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全文 - 第三章-记忆(二)

竹寺≪ 罪有应得≫  - 发布于2019-11-22 7:19:06pm

奇幻·玄幻


这一下以攻为守、后发先制,被胡天乐使得干净利落,就好像是在做伸展运动般的轻松。

"在我还没有改变主意之前,请你迅速滚蛋!我没有兴致陪你玩。"胡天乐一脸不屑地说道。

陌生男人捂着小腹,吃痛地爬起身来,眼神里散发着无尽的恨意。

胡天乐这才发现,那匕首的把柄上竟然包着黄色的符纸,而且还系着一颗小铜铃。虽然不知道那符纸的具体作用,但现在看来,对方必定是个有备而来的玄术高手。

这时,雨水"哗啦哗啦",冷不防地浇灌而下。陌生男人双手摆出了一个极奇怪的姿势,上扬的嘴角也隐藏不了他全身所散发出来的杀意。

胡天乐把熄灭的烟头踩在脚底下,轻叹了一口气,既然对方执意要送死,那祂只好成全了。

突然,陌生男人竟凭空地消失在原地,仿佛不曾出现过一样!

"哦?想不到居然是'风雨同步'啊!"胡天乐有点惊讶地说道。

"风雨同步"是奇门玄术里的上乘招式,使用者能够将自己隐身于风雨之中,让敌人看不见、听不着,风雨越甚效果越佳。此招虽然适合用于暗杀行刺,不过由于所需条件过于苛刻,所以早已失传。

胡天乐眉头深锁、双拳紧握,不敢放下戒备,祂知道对方仍在附近徘徊着,因为那股浓烈的杀意依然在弥漫着。

正当祂在心里暗自叫苦的时候,四周突然传来了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你杀死了我妻子和我儿子!"

胡天乐听了差点没笑喷出来。

"我每天杀人、伤人,不计其数,我连昨晚杀了多少个人都记不清了,你竟然还问我两年前的事情?哈哈哈...... "

胡天乐回答得毫无避忌,祂知道对方所指责多半不假。不过,就算陌生男人只是摆乌龙、认错了凶手,祂也不在乎,因为祂已经没有打算让对方活着离开。

这就是血灾,做事坚决果断、心狠手辣,而且无须向任何人交代。只是,祂还是有些好奇。

"你...... 真的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胡天乐问道。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懂得玄术吗?虽然我妻子、儿子是死于交通意外,但是我知道,他们是被害死的!"

一道电光闪过,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似乎在替陌生男人的怒吼助威。

"一开始,我没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悲痛把我给蒙蔽了。之后,我才开始注意到,近几年来,几乎全部有严重人员伤亡的意外事故,你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经过我一番调查,我发现你每次都是在事发之前,便已守候在场地附近,就好像早已知道会有事故发生那样。昨晚的元旦倒数活动,R区那里有人被烟花炸伤,便是你干的好事!"

胡天乐听了觉得有点意外,想不到竟然还真的有人会注意到祂,想必是自己做事还不够低调。不过,对方追查及跟踪自己这么久,祂也没有察觉到,看来这陌生男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灯。

"观察入微啊!佩服!佩服!"胡天乐赞道。

"哼!表面上你是一个敬业又尽责的记者,冒着日晒雨淋四处搜寻新闻内容,但实际上你却为了制造有报导价值的新闻,不惜利用降头和诅咒等偏术来降祸于无辜的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我实在后悔没有早一点将你制裁!"

听到这里,胡天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原来对方竟误以为祂是那种邪魔歪教的学道人士。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了还不知悔过!我知道你练成了'枯肉腐体',普通人奈何不了你,但是我要杀你却是易如反掌!"

"枯肉腐体"乃是玄术里的上乘强身心法,成功练就这种体质的人,身体将拥有超乎于常人的复原能力。无论承受多大的外伤,伤口都会迅速地自行愈合。胡天乐是血灾,祂也拥有这种体质,不过祂的能力却是天生自带,无须修炼。

虽然对方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玄术上的造诣也明显极为高深,但是凭着数千年的浴血经验,还有血灾那目中无人的孤傲性格,胡天乐仍是一副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模样。

"'风雨同步'讲究的是随着风声前进,随着雨点出击,将自己的行动屏障起来,不让敌人察觉。你的杀意这么重,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了,这样的'风雨同步'还有意思吗?"胡天乐以一副专业的口吻说道。

突然,胡天乐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不寻常的凉意,祂回头使出了一招"马蹄慌乱",左右脚连环式地向后连续踢了三下,每一下都是力道十足,能够断人筋骨。

不过,那三脚竟然全数落空。

"不妙!是声东击西!"胡天乐心道。

"铃铃铃!"

