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啸狼篇 - 15:潜入

无痕三少≪兽皇≫  - 发布于2019-11-08 7:43:46pm

奇幻·玄幻


为了探寻真相,艾姆决定悄悄潜入这片营地,可具体又该怎么做呢?

刺探消息这种事,通常交由身手迅捷的斥候为佳,说到身手迅捷的话......

艾姆不由自主地瞄了眼身旁的维娜,竟发现小狐女正两眼发亮,呼着粗气地望着自己,仿佛在表示:‘这任务非我莫属!’

确实,眼下只有维娜适合执行这项艰巨的任务,蛙人战傀虽然同样动作迅捷,但毕竟没有灵智,根本无法探听任何情报。

不过细想一层,考虑到小狐女本身那不靠谱的个性,艾姆就无奈地叹了口气。

于是,艾姆较后制定了一项计划。

悄悄放出了四体土蜥战傀,遁土而行来到了野蛮人营地的隔壁、停放三角恐兽群的空旷地方。

“记得,待会儿的目标是那个大营帐,可别听漏了消息。”艾姆指了指下方营地中,最主要的大账目,并对小狐女一番嘱咐。

“遵命!”

随即,行动开始。

“吼——!”

顿然间,在大营隔邻的三角恐兽群发出了惊叫;叫得甚是睽异。

这也引起了巡逻的野蛮人士兵注意,纷纷前往查探。

“发生了什么事?”一名疑是小队长的野蛮人也不禁走来问道。

“队长,坐骑的脚不知怎么都陷到泥里了。”野蛮人士兵禀报道。

那名队长也有些纳闷。

虽然听说过一些空气潮湿的地方到了某个时段,土地会开始变得稠烂,并绊住坐骑的足蹄。

可他们的队伍驻扎在这一带也有些时日,怎么今天才出这种状况呢?

况且这些从迦南大陆进口的变种三角恐兽可是自带火炎属性,土地照理说是不可能潮湿才对......

翻来覆去的思考无果,野蛮人队长决定先率人帮坐骑们拔出脚来,再亲自查探。

然而就在野蛮人们的注意被坐骑吸引的刹那,一道娇小的身影也悄悄地溜进了营寨当中。

这不是别人,自然是小狐女--维娜。

她的动作非常迅捷,闪过两个营帐之间,巡逻的卫兵也浑然不觉。

凭借女皇露茜亲自传授的‘暗步’技巧,她已能做到步伐无声的境地,要在领阶强者以下的级别面前隐蔽气息更是轻而易举。

很快,她就摸上了那个最大的白色帐幕,潜伏在了帐幕旁置放的一车物资下。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帐幕中传出了一道雄性的声音。

虽然小狐女的听力或许没狼人皇族那般强,但作为兽人一支,听力也是比其他种族要好上不少。

“没事,就是坐骑出了些小问题,队长已经去处理了。”这似乎是一名小卒在禀报。

“真是一群饭桶,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退下吧。”那名雄性的声音没好气地令下。

“是!”小卒得令,也传来了走出帐幕的脚步声。

片刻,脚步声完全消失后,帐幕中的雄性声音才说道:“那牲畜还是不肯招吗?”

“雷朋大人,这牲畜嘴硬得很,不论我们如何拷打,他都不吭声。”那是另一名雄性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无奈。

‘啪——’

突然,帐幕内部传来了断裂的声响,似乎是木桌之类的东西被生生砸断。

“哼!该死的牲畜,真当我不敢宰了他?!”那名唤做雷朋的雄性不耐烦道。

“雷朋大人,请冷静。事关梅洛湿地的宝藏,若是将那牲畜给宰了,恐怕会影响我此行的任务。”另一名雄性规劝道。

“甘苏大人那边已经在催促了,距离狼国的祭典没多少天。若是在那之前还没办法解决该死的瘴气,阿克苏那老狐狸定然会有所察觉。”雷朋的口气听上去很焦急。

没错,先前艾姆所见到的翼手飞龙坐骑,正是他到瘴气上方侦察的时候。

“雷朋大人,我们或许可以采用怀柔的手段。据我了解,鬣狗族在兽人当中都是倍受排挤的,若是我们以蛮神的名义立誓,承诺给予他们平民的待遇......”

“呸,那些肮脏的鬣狗有什么资格成为我蛮国子民?!”雷朋即刻骂道;显然很不同意。

“呵呵。”对方却不以为然,坏笑道:“只是一个口头承诺而已,没必要当真,他们兽人愚昧,可不代表我们蛮族不知变通。得到宝藏以后,我蛮族必然壮大,到时还怕蛮神不原谅我们吗?”

