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一章 - 独立生活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19-12-05 6:48:14pm

奇幻·玄幻


葬礼结束后,慕府三兄妹各自有了自己的安排,而慕洛艳则决定遵从母亲的遗愿,接受自己的使命。

这一天,慕洛艳在房里收拾包袱,她即将搬去老夫人的宅子,向老夫人学习当巫女的知识,而慕怀宗和慕洛芳已经离开了慕家宅子,到慕长寿身边,学习经商之道。

临行之前,慕怀宗和慕洛芳来到慕洛艳的闺房,向慕洛艳道别,而慕洛艳的性子也开始变得稳重,她明白大哥及二姐出外的原因,在临走之前,大家相互拥抱,并承诺每一年在父母的忌日,他们会团聚在一起吃饭,以缅怀父母。

慕洛艳怀抱着不舍的心情,送走了大哥和二姐,再接着回去收拾房间。

然而,在慕洛艳收拾包袱时,一道人影迅速的跑到慕洛艳背后,拍了拍慕洛艳的肩膀,“慕洛艳,有什么东西是需要我搬走的吗?”

慕洛艳听到这把欠扁的男声,回头望,果然真是魏仲暝在捣乱,自从葬礼结束之后,魏仲暝便日日缠着她不放,虽说慕洛艳对魏仲暝改观不少,但到至今,她仍不想理会魏仲暝。

慕洛艳冷冷的看了魏仲暝一眼,接着又转身继续收拾包袱。

魏仲暝见状,有些气愤,便插着腰肢说道,“慕洛艳,你怎么这么安静?”慕洛艳对魏仲暝不理不睬,继续收拾房里的衣物。

魏仲暝见慕洛艳对自己的话没反应,便挠挠头:“慕洛艳,你是不是一直把自己困在房里,把自己困傻了?”

慕洛艳听到魏仲暝的话,转身回望魏仲暝,魏仲暝还有些吃惊,慕洛艳对他说道:“你太吵了,魏仲暝!”,慕洛艳说完,并把自己的最后一件衣服收进包袱后,便从魏仲暝的身边走过。

魏仲暝愣着一会儿,接着又追上慕洛艳,“慕洛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未来的夫君呢?”

慕洛艳依旧沉默,不想理会这白痴。

“我的心受伤了,慕洛艳!你要给我呼呼一下!”魏仲暝捂住自己胸口,表情痛苦,他对慕洛艳说道。

慕洛艳一副冷面,她不想理会她旁边的白痴,无视掉魏仲暝的话语。

魏仲暝继续道:“慕洛艳,你忍心见我如此伤心难过吗?”

“忍心!只要你消失就好!”慕洛艳冷言。

慕洛艳说完之后,魏仲暝的心仿佛被一把剑插在心口那般,魏仲暝装出被慕洛艳伤了心的模样,倒在地上翻滚,想要引起慕洛艳的注意。

“慕洛艳,我的心好疼好疼!你还不快来扶扶我!”魏仲暝在地上翻滚不止。

慕洛艳依旧无视这白痴的行径,魏仲暝仍在地上翻滚,下人们路过慕洛艳的闺房,看到魏仲暝的行为,不禁笑出声来,只不过一看见慕洛艳想杀人的眼神,他们便快速地逃离此地。

慕洛艳看着下人远离房间的情景,她忍住想要发脾气的冲动,她不想与这白痴计较,就连拳头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而魏仲暝还在翻滚中。

“慕洛艳,你看看你家的家仆,就连他们也可怜我,一直被你伤害,所以你是不是该关心关心我?”魏仲暝仍在装可怜,博慕洛艳同情。

慕洛艳听完之后,她终于还是愤怒了,她扔下包袱,重重处罚了在翻滚的白痴,大力的踢了踢魏仲暝的大腿。

“魏仲暝你这白痴,我受够你了!!!”慕洛艳怒道,踢魏仲暝大腿的力气也加重。

魏仲暝闻言,则哭道:“救命啊!慕洛艳谋杀亲夫了!快来人啊!”,魏仲暝飙出泪意,可他毫无伤心之意,极力配合慕洛艳。

慕洛艳见魏仲暝在装哭演戏,慕洛艳怒喊:“魏仲暝,我要杀了你!!!”

“啊啊啊!快来人啊!慕洛艳杀人了!!!”魏仲暝喊道。

这白天的宅子,因为魏仲暝,气氛变得热闹起来,下人们闻声,纷纷笑出声来,过了那么多天,慕洛艳总算是恢复了,宅子的氛围也没那么沉重了。

之后,慕洛艳踢完魏仲暝后,表情恢复冷漠,无视魏仲暝,并拿起包袱,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会儿,

而魏仲暝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大腿,向慕洛艳说道:“慕洛艳,你出手也太狠了吧!”

