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06章 - 温情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1-27 9:59:15pm

其他·同人


“有何不妥? 晚晚是我亲妹妹,她今儿晚上留宿在我这儿罢了,明日就回去她的浅晚阁了。”韩凝曦有些不解地看着周嬷嬷。

周嬷嬷看着韩凝曦的眼神,却再也不敢说下去了。

“二小姐说得是,可六少爷……”周嬷嬷点点头,随即又把视线转向了一旁的韩清昊。

“昊儿自然是回他的院子。”韩凝曦清楚知道这镇北候府的规矩,小主子们五岁后就要单独住一处院子了,更何况昊儿是男丁,自然不能住在内院,就算是和自己姐妹也不行。

“那老奴送送六少爷?”周嬷嬷试探性地问道。

“不用,嬷嬷也年纪大了,别到处走动,好生休息吧,我让秋月和越安送昊儿回去。”韩凝曦摇了摇头。

“那老奴先告退了。”周嬷嬷闻言也不敢再开口说话惹自己主子不高兴,便退了下去,如今的二小姐她越发看不透她的心思了。

“那昊儿先回去了,明日会先来姐姐这儿。”韩清昊站起来,向自己姐姐告别,虽然他有些羡慕自己的妹妹能随时和姐姐待在一块儿,但是他也知道外院和内院的规矩,他身为男丁,不能在内院待太久。

“嗯,万事小心,我让秋月和越安送你到景安门。”韩凝曦突然想起她还有一个叫越安的小厮,而这个越安和韩清昊身边的小厮越青是亲兄弟。

“哥哥再见。”韩凝晚奶声奶气地朝韩清昊挥挥手。

韩清昊被自己的妹妹逗笑了,伸手捏了捏韩凝晚的脸颊:“再见,晚晚。”

“秋月。”韩凝曦朝外唤道。

“小姐有何吩咐?”秋月打开门走进来。

“你和越安去送送六少爷到景安门那儿。”韩凝曦吩咐道。

“是,六少爷请。”秋月恭敬地请示着韩清昊。

韩清昊点点头,随即走出内屋,越安早已经等在了外屋门口。

韩凝曦见韩凝晚的神色已经开始出现疲倦,便吩咐春雨去烧热水给她沐浴。

“晚晚,你待会儿随秋月姐姐和春雨姐姐去沐浴好不好?”韩凝曦轻柔地替韩凝晚卸了发髻。

“好,姐姐要在这里等晚晚回来噢。”韩凝晚乖巧地应道。

“好。”韩凝曦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刚送完韩清昊回来的秋月连忙和春雨一起带着韩凝晚去沐浴了,韩凝曦也让侯在外的轻风和雪狸回浅晚阁去取韩凝晚需要换洗的衣裳来。

“小姐,奴婢可以进来吗?”突然,屋外传来一道女声。

韩凝曦闻声拿着茶杯的手一顿,随即再轻轻地放下。

几个时辰过去,韩凝曦已经相信自己是真的重生了,而前世自己的亲人自己也将会一个一个地见到,甚至还会再见到那些仇人,所以她要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

韩凝曦深吸一口气,面色无波地说道:“花恣?进来吧。”

前世韩凝曦有四个贴身大丫鬟,秋月和春雨,以及花恣和月蘭,秋月是贴身侍候她的,春雨则负责她的饮食和服饰,花恣则是管着她院子的账务和资产,而月蘭是替她梳妆和管教小丫鬟的,四个大丫鬟都非常能干,她和她们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对她的丫鬟们也很好。

