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全文 - 第一章-不宁静的午夜

竹寺≪ 罪有应得≫  - 发布于2019-11-22 7:17:40pm

奇幻·玄幻


2019年12月31日,马来西亚,吉隆坡市。

这里是国油双峰塔,是马国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也曾经是全世界最高的建筑物。这一晚,各种元旦倒数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让平时本来就人山人海的底楼广场,更是宛如面对山崩海啸一样,被人潮挤得水泄不通。

新一年的到来,总是特别的振奋人心。大家经历了一个既漫长又急凑的365天,无论是好是坏、可喜亦或是可怜,关于2019年的一切都将在今晚午夜12点之后告一段落。迎面而来的将会是一份崭新的年历、十二个空白的篇章,当然还有各种让人憧憬的人事物。

对于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来说,2020年不仅是一个全新的年份,它也是该国期望能够达到先进国标准的一个宏愿年。因此,今晚的倒数和庆祝仪式,必定会是空前绝后的夸张盛大。

究竟2020年会是一个真正的里程碑,还是一个虚有其名的空头口号,那就见仁见智了。

无论如何,那并不是一个值得在今晚去探讨的课题。尤其是在接下来两个小时内,大家更期待的是,官方所承诺的各种烟花表演、喷水池以及灯光音乐秀。

在这拥挤的人群之中,有一个身穿黑色T恤和蓝色牛仔裤的少年,手中拿着一束鲜花,一时看看周围,一时看看手表,一时又拿出手机来检查自己的仪容,看起来有点忐忑。

今天对他来说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日子,因为再多两个小时,便是他的十八岁生日。除此之外,他还打算在今晚向他心仪的女生告白。

既然对方已经在一个如此重要的日子答应了他的邀约,照理由待会儿的告白理应十拿九稳。不过,年友余还是隐约感到一丝的不安。

不错,这名即将步入高二生涯的少年,名叫年友余。

突然,他听到背后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年友余!"

那是一把听起来不怎么熟悉的男声。

年友余当场吓了一跳,心里暗中揣测着,是不是如此恰巧地被哪个同学给遇上了?还是说,他的告白计划被谁给识穿了?

当他转过身的时候,结果却跟他所想象的不一样。

"李主任?"年友余惊道。

李贵仁是他学校里的纪律主任,虽然年友余不曾被他教过,但他对这位李主任却也略有所闻。

据说,这老师十分变态,偏爱体罚,在学校里是恶魔一般的存在。无论大事小事,只要犯错,他都是以藤鞭伺候。凡是被他所鞭打过的手板,必定见血。他手中的藤鞭还因此而得到了一个恐怖的外号,叫做"嗜血"!

此时,年友余的心里是一百个惊叹号。他跟李贵仁一向来都是萍水不相逢,就算相逢也不相识,今天他怎么会突然跟自己打起招呼来呢?而且还要是在学校范围之外?

"李主任,晚上好!"

年友余还是十分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毕竟对方也算是长辈。

"年友余,我知道你待会儿要跟周慧蒲告白,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李贵仁缓缓说道。

这时,年友余心中的惊叹号瞬间变成了问号。为什么李贵仁会知道他的告白计划?为什么李贵仁不让他告白呢?难道就因为学生不能谈恋爱这个破校规吗?李贵仁打算插手这件事?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有很多疑问,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如果你非要告白,那请你至少等到过了今晚12点,到时候你自然就会明白一切原由。"李贵仁继续说道。

他这一番话,让年友余听得更加一头雾水,可偏偏又是说得那么的诚恳,不像是隐藏着什么恶意。

"李主任,我明白了,我自有分寸,多谢您的好意。"年友余笑道。

他以一种委婉又客气的方式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语气坚定之余却不失礼貌。李贵仁知道,此时再多说也没用,只好尴尬地笑一笑,然后便离开了。

