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07章 - 侯府局势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2-02 8:03:13pm

其他·同人


据前世韩凝曦对镇北侯府局势的了解,镇北侯府是世袭制的爵位,自己的曾祖父韩国曜是太祖皇帝的开国功臣,曾经和太祖皇帝一起并肩作战,征战四方,以至于太祖皇帝收复江山后,便封了自己的曾祖父为镇北候,赐十万兵马的兵权,后曾祖父仙逝后这个爵位则由当时的世子,自己的祖父韩震辉继承。

祖父韩震辉曾经也为燕明朝立下了许多赫赫战功,镇北侯府有一段时间在朝堂上是有极大荣耀的,曾祖父和祖父的一身战功都是用自己一刀一枪挣来的,反倒是自己的父亲韩壹无战功在身,空有一个候位,所以只能靠联姻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坐稳镇北候这个位子。

韩壹也不是毫无是处的,他虽没有武力也没有战功,但他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和心机,擅长谋略,他知道自己没有战功在身,朝堂上的百官们全都在盯着他手中的兵权,所以他就与有战功并深受皇恩的世家联姻,比如自己的母亲徐氏,护国公府的嫡长女,而韩壹这个镇北候的位子是否真的是名正言顺还不确定呢。

镇北候韩壹的正妻徐氏,是护国公府的嫡长女,护国公府手握二十万大军的兵权,而现任护国公从十五岁便开始从军,几十年来都在为燕明朝征战沙场,燕明帝感念护国公的汗马功劳,曾赐予护国公府一块免死金牌,而后护国公府的嫡次女则成为了当今圣上燕明帝的徐贵妃,韩壹正是看中护国公府能带给他的这个势力利益,所以才会去求娶她的母亲徐氏。

而她的母亲徐氏,是京城有名的才貌双全的美人,年轻时曾很多杰出青年都来求亲,可后来为了家族还是嫁给了她的父亲,误了一生,她这个父亲可是无情得很呐。

韩凝曦想到这不禁嘲讽一笑。

果然,她的父亲对于权利永远不会满足,娶了她母亲后,又纳了苏丞相家的庶女,当今苏皇后的庶妹苏氏为妾室,苏家人长得都是国色天香,韩壹对苏姨娘也真是极尽爱宠,可惜妾就是妾,永远比不上正妻,再加上她母亲生有两女一子,地位稳固,而苏姨娘只生有一个庶女韩凝嫣,韩凝嫣纵使再出色,也只是一个庶女,只要有她们三姐弟在,她就永远也越不过他们三姐弟去,所以前世苏姨娘和韩凝嫣才要费尽心思除了她的母亲以及她们三姐弟。

可是今世嘛,她一定会彻底毁灭她们的希望!

祖父和她的祖母安氏生有三个儿子,安氏是当年炙手可热的安远候府嫡女,后与祖父联姻,祖父也没有纳妾,虽说如今安远候府的景气是越来越不行了,却也算是名门世家。

她的父亲韩壹是祖父的嫡长子,而祖父的嫡次子,她的二叔韩修很有经商的天分,经营着几处马场和矿场,虽然她父亲有朝廷的俸禄,但镇北候府的支出大多数都还得仰仗这位二叔,虽然二叔没有官位在身,但祖母却为二叔娶到了工部尚书的嫡女为妻,可她这个二婶却是个心胸狭隘的人,二叔很不喜二婶这个性格,所以两人的夫妻感情不是很好,后来祖母又为二叔纳了一户商户人家的女儿为良妾,也就是秦姨娘。

要说镇北侯府最特殊的也就是三房了,她的三叔韩墨是个不闻世事的人,他只喜欢书墨,目前在翰林院当任正九品侍书,而他的夫人齐氏也是性格淡泊名利的人,三婶的家世并不显赫,只是普通的世家女儿,但却是医药世家,而她唯一的儿子,韩凝曦的堂弟韩清远却很有医学天赋,在前世后来也成为了小有名气的游医,在她的记忆中三叔和三婶的感情很好,三叔一生都没纳妾。

韩凝曦想到自己前世四面楚歌之时也只有三婶齐氏冒着生命危险为自己求情,因为三婶家世普通,所以她一向重名利的祖母并不待见三婶,而三叔又不理后宅之事,三婶在镇北候府里也活得不易,罢了,自己有能力的话一定会帮帮三婶。

现在镇北侯府的男丁颇少,只有大房和三房有嫡出的少爷,如今最有资格继承镇北侯府世子之位的,只有她的亲弟弟韩清昊,但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毕竟以后镇北侯府的局势会不会有变化也还不知道,而且韩凝曦也不想让自己的亲弟弟去淌镇北侯府这滩浑水,况且她前世今生都对镇北侯府这个地方实在生不起一丝留恋。

她如今要做的是让她母亲能在这镇北侯府里站稳脚跟,如今老夫人安氏因为病体抱恙,把管家事宜交给了她母亲徐氏,可她母亲却突然病了,她母亲的身体向来康健,这病来得突然又蹊跷,韩凝曦不禁怀疑这是一场阴谋,为了夺得她母亲手中的管家大权的阴谋,二婶怕是也在虎视眈眈着这个管家大权,韩凝曦眯了眯眼睛,这其中怕不止是只有苏姨娘的手笔了,看来她得查清楚了。

不论是谁,她都不会让她们得逞!

