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全文 - 第二章-记忆(一)

竹寺≪ 罪有应得≫  - 发布于2019-11-22 7:18:23pm

奇幻·玄幻


时间是2020年1月1日,凌晨2点正。

年友余的意识仍在昏迷和清醒之间徘徊着,数千年来的记忆一次过被强行地灌入他的脑海里头,一秒不漏。他觉得自己好像在观看一部被加速了数万倍的影片,即使还未清醒过来,他已开始感到头昏脑胀。

每一次的轮回,记忆恢复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就像浴火重生那样,全身必须浴火。

终于,年友余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眼前是一片被城市光害给严重熏染的夜空,耳边则依稀传来一两声间间断断的烟花声。

祂,慢慢地坐起身来,擦了擦额头和脸上的汗珠7,发现自己正躺在公园里的一张长凳上,而李贵仁则在附近来回跺步着。

年友余清一清喉咙,用力地干咳了几声。李贵仁听到祂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双膝狠狠地跪在地上。

"十世血煞李贵仁,见过血灾大人!"他磕头说道。

一个年近四十岁的中年男人,给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年下跪磕头,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画面。

"啪!啪!"

年友余正手一记耳光,反手又一记耳光,清脆结实地打在李贵仁的脸颊上。接着,年友余右脚一伸,正正地踹在李贵仁的脸上,他的脸顿时血肉模糊、不堪入目。

不过,李贵仁却始终挺直着身体,不闪不躲不反抗,甚至连吭都不敢吭一声。这种情况,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权高位重的人,正在处罚着一个身份极其卑微的奴隶。

"我活了这么久,第一次像刚才这么丢脸,为什么你不帮我处理掉周慧蒲?"年友余厉声质问。

"血灾大人,实不相瞒,几百年来的杀戮已经让我感到有些厌倦。这次我希望能够用一些没那么血腥的方式来改变人的命运,这也是我选择当教师的原因。我已经是第十次轮回了,也是最后一次了,希望您能谅解。"李贵仁说道。

"难得啊!想不到当年杀人如麻的神木太郎,经过了十次的转世轮回,竟然变成了以仁为贵的李主任!"年友余揶揄道。

李贵仁听了,静静地低下头来,不敢答话。

远古至今,自人类存在以来,人们便开始犯罪。贪婪、色欲、杀戮、嫉妒、怠惰、欺瞒等各种罪行,多不胜数。随着时代的前进,人们的思想越来越文明,科技也越来越发达,但是大家所犯的罪恶却不减反增。

正所谓,有前因必有后果,人们犯罪,自然就要受罪。于是,天降四煞,以把世间所有积累下来的恶果,尽数回报在世人身上。

破财——让人遭受钱财和物质上的损失。

疾病——让人饱受病魔的摧残。

离间——让人承受众叛亲离的打击。

血灾——让人感受身体流血的痛苦。

四煞对世人所做出的各种伤害及破坏,全凭祂们本身的意念和喜好。祂们既不受任何规则所约束,更不需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任何的后果,因为祂们本身就是罪恶所诞下的后果。

虽然有着一些特殊的能力,但祂们平时就像普通人一样,过着看似平平无奇的生活。当祂们肉体的寿命来到终点的时候,祂们的灵魂会重新转世,投胎到一个全新的身体,而之前所承载的所有记忆将会在祂们达到十八岁的时候全数回补。如此的无限轮回,将会一直持续,直到人类所犯的罪行被全部抵消,并且不再有新的犯罪。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经历多少次的轮回,祂们都会保持着原有的性别。

年友余,正是四煞中的血灾。

"李血煞,你对周慧蒲仁慈,其实是对她残忍,你知道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的。"年友余冷笑道。

"血灾大人觉得应该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小人无权过问。"李贵仁说道。

四煞们都有属于祂们自己的下属,而且都是从那些恶贯满盈的罪灵之中所挑选出来。一旦接受了四煞的钦点,该罪灵便须竭尽所能地辅助自己的上司,以完成各种使命和任务,直到完成十次的转世轮回,这同时也是一个让他们忏悔和赎罪的机会。

李贵仁是血煞,是血灾的部下。不过,这次将会是他最后一次为血灾效力了,下一世他会以清白之身投胎转世,真正地重新做人。

"先不说那个臭婊子,我身上的保护咒,是你放的吗?你站起来说话吧!这样跪着,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年友余说道。

