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8-1 追逐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05 2:47:00pm

奇幻·玄幻


啟人近期的行為舉止非常奇怪。成員們不知他為何一直處於興奮狀態,尤其是在斬殺魔物的時候。但只要神武或兩姐妹和他說話,啟人的語氣便會像冰一樣寒冷,偶爾還會莫名其妙發怒。

這天,啟人一如既往衝向敵群,完全無視大家制定好的團隊合作。

他投身於貓頭人身的魔物群中如狂風般揮劍,身上沾滿貓人濺出來的血,可臉上竟還掛著滿足的笑容,這使神武一夥人感覺越來越不對勁。

『啟人這模樣好像從地獄來的惡魔耶,我不喜歡。』允望皺著眉頭嘆氣,馬尾隨著頭部的轉動而左右搖擺。

此時遠方的啟人一劍消滅三隻貓人,大量鮮血呈霧狀濺出,灑在他臉上。

允希同樣也皺著漂亮的劍眉,臉上露出讓人心疼的表情,憂心仲仲:『不去幫忙不要緊嗎?』

神武抄起手放在胸前:『這樣看起來,需要幫忙的是貓頭人吧,它們都快全滅了……我們現在應該擔心的是啟人的狀況。』

『啟人先生突然性情大變,總覺得和上次在乾涸沙漠遇上的仙人掌脫離不了關係。』

『怎麼說?』神武別過頭看著允希。

『飛針一旦進入人體便會使其性格一百八十度轉變,行為變得怪異,也會陷入狂暴和嗜血的殺戮。嗯,就和啟人先生現在的狀況一模一樣。』

『姐姐,妳的意思是啟人被仙人掌飛針刺到?該不會是那時從後面偷襲我的……』允望像是想起了什麼駭人回憶,白皙的右手放在嘴前,彷彿繼續說下去,事情就會變成那樣。

儘管那已是事實。

允希搖頭,『雖然不想承認,但應該也八九不離十了,這樣才可以解釋啟人先生這幾天的性情大變。』

神武看著遠方依然沉醉在虐殺貓頭人群中的啟人,水藍身影不斷劃出一道又一道虐殺的弧線,所經之處必定會伴隨數只貓頭人化身而成的閃耀碎片,然而那臉上表情卻讓人心寒。

『沒辦法醫治嗎?』神武問,語氣中盡是擔憂。

允希再次無奈地搖頭,『沒辦法,但如果真是仙人掌飛針的影響,五天後便會不藥而愈。』

『啊啊,那今天是第幾天了?』允望雙手合十,彷彿聽見了希望。

『沒錯的話應該是第四天。』神武伸出手指笨拙地數著。

允望看著神武的樣子,噗的一聲笑出來:『神武,你數著指頭的模樣和平日撲克臉形象有點落差啊,拜託你以後還是繼續撲克臉好了,我看不習慣。』

語畢,神武恢復抄起雙手環抱胸前的姿勢,撲克臉再次掛在臉上,只是臉頰多了一抹害羞的紅暈。

三人一同望向啟人,允望擔心道:『要不我們先把他綁起來,等飛針的效力過了再解放他?這樣下去,我總感覺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

『雖然啟人是個笨蛋兼白痴。』神武望著啟人,再看向兩姐妹,『可他的實力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他認真起來,就算我們三個合力也未必打得贏。』

『神武先生說的是,妹妹,我們就只能祈禱直到飛針效力消逝前,不會發生什麼難以挽回的事了。』

『也只能這樣了……』

۞

隔天,神武一行四人離開旅館,啟人則是帶著略顯不悅的臭臉走在隊伍前方。

剛踏出城門,即看見一隻土狼在面前晃過。啟人像發現了什麼好玩東西,笑著追了上去。

只是眾人都沒想到土狼竟比啟人靈活,他的攻擊完全落空。

神武擔心這樣下去,啟人又會進入暴走狀態,於是架起一支箭,瞄準正忙著應付啟人的土狼,咻的一聲放手,箭精準刺入土狼側腹。打算再抽出一支箭了結土狼時,啟人猛然回頭怒視並大喊:『我自己解決!』

