比较喜欢他人称呼你为张锁尘。”

舍不得老人已经在锁尘身前数步之遥,锁尘没有回答,手指轻轻一点,手中竹笛悄然消失。

“你变了。”锁尘脸上有些倦色。“负能量已经把你整个人毁了。”

“你懂什么!”舍不得老人斥道。“你成天装清高,打着正义的名号到处杀戮,只因为沙妖族侵占绿光森林,你就让他们灭族!他们难道不是生命、不是有感觉的生灵吗?”

锁尘听他提及沙妖,面无表情地说:“他们咎由自取。”

“你说他们咎由自取,那他呢?”舍不得老人道。“出来吧。”

一个老者不知从何走出,手中捧着一个小木盒。

“岩泽!”锁尘一眼便认出,尤其见到他手中的木盒时更是脸色一变。舍不得老人接过木盒,笑道:“你看,这是什么?”

锁尘看向岩泽。岩泽满眼憎恨,恨不得把他吞了。

“你不该把木盒给他。”锁尘冷冷道。“你辜负了张楼主的信任。”

“你可知道岩泽是怎么成为张心平的养子吗?”舍不得老人道。“他是当年剑村唯一的幸存者!”

“什么?”锁尘皱眉。

“张锁尘,你忘了剑村吗?”舍不得老人冷笑。“那可是你剿灭沙妖族所到的最后一个村子。那时沙妖族只剩沙妖王和他的两个孩子,三人藏匿在剑村。你只为击毙沙妖王和他的孩子,直接把整座村子摧毁,让剑村一百人也随之陪葬。”

“你怎么没说沙妖王在剑村里下了诅咒,把所有村民化成行尸走肉?”锁尘厉声道。

“你说谎!”岩泽怒道。“我不曾记得---”

“你那时才几岁?”锁尘不耐烦地打断岩泽。“你有没有想过十七年前张心平为何挡不住乘鸣的一刀?那是因为他把你身上的诅咒转移到他身上,沙妖诅咒会在每个月圆之日蚕食他的力量,导致功力大跌!你宁愿相信眼前这人,也不相信把你养大的人?”

岩泽被锁尘的话怔住。

“嗨,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舍不得老人呼了口气,一股无形的巨力冷不防击中岩泽胸口,岩泽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舍不得老人,倒在地上再也没有动静。“岩泽,我会替你报仇的。”

锁尘冷笑,看着舍不得老人把木盒压在双掌之间。只听见“喀嚓”一声,木盒裂开,一缕耀眼蓝光像宝剑射出,落在忘海石碑左下角的断处,逐渐凝结成块。

在那一瞬间,忘海石碑变得完整。

晶莹剔透的忘海石碑内开始出现一波波的涟漪,储蓄千年的能量开始流动,“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九个大字闪闪发光,大地震动发出低吼,狂风乱作,巨浪拍岸。

“你看看你们惊竹宫这二十年来做了什么?铲除异己,滥杀无辜?”锁尘皱眉。

“你自己做的恶事比我多上许多,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舍不得老人撑着狂风浮起,对着锁尘道。他背对忘海石碑,灰色浓雾几乎将他吞没。此时,天空暗如黑夜,蓝色闪电在云间兴奋跳跃,忘海石碑的耀眼蓝色光芒照亮了惊竹宫,以及狂暴怒吼的海浪,带着强大力量的水花将浪城房屋砸出坑坑洞洞,空中飘着一股淡淡的咸味。“张锁尘,你扪心自问,你真的代表了正义吗?”

锁尘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一黑一白。

“不,我并不代表正义。”锁尘道。“我什么也不是。”

锁尘松开紧握的拳头,负能量如块画布被扯下锁尘身体,刹那间无数竹叶从锁尘手掌涌出,密密麻麻如成群迁徙的燕子。竹叶在锁尘手掌的引导下一片一片卷成筒状,一根绿色长棒逐渐形成。锁尘仿佛在端详着一把剑,漫天竹叶在他手指触摸之下飞舞,逐片贴在绿棒之上。光滑竹身成型,一抹淡黄光泽在竹身上的细缝迅速游走,如夜空中的闪电。空气为之一凝。

淅沥淅沥,漫天竹叶,翩然如雨。

张锁尘站在竹叶雨中,握着一根竹,地看着舍不得老人。

那是灵竹本体。

世间最强的存在。

张锁尘举起手臂,以三尺竹棒指向舍不得老人。其中蕴含的可怕力量,与忘海石碑势均力敌。舍不得老人看到锁尘灵竹本体的那一刻笑容顿失,面目变得狰狞,眼中寒意更甚,仿佛看见厌恶的东西。忘海石碑与包裹在腾腾灰雾之中的舍不得老人融为一体,透明的石碑立刻被染成一片灰沉沉的,如同一块巨石。舍不得老人推出一掌,忘海石碑的力量瞬间倾泻而出,排山倒海,锁尘硬生生被巨压往后逼退一尺。

锁尘深深吸了口气。

我什么都不是,故而我什么都是。

他墨绿色瞳孔大放异光,灵竹泛起五色光芒,天地灵气随之狂躁不安。红色是燃烧的火,黄色是沉稳的土,绿色是坚固的木,蓝色是柔软的水,灰色是狂躁的风。此时天空跳跃的紫色闪电骤然落下,锁尘没有闪躲,竟是直接伸手将紫色光芒接过来,在灵竹四周形成第六种颜色。六色光芒融入灵竹本体,形成一支泛着白光的箭。在昏暗的天地之间,如同萤火般渺小,却又如阳光般刺眼。

灵竹在黑暗中犹如一把宝剑,劈开天地,直插向舍不得老人的掌心。

竹尖与掌心相撞,白与黑,天地为之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