"老大就是老大,就凭着这副长相也敢去打校花的主意,牛啊!"李贵仁在心里赞叹。

虽然年友余的外表不算难看,但毕竟追求的对象是校花,档次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搞什么鬼?莫名其妙!"年友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骂道。

这时,他后肩被人用力地拍了一下,可是当他转身的时候却看不到半个人影。突然,他的腰间又被戳了一下。这次,他反应比较快,一把抓住了对方纤细的手,然后将她曳到面前来。

"年友余!祝你生日快乐!年年有余!"她调皮地笑道。

年友余眼前的女孩身穿白色吊带背心和一条超短的热裤,再披着一件牛仔外套,白皙的修长美腿和傲人的身材展露无遗,她正是中华国民型中学的当红校花——周慧蒲。

原本她在学校已有交往的对象,不过听说在两个月前分手了。过后,年友余在各种阴差阳错之下,竟然多了很多跟她接触的机会。

一开始的时候,年友余对这校花还是抱着很大的戒心,因为他听说过不少关于这个"绿茶婊"的传闻。可是经过这两个月的相处,他开始觉得周慧蒲也许并不是像大家所说的那样,或许是那些嫉妒她的人刻意想要抹黑她。

"等很久了吗?"周慧蒲问道。

只见她摆动着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整个花枝招展、婀娜多姿,让周围的景色变得逊色了许多。

"喂!发什么呆啊?"

"没有啦!我也是刚到不久呢!"年友余答道。

"那我们直接等到12点吗?"周慧蒲看了看手表问道。

"我觉得我们可以到附近的公园去走走。"年友余建议说道。

于是,两人就像一对小情侣一样,在公园里漫步着,只差没有互牵着手。周慧蒲不时看了看年友余手中的鲜花,但是她却没有开口询问,只是狡黠地笑着,似乎打算按兵不动。

原本,年友余还想在女神问起他手中鲜花的时候趁势告白。现在可好,对方竟然对此只字不提。不管她是有心还是无意,反正就是要年友余主动出击就是了。

年友余看了看时间,已经差不多11点半了。只见附近的人潮不减反增,就连公园里也开始燥热起来。

"哎哟!热死了!"周慧蒲埋怨道。

接着,她便把外套给脱了下来,饱满的上围顿时呼之欲出,年友余差点就把鼻血给喷了出来。

"不愧是极品中的极品,单凭这副身材,在学校应该都没有对手了吧?"年友余心道。

"死色鬼!看什么啊?"

周慧蒲见他痴痴地看着自己,便将脱下的外套用力一挥,猛地打在他的脸上。年友余只觉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在他面前晃过,让他有一种欲死欲仙的感觉。不过,他不敢把那满足感给表现出来,只能装出一脸厌恶。

"你以为自己身材很好吗?我就觉得普通罢了。"年友余心虚地说道。

"切!你少来装吧!"周慧蒲不屑地说道。

之后,两人陷入了一片莫名其妙的沉寂与尴尬之中。

"...... "

"...... "

时间是11点50分。

眼见还有10分钟就是2020年了,年友余还在纠结着,到底要如何将"请你做我女朋友吧!"这几个字给说出口来。

"你的生日就要到了,没有什么生日愿望吗?"周慧蒲突然率先打破了沉默。

年友余眼前一亮,等待许久的机会终于都出现了!

"有!当然有啊!"年友余赶紧说道。

"什么愿望?"

