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黑章 黑之私斗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2-05 12:12:19am

奇幻·玄幻


我和亞晴就帶著還不清楚是敵是友的利亞多準備到我家以說明他來找我們的目的。

在還沒確認對方底細的狀態下,隨便帶人回家我們都清楚是是非常危險的行為。

我和亞晴想賭賭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情報。

這種危險的情報伴隨著相對的危險也是應該的。

而且就算有什麼事情發生,亞晴這麼厲害相信一定會瞬間解決任何事情的吧?

「我想繞個路買個蛋糕。」突然,亞晴對著我和利亞多說道

就連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亞晴這時候會想買蛋糕来吃。

我可是很想快點知道是誰把御那搞成那種樣子,根本沒有心情吃蛋糕。

「沒什麼,如果突然回家妳妹妹肯定會懷疑你為什麼這個時間會回家吧?畢竟滅你可是瞞著你妹妹一直做著黑魔使這種不定時的工作。就買點東西回去說是午餐就不會被懷疑了。」

說得真有道理。先不提為什麼把蛋糕當午餐而不是下午茶。單純的妹妹說不定會被這明顯的謊言給矇騙吧?

「那快去買吧,不然到我家的時候一定遲了。」

「不,滅你去買就好了,我和利亞多先去你家等你回來。」

「不一起去嗎?」

「不要。快點去買,別忘了買你妹妹那份回來。」

「好啦好啦。」

我聽了亞晴那有點霸道催促的口氣感到有點生氣,心不甘情不願跑去離這裡不近不遠的蛋糕店去。

看這距離應該要花上不少時間。

「哈哈哈,亞晴你還真是強硬呢~。不過滅的家是這邊嗎?」

亞晴帶著利亞多來到一個後巷中。

「廢話少說…來對決吧……看看誰比較厲害。」亞晴一副想要戰鬥的樣子,身體已經散發出了強烈的殺氣。利亞多也不禁為之顫抖。

「亞晴妳怎麼了?剛剛妳不是承認人家是同伴了嗎?難道都是在裝嗎?怎麼這樣嘛~人家好傷心哦。」利亞多笑容燦然問道

「少來了,說什麼裝……那我倒是要問問你,是誰先裝傻?」

「……」

「如果你還要繼續裝傻下去的話,我就對你不客氣了。這點殺氣對你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吧?快點露出原本的你,這樣隱藏自己不累嗎?」

利亞多聽了亞晴這麼說道。原本顫抖的身體已經平靜了下來。利亞多再次對亞晴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亞晴見他這一笑,自己也露出了高興的嘴角。

亞晴高興,是因為利亞多總算肯露出他的真面目了。

「哎呀哎呀……亞晴,這麼久不見,你變得比以前還要好戰了呢~。是因為殺太多幻魔嗎?幻魔對人的影響還真大吶~。你說是不是,亞~晴~?」

「廢話少說,我從以前就看你不順眼很久了,為什麼你這種懶散的人可以是黑魔使,而且還是受承認的SS級【清掃組】黑魔使。我明明已經這麼強了,卻一直都是B級!」

「亞晴~,我覺得不要在意這種別人定出來的等級比較好,妳是妳我是我。就只是這樣而已。根本沒有什麼好比的哦~哈哈哈。」

「你這樣說的意思是你比我強,根本不需要證明嗎?既然這樣就來吧,只要我打倒你就能證明我比較強了吧?」

「根本不聽人說話嘛……」

利亞多困擾地按著自己的後腦,思考著怎樣才能打消亞晴的好勝心。

「可是亞晴妳不是說要了解我來找妳們的目的嗎?還想知道御那是被什麼樣的傢伙搞成這樣。妳這樣怎麼能好好談呢~。?」

利亞多想要避免不必要的戰鬥盡力說服亞晴不要做出這種傻事。

一半的原因是出自于黑魔使的規矩中黑魔使之間的交手戰鬥是禁止的,一半的原因是利亞多不想把自己的能力用在這無聊事上面。

還有少許的原因是利亞多不想活動身體,現在只想要找個地方坐下休息。

「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要聽你說廢話的打算,我只想要打倒你來證明我比你強就夠了!」

「甚至比調查御那的事情還要重要?」

「對!別啰啰嗦嗦了來比個高下吧。」

「亞晴你還真野蠻,女孩子還是斯文點比較好哦~。還有,別忘了黑魔使之間的戰鬥是禁止的~。」

「我早已經將這裡的監控系統給破壞了,我們在這裡開戰的話根本沒有人會知道。」

「……」

利亞多心想,為什麼亞晴這女孩無論是討伐幻魔還是什麼事情都好,都一定要做得非常完美,一定要比別人還要優秀?

