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02章 - 荒唐人生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1-25 3:29:11pm

其他·同人


“姐姐现在大概觉得我姨娘是对她最好的人,殊不知,姨娘只是为了获得她的信任和她逢场作戏而已,她也真是蠢,连自己亲娘和弟弟妹妹都不信任。”

“这样说,镇北候夫人和镇北候嫡子的真正死因是你姨娘的手笔了?”

“还有她那碍眼的亲妹妹!只好让父亲把她早日嫁出去!不过嘛,她嫁的……”

“看来传闻中苏大将军的夫人真的是被……”

“殿下别瞎说,那可是意外呢!哈哈哈哈哈哈!”

暧昧的喘息声渐渐传出来,糜烂的气息充裕在后堂的空气中。

一句句的对白犹如千把利刃狠狠刺进韩凝曦的心里,绞成一团,痛得让她几乎快窒息而死。

韩凝曦的脸色极其苍白,虚弱得仿佛一捏就能碎得干净。

紧握的五指已经鲜血淋漓,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至灰白的地面,分外刺眼,尖利的指甲深深陷进柔软的肉里,赫然断裂,但韩凝曦仿佛没感觉到疼一般,嘴角勉强挂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娘娘。”秋月脸色惨白地扶着韩凝曦摇摇欲坠的身躯。

哈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啊!

她韩凝曦从头到尾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她疼爱的庶妹,却勾引她夫君,密谋夺她太子妃之位!

她敬重的夫君,却让她终生不孕,对她从头到尾只有利用,还陷害她外祖家因叛国而满门抄斩!

她敬爱的苏姨娘,她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娘爱护,却是她亲手害死她的亲生母亲和弟弟!

还有她的亲妹妹,被这对恶毒母女嫁给残暴的苏家少爷,结果被凌辱致死,到最后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

她的父亲,对这一切都知情,却不阻止!

而她却把他们当做亲人!她信任了这一群吃人不眨眼的禽兽!

这对狗男女还敢在她母亲的丧礼上行苟且之事!

她这个太子妃当得实在是荒唐至极!

“噗!”韩凝曦的嘴角缓缓流下了鲜血。

“娘娘!”秋月哭着抱住韩凝曦。

“谁!”后堂内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和一道娇俏的倩影。

“呀,姐姐来了。”女子身着素服,但她那张倾世容貌太过出色,素服都让她穿出了绝美的感觉。

韩凝嫣笑嘻嘻地看着韩凝曦,手里抓着旁边男子的衣袖。

“你来了。”男子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

“是啊,我来了,不然可就错过了你们的好戏了!”韩凝曦勾唇一笑,那双眼睛里却是滔天的恨意,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撕了他们。

“贱人!谁准你这么看着本宫的!”南宫璃毫不留情地甩了韩凝曦一巴掌。

韩凝曦被打至落地,却依旧死死瞪着眼前的狗男女。

“不要脸的狗男女!”韩凝曦怒吼道。

“姐姐,你说谁呢?妹妹不是故意的……璃哥哥,我怕……”韩凝嫣眼眶一红,急急落了几滴泪,就着她本就出色的容貌,更显得楚楚可怜。

“没事,嫣儿,不怕。”南宫璃立即拉着韩凝嫣入他怀里。

“你这个贱人!”南宫璃伸脚踹向韩凝曦。

“太子殿下!饶命啊!你饶了娘娘吧!”秋月哭着跪在南宫璃面前,死死抱着他还想踹韩凝曦的腿求饶道。

“凭你这个贱婢?滚!”南宫璃狠狠踢开秋月,秋月的头猛地撞向旁边的栏杆,顿时头破血流。

“秋月!你别…吓我……”韩凝曦迅速扑向奄奄一息的秋月,把秋月的头提到自己怀里。

“小…姐…对…不起……”秋月的口中不停吐着血,额头的伤口血流不止,颤抖的手摸上韩凝曦的脸颊。

“秋…月…”韩凝曦抖着声音,手指颤抖地摸着秋月染血的脸颊,哭道。

秋月向韩凝曦艰难地笑了笑,随即放在她脸颊的手缓缓落下,闭上了眼睛。

“秋月!”韩凝曦抱着秋月仰天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连秋月都要从她身边夺走?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秋月是无辜的啊!

后堂极大的动静引来了镇北侯府的主人们。

“这是怎么了?”镇北候府的老夫人安氏看着眼前血腥的一面不禁感到心慌。

“老臣镇北候韩壹,参见太子殿下,殿下万福。”一位身穿华服的中年男人恭敬地向南宫璃行礼道。

“阿怡这是怎么了?”苏氏走过去想扶起韩凝曦。

“你给我滚开!”韩凝曦想到苏氏这么多年都是在对她虚情假意,心中不禁怒火中烧,怒吼着伸手推开苏氏。

苏氏被突然一推,重心不稳,还好镇北候扶住了她。

“阿怡!”安氏不满地看着自己行为鲁莽的嫡孙女。

“韩凝曦!你发什么疯!你不知道你苏姨娘有孕了吗!”镇北候怒指着看着有些疯癫的韩凝曦。

“老爷,妾身没事,阿怡可能是病了。”苏氏一脸柔弱地在镇北候的怀里。

“是啊,父亲,姐姐一定是病了。”韩凝嫣柔声说道,眼神似乎十分担忧。

但是韩凝曦却清楚地看到了她眼中的得意和挑衅。

“二小姐可是太子妃,怎么可能突然病了没人知道?”罗氏幸灾乐祸地说道。

“大哥,是否先让大夫替太子妃看看?”齐氏蹲在韩凝曦面前,担忧地看着她。

韩凝曦冷冷笑了起来,她心里十分清楚眼前这些所谓的亲人其实都是人面兽心的禽兽!

