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九章 般若禅寺 - 第九章 般若禅寺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1-30 8:49:40pm

武侠·仙侠


因袭警复拒補的蒋义气身受严重枪伤住院,被警方人员严密的監视着。一个星期过后,蒋义气伤势逐渐稳定下来。一大清早六位警员被传召前来医院,为蒋义气转换病房和录取口供。当监守在病房外的警员打开了房门准备把蒋义气帶离病房的时候,却发现病床上已空无一人,蒋义气早已不知所踪!驻守在病房外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兩位警员不禁大吃一惊!因为这兩位警员在约十分钟前还看见蒋义气躺在病床上,怎么瞬间却凭空消失了?经过众警员全院地毯式搜索后,依然一无所獲!其实就在十分钟前,熟睡在病床上的蒋义气突然被人注射了麻醉剂,昏昏沉沉的被兩个身穿紧身服的蒙面人繫牢在一副担架上,然后连同担架从八楼的窗户外吊上十二层楼高的天台上,过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一架直升机载走。

位于泰国南部的一个小岛上,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上有一座陈年古刹,古刹的围墙正门入口处牌坊上写着“般若禅寺”四个大字。一架直升机甫停泊在寺前的空地上,一副担架随即从直升机舱内卸了下来,只见担架上躺着犹自昏迷的蒋义气。守候多時的兩个僧人接过了担架后,走上了寺庙围墙前的一道约廿十多级的石阶进入庙门。直升机过后昇空绕寺盤旋了一圈后即往北飛去,瞬间隐沒在遥远的天际。

鸟瞰般若禅寺,它有着传统中国式的建筑佔地约八英亩,偌大的寺庙团团的被一道宛若巨龙躯体的五尺高围墙围绕着。从牌坊的入口处进入庙门只见不远处有一个约五尺高的石鼎,鼎脚各有一條石雕金龙盤旋而上,而鼎身则刻有九條活灵活现的九龙戏珠勇猛生动,鼎后则设有约兩尺高的石级以便香客们供香之用。石鼎后不远处是一座三层楼高由琉璃瓦砾筑成的庙宇宏伟宽阔,一幅书有“观音殿”三个大字的横匾高挂在庙门上。敞开着的庙宇大门兩侧各立着一尊七尺高的铜制门神,而庙里正中则供奉着一尊庄严肃穆金碧辉煌的十尺高千手观音塑像,其身旁左右兩侧各有两尊六尺高铜制四大護法金刚各持法器站立兩旁。兩个僧人扛着担架进入庙内沿着左边围墙旁的有蓋走廊一直往内走去,几个转折后兩人来到了千手观音庙的后面,那是一座五间毗连的两层楼庙舍,中间位置是一间禅房。兩个僧人推开了禅房的房门把担架扛进了左手边的卧室内,把蒋义气移到禅房内的床榻上然后收起了担架离开了禅房。禅房内正中供有一尊药师佛塑像,供桌上的一个小燃香塔里升起了袅袅轻煙,无尽的禅意随着淡淡的檀香味弥漫着整个禅房。躺在床上的蒋义气这时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胸口被一只温暖的手掌轻按着,一股令人全身舒坦的内力正从胸口壇中穴处绵绵不绝的注入他的体内。透体而入的内力紧接着直透体内任督两脉,再经任督兩脉分怖至全身经络。源源不绝透体而入的劲力让蒋义气全身舒泰无比。