前世她母亲的病拖了多年都未痊愈,一直在病榻上,直到死去,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这一切再发生!

“小姐? 小姐? ”月蘭唤着陷入自己思绪良久的韩凝曦。

“姐姐?”韩凝晚拉了拉韩凝曦的衣摆。

韩凝曦这才从自己思绪中醒来。

“小姐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呢?”月蘭好奇地问道。

“想祖母何时才会见人。”韩凝曦随口回了一句。

镇北侯府的老夫人安氏前阵子身体抱恙,便通知全府上下这阵子都免了各房的晨昏定省,然后便闭门谢客到如今。

“应该快了。”月蘭歪着头想了想。

“小姐,你与七小姐可准备妥当了? 六少爷已经候在外屋的花厅多时了。”春雨见韩凝曦姐妹俩还没出来,只好走进来瞧瞧。

“晚晚好了?”韩凝曦笑着看着已穿戴整齐的韩凝晚。

今日韩凝晚穿了一件鹅黄色的小棉袄,下身则穿了湖绿色的襦裙,头上扎着双丫髻,鹅黄色的兔子发簪斜插在发髻上,显得可爱又活泼。

“嗯,好了,哥哥已经在外面等了我们多时了。”韩凝晚点点头说道。

“那我们出去吧。”韩凝曦闻言点点头,拉着韩凝晚的小手走出里屋,走过一段路便到了外屋的花厅,这里是韩凝曦见客的地方。

秋月正陪着韩清昊说话,越安则是在和越青说着话,秋月抬头见韩凝曦终于牵着韩凝晚走了出来,笑着打趣道:“二小姐和七小姐刚刚莫不是在说悄悄话,怎么这么久才出来?”

“姐姐安好。”韩清昊向韩凝曦行了一礼。

韩凝曦嗔笑道:“好啊,秋月,现在翅膀硬了,敢笑话你主子了?”

“奴婢不敢。”秋月笑嘻嘻地应道。

“今儿就罚你守院子,月蘭和春雨与我一同前去韶雲院。”韩凝曦说道。

“奴婢遵命。”秋月闻言也没生气,反而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回道。

“花恣和越安也得好好守院子。”韩凝曦开口点名在秋月旁边默不作声的花恣。

“奴婢知道了。”花恣乖顺地点点头。

“小姐放心! 只要有我越安在,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越安拍拍自己瘦小的胸板说道。

“油嘴滑舌!”韩凝曦白了自己小厮越安一眼,越安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奴婢参见二小姐,七小姐。”轻风和雪狸也在花厅等着自己的主子。

“你们来了。”韩凝晚看到自己的两个贴身大丫鬟也在也挺高兴的。

“小姐。”轻风和雪狸连忙走到韩凝晚身边。

而韩清昊今儿也带了自己的贴身小厮,越青。

韩凝曦看着韩清昊身边的少年,心中颇有感慨,前世这个越青可是十分忠心护主,韩清昊被韩凝嫣推下湖后,是越青亲自下湖找回韩清昊遗体的,然而越青因为泡在冰冷的湖水中太久,最后染了重风寒,也跟着殉主了。

少年看着孱弱的躯体,可是却用自己微薄的能力护着自己的主子。

而自己的小厮越安,越青的哥哥,也是对她忠心耿耿,可是在前世他也一样不得善终,而这一切都是拜那人所赐!

韩凝曦袖中的五指已经紧紧握了起来。

“这是越青吧,长高了不少。”韩凝曦笑着看着越青。

“哼,姐姐你是不知道他食量有多惊人,一日里一餐就要三碗饭两碗菜一碗汤,他哥哥越安的食量都没他这么大。”韩清昊嫌弃地看着自己的小厮。

越青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满脸通红。

而一旁的越安见自己的弟弟被调侃,丝毫没有要帮忙的意思,还在一旁偷笑,惹得越青瞪了他几眼。

“我们家又不是很穷,一个小厮我们还是养得起的,你就别笑话越青了。”韩凝曦伸手点了点韩清昊的额头。

“越青哥哥最喜欢喝汤了,上次和哥哥吃饭,越青哥哥把一锅汤都喝完了!”韩凝晚突然有些兴奋地说道。

“噗。”越安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眼见越青越来越红的脸,韩凝曦无奈打断自己弟弟和妹妹的交谈:“行了,再说下去就要误了请安的时辰了。”

越青见众人终于不把视线放在他身上,不由松了一口气。

“主子们慢走!”越安对着远去几道身影挥手道。

韩凝曦一行人便出了怡雪居。

韩凝晚一路上都极其兴奋,韩凝曦无奈地只好牵稳韩凝晚,不让她扑倒。

徐氏的韶雲院虽不比老夫人的荣春院大,但格局也非常气派,景色也非常怡人,毕竟是镇北候府女主人的居所。

韩凝曦眼睛有些酸涩地看着自己母亲的院子,前世她很少踏入她亲娘这个院子,却已经快忘了里头的结构,还有里头的人。

当韩凝曦一行人走进韶雲院的外屋花厅时,便看到了站在一旁低眉顺眼正在等候召见的苏姨娘和韩凝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