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1 誰是人才? - 1 誰是人才?

古澄風≪天真俠客傳≫  - 发布于2019-11-25 12:02:41am

武侠·仙侠


天真俠客傳1 誰是人才?

*** 誰是人才?

  西域。

  大宋與西夏邊境。

  宋邊境內熊武城外一處黑溝山寨。

  往西望去,曠野無垠,空曠寂靜。只有陣陣狂風,畫破寂靜。吹得山川草沙沙作響,草木搖晃不止。

  風聲雖大,吹了整個白天,驟止,時而又整個晚上,間間斷斷,千篇一律,整片大地更顯荒涼枯槁。

  怎奈西夏不斷謀反,非把這片黃土騰騰翻起,如濃霧般迷濛了雙眼。

  雙方大軍東西對峙了近十天。

***

  尹遙飛,年方二十五,其英姿俊朗、濃眉銳目,體魄頎長健碩。心態雄心勃勃,然而行事沉著冷靜,乃大宋一名年輕有為的將才,正佇立熊武城外黑溝山寨新建的望樓上。

  他心想邊境空曠無人、蕭索荒涼都沒關係,只要塵土不再翻騰、黃沙不再漫飛,人能平安無事就好。

  他神情專注眺望熊武城,緊抿雙唇心思重重,正在等霍元帥傳給他的信號。

  ***

  大宋鄰西夏邊境的熊武城由朝廷重臣霍仲文元帥坐鎮指揮,尹遙飛本該隨行在側幫忙獻計籌畫。

  霍仲文卻命令尹遙飛到城外黑溝山寨戒守防備。

  尹遙飛不解其意,這並非他的職責,他必須前去問個清楚。

  「霍大人,官家是派我來當您的軍師,我當留在您身邊謀畫策略,您怎麼反而要我去城外?您知道的,我不願意再帶領軍隊。」尹遙飛問。

  霍仲文想說服尹遙飛:「尹遙飛,現在局勢有了變化,『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必須權宜。我知道你是個稱職的好軍師,可是你別忘了,你有另項專長……」

  尹遙飛打斷霍仲文的話,臉色一沉,說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當時我們跟官家不是說好,要把我之前的身份徹底忘了嗎?您跟官家豈能出爾反爾?」

  「聽我說,你年輕有為,是個難能可貴的將才,你這一身武學本領,怎麼能讓人忘得了?這次你非得重操舊業保人安全歸來。」霍仲文道。

  「原來您早跟官家串通好了?」尹遙飛心生不滿。

  「我們當初確實是想先安撫你,讓你只當個軍師太可惜了。」霍仲文解釋。

  尹遙飛忍不住這股氣,他說:「您們就這麼佯騙我?覺得我好敷衍?」

  「這是聖旨啊!那天你離開之後,官家再三囑咐我,必要時,還是要重用你。」霍仲文不斷解釋。

  尹遙飛深嘆口氣,他說不過霍仲文,於是說道:

  「您說保人?是真的保人?還是又要我去殺人?」尹遙飛之前被朝廷呂宰執的派系之爭陷害得夠慘了,臨危之際,幸好霍仲文是官家的重臣,霍仲文不惜以死相諫,保住了他一條小命。

  「這次確定是保人,勿再懷疑。」霍元帥鄭重地說。

  「元帥要我保護誰歸來?」尹遙飛問。

  霍仲文緊緊握住尹遙飛的雙手,說道:

  「你領二十名慓悍先鋒軍到黑溝山寨等我的消息,我知道你平時暗中訓練有素這支隊伍。

  高將軍的命就交在你手裡了。」

  尹遙飛怔住:「高將軍還活著?這兩年來他被西夏擄了去,……他沒死?」

  霍仲文低聲湊近尹遙飛耳旁,說道:「西夏使者方才來報,高將軍安好。他們同意放了高將軍,不打仗要議和,但要交換條件,訂立合約,我懷疑其中有詐。我明著要對付他們,私下我也要有所準備。  

  你到外頭黑溝山寨等我的信息,熊武城有我跟狄將軍頂著,裡裡外外都要有對策才是好方法。」

  「可是,我還是不放心,一時之間起了這麼大的變化,城外由狄將軍指揮肯定是可以。而城內,我還是該在您身邊才是。」尹遙飛仍不放棄自己的堅持。

  尹遙飛深知霍仲文老謀深算,霍仲文也讀尹遙飛為自己擔憂,他拍拍尹遙飛的肩膀,說道:

