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章 - 天伦之乐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19-12-04 6:35:41pm

奇幻·玄幻


家宴结束已有数月,慕长寿及慕纹凤等人已经离开了慕家府,临行前,慕纹凤还在担忧大姐的身体,而慕纹婧只是一笑而过,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病情。

自那之后,慕纹婧的病情日渐严重,时不时咳出血来,慕家人对此现象极其担忧,特别是赵玺及孩子们,尤其是慕洛艳,打从那天家宴踏出慕家门后,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废寝忘食,专研医学书籍。

慕纹婧每一天在处理慕家事物完毕后,会过来探望慕洛艳,慕洛艳一见到母亲,很快的就把那些医学书籍抛在脑后,依偎在母亲身旁,和母亲撒撒娇。

只因母亲是她亲近之人,也是唯一了解她的亲人。

而赵玺及慕怀宗和慕洛芳每一天会来慕洛艳闺房,探望慕洛艳,到了夜间,他们一家人会把饭菜捧到慕洛艳闺房,共聚天伦之乐。

只可惜好景不长,这一天夜里,慕纹婧如往常一般,处理慕家的事务后,赶来慕洛艳的闺房,只是与往常不同的是她身边还带着一个魏仲暝。

魏仲暝一脸担忧,他牵着慕纹婧的手,深怕慕纹婧体力不支。

赵玺、慕怀宗、慕洛芳已经备好饭菜,早已坐在椅子上等着慕纹婧,而慕洛艳把地上的医学书籍收好后,这才到桌上,等待慕纹婧。

待慕纹婧过来时,全家人才站起来迎接慕纹婧,慕纹婧脸色苍白,身子如纸般薄弱,仿佛随时都会倒下,赵玺见夫人身体如此羸弱,他第一时间赶往慕纹婧面前,搀扶慕纹婧过来饭桌。而魏仲暝则在慕怀宗和慕洛芳热烈的欢迎之下,坐在慕洛艳的身旁,慕洛艳一瞧见魏仲暝,整个脸色都不好了。

她真不明白,母亲为何要让他出现于此?

“慕洛艳,我们又见面了!”魏仲暝释出笑意,对慕洛艳招手,只可惜慕洛艳不领情,默默地拿起筷子。

“你别这样对待我嘛!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我也没办法改变一切,事情都已经公告慕家了,你难道还要我站出来澄清一切吗?”魏仲暝继续道,慕洛艳还是对魏仲暝不理不睬,魏仲暝也没啥办法,让慕洛艳理解这一切。

唯有一直扮鬼脸逗慕洛艳。

慕怀宗和慕洛芳看着魏仲暝被慕洛艳冷落的情景,纷纷笑出声:“仲暝弟弟,我小妹的性格就是如此,你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慕怀宗劝说道。

“是啊,我小妹的性子可倔了,一般人可难和她亲近起来,仲暝弟弟以后可要小心翼翼,照顾我小妹才是!”慕洛芳也加入嘲笑魏仲暝的战局。

魏仲暝转头,对慕怀宗及慕洛芳嬉皮笑脸,说道:“是的是的,怀宗大哥和洛芳姐姐说的是,我魏仲暝谨记于心!”

然而慕纹婧和赵玺原本还在说话,慕纹婧一听见他们的对话,她的神色严谨,她望着慕洛艳说道,“艳儿,仲暝来我们这里做客,你得拿出对待客人的礼仪,不许对仲暝无礼!”

“艳儿,你娘说的是,你对仲暝的态度好点,别惹你娘生气!”赵玺同时对慕洛艳劝道。

慕洛艳闻言,本想反驳父母的话,可是慕洛艳留意到母亲今日与往日有所不同,身子瘦弱,脸色也憔悴了不少,神情也不似之前那般和蔼亲切,看着母亲的模样,她不禁为此感到心疼。

慕洛艳回头望魏仲暝,她感到无可奈何,只能忍下想骂魏仲暝的冲动,暂时与他和平相处。

“失礼了,魏仲暝!”慕洛艳客气道。

魏仲暝闻言,他睁大眼睛,他不简直敢相信慕洛艳拿正眼看着他,魏仲暝大喜所望:“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能原谅我就好!”

原谅?慕洛艳疑惑的望着魏仲暝,不解他的话中的意思?

