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53、5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05 8:09:11pm

奇幻·玄幻


3-53

  「殿下,怎麼了嗎?」看到厄臨的樣子,祈冷反而緊張了起來,難道是剛才抓痛了殿下的手?可是他根本沒出力就被制服在地,殿下也不是細皮嫩肉的孩子,它可是成天帶著弟弟鑽洞出去玩的人阿!厄臨手用力ㄧ揮,祈冷立刻靜立在旁不敢隨意出聲,讓厄臨繼續研究自己的手腕。

  

  厄臨確實很不解,剛才祈冷抓住他的手的時候,他有種感覺,手像是被燒融的鐵估住般,熱的手直接燙近他冰冷的身體裡,甚至有可怕的灼傷出現在靈魂中,但現在他仔細瞧,手卻沒有任何異狀,若說是真的被燙著了至少會有組織受損的情況吧!在那翻來覆去的檢查卻無果後,只能招手要祈冷過來,抓著他的手仔細觀察,既然發生這麼奇怪的事情,肯定是有某種不知名的力量在作祟,厄臨還小心翼翼的先拿出手套戴在手上才開始觀察祈冷的手。

  

  被厄臨這樣抓著玩,祈冷有數次想要把自己的手縮回來,但他最後還是沒有這麼做,只是坐如針氈的等著厄臨放過他,厄臨確實放開他的手了,卻是為了將自己的手從手套中拿出來,抿了泯唇,決定要做實驗!

  這實驗該怎麼做呢?厄臨最後ㄧ咬牙,抓著祈冷的手往自己沒有手套的手上放去,卻ㄧ點事情也沒有發生,之後厄臨又做了一大堆的實驗,但就是找不出原因,最後他只能放開祈冷的手,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手腕,想告訴自己那只是疑心病,殘留在靈魂之中的咆哮卻久久不退。

  那灼熱的溫暖逐漸融化滲入心底,ㄧ再細細品味,就越是在心底刻上了不容抹滅的痕跡,那有些焦躁、煩惱、不安,伴隨著濃濃的關懷,從祈冷的手毫不猶豫的烙印在自己的手腕上,只要ㄧ想起,就發自內心的疼,待他回過神來,兩行眼淚已經在臉上劃下冰冷的痕跡,這,是被祈冷的溫暖驅逐出心底的冰冷化為的淚嗎?

  

  ㄧ旁小心翼翼觀察著厄臨的祈冷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淚水給嚇著,幸好這兩滴淚沒超過一分鐘就不見了,才讓他鬆了口氣,遞上手帕後小心的問:「殿下,您要去哪?」恢復原樣的厄臨白了他ㄧ眼,頭一甩又往小路看去,這下子誰都知道他要去哪了,觀察了這麼久的祈冷當然知道這附近一個護衛也沒有,這還得了!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殿下!我、我家就在附近,要不要先來我家住一晚,天色也暗了,現在出發不太好吧!」厄臨瞄了他ㄧ眼,有些無言,去了他家住,那怎麼可能走的了?但想想其實也不是真的走不了,他可是世界上碩果僅存的亡靈聖者,靠著這個本事有哪不能去?今天晚上有人請他吃飯,分地方給他睡,他也可以省下一些錢,這段時間還可以派出幽靈把城市裡的工作收拾收拾,他要攜帶數量龐大的幽靈人口離家出走啦!

3-54  

  心底計畫著,厄臨也知道若是不答應祈冷是絕對不肯放他走的,但他還是打算試試看,所以他不理會祈冷直接往前走去,想不到祈冷心急之下又抓了他的手,讓他再次被燙傷,這次厄臨更納悶了,只是不停的看著自己的手,趁著他在發呆的時候祈冷迅速的拉著他走到了季爾帝莊園,外面看守的軍人原本還想把人攔下來,畢竟這個地方可是管制區,最後也被祈冷給點出厄臨的身分,同時要他把這件事情快點往公爵府跟皇宮裡傳遞,ㄧ面帶著併發濃濃的研究精神的厄臨到他家去,把原本是自己弟弟住的地方騰出來暫時給厄臨住。

  

  等祈冷忙完一個段落後,厄臨終於找到空隙讓這個轉不停的陀螺停下來,之前已經做完所有觀察,若不是設備不足還打算把祈冷的手拿去切片,現在只能繼續抓著他的手不知道還能做什麼檢查,最後,厄臨只好掏出紙筆,直接問祈冷知不知道答案。

  

  看到厄臨的問題,祈冷有那麼一瞬間的慌張,他從沒想到有人的感覺可以這麼敏銳,歷代的記載中,從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他們祭爾帝與主人進行儀式過後確實讓兩人的心更進,能夠大約感應到對方的想法位置,但會被對方焦急的情緒燙傷這還是第一次聽說,若非在三確定祈冷是怎樣的想不出有這種事情,但也萬幸是這樣,才能讓殿下暫時忘記之前要做的事情,乖乖跟他回家,殿下還是個孩子啊!

  

  讓厄臨持續的傷腦筋,祈冷偷偷的寫著報告要交上去讓人來將殿下帶回家,雖然說這次人被他遇到沒能順利的離開,可難保下次還是這麼好運,那些護衛辦事不力,真該全部換掉,但聽說這已經是最高級最厲害的護衛了,祈冷只能無奈的嘆息,ㄧ邊告訴自己以後每天照三餐感應殿下的位置,千萬別讓他跑走了還跟正在公爵府裡的莫大人ㄧ樣,直到現在還在等三位小公子回家吃飯。

  

  此時的公爵府中彌漫著淡淡的殺氣,兩個大人、ㄧ堆僕人面無表情的看著數量龐大的餐點,數量當然多,因為那裡有整整五人份的餐點,來用餐的卻不到一半,默默的動刀叉,氣氛也越來越壓抑,直到用完了餐點,吩咐管家將三人的餐點撤下保溫後,兩兄弟一起走到了陽台上,對著逐漸清澈的天空長吁短嘆。

  

  「ㄧ定是你家那兩個大的帶壞小的。」慈陰鬱的說。

  

  「是那小妖孽教壞了兩個大的吧!」莫完全不需要考慮,立刻反駁。「成年禮要舉行了,卻在這時候鬧失蹤,這種事情才不會出現在我家!」明明現在的事實就是成年禮要舉行了,但你家那兩個一根毛也沒看到,ㄧ個字也沒留就跑了,慈白了莫ㄧ眼,這可憐的父親啊!也難怪莫會無法相信這一切,莫萊、莫雅一直都是那麼的乖巧,跟當年劣跡斑斑的他們三兄弟不ㄧ樣,但莫從沒想過的事,這一切都是因為莫萊認真的以繼承人為豪,想要毫無汙點的接下老爸的工作,莫雅則是被祭爾帝洗腦,主子安份就安分,主子胡鬧就拼命胡鬧的個性,現在既然他不是繼承人了,當然就可以毫無顧忌的讓他們的本性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