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惊竹宫 - 六十三 尾声

守航≪灵竹≫  - 发布于2019-11-07 10:08:36pm

奇幻·玄幻


若干年后。

晴朗无云的下午,阳光照在一座大院外的竹林上。一个约莫十八岁的少女正拿着扫帚清扫地上落叶。她将落叶扫成堆,大院外顿时整洁不少。师父回来见到后定然会很开心。少女心想。她看着挂在门上的匾牌,四个金色的字:松竹学院,落落大方地刻在匾牌上。匾牌的提笔者小小的两字:锁尘 字。整个奇恒大陆唯一一块牌匾,是她的师祖,也就是断竹之子,张锁尘在数十年前写上的。她看着张锁尘二字,脑海中浮现各种民间流传的传奇故事,尤其是浪城那场惊天动地的一战,引天雷为己用,那般境界让她特别向往。对于师祖最后的行踪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他和舍不得老人同归于尽,有人说他隐居于绿光森林中,甚至还有人说他感悟天地法则、成神升天去了,不会再回来奇恒大陆。她自然不信,毕竟师父说过师祖念旧,就算升天也会随时回来看看。

松竹学院算是奇恒大陆上唯一能与圣恒学院相抗衡的法术学院。圣恒学院经常派人来挑战踢馆,却都被少女的师父打发走。这次师父有事出趟远门,身为大弟子的她心里战战兢兢的。少女忽被远处传来的喧嚣声打断思绪,只见一群人大摇大摆地走来。她看一眼便知来者何人,正想躲进大院中。那为首的少年却比她还快,抢在她之前挡住大门。少年比她高了一个头,面露微笑,看着皱眉的少女。

“陈铃竹!你师父在不?在就通报一声,说圣恒学院前来踢馆了。”那人粗旷的声音铃竹听着很是刺耳,铃竹拿起扫帚继续扫地,完全不理站在眼前的人,径自将落叶都扫进畚箕中。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在说话!”那人一怒之下,抬脚就把畚箕踢倒,辛苦扫好的落叶又洒落一地。铃竹丢下手中扫把,转身就对他怒道:“师父不在!”

“师父不在?”那人嘿地笑了一声。“那就你来接招!”

说罢,手中就出现一团黄光,冷不防地向铃竹后脑勺拍去。铃竹斜身闪开,左脚轻轻一点,落在不远处。“萧景煌,你疯了吗?”铃竹大怒。

“身手好俊!”萧景煌笑道。“既然你师父不在,那就由你来接招。与往日一样,你输了,松竹学院当日关闭,从此不收学生;若我输了,半年内不会再来踢馆。”

铃竹听了,怒道:“想得美!你都快掌握土灵了,竟然来欺负一个弱女子,不怕传出去丢死人吗?”

“只要能为学院贡献,个人名义不算什么。”他耸耸肩。

“你!”铃竹冷冷道。“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不比么?”萧景煌笑意更浓。“那就算是认输咯。”

铃竹咬着牙,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萧景煌是土系十级,与掌握土灵就差这么一点,法力自然强大。师父如今不在馆中,弟子中除了自己,其他师弟师妹也都不过六级,不可能打得过这人的。她和萧景煌同岁,自己木系法术八级,木克土,或许还有一拼之力。

“好。”铃竹咬咬牙。“我接受。”

“来吧。”萧景煌笑道。手中黄光再现。

铃竹反手一握,土地蠢蠢欲动,一条条蔓藤蓄势待发。

萧景煌手掌一抬,地面裂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铃竹。铃竹见他手里发着黄光,以为他要释放土球什么的,没有提防地面,慌忙中以蔓藤挡着。毕竟经验不足,萧景煌的攻击碰见蔓藤立刻炸开,蔓藤断成数节,铃竹被撞飞,跌在数米外。

“好!”身后人群叫嚣,萧景煌得意地看着铃竹。

铃竹嘴角流血,冷冷瞪着萧景煌。

松竹学院学生听见吵闹声,赶紧跑出大院,围着被撞倒在地的大师姐。

“师姐。”“没事吧?”

“没事。你们先退去竹林后。”铃竹把嘴角血迹抹了,站起身来。“你还真是进步不少啊。”

“当初叫你来圣恒学院,你不肯,还说松竹才是最好的。”萧景煌轻视道。“如今看你这模样,松竹不过尔尔吗。”

“你!”铃竹握紧拳头。“我会让你后悔的!”

铃竹运起木灵力,身旁无数蔓藤再次崛起,从四方八面攻向萧景煌。萧景煌跳在空中,黄光一闪,地面像海浪般卷起,将蔓藤压在下方,填成一座小丘。铃竹与蔓藤的联系顿时断了,一脸惊讶地看着萧景煌。

“没有别的招式了吗?”萧景煌在小丘上落下,有些失望。

铃竹又从不同方向射出大小不一的蔓藤,但都在土块的压制下完全进不到萧景煌的身旁。没办法了。铃竹心想。她闭上双眼。

“喔?”萧景煌看着灵竹闭上眼睛。“终于要换招了?”

