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章 旷世神功 - 第10章 旷世神功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2-01 6:14:31pm

武侠·仙侠


须弥山般若禅寺中,蒋义气身体也已完全康复。这天他独自来到寺庙的后山,从山上往下眺望,只见无尽的云海穿梭在山腰之间,仿佛山脚下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此时山脚下阵阵的熱流源源不断的往须弥山上直冲而上,就在这时一只老鹰搭乘着这股熱流,从山脚下展翅翱翔回旋而上,待将接近山顶的时候,不料高空中另一只老鹰却俯冲而下直往正飛上来的老鹰飛扑过去!蒋义气一时心急张口大喝一声:“不要打!”这声“打”字可谓惊天动地,因为先前无悲禅师在蒋义气胸口注入的内力,悉数已通过他的任督两脉纳入了蒋义气丹田里,那可是耗费了无悲禅师逾十年的功力!这股强劲的内劲使到蒋义气的呼喝声变成杀伤力强大的音波,直贯入那对老鹰的耳孔!刹那间兩只老鹰登時气绝坠下崖去!四周不断回荡着蒋义气刚才的呼喝声,就连悬挂在须弥寺大殿内的巨型吊钟,也被震得发出阵阵的沉鸣声!而蒋义气也被自己劲力十足的呼喝声吓呆了,更后悔自己的冲动害死了兩头老鹰!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佛号说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蒋义气回头一望却见无悲禅师向着他缓步走来,于是双手合十不禁惶恐的说道:“请禅师怒罪,弟子只不过是想阻止这一场恶斗,一時心急出声阻止反而害死这兩只老鹰!”禅师仰天望了一望天空接着说道:“世间万物皆无常,有生必有死,有死必有生,因果循环。只要一念真、诸业善;一念伪、诸惡业。伪善最惡,伪惡反善。佛说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是自寻死路,因緣果报迟和早罢了,你也不必太过执着。”无悲禅师说罢,缓步走向右边傍山而建的三排平台处,那是寺庙僧人平時参禅、坐禅的地方。

无悲禪师拾级而上,步上中间最高的平台上盘腿而坐。过了一会对着蒋义气说道:“蒋施主,你也过来老衲这坐下。”蒋义气听了随即走到禅师身旁,找了一个平台盘腿坐下。无悲禅师待蒋义气坐好后对他说道:“蒋施主,请把双眼闭上仔细的聆听。”蒋义气听从无悲禅师的指示把双眼闭上。大约五分钟过后,无悲禅师问道:“蒋施生,请问你听到了什么?”蒋义气先是一怔然后回答道:“弟子听见风发出的声音和小鸟的鸣叫。”无悲禅师微笑着对蒋义气说道:“施主太多心了,你听到的全是外界对你的诱惑啊!”蒋义气不明所以的问道:“弟子不明,还请禅师开示。”无悲禅师于是说道:“蒋施主听到的皆是鏡花水月,瞬间幻灭无常的假象。请问蒋施主,如果此刻你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你是否还可听得见这大千世界的一切?就如刚才因互斗而坠崖的老鹰,还可发出呜叫声吗?”无悲禅师的一番话,让蒋义气若有所悟,于是诚心的反问禅师道:“无悲禅师,弟子斗胆的请问您又听到了什么呢?”无悲禅师答道:“老衲只听到自己的一颗心在跳动着,无挂无碍明心见性。”蒋义气接着问道:“弟子还是不明,请禅师明示。”无悲禅师于是继续说道:“蒋施主,只要你放下身边的一切,用心去傾听、去感受、体悟、就能了悟生死。有道是道在深山莫远求,灵山只在尔心头,只要你好好修葺本性,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大道已不远矣。”蒋义气听罢,忙起身跪向禅师良久不肯起来。无悲禅师见了问道:“蒋施主你跪我为何?”只见蒋义气双手伏地,复再俯首一揖到地说道:“请禅师收弟子为徒,传授弟子上乘武功!”无悲禅师奇道:“蒋施主何以得知贫僧懂得上乘武功?”蒋义气一听连忙回应道“弟子曾听师父无我禅师说过,禅师武功超凡入圣,如他日有缘要我拜您为师!”无悲禅师听罢不禁眉头一皱,摇了摇头说道“阿弥陀佛,师弟的这顶高帽罩得贫僧头好疼!唔,那我问你究竟要学些什么?”蒋义气连忙说道:“弟子想要学旷世神功!”无悲禅师问道:“为何?”蒋义气回应道:“只为公正和正义!”无悲禅师微笑着说道:“公道本已在人心,然而人心却分辨不出孰是孰非,往往本未倒置,颠倒黑白。再说世上那有什么旷世神功?别痴人说《梦》话了!”无悲禅师故意把那个“梦”字,用上了极上乘的内功说出,当下立刻震得蒋义气气血翻腾。蒋义气到了此刻心里更无半点怀疑納头再拜伏地不起。