  「放心吧,別擔心我。熊武城由我和英勇的狄將軍在,不怕西夏那幾萬軍隊。到時候你得護衛好高將軍,讓他活著回大宋,讓我對聖上、對高家有個交代。」

  尹遙飛回憶以前自己許下的諾言,於是推辭:「依我看,元帥您還是派其他能者去黑溝山寨,我當跟您和狄將軍斬殺賊人,而不只是在山寨裡靜等消息。其他將士也是可用之材,左右翼軍有好幾個……」

  「尹遙飛,我只信得過你,你是我的心腹,更何況這裡沒有人功夫比你更好,去山寨此任務非你莫屬,事不遲疑,你就別再拒絕了。我希望高將軍真的還活著,這兩年來他是死是活,高家上上下下一直懸掛著。今天有這個機會,我得好好把握。」霍仲文將兵符按在尹遙飛的雙手裡。

  尹遙飛知道霍家和高家世代淵源良好,霍元帥和高將軍更是生死莫逆之交。

  「好吧!我明白。」尹遙飛心中雖百般不願,但看眼前局勢還是得接下任務。

  「你終於答應了,我就知道你也想救人,快去吧!」霍仲文皺眉微舒。

  「我去黑溝山寨,等您的消息!」尹遙飛心想,既然答應了,就得做好這件任務,他非常清楚西夏擅用詐降誘敵欺騙等多樣技倆,怕是防不勝防,他得多想幾個策略,以應萬變。

  於是他召喚兩位貼身副將過來。

  「你們二位聽好。迅速召集右戰隊第九小隊全部二十名士兵,等暮日下,夜將黑時,跟我一起潛出城外到黑溝山寨去,我在城外左側第二個柵門跟你們會合。」

  「尹大人,您怎麼會跟右戰隊有關係?」副將不解。

  「我跟你倆說清楚吧,右戰隊第九小隊的二十名士兵,是我利用閒暇之餘在城外鐘樓附近暗中秘密訓練的部隊,教導他們精用刀劍弓弩還有更深奧的擒拿技巧,以備不時之需。」尹遙飛解釋。

  「您不是軍師嗎?怎麼能又怎麼可以特訓軍隊?」副將們更加不明白。

  「這是秘密,一時說不清,你們快去。」尹遙飛心裡明白,他想拋開以前的身份是件難事。平常還是做點準備較好,果不其然,任務真的來了。

  尹遙飛穿上戰袍,左右腰間各掛一把大屈刀。

***

  夕陽西下,晚霞逐漸失去暖色。

  漸漸地,月淡星稀,大地染上一層黑。

  二位副將和第九小隊速至會合處,看見尹遙飛。

  尹遙飛帶上斗笠,遮住面貌。

  二位副將終於明白尹遙飛如何隱藏他的軍師身份訓練部隊。

  第九小隊素來就是菁英份子,他們只認褐色斗笠和兵符,從不知道斗笠下為何人,然而此人深奧神秘、才能廣大教導他們兵家更多密探及攻敵技術,這諸多神奇絕技足以讓他們二十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大人!」二十名菁英低頭拱手,整齊畫一。

  「該是我向你們各位揩曉身份的時候了。」尹遙飛拿下斗笠。

  尹遙飛第一次在第九小隊前拿下斗笠,二十名菁英甚是詑異,一陣嘩然。

  沒想到體態剛健遒勁、足智多謀的武功高手,竟是卓越群倫、不可一世的年輕軍師尹遙飛,跟他們私下揣測的中年高深莫測的男子模樣大相逕庭。

  「這是怎麼了?您穿這身戰袍,您會耍槍嗎?」兩位副將看著大家對尹遙飛畢恭畢敬,搔著頭問:

  「尹大人,您平常跟我們談笑風生,沒感覺您有功夫底子。這斗笠下隱藏了多少秘密?早知您有兩三下子,我們就跟您比畫比畫了。」

  尹遙飛說道:「坦白跟你們說,我原本是禁軍殿前神勇軍指揮使,保護陛下安全。」

  「原來您會武功?我們還以為您只是位博學多聞的書生,像諸葛亮那般的良才。您好好的京城不待,為什麼要來這個荒涼危險的地方?難道也跟霍元帥一樣被貶了官?」二位副將不解。

