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三章 麒麟吐莲 - 第十三章 麒麟吐莲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2-04 9:22:34am

武侠·仙侠


次日清晨众人起了一大早,洗漱完毕后一个中年僧侶捧了一盆清水走进医疗室内,准备为受伤的男子抹脸换药。一会几却见他匆忙的从室内走了出来直奔活弥勒的住处。徘徊在室外的魔苇见势不妙,赶紧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进门口只见受伤的男子正坐在木椅上,一双眼一眨也不眨的一直望着走进来的魔苇。兩人目光登時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照面!那双如炬的眼睛直透入魔苇心灵,霎时让她停住了脚步怔怔的望着该男子的双眼。就在这时中年僧侶领了话弥勒进入室内,却看见魔苇和受伤的男子正怔怔的互望着,于是轻咳了一声。魔苇登時羞涩的低下了头,活弥勒径自走向坐着的男子身前,只见男子光着上半身腰部以下用被单围着。魔苇看见活弥勒一脸惊奇的表情,不禁顺着其目光望去,只见活弥勒專注的看着男子的伤口处,却惊异的发现男子腰部伤口外被一层蓝色麟状物所覆盖着,而麟片却结成一朶莲花状!话弥勒一见双手合十说道:“善哉、善哉、施主腰现莲花且身具异能,依贫僧所见此乃麒麟吐蓮呐!”说罢活弥勒再次打量了男子一番说道:“施主必定有奇特的经历才有此异与常人的现象,可否告知贫僧?”站在一旁的老僧见男子毫无反应于是说道:“施主,你的性命是法师为你动手术取出了你身体内的子弹,而这位小姐是把你送来这里的人,照理你该据实告诉我等你的身份,包括这位救你的小姐,阿弥陀佛。”男子听了眨了一下双眼,双手合十说道:“感谢法师救命之恩,弟子感激不尽。”说罢望着魔苇眼露感激之色。魔苇腼腆的低下了头,一双眼看着地上。男子随即转头望向活弥勒说道:“弟子蓝圣武原藉中国嘉祥县,幼年因机缘巧合幸得母麒麟赐奶,因此得此特殊异能。”活弥勒一听,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但事实却擺在眼前也无法不去相信! 其实蓝圣武所言非虚,只不过却省略过许多细节沒有道出而已。

原来自出母胎不久的蓝圣武却因父母早婚,加上家境清寒父母兩人生下蓝圣武后就各奔東西离乡而去,而将嗷嗷待哺的孩子丢給年迈的父母照顾。爺婆兩人老弱多病,每日还得下田干活往往三餐不续,再加上还得照顾幼小的蓝圣武,因此显得自顾不暇。有一天上午爺婆俩下田去了,留下一岁的蓝圣武独自一人在茅屋内。睡在草席上的蓝圣武不巧却在这时发起了高烧,加上肚子饿了不住的啼哭,哭得声嘶力竭。过了好一会啼哭声渐渐的转弱,看似奄奄一息的蓝圣武高烧持续。就在这时从窗外跳进一头猛兽,这头猛兽黄色鹿身、狼头、圆蹄、头上有一角,有着一條像牛一样的尾巴,咀里发出如沉雷的低吼声朝蓝圣武走了过去。原来这是一只母麟,被蓝圣武的哭声感召而至。只见该头母麟来到躺在草席上的蓝圣武身上,附下身来把奶头塞进蓝圣武的咀里。躺在草席上奄奄一息的蓝圣武嗅到奶香,便立刻使劲的吮吸了起来,过了不久肚子也填饱了。母麟过后察觉蓝圣武额头高烧依旧,于是站起身子绕着蓝圣武不断的跃高伏低的腾跳着,不时伸长着颈项抛弄着下颚似乎要把什么東西从肚子里弄上咀去。经过一番折腾过后,母麟终于停下了身子低下头張咀把一颗珍珠喂入蓝圣武咀里。不一会蓝圣武额头的高烧尽退。母麟正想把蓝圣武含在咀里的珍珠取回,就在这时大门突然打开,只见蓝圣武的爺爺扛着锄头开门走了进来,看见一头怪兽跨在蓝圣武身上张口像要吃掉蓝圣武,老爺爺心里一急拿起锄头作势便往母麟头上打去。体内失去珍珠的母麟仓促间顿时元神涣散,哀鸣了一声后元神复被蓝圣武咀里的珍珠吸纳了进去,过后珠子连同元神也一拼被蓝圣武吞下肚去。老爺爺见怪兽瞬间消失于是赶紧湊前抱起孙子,察看孙子並无异样后才放下心来。自此之后几乎每天夜里,籃圣武总是爬起身来自顾自宛似麒麟般戏耍着,爺爺不免担心却又无计可施。恰好这时有一远房亲戚前来,见蓝圣武活泼可爱于是要求领养。由于兩老生活上已捉襟见肘,也无多余的储蓄供孙子教育因此一口答应。过后兩老也获得该远房亲戚給于的一笔安老费,足以让兩老安渡晚年。过后养父把蓝圣武帶往澳洲居住,十五岁那年因养父生意上的关系而移居泰國。大约在蓝圣诞武十八岁那年养父母相继离世,留下了一些物业和财产给他。在了解了蓝圣武的身世和遭遇后,众人无不啧啧称奇。

