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七章 - 大巫女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19-11-27 8:28:58pm

奇幻·玄幻


慕家历来盛产怀有灵力的女子,据历代大巫女在卷宗写下,当年慕家祖先与天上的仙女在凡间相爱,随后他们在凡间结为仙侣,其后他们结合生下的子女,皆有仙女的血脉,能够通鬼神及呼风唤雨。

百年前有一村子,那一年天气炎热,农作物收成不理想,当地闹饥荒,老百姓哭天喊地,各个村民日日为此天气折磨不休。

当时村子有一女子路过村子,因不忍百姓为天气受苦,愿为当地人祈求降露,果不其然降露成功了,当天天空下起一场大雨,百姓在雨中作乐,人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从此以后,当地人纷纷相信这女子怀有深不可测的能力,并尊称女子为仙人,此女子便是慕家第一代大巫女,事情传开后,百姓纷纷前往村子瞻仰女子的容貌,这才为慕家奠基根部。

慕家世世代代由大巫女来传承,拥有掌控整个慕家的权力,时迁百年,慕家不仅仅只是巫女世家,慢慢的,他们在各地累积一定的名望,就连当朝的大王都要敬他们三分,慕家人开始有了自己的产业,由大巫女授理慕家人管理。

慕家人在扩展生意之后,就隐居于民间之中,不与朝廷命官接触,更不牵扯进朝廷斗争,因此慕家明令禁止慕家人与朝廷之人有所接触。

想到这里,慕纹凤就叹气,慕纹凤当初就是因为她要嫁入蒋家,和母亲发生一次争执,之后她就再也不敢踏上慕府了。

慕纹婧感觉到慕纹凤的忧虑,便道:“四妹勿忧,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娘早就看淡一切了,相信她也不会过于责难你的!”

“是吗?”慕纹凤望着慕纹婧,慕纹婧眼神清澈,对于慕纹凤来说二姐的话就个免死金牌,她说对,事情便是如此。

“二姐,你为什么会想让洛艳当大巫女?”慕纹凤很好奇其中的缘由,因为二姐的二女儿慕洛芳出生之时,二姐也没强制洛芳一定要当上大巫女,只说了句随缘。

为何到了慕洛艳,二姐反倒不似那时对洛芳说随缘那般轻松?

“因为….到了,此事改日再提吧!”慕纹婧匆匆结束话题,她们已经来到老夫人的房门前了。

慕纹凤心里不上不下,神情不似方才的活泼,慕纹婧轻轻的敲了房门,“娘,我是纹婧,我带纹凤来探你了。”慕纹婧说完后,不过一会儿,房里便传出老夫人的声音。

“进来吧!”

语毕,慕纹婧轻轻地打开房门,和慕纹凤走进老夫人的房间,慕老夫人正在逗摇篮里的女娃,老夫人慈祥的脸庞,在女娃眼中,便是个开心果,一直嬉笑。

“咱家艳儿真乖巧!若是艳儿能一直笑就好了。”老夫人逗摇篮里的女娃,被老夫人一逗,女娃乐呵呵的笑了。

慕纹婧和慕纹凤走进来,一见老夫人在逗女娃的情景,二人不禁欣喜,立即走来摇篮前面。

“娘!”慕纹婧和慕纹凤同时说道。

“纹凤,你来了。”老夫人停止逗弄女娃的动作,转头望着慕纹凤。

慕纹凤心虚,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神,慕纹婧见状,她走到摇篮,一手抱着摇篮中的女娃,走到另一边去哄孩子。

老夫人神情莫测,一直望着慕纹凤,不久,慕纹凤便开口:“娘,对不起,我违背了慕家的家规,与浔祺成亲,但是你放心,浔祺不是那种利欲熏心的人,他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跑去大王面前,说慕家的事!我敢起誓,倘若慕纹凤违背誓言,必定不得好死,五雷轰顶!”慕纹凤一脸激动的抓着老夫人的手,她坚信浔祺不会出卖慕家的。

就算被出卖,她也已经脱离慕家了,她的事也不会牵扯到整个慕家。

过了一会儿,老夫人慈祥的脸庞带着笑意,她抚摸慕纹凤的发丝,“纹凤,你长大了,懂得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了,为娘心喜,你不再像以前那般任性了。”

“咦!”慕纹凤大惊,她没料到母亲会和颜容色,看她的眼神也和过去大有不同。

老夫人继续道:“你名中有凤,你不似纹婧那般温柔,为娘早知你不是命定的大巫女,便随缘,让你自由发展,如今你嫁入蒋家,这其中在你和朝廷命官相处产生的一些事情,你是知道的,你嫁过去,必定是困难重重。”

慕纹凤再次吃惊,她没想到母亲如此了解她在蒋家受人指指点点一事,虽说浔祺一直保护她,不过以她的脾性,她终究还是忍不了,此次回来慕家,她其实也很想找母亲哭诉一番的。

“这就是为娘反对你嫁入蒋家的原因!须知道在外面我们慕家女子与普通女子的不同,在外面,女子的身份卑微,只能服侍丈夫,在蒋家说话需谨慎,你以后在蒋家,得克制自己的脾气,别让你的丈夫忧心。”老夫人说完之后,便走到慕纹婧身边,把女娃抱回来。

慕纹凤闻言,她望着老夫人,她心里忧心的事被母亲提起,果然还是母亲了解她,知道她烦恼的事。

她其实是不想让浔祺担忧,她也下定决心,修身养性,不似以前那般行事任性。

“娘….”慕纹凤走过去,抱着母亲,只有在母亲面前,她才能自由的任性。

“唉,如果你像艳儿那么乖巧,就好了!”老夫人望着怀里熟睡的女娃说道。

“呵,二姐,这女娃果然是生得沉鱼落雁,将来必定是个美人!”慕纹凤望了一眼女娃,又转头望着慕纹婧说道。

慕纹婧日有所思,忧心忡忡地望着老夫人怀里的女娃,老夫人亦是忧心,慕纹凤见母亲与二姐的神情忧郁,她不解,便问:“娘、二姐,你们在担心什么?”

慕纹婧沉默不语,老夫人过了一会儿,便回答慕纹凤的问题。

“希望这女娃将来不会像你那般行事,堕入情劫,坠下万劫不复之地。”

慕纹婧闻言,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慕纹凤听了,她还是不解二姐和母亲忧心这女娃的原因。

“艳儿,希望你日后不要怪婆婆让你当大巫女,阻拦你的姻缘!”老夫人神情悲切,她望着怀里的女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