  「我是自願追隨霍元帥來到西夏邊境。」尹遙飛說道。

  「這就更奇怪了……」兩位副將聊了起來。

  尹遙飛打斷副將們的談話,說道:「你們兩位的身手非凡,是我精心挑選安插在我身邊,我知道終有一天會用到你們倆,現在時候到了。」

  「大人,您的武功有多好?」副將不禁好奇地問。

  第九小隊的隊長說道:「大人武術精湛絕倫,非二位所能想像。」

  「我還真是無法想像啊,您年紀輕輕……。」副將邊盯著尹遙飛邊搖頭。

  「接下來你們是不是想說我少不經事?」尹遙飛淡笑。

  「不敢不敢,我們只是好奇……。」副將說道。

  「現在不是我解釋的時候,二位副將對我的忠心,我信得過,我確實對你們隱瞞我會功夫一事。如今……」尹遙飛將兵符示出,並說:「霍元帥交代重要的任務給我們,我們得暗中趕快到城外黑溝山寨裡等候通知。」

  副將問:「什麼樣的任務?」

  「救人!邊走邊說吧!別讓西夏探子看到。」尹遙飛下令。

  ***

  一行人趁在烏雲遮日時,悄行至黑溝山寨內。

  尹遙飛一到山寨內,指揮部署屬下之後,立即到望樓的最高處,二位副將隨行在後。

  他斂神凝眸遠望熊武城,微眯著雙眼,濃長的睫毛擋住滾沸的風沙,誰也看不出遙望遠方的那雙眼睛下掩藏著什麼樣的封功偉業以及不堪的滄桑。

  西夏軍隊呈方型陣,整齊畫一,充滿肅殺之氣。

  「宋」字旌旗沉穩飄逸,大宋軍隊亦呈方陣,士氣雄壯,整齊排列,以靜制動。

  尹遙飛見狀,對二位副將說道:「目前只有『等』,你們要沉得住氣,仔細觀察局勢變化。」

  兩位副將但見尹遙飛目光炯炯,臉龐削瘦,稜角分明的雙唇,那般堅毅的颯爽神情,其不可一世的傲骨英姿之下,不知隱藏了多少豐富的才華。

  這麼年輕卻能如此沉穩!

  副將忍不住問:「尹大人這年紀正值意氣飛揚、肆恣奔放的時候,真看不出您能勝任護駕官家這個職位。您究竟是怎麼個武藝精湛?以前的經歷,說說唄!」

  「沒什麼好說的,不就是保衛、暗殺、追殺、刺殺突擊這些事嗎?全為了國家社稷,不知犧牲了多少人……。」尹遙飛黯然低聲說,突然話峰一轉,神情氣宇軒昂。「高將軍是死是活,目前才是我們該關注的事情。怕是早死了,西夏人弄個人裝扮高將軍,混進城內,或是硬闖進城。」

  尹遙飛謀定而後動,正色說道:「你們聽好,我們主要是認清高將軍的身份,是生是死,都得護他個周全。如果西夏賊子弄個假貨佯裝高將軍欺騙咱們想攻城,我們就改為守護霍元帥,好讓狄將軍專心擊退敵人。傳令下去!」尹遙飛沒護在霍元帥身邊,深感不安。

  兩軍對峙,一等再等,誰能耐住性子,誰就是贏家。

  一天過去,又是近黃昏,晚霞染紅大地,一陣強風吹掠,黃沙漫天紛飛,令人煩擾昏眩。

  然而卻掩不住尹遙飛一雙如鷹眼般銳利的精眸,他無視眼前的迷濛,視線穿越漫霧,鎖住遠方。

戰袍在狂風中飛揚。

  他回想起往事,側看身邊的兩位副將,知道他們很好奇自己的事情,趁這時間,他神情淡然,幽幽地說:

  「我為什麼會來到熊武城?呵…,我最後一次見到官家,那時……。」

  兩位裨將洗耳聆聽尹遙飛的奇人異事。

  ***

沒有人能代替白雲?

  大內裡,眾臣退朝後,尹遙飛留在殿內,有事秘奏。

  霍仲文大臣陪在尹遙飛身邊。

  官家打量著尹遙飛,肯定地點點頭,這年輕人,高壯勁拔,體幹精實遒健,看得出來自幼便習得一身好功夫,眉宇間散放出沉穩雄健的豪邁氣魄,將來必可重用。

  「尹遙飛,你有何事要奏?莫非嫌朕賞你的頭銜和金銀財寶不夠?」

  「陛下,臣不要頭銜了。就讓臣歸隱山林吧,這就是陛下給臣最大的賞賜。」

  「尹遙飛,你是想罷官?這次任務成功了,不是嗎?」官家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