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八章 - 初见魏仲瞑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19-11-30 6:57:32pm

奇幻·玄幻


然,老夫人的寿宴举办过后,各个商人及慕家人纷纷向老夫人拜别,赶往回自己的家。

而之后,百姓们安详度日,岁月静好。

一转眼,过了六年,慕府依旧富堂皇皇,老夫人的脸庞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而当初抱在老夫人手中的女娃已经长成绑有两条小辫子的女孩了。

时日犹如一朵花,花开四季,春天来临,花儿正在翩翩起舞。

然而,这一日是慕家大巫女慕纹婧之小女儿慕洛艳六岁的生辰,慕纹婧为慕洛艳在慕家安排家宴,只限慕家人能够出席。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慕纹婧可是邀请了在外顾慕家生意的大哥及大嫂和四妹慕纹凤和妹夫蒋浔祺前来家宴。

这一天,慕纹婧和赵玺可高兴极了,因为他们即将在小女儿的寿宴宣布一件喜事,在这之前,慕纹婧带着六岁的慕洛艳前往老夫人的院子,不少慕家的孩子在老夫人的院子玩耍,他们全是老夫人的子子孙孙,老夫人喜爱孩子在她的地方留下刻印,便让他们任意进入她的院子。

孩子们在院子里玩乐,他们正在玩捉迷藏,其中一名男孩的双目被人蒙着一条布袋,他张开手四处摸索其他小孩的踪迹,而其他小孩见男孩被蒙住双眼,趁他看不见,便在他面前做无声的动作。

其中一名比其他小孩大一些的男孩悄悄走到被蒙住眼睛的男孩面前,他放轻脚步声,屏气凝神,那男孩还在四处摸索着,男孩丝毫没发现他要找的人就在他眼前。

“魏仲暝,别躲了!我快找到你了!”双目被蒙住布袋的男孩怒道。

他不知那名名为魏仲暝的男孩就在他面前,魏仲暝脸上带戏弄男孩的笑意望着他,对着男孩张牙舞爪。

有本事,来抓我呀!慕承昊!

谁让你老是说我是外面的野小孩!

“魏仲暝,你这个外来人赶紧给我滚出来!!!”被蒙住双目的慕承昊因为找不到魏仲暝及其他小孩,而越发越愤怒,其他小孩躲在一个小地方望着慕承昊,魏仲暝仍在慕承昊面前嬉皮笑脸,他似乎不介意慕承昊的话语,一笑而过。

“我在你面前呢!傻蛋!”魏仲暝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说完之后,立刻逃走。

慕承昊一听见魏仲暝的话,脸上一阵羞愤,他立马摘下布袋,想要羞辱魏仲暝一番,哪知道魏仲暝已经遁走了,慕承昊气得无处撒气,只好拿那些小孩来说。

“你们这些人,任由他戏弄我,也不过来提醒我!”慕承昊指着那群小孩说事,小孩们不敢出声,只因慕承昊是慕长寿的幺子。

谁也惹不起这小少爷!

“慕承昊若不是你,成天找仲暝弟弟的麻烦,他又怎么会戏弄你?!”一名大约9岁的女孩手插着腰肢,站出来为魏仲暝说话。

女孩正是慕纹婧之二女儿慕洛芳。

“慕洛芳!!!”慕承昊气急败坏,指着慕洛芳说,“别以为你是我堂姐,你就能对我…..”。

“承昊!!!”

一把沉稳的男声穿插进慕承昊与慕洛芳之间,慕承昊闻声,抬起头看,一名年约14岁,身穿紫色衣裳的男子拿着一把扇子走进院子。

慕承昊一听见男子的声音,举止变得畏缩,慕承昊带着尊敬的眼神望着男子,“大哥!”。

“不得无礼,大哥是怎么教你的,对待长辈,须礼貌周到,对待洛芳堂妹亦是如此!”此男子便是慕承昊的大哥慕承阳,也是慕长寿的长子,因父母常年不在家,慕承阳就肩负起教导弟弟的责任,因此慕承昊对大哥慕承阳尊敬有加,就如同父母一般。

“是,大哥!”慕承昊说完之后,转身硬着头皮慕洛芳道歉,“对不起,洛芳姐姐。”。

“哼,今天有承阳哥哥在,算你走运!”慕洛芳哼了一句,便转身就走。

对于慕洛芳的话,慕承昊十分恼怒,但碍于大哥在,慕承昊又不敢撒野,他只能把这口气给吞下。

此时,一男子走过来,他望了慕承昊一眼,说道:“承阳,别责骂承昊,洛芳是我二妹,再说二妹确实是有些不礼貌,我代她向承昊道歉。”此男子便是慕纹婧之长子慕怀宗。

“好吧,看在怀宗的份上,我就不责难承昊了!承昊,跟我走吧!”慕承阳道完,慕承阳便牵着慕承昊的手离开院子,而其他小孩也开始散去,方才热闹的院子瞬间因为小孩们的离开而变得空荡。

而此时,魏仲暝才悄悄的走来院子,看着空寂的院子,魏仲暝顿时觉得无聊。

然而,院子里有棵苹果树,魏仲暝转身走向苹果树,他抓着树干,缓缓地爬上树,魏仲暝爬上树以后,他舒服的躺在树上,他看着底下空无一人的院子,独自发呆,“唉,好不容易,因为寿宴来了很多人,结果因为慕承昊,所有人都走了。”

说罢,魏仲暝心中产生了一种孤独感,他总感觉缺了什么。

太安静了!这个院子!

