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11章 - 风雨欲来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2-04 8:07:09pm

其他·同人


“娘,你想想昊儿平时并不与苏姨娘和三妹妹亲近,为何会随三妹妹一起去福安门?”韩凝曦握住徐氏有些冰凉的手。

“老奴想起了,当时周嬷嬷送七小姐回去前,曾与本来也要回去了的六少爷说让他留下陪夫人多一会儿,老奴当时没察觉这话背后的意思,再加上周嬷嬷是二小姐你的……”徐嬷嬷气得咬牙切齿地说道,随即想到什么,便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韩凝曦的脸色,见韩凝曦脸上并无怒气,才放下心来。

“都怪我这病,让她们有机会钻了空子!”徐氏一想到自己儿子差点死了就心有余悸。

“然后苏姨娘在外屋并没离去,昊儿待在正房多一会儿后也便离开了,经过外屋时看见了苏姨娘,便非常疑惑,苏姨娘和他说有事情要和母亲谈,让他和三妹妹一起去玩儿,昊儿自然不放心,便不肯离去,但三妹妹这时候说了一句话。”韩凝曦的脸色越来越冷。

“她说了什么?”徐氏紧张地问道。

“三妹妹和昊儿说是曦儿让她带昊儿去福安门那儿的溯陵湖等曦儿,但是曦儿根本没说过这话,是她假借曦儿的名义骗昊儿过去溯陵湖,想要借机把昊儿推下湖!”韩凝曦的嘴角微微勾起,形成一个嗜血的弧度。

“什么?这小贱人竟然敢!”徐嬷嬷气得伸手拍向圆桌的桌面。

“那昊儿……”徐氏惊得脸色苍白。

“曦儿那会儿刚巧在后花园,听秋月说昊儿随三妹妹去了福安门,有些担心,便去看看,怎么知道看到三妹妹心怀鬼胎地把手放在昊儿的背后,看着就要推昊儿下湖了,曦儿便及时开口阻止了。”韩凝曦安慰地拍了拍徐氏的手背。

“老天保佑! 二小姐是六少爷的福星啊!”徐嬷嬷双手合十对着上空拜了拜。

福星吗?那前世她可是妥妥的灾星。

韩凝曦自嘲一笑。

“还好曦儿和昊儿都没事。”徐氏松了一口气,更加握紧了手中韩凝曦的小手。

“娘放心,曦儿以后会保护好你们的,你们以后也要小心苏姨娘和三妹妹。”韩凝曦笑了笑,眼神坚定地看着徐氏。

徐氏看着眼前越发成熟的少女,想到她才十三岁,却要处处为他们操心,便有些心疼地摸了摸韩凝曦的脸颊。

“娘不用心疼曦儿,曦儿总归要长大的。”韩凝曦无所谓地笑道。

比起前世因为自己的愚蠢而害死自己亲人,那种疼和现下这种被迫成长的疼根本不值一提。

“二小姐越发聪慧了,夫人也可以放心了。”徐嬷嬷欣慰地看着韩凝曦。

“娘这病多久了?”韩凝曦皱眉看着徐氏苍白的脸色。

“夫人这病从二月起便开始了,现在算起也有一月半了,看了几个大夫,都还不见好。”徐嬷嬷面带忧愁地说道。

韩凝曦闻言眯了眯眼睛,看着徐嬷嬷说道:“徐嬷嬷,你有没有想过娘这病很是蹊跷?”

徐嬷嬷闻言毫无惊讶,点点头:“二小姐的怀疑老奴并不是没怀疑过的,夫人屋里侍候的都是可信的,也查了药方,只是并没发现任何疑点。”

“嬷嬷不妨盯着煎药的人。”韩凝曦有意无意地望向左边窗户的方向。

从她让韩清昊等人出去后,屋外就出现了一道鬼鬼祟祟的影子。

徐嬷嬷自然也注意到了韩凝曦的眼神,眸中闪过一抹凌厉。

有人偷听? 看来这院子也要好生清理一下了!

“二小姐说得是,老奴会注意的。”徐嬷嬷恭敬地回道。

韩凝曦闻言点点头,徐嬷嬷的手段她见识过,并不担心这事儿不能解决。

一旁的徐氏有些感慨地看着韩凝曦,现在她还要让自己的女儿来保护她,突然觉得她自己好没用。

“娘,你好好将养,早日康复,曦儿明日再带昊儿和晚晚来看你。”韩凝曦伸手替徐氏掖好被子。

“好,曦儿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徐氏点点头,理了理韩凝曦额间的碎发。

“夫人,老奴送送二小姐。”徐嬷嬷笑着说道。

徐氏点点头。

徐嬷嬷连忙送韩凝曦出了正房,便看到正房外正站着韩清昊和韩凝晚,两兄妹正玩得不亦乐乎,韩凝曦不由失笑。

月蘭,春雨,喜心和喜雲也在一旁聊着天,一幅和乐景象。

“老奴多谢二小姐提醒。”徐嬷嬷突然说了一句。

韩凝曦笑了笑,回道:“嬷嬷不必客气,曦儿也是为了娘。”

“二小姐的孝心夫人肯定能感受得到。”徐嬷嬷笑着点点头。

“那曦儿等着嬷嬷的好消息了。”韩凝曦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二小姐就放心吧!”徐嬷嬷嗔笑地看着韩凝曦。

“姐姐,你出来啦! ”韩清昊首先注意到了韩凝曦。

韩凝晚闻言立即转头,看到韩凝曦立即扑到她面前,韩凝曦笑着把她抱起。

“走了,该回去了。”韩凝曦伸手捏了捏韩凝晚红扑扑的脸颊。

“二小姐慢走。”徐嬷嬷笑着点点头。

“主子们慢走。”喜心和喜雲也笑嘻嘻地说道。

月蘭和春雨也向徐嬷嬷等人告别后,快步跟上了自己的主子。

“这二小姐以后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徐嬷嬷望着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