可前世她们没有一个是得善终的,她们的死因韩凝曦在前世就有所疑惑,今世她绝不会让她们的悲剧有再重演的机会。

“小姐安好。”一位梳着双丫髻的少女走了进来。

韩凝曦看着眼前稚嫩的面容有些恍惚,觉得眼前的场景宛如隔世。

“小姐?”花恣歪头看着怔楞的韩凝曦,伸手在韩凝曦的眼前晃了晃。

“何事?”韩凝曦回过神来,看着花恣。

“小姐刚刚不是罚扣了周嬷嬷的月例嘛,奴婢来问问小姐要扣多少?”花恣是管理韩凝曦院子账务的,所以过来请示韩凝曦。

“不是说了扣她月例一半吗?”韩凝曦皱了皱眉。

“小姐既然亲口说了,那奴婢就照办了!”花恣闻言松了口气,她可不想被人说她擅自做主,尤其这个周嬷嬷可是小姐的奶娘,地位在怡雪居可是与其他奴才不同。

韩凝曦闻言有些感慨,花恣还是和前世一样行事谨慎。

“你是怡雪居的账务总管事,有什么事你做主就好了。”韩凝曦松口让花恣以后行事不用瞻前顾后。

“奴婢谢小姐信任。”花恣自然明白自己小姐话里的意思,不由心生感激。

“小姐,七小姐的贴身丫鬟轻风和雪狸从浅晚阁把七小姐的衣裳带过来了。”屋外又传来另一道女声。

“让她们进来吧。”韩凝曦道。

花恣走过去开门,便见一位青衣丫鬟带着轻风和雪狸走了进来。

“奴婢见过二小姐,小姐安好。”轻风和雪狸走上前向韩凝曦行了一礼。

“起来吧。”韩凝曦摆了摆手让她们起身。

“你们小姐今晚会留宿在我这儿,你们是要一起待在这儿,还是回浅晚阁守着?”韩凝曦温声问道。

轻风和雪狸互望一眼。

“二小姐问你们话呢。”青衣丫鬟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月蘭。”花恣瞟了青衣丫鬟一眼。

月蘭嘟了嘟嘴,不说话了。

韩凝曦有心要试探自己妹妹身边的贴身丫鬟的处事能力。

“回二小姐,奴婢留下侍候七小姐,雪狸回浅晚阁守着吧。”没多久,轻风沉稳地说道。

韩凝曦闻言满意地点点头,母亲亲自选的丫鬟果然不错。

轻风做的决定不错,知道自己主子身边不能离了人没人侍候,但是自己主子的浅晚阁也不能没了人管着,毕竟嫡出小姐的身边基本都要有四个贴身侍候的大丫鬟,但如今韩凝晚年岁尚小,暂时只有轻风和雪狸两个贴身大丫鬟,等到之后韩凝晚的年岁大了些才会再添多两个贴身侍候的大丫鬟。

轻风见韩凝曦终于点头了,不禁暗中松了口气,二小姐身上的气势真吓人,让她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回答二小姐的问题。

“你们小姐的奶娘在何处?”韩凝曦开口问道。

“回二小姐,李嬷嬷的孙子前阵子生了病,夫人放了她几天假,让她回去照顾孙子。”一旁的雪狸回答道。

韩凝曦听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二小姐,那奴婢先退下了。”雪狸颇有眼色地说道。

“好,月蘭,你去送送雪狸。”韩凝曦挥手让月蘭送雪狸出去。

“是。”月蘭便领着雪狸出去了。

之后,秋月和春雨便领着沐浴后的韩凝晚走了进来。

轻风见到自己主子便上前与韩凝晚交代了雪狸的去处,一旁观察的韩凝曦见状勾唇一笑。

“姐姐!”韩凝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说完便直直扑向了坐在床榻上的韩凝曦。

“坐好,姐姐替你擦干头发。”韩凝曦取过春雨递过来的手巾,让韩凝晚坐在她怀里,替她细细擦干一头湿漉漉的头发。

韩凝晚乖巧地让韩凝曦替她擦干头发,让人看了不禁想捏捏她可爱的脸颊。

“晚晚待在这儿乖乖的,姐姐要去沐浴了,待会儿就回来了。”韩凝曦替韩凝晚擦干头发后便让轻风替她梳理头发,再让秋月和春雨看着她。

“嗯嗯,晚晚等姐姐回来。”韩凝晚一股脑地点头。

韩凝曦失笑,随即随花恣去到后房的浴房沐浴去了。

等韩凝曦回到里屋时便看到已经在她床榻上睡着了的韩凝晚,不由失笑,便挥手让秋月等人退下去。

韩凝曦披散着长发,坐在床榻边看着睡得满脸红扑扑的韩凝晚一会儿,随即躺到了韩凝晚的旁边。

“姐姐?”韩凝晚似乎被惊醒了,眯蒙着眼睛瞧着韩凝曦,小小的身躯往韩凝曦的怀里移去。

“嗯,姐姐在,睡吧。”韩凝曦应了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韩凝晚的背,哄她入睡。

夜里寂静无声,韩凝曦却完全没有睡意。

因为她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闪过一些关于前世的画面,一会儿是刑场的血腥画面,一会儿是外祖父染血的脸,一会儿是在湖中挣扎的弟弟,一会儿又是棺材中母亲苍白死气的脸,一会儿是冰冷的湖水渐渐把她淹没,一会儿又是血肉模糊的双腿,惊得她一夜不得安宁。

