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素雲秘境之卷 - 四十四、與千爧交交心

夏血瞑≪重生魔尊立志當普通人≫  - 发布于2019-12-03 7:45:52am

耽美·百合


不知是第幾次失去意識的千槿無奈地站在這一片雪白大地之上,仰望天空,映入眼簾的是與雪白成對比的蔚藍。他依稀記得自己過於著急想要找到宋昀子結果誤入一石室,結果遭到禁製反擊,在之後他就發現自己站在這兒。

這是什麼地方,他不知道,不過他可以感覺到這裡並非現實,反而像是某種精神世界。然而,這個精神世界,不屬於他,因為他的精神世界可不是僅有蔚藍與雪白的顏色,更沒有那麼的荒蕪,前方也不似這種仿佛沒有起點和終點。

就在他苦惱著該如何讓自己的意識回歸身體,使自己清醒過來之際,不遠處漸漸有道虛影凝聚成形,且朝著他的方向緩緩飄過來。

片刻之後,虛影成形,化為一個半透明,年紀很輕,大約二十幾許,身著藍裳的男子。

眨了眨雙眼好奇地盯著眼前的男子看了好一會兒,千槿展顏一笑,放下了所有的警戒。

「血緣這種東西,當真奇妙。」

「確實奇妙。」

「呵呵,你似乎一點都不怕我會對你如何呢,千槿小朋友。又或者,我該稱呼你為齊溫燐小朋友?」

莫名被調侃了的千槿滿額黑線。他原以為這位千年前的大前輩應該是個穩重的人物,哪知道這大前輩會開玩笑,只是開玩笑也不該拿他這個後輩來開啊。

「請您喚我槿兒便好,畢竟昔日的齊溫燐已死。」

聞言,男子輕聲一笑,旋即揮一揮衣袖,雪白之地忽然染上一片綠色且多了碧竹桌子與兩張椅子,桌上還擺了幾盤顏色鮮艷的果子以及泡好的熱茶,接著二人便入座,千槿還體貼地為彼此倒了杯熱茶。

小啜一口杯中茶水,千槿不由抬眸細細打量眼前已逐漸實體化的男子。

方才明明是半透明的,怎麼轉眼間就實體化了呢?

對此,他絲毫不感到意外。

「千爧前輩……您希望我如何稱呼您呢?祖爺爺還是……仙帝?」

「噗——!千爧!喚我千爧或者傆瓈就好,祖爺爺和仙帝什麼的就免了!」

千爧完全不想被一個看似與自己年紀相差不多的後輩稱呼為祖爺爺,雖然他確實是千槿的祖輩,但他沒法承認像自己這般的人也會有後代,而且這居然還是直系血脈。

「那、我便喚你千爧。不過在那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訴我你究竟是活著的還是殘存的意識?」

估計是沒料到千槿會拋出這種問題,千爧愣了許久,旋即苦惱地將杯中熱茶一飲而盡。他重複灌了自己好幾杯茶,直至鎮定下來後,微微歎息,臉上充滿了無奈。

是活著的,抑或殘存意識的問題就這麼重要嗎?

對於這個後輩的想法,千爧承認,他不理解。

「說是殘存意識,卻也不算是。我呢,是在裘諐徹底失去理智之後,遭到重創而神魂俱滅,儘餘一絲殘魄來到素雲秘境,並選擇葬身於此。可惜,我的肉體在裘諐殺了我之後,隨之粉碎消散,輝昀只能為我立了個衣冠冢等待我的後人。」

聞言,千槿沉默了良久。他相當驚訝,驚訝身為仙帝,擁有天縱之資的千爧竟然是死在摯友手上,而且摯友是前九泉幽冥之主的幽冥魔祖——裘諐,裘龏諽,他們如今最大的敵人。

可想而知,裘龏諽多麼可怕,可怕到能殺了千爧。

於是他們倆陷入了沉默,一起喝茶,努力維持平靜的心。

良久之後,千爧忽然抬眸望了望藍天,忽地勾唇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杯子便站起身走到千槿身旁,但背對著他。

「千爧?」

「你在這裡待很久了。回去吧,我已經把我尚且記得事全告訴你了,往後的事,就由你們自己去解決。」

「可我不覺得我們能夠對抗得了裘龏諽。我敢肯定,裘龏諽現在的力量,絕對比起以往還要強,我們根本難以招架。」

「時機,尚未成熟。槿兒,你且先回去吧,之後的事……隨緣就好。至少,我答應你,若是他日你遇上麻煩,只要你捏這指訣呼喚我的全名,我必定出面。」

「但願我不會用到這個指訣。」

千槿苦笑著,因為千爧教他的那指訣,他恰好懂,但如果真在緊急狀態需要得到千爧的幫助,他會慎重考慮。沒辦法,千爧若是給予幫助就等於是消耗自身元神之力。

元神之力一旦消散,就等於是魂飛魄散。

所以千槿絕對不會用,不到萬一,他絕對不會捏出這個指訣尋求幫助。

「那麼、就此別過。來日方長,終有一日,我們會再度相見。歸去吧……」

濃霧四起,千槿的視野裡一片朦朧,千爧的身影也早已消散不見。他正迷惑的當兒,白芒忽然一閃,他眼睛受到刺激立刻閉上,腦袋也隨之傳來劇烈的疼痛感。

不一會兒,千槿緩緩睜開雙目,有些茫然地環顧四周,最後視線焦距,他與江語軒對上了彼此的視線。

見心上人醒了,江語軒顧不上尚且還有外人在現場,一把將人拉入懷中並抱緊了那嬌弱的身軀。未了,他意猶未盡,在摟抱之後直接吻住千槿的唇瓣,堵住了他所有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一吻也嚇著了千槿,但他理解江語軒的不安,只好任由他,哪怕……他其實很羞澀尷尬,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擁吻,且還是一對同性別,他有些害怕。

他怕他們倆天理不容。

一吻結束之後,江語軒又把他給摟得更加緊了。

「下會兒……不許你魯莽行事。」

「我知。我再也不會那麼粗心大意,那麼魯莽了。」

千槿真是怕了這個近來都不再那麼冷淡的道侶。而且,不知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江語軒似乎比起重生後再見到的那一次,修為又高了些許,隱隱有種快要突破大乘巔峰期的感覺。

「咳,二位,打情罵俏先暫時到此為止,不如你們替在下製造一條生路,讓我能夠偶爾去外界逛逛。」

「宋昀子前輩你這要求會不會有點……過分啊?」

「我相信你們。」

結果剛醒過來的千槿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只能被逼跟江語軒一塊兒找尋出口,還有把不知去到哪兒找尋宋昀子以及擅長偽裝潛入在秘境之中的潛伏者給找出來的千重等人給找回來。

現在,好像也只剩下一個辦法。

引君入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