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章 - 二十年后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19-11-25 9:01:49pm

奇幻·玄幻


一个月后,两名农民在离汝南城外三百里的森林打猎,无意中发现三具尸体,皆是被人砍下头颅,剖开心脏,两名农名看见尸体的惨状,当场被吓得昏了过去。

之后,衙门的捕快到了现场,一些新来的捕快和农民的反应一样,被吓昏了过去,而老捕快见了死者的惨状,也不忍直视,接着他们以快速的行动,把三具尸体抬走,不让百姓们看见,造成轰动。

而后,衙门捕快把三具尸体抬到衙门,老仵作看到死者的惨状,自己也吓了一大跳,接着,老仵作开始对三具尸体进行验尸,尸体的伤口似被野兽啃食,身体上的肉块全都被野兽咬去,几乎没有肉,只不过尸体的可疑之点是在于头颅,捕快在森林找不着头颅,就算是被野兽叼去,也没理由找到残余的痕迹。

另外,野兽也没理由啃头颅吧!尸体里的肉几乎消失殆尽了!

以老仵作的经验判断,死者没有头部,无法确认身份,多半会以被野兽杀害结案。

老仵作把尸体的部位缝了回去,再为尸体盖上白布,把验尸结果交给衙门的捕快审视。

无头尸体案子在一天之内正式结案,衙门以被野兽杀害,向百姓们交待,并禁止老百姓到那一带森林去打猎。

至于三具尸体,因身上的物件还在,能辨认身份,三具尸体中,就只有一具尸体被人带回。

三天后,一女子认领尸体,她和丈夫生前的友人及妻子前来义庄带回尸体。

“呜…..相公….你怎么死得这么惨啊?你死了,我和品儿该怎么活下去啊?”一女子神情悲痛,正在义庄向死去的丈夫哭诉。

这名死者正是方公子,而在哭诉的女子便是方公子的妻子。

应公子与妻子站在女子身后,应公子一进门看到这具无头尸身时,脸色发白,心中对方公子的死状大为震撼,他和妻子在外头听说方公子的死讯,便随方公子的妻子前往义庄。

无头尸体!!!

无头姑娘!!!

这与无头姑娘有关系吗?

自那一夜一别以后,应公子第二天再次来到敛心阁,但是那地方根本就不是他那天看到的敛心阁,那根本就是一个荒废的青楼,而且自从那一晚与方兄等人一别之后,他就再也没见到方兄、洪兄他们了。

他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可当他看到方兄、洪兄、陈兄的死状,他才确信那不是梦,敛心阁是存在的。

想到这里,应公子的手就在颤抖,如果那一日他进了敛心阁,他会不会像方兄他们那样,变成一具冷冰冰的无头尸体?

应公子咽了一口水,他差点就要踏进地狱之门了!

应公子心里恐慌。

“相公你怎么了?”应妻见到应公子的手在抖,便问道。

应公子见妻子一脸担忧,便镇定说道:“没什么。”

他该报官吗?

他该揭发无头姑娘吗?

倘若他揭发了,他的下场,定会像方公子那般死法!

就在应公子在心中挣扎的时候,应妻突然摸着腹部,大叫一声:“啊!”

“娘子,你怎么了?”应公子转头望着妻子,妻子一脸痛苦的摸着腹部,他赶紧扶着妻子到一地方坐下。

“娘子,你怎么样了?”应公子一脸紧张地问。

“没事,就感觉到肚子的孩子踢了一脚,这一脚踢得特别大力似的,可能是来到这里,心理作祟吧!”应妻也不知为何,来到这里以后,就感觉肚子里的孩儿一直在踢他,就好像是想出来似的。

可能是她想多了吧!

应公子闻言,他的神情紧张,他一手把妻子抱在怀里,安慰妻子:“没事的,娘子,别怕,我就在这里,不管是遇见什么可怕的事,我都会保护你们的,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一点伤害的。”

应公子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为了娘子及腹中孩儿,他只能将此事带入棺材,终生不再提起。

于是应公子及妻子回到家中后,过了两日,两人决定搬离这个地方,回归田野,终生不再回来。

就这样,汝南城无头尸案发生后,敛心阁就不断转移地方,仿佛像魂灵神出鬼没一般,不被世人察觉到端倪。

二十年后,在大同府,无头在一青楼,名为凤翎阁,无头蒙着面纱,容貌与二十年前无异,正在与凤翎阁的老鸨谈事。

凤翎阁的老鸨是一约有四十多岁的女人,容貌被浓浓的胭脂遮掩,下巴有颗痣,是个精打细算的女人。

此时,老鸨和无头在房中议事,老鸨倒茶给无头后,接着坐下来进入话题。

“无头姑娘,你方才说你要买我风翎阁,是吗?”老鸨细细品尝茶,这茶可是一位达官贵人送给她。

“是!”无头说道。

“呵呵呵呵,无头姑娘可知我凤翎阁一天有多少公子哥来这里寻欢吗?”老鸨放下茶杯说道。

“不知!”

“呵呵,我数不清我姑娘招来多少富家公子,所以您觉得你要买下我这家青楼的几率有多大吗?”

“不知!”无头冷言。

“除非无头姑娘能拿出一百两黄金来换我凤翎阁,否则姑娘还是请回吧!我这儿可招呼不了你。”

老鸨提出一百两黄金换凤翎阁,无头一语不发,神情像是在思考,老鸨知道自己胜券在握,这世道除了皇家子弟,还有谁能拿出一百两黄金来。老鸨知道无头拿不出黄金,正想起身,与无头道别,岂知无头从身后拿出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百两黄金。

“二百两黄金,这儿的名字我要改为敛心阁,至于原本在凤翎阁的姑娘大可不必离开,她们可以在我这儿继续做。”

老鸨看着二百两黄金,她已经惊讶得听不清无头说的话,她捧着一元宝,咬了一口,确认是真金无异,她立刻摆起笑脸,对无头说道:“没问题,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都没意见!”

这些黄金已经够老鸨买子了,她大可不必在青楼讨好那些达官贵人,这青楼就让无头接收吧。

“给我三天的时间,让我处理凤翎阁的一些事。”老鸨对无头说道。

“好,就三天。”

老鸨说完之后,一欣喜便到一桌子,打开柜子,拿出地契和姑娘们的卖身契给无头,“这是地契,还有这些是姑娘们的卖身契,无头姑娘可要收好!”

无头拿了卖身契,看了几眼,便将地契和卖身契收入衣裳,“我还有事,先告辞了,苏夫人。”

“慢走,无头姑娘。”已不是老鸨的苏夫人送无头出了门口,便止步于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