约莫十五分钟过后,蒋义气从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正想坐起身子却被一只手掌按住肩膀阻止。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别动,静静的躺着。”只见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僧站在床前伸手按住了蒋义气右肩。蒋义气定神一看,只见一个年约七十高龄圆脸慈眉善目的老僧站在床前。迷糊中蒋义气双眼环视禅房四周,只见禅房居中设有一个高脚香案,铜制香炉前供着数盘水果,加上鼻子又闻到阵阵的檀香味,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正置身于灵堂之中办着法事,身旁的高僧正超度着自己,心里一时感触不禁伤感的问道:“法师,弟子现在身在地狱还是天堂?”老僧微笑着看着他说道:“都不是,你的心在地狱,人却还在紅尘。你阳寿未尽,兩头皆不收呐!”蒋义气听后似懂非懂,搔头问道:“大师,弟子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老僧回应道:“施主,你还记不记得无我禅师交給你的锦囊?”蒋义气听了点了点头,老僧继续说道:“贫僧接到一个女孩打来的电话,知道你是无我禅师的弟子,因抗警拒補而中了严重枪伤入院,所从贫僧派人把你給接了出来。这里是须弥峰般若禅寺,贫僧法号无悲。”蒋义气听罢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战战兢兢的问道:“无...无悲大师,你这么做难道就不怕连累到自己吗?”无悲禅师一听哈哈大笑的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贫僧只不过是克尽本份罢了。”蒋义气再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敢情站在眼前的是一个疯和尚!于是接着探问道:“禅师,如果警方找上门来,那不是会迁连到寺庙和大师您吗?”无悲禅师看到蒋义气一脸狐疑的模样,于是接着说道:“老衲明人不做暗事,有什么好怕的?要知道官字有兩个口,不是口口都坏呐!”蒋义气听后更摸不着头脑,囁嚅地问道:“弟子...弟子不明白,还请大师明示!”无悲禅师终于揭开谜底回答道:“贫僧一是受师弟无我襌师所托,二是接到官方的特别指令才敢把你收留于此。简单来说就是有一个官为了私慾,不怀好意借故栽赃追杀你们!而老衲却被另一个好官授以最高皇令,欲借助你们的力量揭开里面的阴谋诡计,以维護边境国家之间的安危,化解国与国之间的误会,这是国家大事匹夫有责呐!”蒋义气听了吓得吐了吐舌头,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脱口说道:“现在魔苇的处境不是很危险!”无悲禅师微笑着说道:“泥菩萨过江,还想护花?”蒋义气听了惭愧的低下了头。无悲禅师见了搖了摇头说道:“世人愚痴执爱欲,未知放下心了然。好好养伤吧!”说完离开了禅房。

躺在病床上的魔苇额头微微发烫,苍白的脸上眉头微撇着。迷糊中似乎感觉到有一只手在自己额头上探测着,过后却感觉到一股透心的涼意透过按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掌直透心扉!朦胧间她感觉到有一双眼睛一直的在注视着自己,让她在不知所措间不敢睜开双眼!她害怕又见到那一双既帶着炽热复带着一丝怨忿的双眼。就在她胡思乱想间,魔苇忽然感觉到一股微热的气息正慢慢的往自己的脸庞凑近,魔苇身子不敢动弹下意识的用双手紧抓着床边的床单。过了不久那道具压迫性的气息渐渐消失无踪!良久魔苇才敢缓缓的睜开双眼,只见四周空荡荡的什么也沒有,只是敞开了的窗户窗帘正被风吹得飘忽不定。微一仰头却看到床褥上却有一只刚被手掌按压过的深印!证明刚才的一切並不是梦也不是幻觉!那么刚才的那个人到底是誰,是不是救她的黑衣人呢?想着想着,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禁眼角泛泪。之后的每一天魔苇似乎都在重复的做着同一个“梦”!那双织热的眼睛无時无刻的在注视着她,这种感觉让她时而感到温暖時而害怕得惊醒。每天格拉素缨都会为魔苇帶来饭盒,待魔苇吃过饭菜后,稍作停留便离开了。

在私人诊所医生的协助下,格拉素缨把帶来的布匹寄放在一间布莊售卖。由于布匹手工精致,很快的被搶购一空。于是格拉素缨便托诊所代顾魔苇三天,然后亲自回到家乡向父亲大量的订了一批布匹,再由她父亲派了一个工人陪同她运送布匹回到布莊。为了不让父亲担心她沒有透露丈夫被捕的事,只是谎称阿坤忙着接洽生意走不开。由于布匹熱销再加上价廉物美,很快的格拉素缨所提供的布匹大受布莊商贩们的欢迎,也打响了傣族传统布匹的知名度。半个月过后,被扣留在扣留所的阿坤由于已超过了延扣期,加上警方证据不足,被法庭宣判当场无罪释放。从扣留所里释放出来的阿坤连系上了妻子格拉素缨,兩人见面后不禁相拥痛哭。过后阿坤也开始和妻子一起配合,除了在镇上销售来自家乡的布匹之外,也把城市缝制的新颖衣装转售到各乡区。魔苇在格拉素缨的细心照顾下,身体伤势也逐渐复原。康复后的魔苇离开了诊所,搬到格拉素缨租赁的一所房屋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