*

韩凝曦送韩凝晚回去浅晚阁,虽然韩凝晚赖着想和韩凝曦回去她的怡雪居,但韩凝曦还是阻止了她,毕竟规矩不能废,也承诺韩凝晚可以常常来怡雪居找她玩,韩凝晚这才欣然答应,韩凝曦让春雨去送韩清昊回去了,而自己则和月蘭一起徒步回怡雪居。

“小姐,你在想什么?”月蘭好奇地问道。

韩凝曦闻言轻笑道:“在想狐狸何时会露出狐狸尾巴。”

“什么意思?”月蘭一脸懵逼地抓了抓头发。

韩凝曦见状失笑地摇了摇头。

一连几日,侯府都风平浪静,但韩凝曦知道这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韩凝曦日日都去徐氏的院子请安,而苏姨娘和韩凝嫣最近几日都格外安分,只是私下却不知在打什么主意了,韩凝曦并没放松警惕,依旧让秋月和春雨派人盯着她们的动静,徐氏的脸色也越来越好了,韩凝曦也能放下心来。

待到今日戌时,韩凝曦正在怡雪居用晚膳时,秋月便带回来了一则消息。

“小姐,老夫人刚刚通知各房各院说,明日开始重新晨昏定省。”秋月说道。

“噢?知道了。”韩凝曦并不意外,照前世的记忆,的确是这个时候她的祖母才出关见人。

“小姐,韶雲院传出一个丫鬟被抓到当场偷窃,乱棍打死了。”春雨走进来凑近韩凝曦的耳旁说道。

韩凝曦闻言满意地点点头,徐嬷嬷办事效率的确很快,这么快就抓到内鬼了,想来母亲的病很快就能好全了。

韩凝曦想的是明日她将会见到她的父亲,镇北候韩壹和她的祖母老夫人安氏。

对于这两人,韩凝曦曾经恨过,但如今却已经对他们毫无感情了,前世她已经看透了他们自私无情的真面目,没错,连恨也没有了,就宛若熟悉的陌生人,该利用他们的时候她也不会心软。

“我让你们安插人进去,你们办好了吗?”韩凝曦看向秋月。

“小姐放心好了,已经办好了。”秋月点点头。

韩凝曦伸手端起春雨放到她面前的莲子羹,优雅地拿起勺子喝了起来。

明日是另一场战役的开始。

韩凝曦眯了眯漂亮的眼睛。

*

明日丑时,还未闻鸡鸣,韩凝曦就已经醒了,还是前所未有的清醒,一双眼睛里泛着冷光。

“小姐,你可是醒了?”秋月试探地问道。

“进来吧。”韩凝曦开口应道。

“小姐今日怎么醒得这般早?”春雨捧着一堆洗漱物品走了进来。

“已经习惯了。”韩凝曦笑了笑,自她重生以来,她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已经习惯了。

春雨麻利地侍候了韩凝曦洗漱完毕后,便和秋月一同服侍韩凝曦穿衣裳。

因为今日是去向老夫人请安,所以韩凝曦穿得稍微讲究了些。

一身银白色长裙,配上绣着精致云纹的荷色长袄,腰间束着粉色的流苏锦带,头上梳着双平髻,发髻上戴着做工精细的荷花珠饰,显得韩凝曦看起来非常温婉可人。

韩凝曦看着铜镜中那张毫无攻击性的脸,满意地笑了。

“走吧。”韩凝曦率先起身,走出里屋。

“小姐,六少爷和七小姐已经侯在花厅了。”花恣见韩凝曦走了出来,连忙迎上去。

“嗯,今日秋月和花恣随我去吧,春雨和月蘭守着院子。”韩凝曦点点头。

“小姐放心吧。”春雨笑了笑。

这时,月蘭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看见韩凝曦立马走上前来。

“小姐……”月蘭凑近韩凝曦的耳旁说着什么。

韩凝曦挑了挑眉,嘴角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侧头在月蘭耳旁说了些什么。

月蘭点点头,随后又出去了。

韩凝曦不再言语,径直走到外屋的花厅,一踏进去就看到那两道小小的身影,不禁心中一软。

“姐姐!”韩凝晚打了一声哈欠,眯蒙的眼睛在看到韩凝曦后立即睁大了,小小的身子猛地扑向那道倩影。

韩凝曦无奈地抱起韩凝晚,看到她红红的眼睛就知道她没睡好,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姐姐早。”韩清昊笑嘻嘻地说道,身旁依旧站着越青,而越青的旁边则是轻风和雪狸,都微微向韩凝曦行了一礼。

“晚晚看来是睡不醒了。”韩凝曦好笑地看着有些昏昏欲睡的韩凝晚。

“谁说的!晚晚精神着呢!”韩凝晚倔强地嘟起了嘴。

韩凝晚年岁还小,如今正是嗜睡的时期,可规矩就是规矩,即便如此,她还是得早早起身去给她祖母请安。

韩凝曦有点心疼韩凝晚,只好说道:“嗯嗯,晚晚最乖了,等会儿向祖母请完安后到姐姐这儿睡一会儿。”

“真的吗?”韩凝晚闻言立即兴奋了起来。

“自然是真的,所以等会儿向祖母请安时可别睡着了,留到请完安之后再睡。”韩凝曦轻轻捏了捏韩凝晚的鼻头。

“嗯嗯!”韩凝晚用力点点头,生怕韩凝曦看不到她的诚意。

“走吧。”韩凝曦三姐弟便出发到老夫人的荣春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