魏仲暝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便赶紧遮掩:“呃,洛艳,我们吃饭!纹婧阿姨、姨夫、大哥、二姐,我们吃饭吃饭!”

众人见魏仲暝神情激动,竟然连称呼都改了,众人对魏仲暝的举动笑出声来,原本桌上凝重的气氛,瞬间因魏仲暝,变得温馨了。

一家人和乐融融,挤在一张桌子,享用这一桌子的菜,在享用晚饭时,魏仲暝还会闹出不少笑话,令慕怀宗和慕洛芳捧腹大笑,慕洛艳冷漠的神情缓和了不少,对魏仲暝的印象也没那么坏了。

只不过不能单凭对他印象好了不少,就代表她以后要嫁给他。

慕纹婧和赵玺看着孩子们的一举一动,露出安心的笑容,赵玺紧紧抓着慕纹婧的手,慕纹婧亦是如此,他们很享受这幸福的时刻,孩子们就在他们身边嬉笑玩闹,能看到他们这么快乐。

慕纹婧已经满足了,虽然她不能够看着他们成长。

这时,赵玺伸出手来抹干慕纹婧的眼泪,慕纹婧回头望着赵玺,赵玺一脸忧心忡忡,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孩子们面前流下眼泪。

而孩子们也注意到慕纹婧的异状,纷纷望着慕纹婧和赵玺,桌上的气氛也不似刚才那般温馨了。

慕纹婧收回悲伤的情绪,说道:“别担心,我和你们爹只是很高兴,你们长大了,真的!怀宗、芳儿、艳儿,娘很高兴,你们的出生为我和你们爹带来了很多快乐,此生能当上你们的母亲,为母也不枉此生了。”

“娘….我们也是。”慕怀宗、慕洛芳及慕洛艳说道。

赵玺闻言,他握住慕纹婧的双手,对慕纹婧道:“纹婧,此生能娶到你,是我的福气,我从不后悔入赘,我对你的爱,此生不变,还望下辈子我们还能成为夫妻。”

“我也是,能当上你的妻子,纹婧此生不悔。”

慕纹婧听到赵玺的表白,她脸上的笑意更深,慕纹婧依靠在赵玺怀里,能听到赵玺的心声,对她而言,她已经很知足了。

之后,慕纹婧回头望慕洛艳,其实她最放心不下就是这个女儿了,回想起之前的梦,慕纹婧心中越发不安,好在她之前拜托母亲,照看慕洛艳的事,母亲答应了。

是时候该对艳儿提起了。

慕纹婧从赵玺怀里离开,对慕洛艳说道:“艳儿,从明日起,你要搬到婆婆的宅子,向婆婆学习如何当巫女的知识!”

慕洛艳闻言,便跑到母亲身边依偎,“娘,我不要离开你!!!”

“我会听你的话的,就算你要我嫁给魏仲暝,我也听你的话,我求求你,不要抛下我,让我待在你身边!!!”慕洛艳抱着母亲,她哭着求母亲,别丢下她。

慕纹婧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女儿,要离开自己的身边,可是她就快没时间了,她不得不这么做!

慕怀宗与慕洛芳闻言,站起来劝说母亲:“娘,小妹还这么小,你让她待在婆婆身边,岂不是让她一人受苦吗?”慕怀宗劝道。

慕洛芳也加入劝局:“是啊,艳儿还小,要不由我来替艳儿吧!我呆在婆婆身边,这样一来,艳儿也能陪伴在你身边!”

慕怀宗与慕洛芳纷纷劝说母亲,而魏仲暝沉默,他没替慕洛艳求情,这事他一早已从婆婆那儿就知晓,他也曾求过婆婆,可是婆婆已经决定了,他也没办法说什么!

赵玺见孩子们反对慕洛艳离开,并严声道:“此事我和你们娘决定好了,你们别再说了!”

“爹….”慕怀宗及慕洛芳仍在劝父亲。

而慕洛艳已经跪在母亲的脚下,她盼着母亲能让她留在这里。

慕纹婧见慕洛艳哀伤的模样,她于心不忍,便装作一副严肃的样子,重重拍了桌子,站起来怒道,“你们住口!此事已经决定好了,你们不必为艳儿说话!”

“咳咳咳!”慕纹婧说完后,她不停地咳嗽,突然一阵气血攻心,她口吐一口血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