与此同时,祂感到胸前传来了一股冰凉的刺痛。陌生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祂的面前,手中的匕首正深深地插入了祂的胸膛!

胡天乐双掌向前猛推,陌生男人不敢硬碰,迅速地往后一跃,拉开了距离。

"轰隆隆!"又是一阵雷响。

胡天乐低头一看,只见敌人的匕首正插在自己的心脏之处,滚烫的鲜血瞬间染红了祂白色的衬衫。祂咬紧牙关,抓住匕首的把柄,想要将它给抽出来。不料,一股钻心的痛楚袭遍祂身体的每一寸肉骨,任由雨水再冰冷,也无法将那疼痛给麻痹掉。

"这是'系铃刺',能够破解你的枯肉腐体,而且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世界除了我之外,便没有人能把它给拔出来了!哈哈哈...... "陌生男人一脸得意地笑道。

血灾数千年来为人们带来流血之痛,但是当自己面对巨大疼痛的时候,却显得跟普通人一样无助。胡天乐费劲了气力,终究还是敌不过"系铃刺"的摧磨,"扑通"一声地跌坐在地上,算是认栽了。

"没想到这次竟然死得这么难看。"胡天乐苦笑道。

祂开始感觉到这肉体的生命力,正在慢慢一点一滴地流逝,估计应该撑不过半个小时。

"哼!你这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陌生男人说道。

"你说什么?罪?我看你对这个字似乎不太理解啊!"胡天乐狰狞地笑道。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这时,胡天乐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看着他,双眼泛起恐怖的暗红色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你看起来面色不太好啊!我觉得你今天会经历一场血光之灾!"祂厉声说道。

"轰隆隆!"

陌生男人就好像被雷电击中那样,傻傻地站在原地,张大了口,却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你...... 你...... 你是...... 你是血煞?"他难以置信地问道。

"血煞是我的部下,我叫血灾。"胡天乐笑道。

"不可能!不可能啊!"陌生男人吼道。

他虽不愿相信,但摆在眼前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刚刚,胡天乐对他施了一道清血咒,不出两个小时,他将会流血至死。若是普通人,自然不会察觉到自己被人所诅咒。

不过,这陌生男人可是身怀上乘玄术的修道之士,他此刻已能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死亡气息将自己包围着,并侵蚀着他的阳寿。他从来没有体验过如此浓烈的死亡之气,他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已是必死之身。

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在不借助任何道具帮助的情况之下,施加一道如此强大的诅咒,更证明了他眼前这个胡天乐,并不是普通人,而是四煞中的血灾!

"我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你们受罪,你对我动手,就是逆天而行!不过,我倒不介意,反正我是无限轮回,十八年之后我又是一条好汉!哈哈哈...... "胡天乐仰天而笑。

"不可能!不可能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陌生男人顿时情绪失控,在大雨之下一路抱头狂奔,一路疯狂地大喊着。

看着他那远去的背影,听着那逐渐被雨声所掩盖的嘶吼,胡天乐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十分满意的弧度。然后,祂的意识开始慢慢地模糊起来。

祂不知道自己这样迷迷糊糊地走了多久,隐隐约约之中,祂好像看到了一个拿着医药箱的男人,还有一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

镜头转回到十八年之后,年友余坐在副驾驶座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想不到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懂得'风雨同步'和'系铃刺'这种高级玄术啊!"司机座上的李贵仁说道。

"有什么稀奇?不过是虚张声势、故弄玄虚罢了!"年友余一脸不屑地说道。

可是,您就这样被人家给干掉了啊!

这句话憋在李贵仁的心里,打死他也不敢说出口。不过,年友余见他表情有异,也大概猜到了他心里头的想法。

"要不是我太过轻敌的话,他怎么可能得逞!"祂赶紧解释道。

"不知道此人师承何处呢?他的背景恐怕不简单吧?我只担心会有人前来寻仇,闹个没完没了。"

"谁怕谁啊?正好让我解一解心头之恨呢!那个白痴,害我无端端地浪费了十八年的时间!"年友余怒道。

"对了!大人,有件事...... "

"别烦我!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累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