他心里很不舒服,真想找个伴来玩玩!

魏仲暝是三年前在街上流浪时,被老夫人捡来,带回慕家的,老夫人把他带回来以后,他就住在老夫人的宅子,一眨眼便是三年,他时常被慕家的小孩辱骂,因为他没有慕家的血统,所以他的地位比一般的慕家人还要卑微。

不过好在老夫人与其他长辈对他好,所以对于那些小孩的话,他也无所谓,只觉得听听就算了。

魏仲暝随手在树上摘下苹果,放到嘴里啃,魏仲暝啃完以后,便把苹果籽丢下去,魏仲暝闭目休眠,反正这寿宴也没他的事,他不去也罢!

魏仲暝浅眠,在他的意识处于休眠之中,他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脚步声,魏仲暝睁开眼,缓缓转头,只见一女子带着一蒙着面纱的小女孩缓缓走去。

魏仲暝一看见女子,立即惊醒,他坐在树上看,这不是纹婧阿姨吗?

那女孩是谁?

女孩身穿浅色衣裳,看着年龄,大约是小魏仲暝两岁,女孩蒙着面纱,让人看不清面貌,不过那双眼瞳透露出生人勿进的意思,仿佛毫无感情之色。

慕纹婧及女孩还未察觉魏仲暝在树上注视她们的身影,慕纹婧及女孩只是路过那棵大树,魏仲暝往前一看,慕纹婧和女孩的方向似乎是老夫人的书房。

魏仲暝挠挠脑袋,这时纹婧阿姨不是该在大厅招待客人吗?

怎么会带着一个女孩来到老夫人的书房?

再说他在慕家三年,从未看到这小女孩,难道她就是这次寿宴的主角?

因为他从未在慕家看过这神秘的三小姐,他只见过大公子和二小姐二人罢了!

魏仲暝好奇心泛滥,他从树上爬了下来,他悄悄的跟在慕纹婧及小女孩身后,离她们有一段距离,接着,慕纹婧来到书房门前,慕纹婧敲了敲房门,闻到老夫人的声响,慕纹婧这才打开门,领着小女孩进书房。

魏仲暝跟在慕纹婧和小女孩的身后,躲在书房外窃听老夫人与慕纹婧的对话。

“娘!”慕纹婧对老夫人唤道,接着她低头对小女孩说,“艳儿,快叫婆婆!”

小女孩听见母亲的话语,便向老夫人示敬:“婆婆安康!”

一把好听的女声从小女孩口中发出,魏仲暝在门外听见小女孩的声音,顿时觉得这女孩一定很可爱。

她叫艳儿,原来她就是寿宴的主角慕洛艳,纹婧阿姨的小女儿。

嘻嘻,他真好奇这女孩的面纱底下,藏着什么惊世的面貌!?

慕洛艳说完以后,老夫人轻轻抚摸慕洛艳的头发,“好好,艳儿真乖!”,慕洛艳认命地让老夫人揉揉头发,她脸上毫无表情,仿佛是傀儡似的。

接着,老夫人停止抚摸,一脸慈祥的望着慕洛艳,慕洛艳也看着老夫人,自慕洛艳出生起,慕纹婧便为慕洛艳安排在自己的闺房中,熟读慕家留下的书卷及秘籍,不可踏出房门一步。

因此慕洛艳到至今,才见到婆婆,也得知娘为自己准备寿宴。

慕洛艳从踏出房门开始,到老夫人书房,她对外面的事物感到新奇,大哥和二姐时不时来她的闺房,为她说说这外面的世界发生什么事。

她不明白娘把她关在房间的用意何在,但她从未怪过娘,她相信娘这么做,有自己的道理所在。

娘曾问过她:“艳儿,你怪过娘,把你关在这房间里吗?”

她说:“不怪。”

后来娘又说了一番话,让她感到不解,“艳儿乖,很快的你就可以出去了,到时你就可以跟其他哥哥姐姐一起玩了!”娘说完之后,揉揉她的头发,她看着娘,娘不知为何落下一滴眼泪,眼里尽是悲伤。

六岁的她不懂娘为何要看着她流眼泪,看着眼前的婆婆,她的眼神就和娘很相似,给她的感觉很亲切。

老夫人看了慕洛艳一会儿,视线便落到慕纹婧身上,慕纹婧示意,便转头对慕洛艳说道:“艳儿,你到院子玩一会儿,娘有事要和婆婆说,你在院子等娘一会儿。”

“嗯。”慕纹婧说完后,慕洛艳就离开书房,走到院子,而慕纹婧和老夫人还在书房说话。

慕洛艳来到院子,四处逛逛,她走到一棵苹果树面前,她停下脚步,她看着这棵树,好像想了什么事,接着她从袖子里拿出一本书,盘坐在树下,阅读从闺房带出来的书。

然而慕洛艳在阅读这段时间里,一道影子的主人不断接近慕洛艳,慕洛艳认真的阅读书籍,还未意识到有人接近她。

当慕洛艳看到一个影子逐渐接近她的身体时,慕洛艳心生警惕,抬起头望,一张充满笑意的脸,就在她面前出现。慕洛艳脑中的警铃打响,立即站了起来,殊不知那张脸的主人因为太靠近慕洛艳的书,慕洛艳一站起来,他就被慕洛艳的书磕伤了。

“啊!好痛!”魏仲暝摸摸自己被磕伤的下巴,整张脸因为疼痛,眉头皱在一起,慕洛艳看着魏仲暝在摸着自己的下巴,因为她从未踏出房门一步,所以她心里对这个陌生人产生抵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