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09章 - 母亲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2-03 9:52:48pm

其他·同人


韩凝曦看着面前的门帘,里头隐隐约约传来药香和几声咳嗽,心中的愧疚升到了极点。

母亲在前世可有怨过她?

韩凝曦的眼眶渐渐红了起来,想起前世自己的所作所为,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没脸踏进去见她的母亲。

徐嬷嬷见韩凝曦久久不进去,有些疑惑地上前来,看到韩凝曦五味杂陈的表情,顿时明了,心里也不好受。

“二小姐,怎么不进去?夫人可是天天都在念叨你呢! 夫人等会儿看见你,肯定十分高兴! ”徐嬷嬷宽慰地拍了拍韩凝曦的手背。

是啊,她母亲前世一直都在念叨她,而她却完全不放在心上。

韩凝晚和韩清昊看着自己姐姐迟迟不进去,不禁有些不安。

难道姐姐还是不想见母亲吗?

“嬷嬷,是不是曦儿来了?”突然,正房里传来一道虚弱的女声,夹带着几声咳嗽。

“回夫人,的确是二小姐,二小姐还带着六少爷和七小姐一起来给你请安了。”徐嬷嬷聪明地说出能让自己夫人高兴的重点。

从前,这三姐弟从来不会一同前来请安,就算在同个屋里也不说话,气氛冷得很,可今日二小姐却是牵着七小姐与六少爷一同前来,见三人眉眼间也并无不愉快,显然是解开心结了。

“真的吗?快让他们进来!”那道女声显然十分惊喜。

韩凝曦深吸一口气,不停在心中鼓励自己,如今她已经重生了,她已经不是前世那个愚蠢的韩凝曦了,一切悲剧都还没发生,有什么好怕的?

徐嬷嬷鼓励地看着韩凝曦,韩凝曦终于抬起脚步踏入了正房。

一个黄衣丫鬟撩开帘子让韩凝曦等人进来,韩凝曦认得这个丫鬟是徐氏身边的一等大丫鬟,喜心。

徐氏身边有四个一等大丫鬟,除了眼前的喜心,还有另外三人,喜雲,喜乐,和喜安,她们都是徐氏的心腹。

“奴婢见过各位主子,主子们安好。”喜心向着众人行了一礼,看见韩凝曦牵着韩凝晚,还有边上的韩清昊,脸上尽是惊喜。

“喜心姑姑不必客气。”韩凝曦笑着回道。

“二小姐难得来这儿一趟,可是让韶雲院蓬荜生辉啊!”喜心打趣道,语气并没让人感到不快。

“喜心姑姑就不要笑话我了!”韩凝曦不禁有些脸红。

“喜心姑姑,有没有准备晚晚喜欢喝的龙眼蜜枣茶?”韩凝晚直接上前拉着喜心的衣袖撒娇道。

“有有有,不止有七小姐你喜欢的龙眼蜜枣茶,还有二小姐喜欢的桂花糕,六少爷喜欢的莲心茶。”喜心笑着蹲下身,伸手捏了捏韩凝晚的脸颊。

“喜心姑姑最好了!”韩凝晚开心地抱住喜心的脖颈。

韩凝曦和韩清昊互看一眼,都无语地摇了摇头,自己的妹妹也太厚脸皮了。

正房外的苏氏和韩凝嫣冷眼看着房内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反观她们反而像是多余的。

“曦儿呢?”韩凝曦听到徐氏的声音,心中依旧在隐隐作痛。

韩凝曦抬眸朝前看,便看到靠着床头而坐,脸色苍白,两眼正紧张寻着她的徐氏。

徐氏是曾经的京城四大美人之一,自然长得不差,虽然样貌不比苏氏,但也算是个美人,如今虽因重病而脸色苍白,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她那双秋水般的美眸却平白让人感觉到楚楚可怜。

“母亲,我在这。”韩凝曦心中叹了口气,缓缓走到徐氏面前。

徐氏眼睁睁看着自己多日不见的长女朝着自己走来,一张与自己有八分像的脸顿时映入她的眸里。

“母亲,曦儿带着昊儿和晚晚向你请安来了,愿母亲安好。”韩凝曦在徐氏面前跪下,再唤韩凝晚和韩清昊前来,三姐弟齐齐跪着,朝着徐氏恭敬地行了三拜。

徐氏看着自己从前从不一起来的三个儿女,如今他们却一起跪在她面前,不禁欣慰得热泪盈眶。

“曦儿,还有晚晚和昊儿,你们快起来。”徐氏伸手握住韩凝曦的手,拉着韩凝曦起来,也唤着韩清昊和韩凝晚起来。

徐氏拉着韩凝曦的手就不想放了,一双眼睛一直看着韩凝曦。

韩凝曦也大大方方地让自己母亲瞧,因为徐氏拉着她的手不放,她只好坐到床榻边。

徐氏伸手摸了摸韩凝曦的脸颊,有些欣慰地说道:“我的曦儿长大了。”

韩凝曦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暖,是她前世失去的温暖,终于忍不住落泪道:“母亲,对不起。”

