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10章 - 挑拨离间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2-03 9:54:33pm

其他·同人


韩凝曦站起身,和韩清昊一起走到韩凝晚所在的圆桌边坐下,等着那母女俩走进来。

“姐姐,吃糕糕,你最喜欢的桂花糕呢!”韩凝晚献宝似地捧着一碟香气扑鼻的糕点到韩凝曦的面前。

“好好。”韩凝曦笑着接过碟子,拿了一块桂花糕放到嘴里。

入口香甜,果然是她前世今生都喜欢的味道。

“哥哥,你也喝茶!”韩凝晚也没忘了自己的哥哥。

虽然自己哥哥很喜欢作弄她,但韩凝晚知道她的哥哥其实很疼她。

“谢谢晚晚。”韩清昊笑眯眯地接过韩凝晚递给他的莲心茶,心满意足地喝了起来。

没多久,喜心便带着苏氏和韩凝嫣走了进来,她们的丫鬟自然是没资格进来的,便留在了正房外,韩凝曦微微抬眸便看到两人的脸色有些不好,微微一笑。

虽然现在是三月初,但冬季也才刚过,天气可还凉着呢,这母女俩刚刚在外面站了许久,肯定不好受,没被冻死算不错了。

徐嬷嬷是故意忽视她们,让她们站在外面等待许久的,是想帮母亲这个正室夫人来个下马威,而前世的自己反而帮着那母女俩顶撞徐嬷嬷,现在想想自己前世真是蠢到家了。

“妾身(女儿)见过夫人(母亲)。”苏氏和韩凝嫣也自然知道徐嬷嬷这样做的含义,也没做出什么控诉,依旧规规矩矩地给徐氏请了安。

徐氏淡淡地摆手道:“你们起来吧。”

“母亲的身体可好了?”韩凝嫣柔声问道。

徐氏抬眸看着眼前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再看看旁边站着的苏氏,实在生不起任何一丝欢喜来。

“我很好。”徐氏简短地回道。

“母亲别怪二姐姐前阵子不来向母亲请安,二姐姐实在是……”韩凝嫣看了看韩凝曦红红的眼眶,心中料定韩凝曦和徐氏之间刚刚可能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连忙欲言又止地说道。

徐氏皱了皱眉,眸中许久不见的锐利再次重现出来。

徐氏身旁的徐嬷嬷也皱了皱眉,这三小姐是何意?

韩凝曦听完韩凝嫣的话反而轻笑了起来,还是和前世一样想挑拨离间啊。

前世自己受苏姨娘挑拨,非常厌恶自己的母亲,所以很少来向徐氏请安,反而韩凝嫣这个庶女天天来向嫡母请安,显得她这个嫡女不孝和没规矩,而韩凝嫣这个庶女反而落得孝顺嫡母的美名。

“也是曦儿的错,前阵子身子有些不好,怕母亲担心便没来向母亲请安,母亲可别怪曦儿。”韩凝曦有些愧疚地看着徐氏说道。

“什么?曦儿你身子不舒服?可好全了?”徐氏一听立即担心地坐起身来。

韩凝曦见状立即走到徐氏身边,扶着她坐好,笑道:“母亲别担心,曦儿的身子现在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徐氏紧张地瞧着韩凝曦的脸色。

“姐姐,你生病了?”韩清昊闻言也担忧地看着韩凝曦。

韩凝曦见状心里暖暖的,却也非常痛恨前世愚蠢的自己,自己亲手把最关心她的亲人都送上了地狱。

“难怪昨晚和姐姐一起睡时,感觉到姐姐的手手总是冷冷的,晚晚怎么捂都捂不暖!”一旁顾着吃的韩凝晚突然扑向了韩凝曦。

韩凝晚这句话简直是神助攻,韩凝曦有些好笑地回道:“原来你个小狐狸昨晚想和我睡只是因为自己怕冷,想找个暖炉!”

“哪有!晚晚是想姐姐了才会想要和姐姐一起睡的!”韩凝晚被拆穿也不恼,一脸笑嘻嘻地看着韩凝曦。

韩凝曦闻言嗔怪地瞪了瞪一脸古灵精怪的韩凝晚。

“曦儿。”徐氏伸出手来摸了摸韩凝曦的手,发现是有温度的,这才放心。

“母亲,放心,曦儿没事,只是感冒而已,如今已经好全了。”韩凝曦拍了拍徐氏放在她手上的手背,示意她自己没事。

“月蘭,春雨,你们是怎样照顾小姐的!”徐嬷嬷瞪着一旁的春雨和月蘭。

“奴婢知罪,下次一定会注意。”月蘭和春雨顺水推舟地说道,坐实了韩凝曦生病的事实,而不是韩凝嫣想说的和徐氏之间有不合,所以才不来请安。

一旁的韩凝嫣倾城的笑容顿时僵在嘴边,就快挂不住了,只好说道:“原来姐姐是病了,也怪妹妹太疏忽了。”

韩凝曦闻言笑了笑,道:“不怪三妹妹,我那时下令怡雪居整个院子的下人都不能往外说自己生病的事,没想到三妹妹还是知道了。”

意思就是暗指韩凝嫣故意搬弄是非,没影儿的事她偏偏要在徐氏面前说,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的居心。

韩凝嫣僵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要笑不笑这样,非常难看:“妹妹也是猜的。”

一旁的苏氏终于开口道:“二小姐,虽然奴婢知道自己没资格说,但是奴婢觉得以后还是不要隐瞒如此重要之事,要是真发生什么事,恐怕怡雪居的奴才都难辞其咎。”

韩凝曦眯了眯眼睛,这是暗中嘲讽她故意隐瞒不报,是给自己找不来请安的借口吗?