听到这番话,那名叫雷朋的雄性也是恍然大悟:“哈哈,说得也是,你的智谋简直都快比上阿克苏那只老狐狸了。”

对于雷朋的夸赞,另一名雄性表现得不骄不躁,还顺带警惕道:“哪里,还是得防着那老狐狸在背后捅刀子,他可不像其他兽人一样愚。”

若是艾姆在场的话,肯定会感叹对方是个合格的参谋。

小狐女在听完以上的交谈内容后,也仗着迅捷的身手,轻松地从营地溜回到艾姆所在的崖边。

艾姆在听完维娜的转述后,人也不禁沉思了起来。

宝藏、瘴气、阿克苏,还是鬣狗族。

不论哪一个都富含着极大的讯息量。

看来这次的狼神祭典只怕是不会平静。

照他们刚刚的谈话内容来推断:

在梅洛湿地中心,那被瘴气所笼罩的地带中存在着一个诱人的宝藏,蛮国特使的甘苏也正准备染指这份宝藏。

阿克苏虽然与他们属于盟友关系,却对此事毫不知情。

而能够破解瘴气的关键,就在他们口中所提到的鬣狗族人身上,而那名鬣狗族人现在正被他们囚禁着......

一切的种种还真是错综复杂呢。

不论是野蛮人,还是阿克苏。

任他们继续搞风搞雨绝对不会是件好事。

身为狼国皇子的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于是艾姆便提道:“我们先在附近休息吧,晚上再行动。”

他准备亲自摸进野蛮人的营地中再做侦查。

可目前法力不足,战傀方面也有必要补充一番;只能先借由睡眠来争取恢复。

趁着夜色潜入,也比较不容易被人察觉。

“遵命!”维娜晓得殿下这是要去养精蓄锐,准备幹大事的节奏,不由兴奋得两眼放光。

于是,就这么到了夜晚。

在战傀们的望风之下,艾姆已经在野蛮人营地的附近睡过一阵,精神和法力都恢复了不少。

而维娜本身并没有休息,光是想到晚上要做大事,她就亢奋得难以入眠,便和只剩骨架的蛙人战傀进行了一番对练。

奇妙的是,皮肉尚未剥离的鬼蛙人她明明怕得要死,反倒是一副骨头的蛙人战傀她就完全不惧。

难怪总有一句话这么说:‘雌性的心理,就像皮毛里的虱子一样难以捉摸。’

她本身兵阶8级的武者实力,恰好和蛙人战傀对应,速度方面彼此也是不相上下,因此互相对练正好。

唯有不同的是,维娜日后还能主动晋级武者的实力。

而蛙人战傀在经过死亡洗礼的那一刻,实力就被固定在了生前的层次,除非艾姆这名术者以炼骨之术将其他素材与之熔炼,否则它的实力也将永远卡在兵阶8级。

为了接下来的潜入行动,艾姆也趁着法力恢复之际,再施法炼制了多2只具有遁土能力的土蜥战傀。

随后更实验性地将一体泥螺怪尸骸进行炼制,形成了泥螺人战傀。

果然,甲壳也算得上‘骨’的范涛,艾姆在施展炼骨之术的时候,并没察觉到什么排斥现象。

先前他也试过直接带有皮肉的鱼骨,却因此出现了排斥导致施法中断。

这也让他对炼骨之术的涵盖范围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在完成泥螺人战傀以后,艾姆首当其冲地就是测试它的远程攻击能力是否俱在,否则就那孱弱的骨架只怕是连最初炼制的骷髅鱼都不如。

很庆幸的是,远程攻击能力并没因为只剩骨架而失去。

泥螺怪原本那蕴含土系力量的泥浆球攻击很完好地保留了下来,并在试验中成功地将地面轰出一个小泥坑。

1体的发射威力还算差强人意,若是能10体以上同时发射的话,相信这泥浆球的威力会增幅个好几倍。

不好的地方是,该战傀也和原来的泥螺怪一样,需要调息才能再度发射同样的攻击。

毕竟只是兵阶6级的魔化生物,艾姆并不奢望这战傀能有多强大的战力,但起码让他多了种远程攻击的手段。

由于先前在战斗中晋级为了兵阶8级,他的法力上限也相应地提高不少。

于是他稍后又再炼制了多2体泥螺人战傀,才放下心来和维娜一道展开潜入行动。

为此,他这次还特地保存了一半的法力,以便在遇到危险时,能够指望新学会的‘跗骨之痛’来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