无悲禅师见状站了起来扶起蒋义气道:“蒋施主本性纯朴又是无我师弟的弟子,机緣巧合呀!那老衲问你你可通晓大悲神咒经文?”蒋义气不明所指的说道:“弟子背诵大悲神咒多年牢记于心。”无悲禅师喜道:“你且念一遍给老衲听听?”蒋义气于是双手合十一字不漏诚心的念诵了一遍。无悲禅师大喜过望的说道:“好极了!”无悲禅师的这一句好极了反而让蒋义气大感诧异,心中暗想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几凡诚心学佛者皆会背诵太悲神咒!只听无悲禅师续道:“既为你师,老衲赐你法号一一了悟,盼你能了悟、体悟大道。”说完从怀里拿出一本经书交給蒋义气说道:“了悟,这就是你要的旷世神功!”蒋义气接过经书一看不禁大失所望,那不就是大悲神咒手抄本吗?无悲禅师为什么跟自己开这么大的玩笑?蒋义气一脸狐疑的看着无悲禪师说道:“师父,弟子家中也有一本相同的经书,您不是在开弟子的玩笑吧?”但听无悲禅师一本正经的说道:“可笑啊,已握在手心的宝居然当成草,真是曝殄天物!世人愚痴碪不破,旷世神功惟大悲!”经禅师这么一说蒋义气更糊涂了,心中暗忖禅师这玩笑开得未免太大了些!不等蒋义气再度发问,只见无悲禅师走下了平台,面对着一棵榕树咀中念道:“南无喝囉怛娜哆囉夜耶,南无阿唎耶...”蒋义气一听之下果然无悲禅师口中念的正是大悲神咒的经文,只见他边念双手边呈托钵状置在胸前,当念完第一句时,凝在胸前的双手倏地反转下压,赫然就与大悲神咒画册中的第一页,观世音菩萨双手交叉合掌下按在小腹前的姿势一模一样,然后双手附掌往上結印,只见一道气劲从无悲禅师双手結印处往榕树枝桠击去。只听喀嚓一声响,一支手腕粗細的支桠应声断裂往下坠落!蒋义气看罢简直不敢相信,直瞧得瞠目结舌的愣在当场!而无悲禅师这时也已调息收掌,脸帶微笑的望着蒋义气。

就在这时,远处却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好一个世人愚痴碪不破,旷世神功惟大悲!”只见原本与蒋珍芯一起留在竹屋的无我禅师正緩步走来,蒋珍芯也跟在其身旁。无我禅师双手合十续道:“可喜可贺,无悲师兄闭关练就大悲宝鑑兼收得良徒啊!”蒋义气循声一看,大喜过望呼道:“师父、阿妹、怎么你们也来了?”待三人见过面后,无悲禅师对着比他年长十岁的无我禅师说道:“师弟,多年不见别来无恙?”无我禅师微笑着说道:“托师兄鸿福我佛慈悲,贫僧无挂无碍神清气爽。”无悲禅师接着说道:“无我师弟,这大悲宝鑑劲道之强非比寻常,如心术不正、无仁爱、无佛慈悲心者不可得,恐会天下大乱涂炭生灵。”无我禅师明白师兄心中的疑虑,于是对师兄说道:“师兄,义儿从小亲近佛法品性敦厚,並非是个好勇斗狠之徒也与老衲有师徒之缘,师兄不必担心。”无悲禅师听罢点了点头对蒋义气说道:“了悟,明日早课我与你剃度,在佛前成为俗家弟子,而且你要在佛前立誓尊守佛规,贫僧才传授你大悲宝鑑,如何?”蒋义气听了喜不自胜连忙答应。四人再度闲聚了一会之后才返回寺内。

翌日早课,寺里上下二十余位僧人齐聚在大殿内,由无悲禅师主持剃度仪式。蒋义气跪在蒲团上,在莊严肃穆的千手观音佛殿前见证自己正式归依三宝,剃度成为佛门俗家弟子。仪式顺利的进行过后,蒋义气也在佛前立誓仅尊佛规,不随意使用无悲禅师所传授武功。剃度过后的蒋义气穿上了僧衣活脱就像一个道道地地的僧人,光溜溜的额顶上只差沒点上几颗香记而已。在一轮早课过后,无悲禅师亲授了蒋义气大悲心法,然后再细心的传授运功要领,不久蒋义气也粗略的了解了个大概,但必须先持素参禅打坐,学习基本功方可习大悲宝鑑。过后无悲禅师对蒋义气指出此大悲宝鉴与一般武学秘籍的差异。据其所言其最大不同之处是大悲宝鉴功法全以大悲咒经文作依据,而其每一个功法与招式皆依据画册里面的一个或一句经文来诠释,不似其他的武术拳谱总是按着招式里面的名称及动作来作依归。而大悲宝鉴里头的每一个功法却与大悲咒的每一句经文相互呼应,全套总共八十四页,功法亦相等于八十四句大悲咒经文!每一句经文皆附有一位菩萨的画册,画册之中有的只是在诠释某个菩萨的法相,而有的却是在诠释某个形态各异或正在静思冥想打坐中的菩萨。当中也有手执兵器运功施法的各式菩萨,而整套功法都代表了不同菩萨当时的形态和动作。偶尔忽而静思,忽而作势进攻,完全符合一静一动、一修一行的菩萨上乘武术功法修为。大悲功法博大精深,如果要融会贯通全套功法並非一朝一夕之事,除了本身的参悟能力之外,其最大的成功关键却还是习者本身的佛緣深淺。至今为止无悲禅师也只不过只參透了半数以上的大悲心法而已,而蒋义气呢则还是个未知数,功法是死的其余一切都要视其福澤造化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