韩凝曦惊得满身冷汗,睁着眼睛看着上方的房梁,不停喘着粗气。

前世自己费尽心思扶持那个男人登上东宫那个位置,对他全心全意,换来的却是他无情的背叛和伤害,七年夫妻,却还是敌不过韩凝嫣那一张笑颜,四面楚歌之时父亲却没有想要救她的意思,自己那么敬重他,到头来发现自己只是他手中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

韩凝曦心中感到一阵悲凉,连亲人都不能信任,她的家人完全只顾着自己的利益,一旦她身上失去了利用价值,他们将彻底地舍弃她。

哈哈哈哈哈,多可笑啊,这就是她的家人。

韩凝曦的眼角悄悄落下了晶莹的泪珠,无尽的苍凉。

怀里的温热让韩凝曦感觉到自己的确是活着,自己还有机会去阻止那些前世还未发生的所有悲剧。

韩凝曦微微收紧了抱着韩凝晚的双臂,那双黝黑的眼睛里闪着冷冽的光芒。

这一世,她绝不会任人鱼肉!

*

“姐姐早……”韩凝曦一睁开眼便看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瞧着她。

“晚晚早。”韩凝曦轻笑一声,伸手捏了捏韩凝晚粉嘟嘟的脸颊。

“姐姐要再捏下去,晚晚的脸就越来越圆了!”韩凝晚控诉地瞪着韩凝曦。

“噗,那这样晚晚不是更可爱了吗?”韩凝曦揉了揉韩凝晚的长发,揶揄地看着韩凝晚。

“姐姐!”韩凝晚不满地嘟了嘟嘴。

“好了,时候不早了,快起来吧,等会儿要去向母亲请安呢。”韩凝曦从床榻上坐起身,一头如瀑长发轻柔地披在腰后,显得她侧脸的轮廓看起来更加柔和。

韩凝晚有些怔楞地看着眼前披头散发的韩凝曦,一双大眼睛眨也不眨。

“怎么了?”韩凝曦有些疑惑地问道。

“姐姐好漂亮!”韩凝晚毫不吝啬地称赞道。

“油嘴滑舌! 这府上最漂亮的可是你三姐姐! ”韩凝曦就算不想承认,但是韩凝嫣的样貌的确是镇北候府里所有小姐中长得最漂亮的。

“胡说! 晚晚觉得姐姐比三姐姐漂亮多了! ”韩凝晚激动地坐起身,扑进韩凝曦的怀里。

韩凝曦不由失笑地回抱着韩凝晚。

“小姐,你起了吗?”屋外传来秋月询问的声音。

“嗯。”韩凝曦回道。

“那奴婢让下人去准备洗漱事宜。”秋月闻言立即转头吩咐站在自己下首的几个小丫鬟们去提东西过来。

韩凝曦让轻风去服侍韩凝晚洗漱,自己则在春雨的帮助下换上了一件浅紫色的襦裙,上身则穿着一件百合色长袄,腰间束上合金流苏玉带,显得身材修长,窈窕身姿。

因还未及笄,月蘭只替韩凝曦梳了一个双平髻,用碧玉珍珠花绳细细系住,让韩凝曦的明艳样貌显得更加突出。

韩凝曦看着铜镜内的自己,神色却有些恍惚。

“小姐,奴婢觉得三小姐不一定美得过你。”月蘭直白地说道。

韩凝曦闻言,伸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脸,喃喃自语道:“是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前世她的父亲一生却只把注意力放在韩凝嫣的身上,就连一向醉心争权夺位的南宫漓都被韩凝嫣的美貌所吸引,韩凝曦有自知之明,自己的样貌或许比起其他人来说的确是上乘,但是与韩凝嫣相比还是差了很多。

“是啊!”月蘭一边用木梳梳着韩凝曦的长发,一边捣鼓似地点点头。

韩凝曦见状无奈地笑了笑,思绪却渐渐展开。

如今她重生回到十三岁那年,镇北候府的局势是否会因此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