活弥勒见两人还设吃早餐,于是邀请他俩一起到食堂内享用早膳。腰际间仅围着被单的蓝圣武跟随着众僧侶往食堂走去,而魔苇则跟在其后头缓步前行。食堂里负责烹煮斋食的中年僧侶已把食物从大钵里舀出分給众人食用。这时庙外已经陸续来了许多病患,排着队等着活弥勒給他们看诊。僧众见状匆匆的用过早膳后即刻便往庙宇走去各司其职,而活弥勒则径自走到庙内右手侧的长方桌旁坐下替挂号的病人看诊。只见兩位中年僧人双手合十盘腿坐在一尊释迦牟尼佛像前,兩人手中夾着一條黄绳连接着身后的五尊泰国佛像身上,为跪在他们身前的信众念经祈福消災,而老僧侶则打点着周边的事务和看方捡药。

站在庙外的魔苇和蓝圣武见到僧众诚心的为病患们免费的祛病解忧,一丝丝的感动涌上心头。忽然一阵狂风颳过,扬起了围在蓝圣武腰际间的白色被单,迎风飘扬的被单像扯满了风的船帆般往后飘扬。狂风中蓝圣武那张充满自信和俊逸的脸及一身古铜色修长结实的身材,让周边的村民们都看傻了眼,而站在其身旁穿着一身黑色夹克衣裤的魔苇则显得英姿飒爽、神秘中却让人惊艳!众村民对蓝圣武和魔苇的出现议论纷纷,仿佛见到一对天人突然出现眼前般让人惊羡!

魔苇和蓝圣武对村民们的过敏反应,不约而同的相互对视而笑,过后兩人一起走到一个茅草搭建的亭子里坐下聊了起来。这一回魔苇不再回避圣武的目光,清澈如水的双眼帶着一絲疑惑的看着蓝圣武说道:“圣武,在竞武场上把我救出来的人是你吗?”蓝圣武听了点了点头。魔苇又继续问道:“在丛林中写字的老头?”蓝圣武再度点了点头但依然微笑不语。魔苇接着更肯定的问道:“龙王海鲜馆的泰国军官也是你伪装的?”只见蓝圣武持续的点着头,魔苇心里一阵感动跟着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眼噙着泪水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並不认识你!”说完脑海里不断闪现近日所发生的事情,包括快餐店外对着她开枪仰天倒地的枪手、旅店内为她挡去致命一脚的黑衣人、中枪滚落梯级被黑衣人送进诊所、替他引开路障前的警察,蓝圣武居然一路上跟随着自己还多番的为自己开脱,想到这里泪水已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虽然坐在眼前的是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但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却是一次又一次的把她从危险和死亡的边沿中救了出来。看着泪水决提的魔苇蓝圣武显得不知所措,双眼避开魔苇滿是泪水的眼睛,过了一会开口说道:“魔苇,我不希望看见妳受到伤害,所以每次我都在暗中保护妳,但请别问我为什么,在现階段请允许我暂时不告诉妳,等到有那么一天我会把真相告诉妳的。”魔苇拭干泪水,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既像一个爱人般亲近,却又似一个遙不可及和深不可测的陌路人!魔苇一时之间百般滋味在心头,过了一会她对着蓝圣武说道:“圣武,很开心能有一个这么关心我的人,还有谢谢你多番的救了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蓝圣武听后说道:“魔苇小姐,妳也救了我一次,若不是妳我已沒有机会再见到妳。”蓝圣武言下之意是对魔苇有倾慕之意。只见魔苇脸上乍现一阵红晕,低下头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蓝圣武。