"是的,因为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发现您的圣体之后,便下了一道保护咒,不让其他煞门中人发现您。"李贵仁站起身来答道。

四煞及祂们的门下,都具有煞眼,除了能够看到一个普通人的即将面对的煞运,也能够看见其他的煞门中人,因为凡是煞门中人,头顶上都会散发着一股黑色的煞气。比方说,一个血煞即使身处广大人群之中,他还是会轻而易举地被一个离煞或财煞所发现。

不过,李贵仁在年友余身上施加了保护咒,那就算是破财、疾病和离间,也不会察觉到祂就是血灾。只有待祂重获血灾的所有能力,此保护咒才会自动瓦解。

十八年前,血灾遭人毒手,最终身负重伤、不治身亡。此事不仅惊动了一般警民,更震惊了另外三煞。

这事发生得极其突然,而且又没有目击证人,没有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人知道敌人是何方神圣,更不知道其背后的用意何在。

四煞的存在以及真实身份,在人界里头,基本上是鲜有人知。血灾身手不凡,而且还有超于常人的恢复能力,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是祂的对手。

虽然人界之中也不乏一些懂得奇门玄术的能人异士,这些人要是联手对付四煞,不一定会落于下风。可是又有多少人敢真正与血灾为敌呢?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

想来想去,李贵仁还是认为其他煞主的嫌疑最大。

只是,这么多年来,四煞之间向来河水不犯井水,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祂们要打血灾的主意。离间跟血灾向来关系不错,不可能会出手加害。至于破财跟疾病,他很想去找祂们来把事情问清楚,但是血灾还没恢复记忆,他做什么都是徒然。因此,他决定耐心地等待,等待十八年之后血灾的回归。

今晚,他终于等到了。

"血灾大人,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其他煞主所干的?"李贵仁问道。

"没事,那天的事已经在那天就了断了,跟其他煞主没有任何关系。"年友余答道。

祂一边说,一边回忆着当天所发生的事。虽然时隔十八年,但对于刚刚重获记忆的祂来说,一切就犹如昨天才刚发生一样......

2002年1月1日,傍晚时分。

这里是吉隆坡市D区的一间教堂,规模虽小但却不失庄严。此时,教堂里挤满了信徒,因为待会儿将举行一个小型的新年祷告会,以祈求在新的一年里,一切安好、风调雨顺。

教堂大门外,血灾胡天乐正悠哉地靠在一辆电单车上,手中拿着一架专业数码相机,嘴里叼着一根香烟,一边检查着相机里的照片,一边享受着尼古丁的味道。

今天是元旦,祂的心情还算不错,所以一整天都没有下重手,只是随便诅咒诅咒,而且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渗血咒。

诅咒是四煞及其手下们的其中一项能力,无须肢体上的触碰,不受距离所限制,只需意念执行便可。被诅咒的对象将会在十二个时辰,也就是二十四个小时之内,面对该诅咒所带来的效果和灾害。

"瞧这些人,在教堂之下寻求天主的庇佑,却不知道死神就正在门口盯着他们,可笑至极!"

胡天乐抬头一看,只见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身为血灾,胡天乐数千年来阅人无数,一看便知道来者不善。不过,这倒是祂第一次面对一个普通人如此大胆的挑衅。

"此话怎说呢?"胡天乐饶有兴致地问道。

"能够随心所欲地降祸于人、置他人于死地,要不是死神,那便是恶魔了。"陌生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时,天空传来了一声雷响。胡天乐感觉到,暴风雨前的平静,正在慢慢地逝去。

"死神办事,需要跟着规则走,我可就没有这种麻烦的束缚。"胡天乐笑道。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嬉皮笑脸?"

突然,陌生男人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他几个箭步,冲到了胡天乐的面前,右手一划,匕首直取祂的脖子!这一刀去得又快又狠,根本就打算置祂于死地。

胡天乐面不改色,也不闪躲,在那匕首差不多要削在祂喉头上的时候,祂右脚猛地一推,狠狠地踹在敌人的小腹上。只见对方一声闷哼,被一脚踢飞出去,在空中翻转了一圈,然后重重地摔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