“还看什么看!她分明就是得了疯病!”南宫璃不屑地看着一身狼狈的韩凝曦。

“大哥。”齐氏眼神焦虑地看着镇北候。

“三弟妹,她可是太子妃,要如何处置她还得太子殿下说了算。”镇北候看都不看韩凝曦一眼,无情地说道。

“大哥!”齐氏不可置信地看着镇北候。

“呵呵。”突然,韩凝曦口中发出了冷冷的笑声,那双漆黑的眼睛死死盯着韩凝嫣,犹如来自地狱的厉鬼,让韩凝嫣心中不禁寒意丛生。

“南宫璃,你不得好死!恶心的贱人!”韩凝曦冷笑地说道。

此话一出,镇北侯府所有人都觉得通身一寒。

辱骂皇室可是死罪!

“姐姐,你别糊涂了!这可是太子殿下!”韩凝嫣装腔作势地说道。

“你这个逆女!”镇北候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一巴掌甩了过去,苏氏的嘴角却是勾了起来。

“老臣教女无方,请太子殿下恕罪!”镇北候顶着一脸的冷汗朝着南宫璃说道。

“哈哈哈哈哈!韩凝嫣!南宫璃!你们会得到报应的! ”韩凝曦疯狂地大笑了起来,嘴角的鲜血,一头的乱发,那双黑黝黝泛着冷光的眼睛,让她看起来更加可怖。

“好啊,韩凝曦,你想死是吗?本宫成全你!”南宫璃蹲下身,捏着韩凝曦的下巴,阴着声音说道。

“我韩凝曦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韩凝曦冷冷地看着南宫璃,眼中是绝望的冰冷,和无畏的视死而归。

“很好!来人! 太子妃韩氏以下犯上,目无尊卑,给我打断她的腿,然后沉塘!”南宫璃冷声怒吼道。

“太子殿下,你饶了阿怡吧!”齐氏闻言脸色突然苍白了起来。

“三弟妹!”镇北候警告地看向齐氏。

齐氏怒在心头,却不敢再替韩凝曦求情。

韩凝曦被人抓着双手,粗大的棍棒狠狠打在她的双腿上,声声惨叫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腿骨正一根根地断裂,痛不欲生,却不及她心中对母亲,对弟弟,对妹妹,对外祖家的愧疚和悔恨。

是她的愚蠢才导致他们的死亡!是她不孝!是她瞎了眼误信他人!是她害了他们!

可笑的是她刚刚还为了照顾南宫璃的想法,不去和外祖家话别,如今想来自己真是可笑至极!

脑海中浮现外祖父临死前的那双眼睛,心中剧烈的疼痛让她渐渐感觉到一股窒息。

秋月说得对! 她会后悔的!

她的确后悔了……

是她错了……错得离谱……

“哈哈哈哈哈!”韩凝曦仰头大笑了起来,眼中的苍凉却无人能懂。

笑着笑着,却落下泪来。

众人都被眼前诡异的韩凝曦吓到了,心中的寒气更甚。

老夫人安氏已经被吓得昏了过去,镇北候只好让所有人都各回各院。

如今,后堂只剩下南宫璃,韩凝嫣和韩凝曦三人。

韩凝曦的双腿已经血肉模糊,她已经痛得没有了知觉,却依旧死死盯着眼前这两个让她恨之入骨的仇人,浓烈的恨意已经超过了断腿的疼痛。

“二姐姐,你还好吗?”韩凝嫣蹲在韩凝曦面前,愉悦地看着她鲜血淋漓的双腿。

“贱人!”韩凝曦呸了韩凝嫣一口。

韩凝嫣立即甩了韩凝曦一巴掌。

“韩凝曦!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可是跪在我面前!”韩凝嫣一改以往的温柔,脸上只有残忍。

“你永远都比不上我!你知道吗?当年,你的弟弟是我亲手杀的,可惜了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噢,对了,还有你的妹妹,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人被这么折磨致死,还有你强大的外祖家也被殿下给弄没了,你亲眼看着自己外祖家被抄斩,可精彩?”韩凝嫣笑得非常得意,那双美眸泛着一丝恶毒。

“韩凝嫣!你这个毒妇!”韩凝曦激动地怒吼起来。

“凭什么! 凭什么我才貌都比你好,甚至我外祖的家世比起你的外祖家也不差,就因为不是嫡女,就得处处被你压一头!韩凝曦,你太碍眼了! 你的弟弟妹妹和你一样碍眼! 所以你们必须死! 从今以后,镇北候府长房只会有我这个唯一的嫡女! ”韩凝嫣高高在上地看着韩凝曦。

韩凝曦满嘴的牙齿已经被她咬碎,嘴里正不停地流下鲜血,那双墨黑的眼睛还是死死地瞪着韩凝嫣。

“嫣儿,你还跟她废话什么?”南宫璃不耐烦地说道。

“二姐姐,再见了。”韩凝嫣笑眯眯地说道。

呵呵,这就是她费尽心思为他谋略前途的男人。

她掏心掏肺的亲人却是一步一步把她推向地狱!

她这个人生过得实在是荒唐至极!

“来人!把她给我丢下湖!”南宫璃一声令下。

冰冷的湖水渐渐侵蚀她的五官,让她逐渐地窒息,直到死去。

“如有来生,我韩凝曦必让你们血债血偿!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