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66 所谓‘惊喜’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2-08 8:31:47pm

都市·爱情


第六十六章

垂暮此时此刻简直是心塞得不想说话。

明明一个好好的感动心情顿时被日曜弄没了。她原本以为是因为日曜害羞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毕竟演戏也不都有这样的画面吗?傲娇男主约开朗女主出去逛街也用着差不多一样的理由,为了证明日曜是害羞,她还瞄了日曜一眼,可对方的脸色如常,毫无害羞之色,完全就不和垂暮想的一样嘛!!

这里是现实,不是戏剧中,所以根本不会像男女主角那样白目。垂暮如此安慰自己。

日曜似没察觉般继续道:“所以下班时间还不确定…你确定了之后发个信息告诉我吧。啊,对了,今天下午要我过来载你去吃午餐吗?”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是看着垂暮的。

垂暮想了想,“应该不用吧,我们的公司有食堂,外边也有许许多多的档口,我若不想吃公司的,我可以过来外边找吃的。”

日曜不满,“那我呢?我不用吃吗?”

“你?”垂暮疑惑地看着他,那眼光仿佛在说日曜陪她吃饭是很了不得的。日曜正想问她怎么了,垂暮便回答道:“你医院那里不用做工的吗?”日曜似乎为了她推了很多他的工作,她都不好意思了,日曜怎么还有那么多时间?

“无所谓,反正上官最近说想要磨练自己的刀术,把全部都推给他无所谓。”日曜毫不在意地道,但垂暮大概猜得出他是在说谎了。

上次在医院‘巧遇’许曼香,在成功追求了上官志彦之后,上官志彦现在应该是忙于他们俩的婚礼才对吧?哪有可能有时间说要磨练自己的刀术?

但其实日曜的说的话也并不完全不对,许曼香是成功追求了上官志彦,可是许曼香却不爱他,只是把他当成靠近日曜的其中一个踏脚石,所以心烦意乱的上官志彦为了摆脱如此残酷的现实,所以抢了很多日曜应该做的手术,至于开会嘛,还是日曜乖乖地去开。

原本日曜也有问过上官志彦:许曼香如此对你,为什么你还是那么执着要和她成婚?上官志彦以“对她的责任不得不负”的答案来回答他,日曜自知自己再说多也只会徒增上官志彦的烦恼,干脆就什么都不说了。

日曜说的是半个实话,但垂暮却不相信,该说质疑本是女人的天性吗?亦或是有着别的理由,我们都不知道。

抵达垂暮办公的地方,垂暮下了车,后转头看向日曜,“…真确定了没什么再过来吧,我们去逛逛街边当口看有什么好吃的。”

一句话就把日曜乐得几乎飞上了天,他连忙点着头道:“嗯,我确定了给你发个信息!”

垂暮点头,日曜双眼定定地看着她,两人互对望,在如此沉静的气氛之下,两人并没有感觉到如第一天似的尴尬,应该是习惯了,只是他们如今欠缺的还是默契。

因为两人互望着,谁也没动,最后是垂暮无奈地开口:“你怎么不走?”

日曜就疑惑了,平时他也在这里像这样看着垂暮的背影进去了之后,自己再走的啊。平时她也没见转过来看着自己问这一句为什么,但别人问话,自己回答是最基本的礼貌,于是日曜就回了句:“我平时也是这样的啊。”

垂暮无言,“你这么做有意义吗?”整个表情几乎是(= . =)。

一听见垂暮的质疑,日曜倒是不慌不忙地回道:“当然有啊!我每天都要确保我老婆的安全,要是在我还没看着你完全走进去就走了,待会儿若是有人出现把你拐走,你喊救命,谁来救你?”

他说得那叫一个正义凛然,让垂暮禁不住怔住。日曜有时候真是会吐出一些让人讶异,却又感觉到温暖呢…两夫妻都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的,只是垂暮没有发现到自身其实也是这个样子的。

她强压住慌乱的内心,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日曜,你是不是忘记了我身上的诅咒是那种要谁死就谁死的?”诅咒的能力她可以控制得很好,只是发出来的属性她控制不了。红色的代表着火,蓝色代表着水或冰,其余的她就真是不知道了。

日曜一怔,显然是没有想到那边去,但过了一会儿,他朝垂暮温润一笑,“垂暮,作为一个男人,若不能好好保护自己的妻子,还要她自己保护好自己的话,那就不算是男人了。”

垂暮怔住,没有想到过日曜会这么回她。脸微微红了些,“你还是快去做工吧,可能有什么事需要你紧急处理!”

“嗯,遵命,老婆大人。”日曜笑道,“上去若收到了惊喜就也发个信息告诉我你收到了吧~!”

垂暮没来得及问日曜所谓的‘惊喜’奈何物也,日曜就让她快些进入公司,后自己驾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