这时活弥勒已把所有的病患接待完毕,看见摩苇和蓝圣武兩人坐在亭子里于是走上前去。活弥勒自然的把目光投向蓝圣武的腰间,出现在活弥勒脸上的惊愕比之前更甚!魔苇见活弥勒脸上有异也顺势一望,同样的表情也出现在魔苇脸上!蓝圣武不禁大奇低头往自己右腰一看,只见原本莲花状的麟片已阔散至整个腰際,似乎正往身上生长及蔓延....只见活弥勒眉头紧锁,缓缓的对着蓝圣武说道:“蓝施主,请问像这样的情形在这之前有沒有发生过?”蓝圣武搖了搖头说道:“法师,这种情形弟子也还是第一次见到,不晓得会怎样?”活弥勒听后看着蓝圣武沉思了一会,随即闭上眼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进入冥想...突然间,活弥勒双目圆睜双眼精光四射的对蓝圣武说道:“蓝施主,贫僧在你身上看到了一只麒麟正借用你的身体聚集元神凝聚成形,恐怕再过半天的时间你就会变成一只全身长麟的真正麒麟!到得那时贫僧也无能为力了!”看着身上越长越快的麟片,蓝圣武双膝跪地向着活弥勒请求道:“求法师解救弟子!”魔苇见状心中极之不忍,也随即跪下向活弥勒请求。站在一旁專注的想着办法的活弥勒冷不防魔苇对着自己下跪,身子立刻像被巨鎚击中一般往后腾飞了出去!好个话弥勒身手不凡,在空中连翻了三个斛斗飘然落地,咀中却惶恐的说道:“活佛快请起,小僧可受不了妳这大礼!”蓝圣武见活弥勒称魔苇为活佛时不禁大吃一惊,虽然不可置信但却亲眼看到魔苇只是随便的一跪却把活弥勒给震飞!想必其中必有缘由。魔苇不敢再坚持于是赶紧站了起来,一脸无奈的呆立着。这时跪在地上的蓝圣武状似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双臂也陸续的长出了蓝色麟片,活弥勒见已到了无可转挽的地步,于是脚下立刻踏着奇特的步伐,每踏一步皆念一段经文同时手结佛印。待走到第七步时,只见活弥勒结着佛印的双手置在胸前右手上左手下的蓄劲待发,突然只听活弥勒大喝一声,抡掌大力的往蓝圣武身上拍去。每拍一下一道又一道强劲的内力直住蓝圣武丹田里的麒麟珠冲去,麒麟珠不甘被外来的劲力压制,麒麟元神源源不断的生出巨大神力与之抗衡!话弥勒拍击在蓝圣武身上的手掌被麒麟劲震得发麻,越是使劲反击力越大!过不了多久活弥勒额头上已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在旁看着活弥勒运功的老僧也开始着急起来。两个中年僧人见无计可施惟有盘腿坐在地上念着佛经,替活弥勒诵经護法。正暗自着急的话弥勒忽然听到兩僧念诵的经文,心中突然灵光一闪,边放缓脚步和手上拍打的力道对着魔苇说道:“请活佛盘腿背靠住蓝施主身后,兩人同时坐在地上!”活弥勒说完指示老僧将黄绳绕住靠着背而坐的兩人身上,绳尾却绕在兩位念诵经文的僧人手上,随即双手重结佛印盘腿面对着蓝圣武坐下。

活弥勒左手结着珈蓝指拈着缠绕在魔苇和蓝圣武身上的黄绳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一絲絲绵绵不绝的佛光经魔苇身上导出,沿着黄绳直達活弥勒左手集结的珈蓝指上,说时迟那时快源自七世班禅的无边佛法力,结合了活弥勒自身修习的六象空灵神功,活弥勒以珈蓝指夾着黃绳按着蓝圣武的丹田,一道劲力十足的佛光法劲直透入蓝圣武丹田内的麒麟珠里,强韧的一层无上罡劲把欲擇体而附的麒麟元神給牢牢困锁住,瞬间围绕在魔苇和蓝圣武身上的黄绳随即被震得寸寸断裂掉落地上!经过这一番折腾,竟耗费了活弥勒一生过半的功力,而这过半的功力也全数纳入了蓝圣武的丹田里。只见徐徐站起的蓝圣武精力充沛,稍微运功劲力立刻运转全身,这时身上原有的麟片已完全消失,连腰胁的伤口处皮肤也平滑无痕奇迹般的完全康复!蓝圣武见状大喜,连忙跪谢活弥勒的再造之恩,他的喜悦也感染了魔苇及其身旁的僧众。运功过后的活弥勒身体一阵虚脱,兩名中年僧人见状,急忙参扶着活弥勒回庙内歇息。蓝圣武和魔苇也回到屋内,沐浴更衣后再去拜会众僧人。

梳洗完毕的摩苇,把一头长发垂直在身后,身穿村妇给予的连身米色长裙,整个人显得清秀脱俗。蓝圣武则身穿一身朴素露臂的粗麻衣、棉制短衭,似足一个庄稼汉,但依然不失帅气。兩人溱巧一起步出了室外,双方见到对方的穿著后皆忍俊不住相视而笑。兩人边走边聊一起走进了庙里,而活弥勒此时也已恢复了元气坐在看诊的椅子上,微笑的看着走进来的兩人。兩人站在释迦摩尼佛法相前顶礼跪拜,礼毕活弥勒便招手示意他们过去。兩人甫一坐下活弥勒为他们斟了茶,然后对着蓝圣武说道:“蓝施主,贫僧虽暂时为你封制住寄居在你体内的麒麟元神,但这毕竟不是个长久之计,除非你的身体不要再度遭遇大兇险或足以致命的伤口,你体内的麒麟元神就不会借体还原,然而这一切也只不过是是麒麟元神自保的一种行为而已。” 蓝圣武听后问道:“ 法师,难道沒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吗?”活弥勒端起荼杯喝了一口茶接着缓缓的摇了摇头,双眼却依旧停留在手里拿着的茶杯上然后说道:“除非麒麟元神弃你而去,抑或有特别殊胜的際遇。蓝施主,一切有始必有终、有来必有往,蓝施主应随遇而安,一切听由天命。”蓝圣武听罢惟有双手合十谢过活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