好一个隐瞒不报!

韩凝曦刚想开口,就听到身旁的徐氏说道:“苏氏,你也知道你身为妾室在主子还没让你开口说话之前,你是没资格擅自说话的,你刚刚可是忘了规矩了?”

徐氏眼神凌厉地盯着苏氏,苏氏脸色一僵,直接跪下:“夫人息怒,是奴婢逾越了。”

徐氏虽然是久病不愈,但她毕竟是护国公府的嫡长女,并不是单纯愚蠢之人,对于管家自是有一套自己的手段。

“母亲,你饶了姨娘吧,姨娘也是担心二姐姐。”韩凝嫣见状连忙也跪了下来。

韩凝曦对突然强硬了一回的徐氏感到十分惊讶,毕竟前世徐氏因为苏家有些忌惮苏姨娘,就算苏姨娘做了什么越矩的举动,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是现在她却是第一次对苏姨娘说出如此的重话。

韩凝曦知道徐氏是了维护她,不由心中酸涩,这是她的母亲啊,为了她不惜得罪苏姨娘。

“三小姐,本夫人知道你是养在苏姨娘那儿的,可是你身为侯府小姐,怎么规矩却一点儿都没学好?长辈说话,你插什么嘴! ”徐氏瞟了一眼韩凝嫣,不怒自威。

“对不起,母亲,嫣儿错了。”韩凝嫣垂下的美眸里闪过一丝怨恨。

韩凝曦当然没错过韩凝嫣和苏氏眼中一闪而过的怨恨,不禁心中冷笑,她们要是敢对母亲耍什么手段,她一定不会放过她们的!

“既然你们都知道自己错了,那就自行领罚,在自己院子里抄一卷女诫闭门思过,三天后把抄好的女诫交给我! ”徐氏淡淡地说道,眸中毫无波澜,仿佛在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却有着让人不敢忽视的威严。

“是,主母。”苏氏乖顺地说道。

“嫣儿领罚。”韩凝嫣也低着头回道。

“行了,我乏了,你们回去吧。”徐氏忍着不耐烦摆摆手道。

“是,奴婢(嫣儿)告退。”苏氏和韩凝嫣恭敬地退出了徐氏的正房。

韩凝曦看到这里也无法不佩服这母女俩的忍耐力,难怪前世她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她们,但是今世她迟早有一天会撕了她们的美人皮!

“曦儿,对不起,是母亲没用,一直让你受委屈。”徐氏愧疚地看着韩凝曦。

“母亲,你别这样说。”韩凝曦摇了摇头。

是她没用。

徐氏有些心疼地摸了摸韩凝曦的长发,心中决定了自己要振作起来,她领悟到自己才是她的儿女们在这个吃人不眨眼的侯府里唯一的依靠,所以她不能倒下!

“昊儿,你先带晚晚出去等我。”韩凝曦突然说道。

韩清昊闻言楞了楞,随即机灵地抱起韩凝晚走出了正房。

喜心和喜雲也是个人精,一看就知道二小姐有话和夫人说,立即十分有眼色地说道:“奴婢们去看着六少爷和七小姐。”

说完,喜雲和喜心也走了出去。

徐嬷嬷倒是没走,但韩凝曦也没打算让她走。

“曦儿,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和娘说?”徐氏一见韩凝曦的举动就知道自己的女儿想干嘛了。

“嗯,娘,曦儿是想告诉你昨日昊儿差点坠湖的事情。”韩凝曦那双墨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冷光。

“什么?”徐氏闻言惊得坐起了身,一旁的徐嬷嬷眸中闪过一抹厉光。

韩凝曦扶着徐氏再次坐稳,才缓缓说道:“我听昊儿说,昨儿他来母亲这儿请安时,本来没想出去的,但是苏姨娘说她要和母亲你说话,才让三妹妹带昊儿下去的。”

“胡说八道!没有的事!”徐氏气得胸口不停剧烈起伏着。

“娘,你别动气,小心身子。”韩凝曦伸手抚顺徐氏剧烈起伏的胸口。

“难怪……”徐嬷嬷似乎想到了什么。

“徐嬷嬷,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韩凝曦眼尖地看到了徐嬷嬷的反应。

“回二小姐,昨儿苏姨娘和三小姐来夫人这儿请安时,夫人向往常一样早早打发了她们回去,老奴送她们到外屋后,见内屋正房里传出夫人的咳嗽声,老奴一时着急竟着了苏姨娘那贱人的道!”徐嬷嬷显然气得不轻。

“徐嬷嬷,那会儿周嬷嬷是不是已经不在这儿了?”韩凝曦勾了勾唇角,却仿佛像是厉鬼的微笑。

“是。”徐嬷嬷有些疑惑地看着韩凝曦。

“呵,她们已经算计好了一切。”韩凝曦冷笑道。

“曦儿,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徐氏并不愚蠢,见韩凝曦如此姿态,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徐嬷嬷也看向了韩凝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