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梳城中学 - 6 可靠队友

守航≪冰山融化的那一天≫  - 发布于2019-11-26 5:44:27pm

都市·爱情


「我今天并没有话要说。」 ——赖凯泽

----

“各位同学早安。”李老师在隔天早上七时三十分准时进入教室,雨舟立刻被她怀中那十二个大信封吸引目光。李老师把信封放在桌上。“来,每组其中一人前来抽取主题。”

“我去?”雨舟试探道,池勇和徐折光同时点头。

雨舟随便抓了一个信封,从中取出一张纸条:公共设施的使用。

“给我看看?”池勇伸手把纸条接过来。“这主题很容易啊,一个人也能做完。”

“我们来讨论分工?”雨舟建议。

“我去找新闻和定道德价值,你们出去汇报即可。”池勇对着徐折光说道。“如何?”

“你一个人做完?”雨舟一愣。

“嗯,我会把资料给你们,你们去讨论该如何汇报。”池勇道。

“你觉得呢?”雨舟没有更好的建议,转而询问徐折光的意见。

“可以。”

“那就这样咯,我们是第一组,汇报时段是......下个星期一,你可以在这个星期四之前把资料交给我们吗?”雨舟问道。

“没问题。”池勇一口保证,雨舟觉得自己很幸运,初来乍到便能得到这样好的队友。

雨舟便没把这项作业放在心上,度过安稳的两天,直到星期四的到来。在这短短的四天内,她被九个科目轮流轰炸,一下是牛顿,一下是Pantun。虽说这为雨舟开启了一道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但雨舟觉得这扇门开得有点大了,她有点吃不消。

这天又轮到牛顿出现在白板上,她看着白板上的小车子和指来指去的箭头,想起了小时候的红色玩具车,坚固安全,甚至可以飘移,也不知道现在那辆车是收在床底的箱子,还是封在阁楼的箱子里?这时徐折光忽然把簿子递来,把雨舟从阁楼里叫回来:“道德作业。”

雨舟‘啊’了一声,才想起这项任务,趁着换课的时间空隙转身就问:“对了,池勇,道德作业的新闻有了吗?”

池勇被忽如其来的的问题问得一懵:“道德作业?”

“是啊,那个道德作业!”雨舟自己也把题目忘了。“那个什么题目了?”

“公共设施。”徐折光出言提醒。

“啊,啊,对,公共设施的使用。”雨舟赶紧接道。“你说要去找新闻,今天要给我们新闻的。”

“你们看看这个可不可以?”池勇从抽屉拿出一张微皱的报纸,报纸标题写着:R城公厕荣获区域最干净公厕。“bertanggungjawab,berdikari,amanah,rasional 和 kerajinan。”

“berdikari?”雨舟头上出现一个问号。“清洁工人自立更生?”

“对啊,不依靠他人过活。”池勇接过问号,却随即把问号扔给徐折光。“折光,你说呢?”

徐折光没有说话,让问号摔在地上,径自安静地看着雨舟手上的那张报纸。

“当我没问。”池勇耸耸肩。“接下来就是你们表现的时候。”

“你就放心地交给我们吧!”雨舟笑道。“谢谢你咯。”

徐折光还在看着报纸,雨舟没打断他,只在簿子上写了一句:“放学后华文课之前我们讨论如何汇报可以吗?”,就把簿子放在徐折光桌子上。

雨舟在放学前五分钟才得到回复:“好。”

有时她也会觉得纳闷,为何人就近在眼前,却要像电邮一样等待对方的答复呢?

xxx

“喂,你们看,华文学会要举办一个恶搞故事大赛!”敬晨看着手中一张看似广告的白纸,上方是手写的五个大字---恶搞吧,同学!

上午班的学生多数已经回家,而下午班的学生都已经鱼贯走回教室,食堂里只剩下寥寥数人。雨舟坐在敬晨对面,而李孝凤坐在雨舟隔壁,两人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食堂卖的炒饭,根本没人理会敬晨。

“学校竟然允许这样的比赛,看起来挺有趣的......呀,我们太迟发现了,比赛截止日期是明天啊。”敬晨随手把那张广告纸放在桌上。“看你们吃得这么美味,我也去买一份好了。”

雨舟吃完炒饭,等待敬晨狼吞虎咽之际拿起那张广告。

那是一场由华文学会举办的特别比赛,目的是“为了激发学生对华文的热情和差点被埋没的创意”,故事题材不拘,只要不涉及敏感话题就好,因为“那些话题留到成年以后再去研究也不迟”。冠亚季军有现金奖励,分别是五十令吉、二十令吉和十令吉,广告特别加了一句:“不要嫌多,这年代不给超过十块都没人要参加”。若要参与,只需在作品上写上个人资料,投进办公室旁的特设箱子。

奖金诱人,值得参与。雨舟想了想,在吃饱午餐后把广告纸带回教室中。她满心欢喜地占据电风扇下的位子,毕竟接下来是她期待已久的中文课,得选择一个风水宝地来迎接中文课的到来。中四以上的中文课是在放学后,每周星期四下午二时至四时,那个正常人类都会昏昏欲睡的时段。

“好舒服。”雨舟把短发一扫,坐在轻微摇晃的电风扇下,任由大风把头发吹乱。敬晨要坐在她旁边,被她用手拦住。“这里有人。”

“谁啊?你还有别的朋友?”敬晨大惊。

“是徐折光。”雨舟道。

“他会坐在你身边?你们才认识几天?”敬晨呵呵笑道,模仿雨舟的语气。“你以为你在拍连续剧?”

这时徐折光和其他同学陆陆续续从前门进来,只有徐折光一人径自走到靠窗的桌位。雨舟赶紧叫住他:“这里!”

徐折光往她的方向看去,停下脚步,在敬晨惊骇的神情下拉开雨舟身边的椅子。

“很好,第一女主角就是你了。”敬晨向雨舟举起拇指,坐在她面前。天气炎热,敬晨白色校衣被汗水打湿,贴在背上。他拿了孝凤的书充作扇子,扇个不停。李孝凤则坐在他左边,正伸手要抢回敬晨手中的书。前方打闹犹如战场,雨舟和折光这里却异常平静,仿佛在另一个空间。

“呃,我该怎么称呼你?”雨舟问道,她不敢连名带姓大声喊“徐折光!”,毕竟当面连名带姓叫人是很无礼的,有骂人的意味。

“叫我折光就好。”徐折光说道,声音有些沙哑。

“好。”雨舟道。“折光。”

“嗯?”徐折光从书包拿出刚才物理课老师吩咐的练习。

“那个道德课的作业,你去还是我去?”雨舟问道。

“你想不想去?”徐折光说道。

“我不想去。”雨舟小声道。“我的功力还没高到可以用马来话来发言。”

“嗯,那你把那报纸交给我就可以了。”徐折光点头。

“但是这样一来,我好像没做到什么事情啊?”雨舟自顾自地道。“不行不行,要不然我帮你准备演讲稿?”

徐折光忽然看着雨舟,看得她心虚。

正当她准备好接受徐折光的劈头大骂,没想到徐折光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话:

“不要紧,你只要在场听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