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梳城中学 - 3 他的簿子

守航≪冰山融化的那一天≫  - 发布于2019-11-18 9:15:44pm

都市·爱情


「能搬就说能搬,不能就说不能,是知也。」 ——赖凯泽

-----

雨舟把书包放好,向江老师说明一下后就匆匆赶到贷书室。

“邱老师---我来了!”雨舟大呼。邱老师是贷书部的负责老师,她坐在贷书室中指挥成员去派送政府租借给学生的课本,并处理各班发生的突发状况。有邱老师坐镇,雨舟觉得特别有安全感。四排书架之间,邱老师站在门前,看着雨舟跑来。普通学生是不被允许进入贷书室,所以贷书部用两张桌子挡在贷书室门口,以充当临时柜台。

“我在走廊就听到你的声音了!”邱老师手里剩下两张与图画纸同等大小的白纸,她把其中一张纸递给一个学生。“你负责中三二班。”

“老师,我要负责中四三班的!”雨舟举手。

“你拿中四一班。”邱老师把最后一张纸塞给她。每个贷书部成员的任务就是确保每个学生所得到的课本号码都一一记录在纸上。雨舟嘟嘴问道:“老师,我没得选择吗?”

“谁叫你周会迟到了还要讲话?”邱老师没好气道。“中四一班是第一批拿书的,你快去叫人下来!”

陈雨舟见邱老师脸色不善,赶紧拔腿就跑,回到中四一班。

“各位男生,请随我下来搬课本!”陈雨舟敲门后朗声道。中四一班的男学生们纷纷从桌位站起,来到雨舟面前,每个人都比雨舟高出半个头以上。

他们好高啊。雨舟心道,领着男学生们来到贷书室。

中四的课本又多又厚,一共十六本,叠起来差不多有一把尺那么高。雨舟从桌子后方的书架搬出课本,交给男生。凯泽是第一个,雨舟提起两套绑好的课本,放在凯泽手里。

“你能拿几套?”雨舟问道。

“还可以拿多一个。”凯泽忽然小声对她说道。“你别忘了要吃桌子。”

雨舟瞪了他一眼,把一套课本重重地压在他手上。凯泽闷哼一声,差点没有跌倒。

“下一个!”雨舟叫道。

当男学生们陆陆续续地搬走课本,雨舟已是汗流浃背,动作越来越粗暴,后来索性看都没看就放手。卟,课本摔在地上。雨舟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正好对上徐折光的目光。

“啊,抱歉。”雨舟立刻推开桌子,捡起课本。“你没事吧?”

徐折光摇头。

雨舟这次小心翼翼地把课本放稳了才松手。

“你以为全世界像你这样有力?”凯泽又回到贷书室。他拿起三叠课本又走,书架上留给中四一班学生的课本剩下两叠。雨舟见到徐折光瘦弱的手臂,说道:“剩下的两份我自己提上去吧。”

徐折光捧着课本,却没离开的意思。徐折光看向雨舟,目光异常坚定:“给我。”

“可是你的手---”雨舟不禁犹豫。

“我没事。”徐折光道。“给我就好。”

“好吧。”雨舟轻轻地加上两叠课本。

徐折光一步一步走上楼梯,满头是汗,每一步走得小心翼翼,却让跟在身边的雨舟看得心惊胆跳 --- 他手上的四叠课本摇摇欲坠,就像被抽得七七八八的叠叠木,在楼梯转角处还差点摔在地上。雨舟表示要伸出援手,却被徐折光漠视。回到班上,江老师让雨舟把纸张给她,接着在雨舟讶异的目光下快速地把每一个学生领取的课本编号都记录好,成为第一个完成派课本的班级。

雨舟把纸张交给邱老师后,她还想赖在贷书室休息,却被邱老师赶回班。回到班上,只见江老师已经定好班长、副班长等班委职位和值日生表。雨舟匆匆看了一眼,班委没有她的名字。

“好,同学,拿出数学课本。我们开始上课。”江老师忽然说道。

雨舟一怔。一班学霸班的名声不是盖的,这才开学第一天,江老师已经开始教书。想当年在三班的时候,开学第一天是他们自由活动的时间呢。

上了一个小时的数学课,江老师不只把中三的基础数学大概说了一遍,还把中四数学第一课: Significance Figure 教了一半,并在课本勾了好多练习题为功课。陈雨舟写了一半,悄悄观察教室里的其他人。老师正在写着教案,其他人都在埋首做练习,甚至连凯泽也不例外。

雨舟看了新同桌一眼。咦?他没在做练习,反而拿出一本新的小方格簿子,然后开始认真地写起字来,还不时停下思考。雨舟一向很尊重别人的隐私,所以她立刻打住好奇心,转头望向别处。

这时徐折光忽然轻轻地拍了拍雨舟的手臂,并把那本簿子递过来。

雨舟着实吓了一跳,接过簿子的手还在颤抖。

那是一本褐色的练习簿,书皮中央是梳城中学的校徽。雨舟小心翼翼地翻开练习簿,第一行写着:“我一个人待久了,不知该说些什么。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雨舟看了他一眼,他回避陈雨舟的目光,直盯着那本簿子。

雨舟想了想,随即在他的那一个句子下方写道:“没事,我反而担心你会觉得我吵呢。”

然后雨舟将簿子递回给他。他又写了些字,又把簿子递过来了。

“谢谢你。其实你并不吵,只是热情了点。”

雨舟笑了。第一次有人给她这么一个正面的评价。

雨舟马上提笔写道:“是吗?谢啦,哈哈。”

“你怎么不直接告诉我呢?为什么要用写的?”雨舟顺便把疑惑写下。

他看着簿子,神情有些复杂。看了好久,终于落笔了。

“我觉得写的比较能清楚地表达意思。”

喔,原来如此。雨舟写道:“那么我们以后就这样说话了?”

他对雨舟点头。

挺有趣的。雨舟心想。很有性格的同桌。

于是雨舟又在句子后面加了个笑脸:“:)”

徐折光没有反应,这时雨舟才注意到他用左手握笔,又把簿子拿过来,写道:“左撇子?”

他写道:“你也是啊。”

他似乎想到什么,又写道:“真巧。”

什么真巧啊。陈雨舟忍住笑意,在下方写着看电视剧学来的名句精华:“不巧,我在等你。”

雨舟身旁冷不防传来咳嗽声,她一听就知道完了。转头一看,果然是江老师正站在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