啟人的怒吼著實起到了威懾作用,允希立即出面阻止,神武只得無奈地垂下弓箭。

土狼逮住他們起爭執的瞬間,勉強站起後往反方向逃跑,啟人則發了瘋似的追上去。

『啟人!』『啟人先生!』

剩下的三名成員幾乎同時吶喊,但啟人頭也不回衝進稻穗田中,把夥伴拋在身後。

『不能放任他不管,今天是第五天了,啟人這種欠揍的情況今晚應該便會消失。』神武說著,把箭插回身後的箭筒。

『還是比較喜歡之前的啟人,這個實在太討人厭了。』允望鼓起腮幫子搖頭道。

『別這樣,那是仙人掌飛針的錯,又不是啟人先生想變成這樣的。』

『總之我們追上去吧,只要過了今天就恢復正常了。我一定要把他揍得不省人事。』

『我也要我也要!』允望興奮地舉手表示要插一腳,『反正我們怎麼打都不會損害他的天命,這計劃實在是太棒了!』

一行三人循著啟人的方向大步流星追了上去。

۞

廣闊的稻田。

田地與田地之間有條道路稱為阡陌,方便插秧的農民施肥澆水。啟人不走在阡陌上,硬是下田追趕土狼,導致所經之處一片狼藉,強制開闢一條稻禾之路。因此即使神武他們追丟了啟人,只要追尋這慘不忍睹的路徑便可知道他的下落。

『啊嗚!』

土狼的哀嚎驟然響起,驚動田野中的鳥飛往遼闊藍天,同時也驚動神武一行人。

『這是……?』允希摀住胸口,心臟透過手心傳來不安的高速跳動。

『好像是前方傳來的……』不安的思緒同樣也纏繞允望心頭。

神武有種強烈的不祥預感,於是加快腳步跑在隊伍前頭,『這傢伙怎樣在那麼短的時間裡跑那麼遠的啊!』他喘著氣抱怨。

彷彿百米賽跑,神武用上全力在啟人強制開闢的路徑上奔跑,兩名女伴只能在身後勉強追著,相距的距離已有一大截。

汗水如洪水般自神武髮間滴落,他此刻心急如焚,急速奔跑中不斷咒罵摯友的速度也太誇張,從城門離開到現在不到三分鐘,他竟然跑得如此之遠。即使神武已經邁開腳步,奈何前方的路徑卻彷彿永無止盡,看不見終點。

驀地,一聲巨大悲鳴響徹天際,神武的心揪了一下,同時終於也看見路徑的終點。

撥開重重稻禾,眼前光景宛如血腥的戰場。

在這由滿滿稻禾圍繞而成的圓形空間裡,地面灑滿觸目驚心的大量鮮血。一名壯漢站在一名白袍女孩身後,女孩面前則躺著一個不省人事的男人,一名紅色劍士手中握著炫麗的紫劍,低頭不語望著跪在他面前的藍色劍士。

藍色劍士摀住他正在濺血的右手腕,眼神空洞地望著天空,嘴巴亦無意識張開,身旁躺著一把剩下半截的藍劍,另一半則插在藍色劍士左邊不遠處。

從未想過的情景此刻殘酷地映在神武的瞳孔裡,他二話不說拉弓上箭,往紅色劍士的頭上射去。

紅色劍士注意到瞄準自己頭部的殺氣,抬起頭迎上神武殺人視線的瞬間,輕鬆彈開箭矢。

『你是他的同伴?』

『是最重要的好友!』說完,再次搭上的箭朝紅色劍士激射而出。

紅色劍士把頭微微向左別去,深綠箭枝、白羽尾部、包裹著殺氣的鋒利箭頭就這樣從他右臉頰窜過。

『我不想和你打,是你的同伴先對我夥伴出手,我逼不得已才對他揮劍。』紅色劍士表情嚴肅,口吻帶有沉穩的怒氣。

神武看了看紅色劍士身後不省人事的牛仔,而他身旁的白袍女孩臉上也佈滿淚痕。他微微放低手上的弓,但視線移向摯友血跡斑斑的身影時,又再次提起了弓。

『唉……還是要打嗎?』紅色劍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此時,好不容易追上的兩姐妹也來到稻田中央的戰場。看見現場一片狼藉,加上對峙的弓手和劍士,於是也擺出戰鬥姿勢準備大戰一場。

忽然,白袍女孩發出顫抖的聲音,『允……允希允望?』

聽見叫喚自己名字的允希,瞇眼確認對方的身份,隨即露出驚訝的表情回應:『欣心?』

『表姐!這是怎麼回事?』允望探出身子,連帽黑袍底下睜著骨溜溜的大眼睛。

『表姐?』

紅色劍士和神武同時望向各自身後的白袍女孩驚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