"我这个愿望...... 只有你能够帮我实现。"

周慧蒲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

"哦?为什么只有我能实现?"她双眼眨巴眨巴地问道。

年友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

接着,他把一直拿在手里的鲜花递了出来。

"你...... 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周慧蒲假装一脸震惊地说道。

"我喜欢你,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年友余再次说道。

"天啊!你知不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久?"周慧蒲说道。

听到这,年友余以为自己成功了。他踏前一步,想要牵起女神的手,可是却意外地被甩开了。正当他感到疑惑的时候,周慧蒲噗嗤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喂!云盛!你听清楚了没有?年年有余在12点之前跟我告白了,这个打赌我赢了,你要绕着学校裸奔一圈!"周慧蒲高兴地说道。

"你!是你故意引诱他告白的!可恶!"开着免提的手机传来了另一把声音。

年友余并不是傻子,听到这么一段对话,他就已经把事情的始末猜了个十之八九。

"周慧蒲!你欲擒故纵地引诱我,原来只是为了一个赌局?"年友余怒道。

"我迟些再跟你算账,不说了,这里有人要发疯了...... "

周慧蒲盖上电话,然后一脸鄙视地看着年友余。

"对啊!其实我跟云盛根本就没有分手,我只是跟他打赌,在两个月之内可以令你主动向我告白。"

达到了目的之后,周慧蒲顿时原形毕露,直接跟他撕破了脸,不留任何情面。她这几句话就如同一记记的耳光,结结实实地扇在年友余的脸上。

年友余老羞成怒,手上的鲜花被他捏得不堪入目,可怜的花瓣碎了一地,但这依旧无法平复他内心的愤恨。老实说,他并没有非常非常地喜欢这个女生,只是纯粹有一点好感,再加上对方一直主动接近自己、向自己示好,他才会不小心掉入这个"有校花当女朋友也挺不错"的陷阱里头。

不过,事到如今,他已无法摆脱这个窘境。继续跟人家闹下去的话,不仅无济于事,反而还会令他沦为全校师生的笑柄。

"怎么啦?很生气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癞蛤蟆?"周慧蒲一边把外套穿上一边说道。

年友余把手中的碎花残叶往地上狠狠一甩,然后气呼呼地想要离开。不料,在这个时候,一群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男女从附近的一堆草丛后面窜了出来。

年友余看见他们之后,顿时脸色大变,因为他们全部都是中华国民型中学的同学,而且不难猜出,他们应该是躲着一段时间了,明显不安好心。

只见为首的男生身穿一件浅色的紧身衬衫和一条黑色长裤,似乎刻意地想要展现自己壮硕的胸肌。他顶着一头刺猬般的发型,双手抱在胸前,以他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年友余的去路。此男生便是周慧蒲的男友张云盛,而他的嘴角正不怀好意地上扬着。

"还没倒数完毕呢!怎么急着离开?"张云盛意味深重地问道。

其他同学则围在一旁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人觉得年友余是咎由自取,有些人就认为张云盛和周慧蒲欺人太甚。不过,大家都非常期待这接下来的"好戏"。

年友余看了看张云盛那头不知道花了多少发胶才弄起来的发型,两人之间的高度差距迫使他抬起头来仰望着对方。可是,年友余竟直视着张云盛的双眼,神情之间没有一丝的畏惧。

"你还想怎样?"年友余简短的回答充满了挑衅的味儿。

"云盛,算了吧!他都被整得有够惨了,而且就快元旦了,你就放过人家吧!"

周慧蒲看到场面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赶紧走过去挽住了张云盛的胳膊,替大家打个圆场。毕竟今晚是元旦倒数,到处都有执法单位,闹事情的话对谁都没有好处。

"没什么,我只是看某些人不顺眼,竟然以为可以追到你,天真至极,不给他一点小教训,我怕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呢!"张云盛说道。

这时,广场那里传来了热烈及兴奋的倒数声浪。

"十!"

"九!"

"八!"

年友余已没有心情倒数,更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他直接绕过了张云盛便想离开。

"七!"

"六!"

"五!"

张云盛趁着年友余不注意的时候,左脚猛地一伸。

"四!"

"三!"

"二!"

"一!"

年友余身体失去了平衡,脚步一个踉跄,重重地向前趴倒在地上。

"Happy New Year!"

"砰!砰!砰!"

随着新年的到来,一道道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来。几乎同时,年友余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