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七章 - 同时怀孕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1-27 6:23:53pm

都市·爱情


这一个月半的冷战里,王爷几乎都只见尹秋柔。

就连中秋节也是自己过。

容音无话可说,毕竟是她自己把王爷‘推开’的。

幸亏姐妹花们和许容熙会不定时地来找容音,不然容音肯定会闷死。

天气越来越寒冷。

很快的,冬天来临。

容音第一次目睹了下雪的情景。

雪花飘飘,本是让人开心的一件事。

但不知道为什么,容音的身体很不舒服。

不过,她太过兴奋,就走到院落玩雪。

她蹲在地上玩雪,准备堆雪人。

没多久后,她的雪人逐渐成型。

突然,一双脚出现在她眼前。

是王爷。

她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她还在生他的气,完全不想理他。

她迅速起身,转身就走。

王爷想要追过来,可是无意间将雪人踢倒了。

容音听见雪塌掉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结果更生气地离开了。

容音走进寝室,然后倒了一杯茶。

她本准备喝了,结果王爷将茶杯抢过。

热腾腾的茶水洒在容音的手上。

她忍无可忍了,直接发火。

“李孝杰你故意的吧?!”

王爷一脸委屈地看着容音。

“不是...父王在宫里设宴,要我带着你去。”

容音二话不说地就拒绝了。

“不去,带她去吧,我很累。”

这时,王爷突然大声咳嗽。

紧接着,敏儿就进来了。

敏儿拉着容音的手,吹了几下。

“嫂嫂不疼了吧...”

容音瞬间温柔了,她摇摇头,然后摸摸敏儿的小脑瓜。

“看见敏儿就不疼了。”

敏儿笑了,她一脸期待地邀请容音去宫里赴宴。

不过容音早已看穿了一切,果断拒绝。

结果,敏儿委屈巴巴地看着容音。

“嫂嫂去嘛...嫂嫂...去陪陪敏儿吧...”

容音已经尽力地在回避敏儿的视线了,不过还是被她的可爱屈服了。

见容音答应以后,王爷马上拿出一套衣服。

说是让她穿去赴宴的,而且还蛮漂亮的。

之后,敏儿将王爷赶出寝室,开始帮容音换装。

换装途中,王爷就在外头等着。

突然,尹秋柔跑了过来。

她抱着王爷。

“王爷...我害怕...陪陪我好吗...”

王爷正打算拒绝她,容音和敏儿就走了出来。

容音看着尹秋柔和王爷抱在一起,心里的火突然又燃起。

她很冷静地看着王爷。

“要卿卿我我的话请到别处,这套服饰我脱下,让她陪你去吧。”

容音走进寝室,将房门关上。

这次,就连敏儿也被拒之门外了。

敏儿一脸嫌弃地看着尹秋柔,不过看在王爷的面子上,敏儿不会做出出格的事。

敏儿继续在门外说服了许久,终于等到容音开门了。

可是,容音只把服饰丢了出来,然后又将房门紧闭了。

容音对敏儿说:“敏儿,嫂嫂今日心情有些不好,冲你发火我很抱歉,你不会介意吧?快去宴会吧,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去了。”

敏儿很懂事,当然不会介意。

敏儿看了尹秋柔都想吐,所以就不多呆,她直接回宫了。

王爷别无他法,只能带尹秋柔去。

但他们都有些疑惑,平常的容音性格温和,极少发火。

脾气怎么就突然这么暴躁了?

算了,说来说去,大概就是尹秋柔害的。

可是她原本就是王爷的初恋情人,介入的应该是容音吧...

唉...太纠结了...

现在已经天黑了,该是吃晚膳的时候。

小棠已经备好了菜,容音看了就马上开吃。

不仅如此,还拉着小棠一起吃。

突然,小棠告诉容音一个消息。

刚刚尹秋柔在宴会上干呕,然后她说自己已经有孕在身了。

容音听了直接吃不下饭了。

她问小棠:“王爷作何反应?”

小棠说,其他婢女说王爷没什么反应,面色有些不悦。

之后就直接将尹秋柔送回王府,她现在已经在雨露轩了。

容音笑了。

“当然不开心了,她怀孕了就不能行房事了。”

在旁的小棠突然脸红。

“王...王妃...别说得那么直接...”

容音戳了小棠的额头,然后夹起番薯,准备放入嘴里。

突然,容音感到不适,有想吐的感觉。

她马上叫小棠拿块手帕给她。

手帕才到手没多久,容音就吐了。

小棠在旁有些惊讶,之后就跳了起来。

“王妃,你是不是有喜了!”

容音听了小棠的话,坐着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

这...刚刚好两个月没生理期了...

还有...那个...也是两个月前...

不会吧...难道容音要来古代生孩子吗?

想到这个,容音突然双脚瘫软,小棠立刻将她扶到床上。

然后,小棠去把殷太医叫来了。

殷太医为容音诊脉,突然神色异常。

他跪在地上,然后意味深长地看向容音。

容音慌了,难道是重疾?

殷太医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看了容音一眼。

“王妃...”

容音急了,直接站了起来。

“我得癌症了吗?不治之症?还剩多长时间?”

殷太医笑了。

“哈哈哈,恭喜王妃,贺喜王妃,王妃有喜了。”

容音突然松了一口气。

“殷太医,你年纪轻轻的,何必故弄玄虚呢...”

殷太医鞠了个躬。

“臣知错,恳请王妃恕罪。”

这时,王爷急急忙忙地来了。

他冲进寝室,气喘吁吁地看着殷太医。

“殷太医,王妃怎么了?”

殷太医转向王爷,又报喜一次。

王爷听了马上飞奔过去,紧紧抱着容音。

“容音,我们有孩子了...”

容音还没气消,把他推开了。

“她也有身孕了,怎么来抱我,去抱她啊。”

容音这么一说,王爷才想起。

王爷叫殷太医去为尹秋柔把脉,过后来流水轩禀报。

容音疑惑地看着王爷。

“你怎么不跟着去就好了?”

王爷又抱着容音。

“你别再远离我了,都有我的孩子了,难道要让孩子没父亲吗?”

这时,容音感到前所未有的家的温暖。

这就是家吧?

感觉这个孩子是容音和王爷之间的救星,没有他的话,他们可能还需再冷战10年。

他们好久都没相拥了,谁都不先松手。

不一会儿,殷太医来了。

“禀王爷,侧妃的确有喜,而且胎儿一切正常,待会儿臣会个别开药方给王妃和侧妃,让他们好好调养。”

王爷突然面色阴沉。

“嗯,她是该好好调养。”

容音有些不解。

“什么意思?”

王爷摇摇头,然后叫殷太医退下。

之后,王爷就在流水轩陪容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