她再次打开双眼。双眼是浅绿色的。

身旁被震落一地的竹叶逐渐浮起,“去!”铃竹手一挥,竹叶化成尖锐的刀刃飞快地射向萧景煌。萧景煌侧身躲开,却还是被身后飞来的竹叶割下一束头发。竹叶仿佛无穷无尽,从四面八方无法预测地射来,萧景煌才唤起土块,土块上就密密麻麻地插着五、六篇竹叶。竹叶攻击逼得萧景煌东奔西躲,甚至滚在地上数圈,狼狈不已。松竹学院的学生看到这里,不禁拍手叫好。铃竹的脸色却不太好,她深知自身木灵力不能够支撑这狂风落叶太久,眼看萧景煌虽然狼狈但丝毫无损,心里一狠,竹叶全往萧景煌要害招呼去。

萧景煌还是躲过了。铃竹终于支撑不住了,她觉得一阵昏眩,就往后面倒去。“师姐!”她听见许多人的惊呼。难道松竹学院真的就这么儿戏地关闭了吗?忽然一支温暖的手臂顶在她背后,她‘啊’的一声。只见漫天竹叶中,一个穿着灰袍的青年站在他身旁。

青年正微笑看着她,耳边传来他的声音:“你师父是陆毅然?”

一股纯厚的木灵力从青年手臂涌来,她枯竭的灵力顿时得到补充,清醒过来。

“正是,请问你是?”

“我是你师父新收的小师弟。”青年笑道。“你先歇息一会,他们就由我来处理好吗?”

“好。”不知为何,铃竹觉得这人的言语让她觉得富有安全感。

远处萧景煌拍拍身上的竹叶,又见一人出现,只道他是松竹学院打杂的,没理会他,对着铃竹说道:“陈铃竹,你还比不比?我们还没有胜负呢。看起来你好像耗尽灵力了,要不要认输?”

青年把铃竹扶着带到松竹学院学生前,细声嘱咐他们好好照顾铃竹。

萧景煌发觉自己被忽视,指着那青年道:“喂,你谁啊?”

“师姐探好你的虚实,决定派我这小师弟出场。”青年转身看着萧景煌道。萧景煌迎上青年的目光,不禁抖了一下,身上的元素也狂躁不安。萧景煌镇定心神,对青年叫道:“废、废话这么多,还不过来?”

“来吧。”青年从竹林折了一节竹,往前一站,强大气势顿起。

“乱石拍岸!”萧景煌不敢轻敌,一出手就是圣恒绝技之一。他身前的地面破裂成一块块碎土,像滚滚浪涛般被掀起,向那人奔去。越接近那人,那碎土浪积得越高,四周地面都在震动,轰轰作响,来势汹汹,可以直接将人活埋。众人看了一惊,担心那忽然出现的小师弟挡不下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青年没有行动,只是冷冷看着那滚滚而来的碎土浪,神色坦然。

“快闪开啊!”松竹学院学生有人叫道。“是啊!”“别逞强了!”

青年只是用竹枝轻轻朝碎土浪一点,碎土浪硬生生停下,诡异地僵持在空中。萧景煌看了也是一呆,感觉有股强大的力量正阻止碎土浪向前,于是更加用力地运起土灵力。青年笑道:“你火候还不够,回家多练练再来。”

说罢,竹枝轻轻往上一挑,碎土浪反过来向萧景煌卷去。“呜哇!”萧景煌才来得及喊出一声,就被埋进土中。众人看了更是一呆。“轰”的一声,萧景煌从土堆中弹出,全身上下都是黄泥,还气喘吁吁的。虽然土系攻击不会对他有巨大的伤害,但被自己的攻击打得灰头土脸是很丢脸的事。

“你!”萧景煌怒道。“你给我记住!”

“咦?还站得起来?”青年奇道,接着转身看着铃竹。“你刚刚蔓藤和那招‘狂风落叶’使得真不错。技巧有了,只是力量不够,才会破不开对方的‘地裂’。”说罢,青年就反手一握,像手臂般粗大的蔓藤破土而出。“啊!”铃竹见到那熟悉的姿势忍不住叫道。萧景煌大吃一惊,唤出土块抵挡,下方又再送出一条‘地裂’,急急地往青年身前奔去。蔓藤硬生生地将土块劈成两半,往萧景煌门面奔去。“哇!”萧景煌急忙侧身躲去,蔓藤直直插入他身后不远的树中。

地裂迅速来到青年面前,青年只是右手一起,一排蔓藤立起,形成一道墙。裂开的地面与蔓藤墙相撞,炸开来,顿时飞沙走石,漫天尘埃。尘土散去,只见蔓藤墙屹立不倒。

“蔓藤术可以这样使用。”青年对铃竹笑道。

铃竹才发现青年在教她,激动地点点头。青年显然不是什么小师弟,一定是路过的隐世高人!

“也该结束了。”青年看了看天色。“让你看看真正‘狂风落叶’吧。”

青年也闭上眼睛。铃竹吞了吞口水。

睁开眼睛时,四周顿起一阵旋风,地面上的竹叶也浮起。萧景煌严阵以待。“去!”暗绿色的双眸坚定地看着萧景煌。竹叶应声飞去,划过空气发出‘咻’的声响,萧景煌招出的土块也应声爆开,无数的竹叶在萧景煌惊恐的注视下插在他的身上,他此时俨然像只刺猬。萧景煌目瞪口呆,还来不及反击,不甘愿地倒下。

“啊?”铃竹一愣。“你把他怎么了?”

“放心,他没死。我只是封住他的穴道。”青年笑道。“他回去也得修养个一年半载才会恢复巅峰的力量。”

松竹学院众人爆出一阵欢呼。

“谢谢你。”铃竹笑道。

“应该做的。”青年也笑了,并将手中竹枝插回竹林中,转身就走。

“等、等一下!”铃竹急忙道。“你到底是谁?”

青年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方才插下的竹枝忽然发出幽幽绿光,一闪即逝。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