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67 为何失控?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2-09 9:51:18am

都市·爱情


第六十七章

怀抱着自己疑惑的心情进了公司,垂暮现在一心就只想着日曜所说的‘惊喜’究竟是什么,其他事情貌似都懒得管了。

早晨的公司一如既往,较为不同的是在那次垂暮在公司被叶萍嘲讽一顿了之后,关于她的留言几乎传遍了整个公司,如今她一进公司,人们的话语会随之停止,目光会随着她走,看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他们自认为丑陋的内心。

一开始垂暮确实是不习惯的,尤其被人放了那么大一盒的死昆虫,但几天下来,她也已经习惯了。只要给他们一些时间,他们也一定会忘了这次的事物,转而讨论别的事情。

整间公司里,最不会介意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大概就是这间星辰集团的总裁天轩逸以及其夫人顾若彤了吧?反正,垂暮现在并没有想太多其他的事,她一心就只是想着日曜的‘惊喜’是给她什么?一时少女心泛滥,脑袋中想的都是:会不会是电影中常看见的男友送女友红玫瑰,然后引来部门内的所有人羡慕。

呃呃,前者很有可能会发生,但后者是绝对不可能的。但若是考虑到日曜的性格的话,会不会不是玫瑰,而是其他别的什么礼物呢?

垂暮一人进了升降机,其他人都没进,大概是出于鄙夷她的心态,都不想和这样的人共乘一座升降机,所幸这次是垂暮第一个进去的,之前垂暮有一次碰到升降机中满是人的状态,她也当什么也没发生那样进了去,但在那之后她听见有人嘲讽她说:“哎呀,这样的一个人跟我们一起共乘升降机,都不知道会不会沾染她身上的骚味儿呢?”

即使当时有人及时阻止了说话的那个人,但垂暮知道他们心里无一是不介意的,她知道,所以她冷淡地走出了升降梯,任由里头的人嫌弃地看着她,关上了门。

那之后,垂暮每一搭升降梯机,周围的人都一定不想靠近。

反正垂暮不怎么管就是了。

到达自己工作的楼层,垂暮走出了升降机后,门在她身后冰冷地、缓缓地关上。

++++++++++++++++++++++++++++++++++++++++++++++++++++++++++++++++++++++++++++++++++

一进到部门内,垂暮便看见周围的人围着她的桌子,羡慕地看着桌上那束看不清是什么的花,他们嘴中说的都是:“好美的花啊…”“确定是送给这个贱人的吗?不是送错了吗?可能是送给我的也说不定啊?”“你发梦去吧你,人家这束花可能是自己送自己的,怎么可能会有男人想要送花给这种玩烂了的女人啊?她是宝吗?”“欸,这里有个卡片耶,我们看了不就知道这是给谁的吗?”

语毕,便很没礼貌地伸手过去想要拿走花束上的卡片。垂暮看了就觉得讨厌,她最不喜欢那些不经人家同意就拿人东西的人了!…唔,怎么感觉这习惯日曜也有啊?

垂暮没管那么多,她站在门口不客气地“嗯哼”了一声,提醒周围的人她在,待他们的目光都惊讶地投向她之后,她道:“麻烦各位让开,挡到我的位置了。”

人们都很听话地让出个位给垂暮坐上自己的位置,过后,他们就很无耻地开始轰炸问东西:“喂,你这花该不会是为了让我们羡慕而自己送自己的吧?那样的话你也太无耻了!”

垂暮正想伸手过去拿花束上卡片的手顿了顿,眼神不耐地看着围观的他们,“就算我真的那么做,也应该不关你们的事?”

众人被气得脸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变换的色彩很是丰富。垂暮抛下了那句话之后全然不管在围观的众人,冷淡地回过头,拿起了卡片,里头写的是缭乱的字体。

写着的是:‘老婆,收到了惊喜就好好努力工作哦,若你喜欢,我每日都可送你,你说这可好?’

垂暮认得这个字体,她在日曜的桌子上曾经看到过很多这样的字,想必这应该就是日曜所说的‘惊喜’了吧?她没忍住地失笑一声,目光看向自己桌上的那束花,粉红色的玫瑰参杂着些许的合欢花,那颜色搭配起来很是漂亮,只是…这花语是什么呢?

垂暮就只知道玫瑰的话语大多都是‘我爱你’就对了,那…合欢花呢?

她没管多,拿出手机,给日曜发了个信息:‘我收到了,谢谢你的惊喜。’发完后,垂暮把桌子上的花放到自己桌边的壁橱上,准备开始开工,回头却发现刚刚还在围观的人群此时此刻依然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垂暮皱起眉,“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切!”“啧!”“不就是自己送自己的吗?拽什么呀…”口中说着这样的话,众人纷纷离开她的位置,转而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一方面讨厌着她,另一方面却又很八卦为什么她会收到花,最后再来说自己的坏话,垂暮真是觉得这样的人很烦。她不禁觉得烦躁,但她知道这样的自己很有可能是会失控的。一旦有任何关联到生气、发脾气的事物都会让她自己失控,她最后以‘做完了这里的事,自己就换一份工作,再也不见他们’的理由来劝服自己消火气。

自从和日曜注册结婚一个星期多以来,垂暮觉得自己越来越容易发脾气,虽然她也已经习惯了要收服自己的脾气,不让它发出来祸害别人,但最近的次数有点多,而自己也需要较长的时间来消了怒火…

以前并没有这个样子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