利亞多甚至覺得亞晴這認真的女孩應該到四十歲都會是一個沒人要的老處女。

利亞多自行想象那個畫面,立刻爆笑。不過為了不讓亞晴知道利亞多他正嘲笑亞晴,立刻雙手按著自己的嘴。

但在可笑畫面源源不絕的攻勢下,利亞多還是笑了出來。

「利…亞…多……,我感覺你好像偷偷在心裡面說我壞話。」

真敏銳

「沒沒沒沒沒,你想多了。」

「真的嗎?」

利亞多真懷疑亞晴難道能讀心嗎?

利亞多越想越心煩,發出了不耐煩的氣息以笑容怒視亞晴。亞晴覺得這是回應亞晴的挑戰同時興奮起來了。

「不要吵架!」

在他們的戰鬥即將一觸即發的時候,一道聲音瞬間打住他們。

兩人同時看向了聲音的主人。那是滅的妹妹———幻神•圍依!

圍依她剛巧經過,見到了這兩人怒視對方,其中一個還是認識的亞晴。深怕他們兩個人打起來的圍依,立刻插進他們之間勸架。

「圍依為什麼妳會在這……」

「亞晴姐姐,不能吵架。不可以……」

圍依回想起剛剛兩人那即將打起來的氣氛,怕得哭了起來。圍依她最怕的事情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吵架。那種內心雜亂的感覺、那種一觸即發的緊張氣氛是她最不能接受的。

不止覺得討厭,連生理上也無法接受。

亞晴見她這種無法忽視別人困難,為了幫助人而無謀站出來的性格不禁想起了滅在第一次討伐幻魔的時候,明明能逃跑卻回來救她的滅。

(果然是兄妹……)

亞晴和利亞多為了不讓她大哭趕忙安撫她。圍依見兩人好像和好了,立刻向她們問道:

「妳們和好了嗎?」

「和這種女人不可能不可能啦。」「不可能和好!」利亞多和亞晴同時回答

接受不了的圍依立刻終於嚎啕大哭。

利亞多和亞晴見事情不妙,為了不把事情搞得更加複雜,兩人不但沒安撫妹妹,還趕忙逃跑!

……往同一個方向。

「為什麼你要跟過來?!」

「沒有啦,只是碰巧而已。對了亞晴,你破壞監視器的事情我就隨便幫你編個理由吧,這樣上面就不會問罪下來了。」

利亞多說完,立刻往其他的方向跑了。亞晴見利亞多這樣好心為自己剛剛那些違法的挑戰黑魔使和破壞監視器做掩飾。不禁對利亞多這個人感到了一絲的好感。

而我,則是因為對亞晴突然要我買蛋糕這件事感到不對勁,從一開始就一直偷偷躲在一旁看著亞晴和利亞多到底趁我不在的時候有沒有好好地去我家等我。就算我遲到了也能說蛋糕店太遠,或是路上發生什麼事情當遲到的藉口,根本不會被懷疑。

結果整件事情就這樣都被我看見聽見了。

沒想亞晴竟然對御那的事情完全沒有興趣……只考慮到自己這麼自私。

我走出來,拉著妹妹的手準備回家。

「哥哥……」

妹妹對他們兩個人吵架的事情感到不開心。而我為了亞晴的自私還有他們兩個弄哭我的妹妹感到氣憤。

「哥哥……你在生氣嗎?」

「沒有。」

「可是哥哥……人家感覺你在生氣…好可怕……」

我知道我生著亞晴的氣。

更讓我生氣的是他們兩個竟敢弄哭我可愛的妹妹!

「沒事…來,和哥哥一起回家吧。」

「嗯……」

妹妹眼中含著淚,抱著我的手臂跟我回家

結果到最後,還是搞不清楚利亞多想要和我們說什麼,還有是誰傷了御那……

【()——隔天——()】

「亞晴,媽媽找妳哦。」旋契找到了亞晴并告知了她人妖叔叔在找她

亞晴知道吼立刻去人妖叔叔的辦公室找人妖叔叔。

不料,人妖叔叔一看見亞晴,立刻心生遺憾,雙手抓著亞晴的肩膀。以同情的眼神看著亞晴關心:

「亞晴,就算你一個月一次的【那個】來了。也不能暴躁地把我們的監視器給破壞還找黑魔使單挑嘛~。如果妳受傷了人家會很困擾的哦~。來,有什麼心事的話,可以說任何事情給媽媽聽哦~,在媽媽的懷•中•哦。」

「等等,媽媽你說的這些事情,是誰對你說……不用說了,我全明白了。」

亞晴立刻氣沖沖衝出去房間準備找利亞多去算賬。

昨天好不容易對利亞多增加的好感全都化成了負數!

走著走著,亞晴發現了精疲力盡倒在走廊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