对不起,前世我待你如此冷漠。

对不起,前世我没保护好你。

对不起,前世我害了外祖一家。

前世,她总以为母亲只关心弟弟,而不关心她,如今看来都是苏姨娘故意离间她和母亲之间的关系,而她转向去讨父亲的注意和欢喜,却没想到最后把自己也赔了进去。

自己前世当真活得荒唐。

徐氏闻言一愣,随即疼惜地说道:“说什么对不起呢,曦儿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

“娘。”韩凝曦再也忍不住扑进了徐氏的怀里大哭起来。

徐氏听见久违的一声娘,也忍不住落下泪来,更加紧地回抱住韩凝曦。

不,她对不起她母亲太多了。

对于这三个儿女,其实徐氏最疼的是她这个嫡长女韩凝曦,因为当时怀着曦儿时,老夫人和镇北候都期盼着她这个头胎是男孩,当这个长女出生后,老夫人和镇北候明显有些失望,有一段时间都十分不待见这个长女,她很是心疼,所以觉得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才让这个长女受尽委屈,便比较疼爱些,后来不知怎么的,自己和这个女儿却越走越远,反而和苏氏越走越近,可如今她瞧见曦儿的改变,她很高兴。

一旁的韩清昊和韩凝晚不禁也红了眼眶,静静瞧着抱在一起哭的母女俩。

“好了好了,再哭我曦儿就不美了。”徐氏有些好笑地轻轻推开韩凝曦,伸手抹掉韩凝曦脸上的泪水。

韩凝曦眼眶红红的,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姐姐哭哭了,羞羞!”韩凝晚调皮地嘲笑韩凝曦。

“好啊晚晚你,连姐姐都敢笑话!”韩凝曦瞪了韩凝晚一眼,伸手把韩凝晚抱上自己的腿,开始饶痒痒。

韩凝晚银铃般的笑声笼罩在正房里,徐氏看见面前玩闹的两姐妹不由失笑,心中的郁气也消散了不少。

“姐姐……晚晚知道错了……”韩凝晚受不了了,连忙开口求饶道。

韩凝曦却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哥哥……你快让姐姐停下……哈哈哈…哈哈…”韩凝晚只好向自己哥哥求救。

“我可不敢让姐姐停手。”韩清昊对韩凝晚做了一个鬼脸。

徐嬷嬷看着眼前其乐融融的三姐弟也非常高兴。

“娘亲……”韩凝晚只好把求救对象转移到徐氏的身上。

“好啦。”徐氏笑着从韩凝曦怀中接过韩凝晚,让韩凝晚暂时脱离了韩凝曦的魔爪。

韩凝晚坐在徐氏怀里,向徐氏撒娇道:“娘,你看姐姐和哥哥都欺负我!”

“你这小鬼精灵又撒娇! ”徐氏笑着捏了捏韩凝晚的鼻头,摇了摇头。

“这死丫头脸皮厚着呢!”韩凝曦伸手拍了拍韩凝晚的头顶。

“姐姐! 都说不要再拍晚晚头顶了! 再拍晚晚就越来越矮了! ”韩凝晚对着韩凝曦咬牙切齿地说道。

徐氏闻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一旁的徐嬷嬷欣慰地笑了,夫人很久没有这样开怀地笑了。

“你本来就矮!”韩凝曦见徐氏眉眼间的郁色已经消散了不少,不禁松了一口气,前世她母亲的病一直不痊愈,有很大部分就是郁气结于心中,太过担忧于这个不孝女的原因。

韩凝晚瞪圆了眼睛,气得嘟起了小嘴,一副兔子急了的模样,好不滑稽。

“噗。”韩清昊忍不住好笑地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顶。

“昊儿最近如何?”徐氏如今才想起自己儿子来,问道。

“回母亲,儿子最近在习字呢。”韩清昊露出可爱的笑容回徐氏。

“噢,习得如何?”徐氏欣慰地点点头,脸上的笑容从未落下过。

“儿子最近习的是《三字经》。”韩清昊有些期盼地看着徐氏。

徐氏伸手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顶,称赞道:“好好,我的儿子果然长大了。”

韩清昊得到自己母亲的称赞,脸因为兴奋有些红。

“奴婢说今儿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咱们二小姐来了!”突然,一位青衣丫鬟捧着一个食盘走了进来。

韩凝曦转头一看,便知道来人是谁。

“喜雲姑姑。”韩凝曦笑着向青衣丫鬟点点头。

“奴婢见过各位主子。”喜雲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奴婢还给主子们带来了最爱的吃食噢。”喜雲把食盘放在了床榻对面的圆桌上。

“晚晚要喝的龙眼蜜枣茶!”韩凝晚兴奋地奔到圆桌前。

“你这个小馋猫!”喜雲伸手捏了捏韩凝晚的鼻子。

韩凝晚这个吃货在看到有美食吃时,丝毫不在意别人捏她鼻子,连眼皮都没抬,自顾自喝起茶来。

喜雲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主子的这个小女儿,也只有这个七小姐的性子最跳脱,和夫人的性子完全不像。

倒是二小姐的性子与夫人最像。

喜雲和喜心从前看见二小姐对夫人漠视的态度其实是不喜的,但是今日看见二小姐的变化,都非常高兴,觉得或许从前二小姐只是不够成熟的缘故,夫人在这处处是危机的侯府里终于不用孤掌难鸣了。

“夫人,苏姨娘和三小姐还站在正房外等待你的召见呢。”喜心走进来眨眨眼说道,一副仿佛刚刚才见到苏姨娘和韩凝嫣的模样。

韩凝曦闻言别过头偷笑了起来,这喜心姑姑果真不是省油的灯,自己前世也没少被她修理过。

徐氏看了看自己的贴身丫鬟,自然是没逃过喜心眼中的幸灾乐祸,虽然自己也很不想见到她们,最后还是无奈地说道:“还不快让她们进来。”

“是,夫人。”喜心笑嘻嘻地走出去通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