“你看我的大腿都红了一片!”魏仲暝看着自己的大腿对慕洛艳说。

慕洛艳漠视魏仲暝的大腿,休息完后,便提着包袱,走出房间,然而在慕洛艳要离开的时候,魏仲暝突然惊呼,“慕洛艳,等等!”。

慕洛艳听着魏仲暝的声量加大,便回头,只见魏仲暝趴在地上,一只手伸进书桌下,搬出一大个篮子。

魏仲暝挖出一篮子后,便抬头看看,篮子里有什么玩意,而慕洛艳见状,便走到魏仲暝的身边,魏仲暝从篮子仲拿出一个布袋娃娃,篮子里全是一些木制玩具及几个布袋娃娃。

“这是什么娃娃?”魏仲暝取个布袋娃娃出来,这布袋娃娃穿着一件小衣服,衣服上写着小妹,魏仲暝拿着布袋娃娃观赏。

然而慕洛艳看魏仲暝拿着布袋娃娃,便一手抢过来,丢进篮子。

“慕洛艳,这是你的玩具吗?”魏仲暝问道。

慕洛艳没理睬魏仲暝,她从篮子取出两个布袋娃娃,其中它们的衣服分别就有爹和娘的字,慕洛艳看着手中的布袋娃娃,她记得她们一家人终日拿着这娃娃来逗她,布袋娃娃是父亲做的,每个人的娃娃独一无二,每件衣服都绣着他们三兄妹的字,包括父亲和母亲的字。

这些布袋娃娃是父母亲为她留下的美好回忆,也让她留有一个念想,她希望一家人能再次团聚,在这房间吃顿饭,这就是她不带走布袋娃娃的原因。

慕洛艳盯着布袋娃娃一会儿,便把布袋娃娃放进篮子,收回书桌下,而魏仲暝大惊:“这不是你家人给你留下的娃娃吗?为什么不带去新房间呢?”

“不关你的事!以后别再把我的东西搬出来,否则我就杀了你!”慕洛艳给魏仲暝留下一句颇有威胁的话语,便离开房间。

然而魏仲暝看着慕洛艳离开房间后,便悄悄搬出篮子,抽走一只布袋娃娃后,藏在自己身上,再偷偷把篮子塞回去。

接着,魏仲暝走出房间,关上房门,房间瞬间变得静悄悄的,再也没人踏进房间。

然而魏仲暝跟在慕洛艳身后,这一路上魏仲暝没再出声,慕洛艳正在看着宅子的风景,现如今慕洛艳走出闺房,见见外面的世界,慕洛艳对这个从小居住到大的地方,怀着一种感情。

要离开这个地方,她还真有点悲伤!

离开慕纹婧的宅子后,魏仲暝领着慕洛艳来到老夫人的宅子,路过院子时,魏仲暝望了一眼苹果树,树上已经结下不少苹果,魏仲暝大喜所望,这时候慕洛艳刚好要住下,正好能让慕洛艳品尝。

“慕洛艳,你看那棵大树结下很多苹果,往后你住这里,我可以给你摘苹果吃!我告诉你可好吃了!”魏仲暝的心情美滋滋的,终于有人陪他,老夫人也不会只念叨他一人了。

光是想到慕洛艳以后就住这里,魏仲暝脸上的笑意来得更深,而慕洛艳不语一发,她望着那棵苹果树,还记得当时她和母亲初次来这里的时候,她心里是有多欢喜,然而母亲不在了,现在再次来到这里,慕洛艳不免感到心酸。

魏仲暝领着慕洛艳到书房,而老夫人已经在书房恭候多时了,魏仲暝在外面敲了敲房门,得到老夫人的吩咐,这才打开门,领着慕洛艳到书房。慕洛艳一踏进书房,就见婆婆坐在椅子上,就和初次见面一样,婆婆一脸慈祥,满脸皱纹,见到慕洛艳,便温柔微笑,眼睛细成一条线,问候慕洛艳。

“艳儿,你来了?”老夫人问道。

“婆婆安康。”慕洛艳跪下来,向老夫人叩首。

而魏仲暝见这场合严肃,也随慕洛艳跪下,向老夫人叩首。

“婆婆安康。”魏仲暝喊道。

“仲暝,你不必多礼,先退下吧!婆婆有话,想和艳儿说说!”老夫人站起来,走到慕洛艳和魏仲暝面前。

魏仲暝闻言,便听从婆婆的吩咐,站起来,转身离开书房。

然,书房只剩下老夫人和慕洛艳,慕洛艳仍然跪在书房中,老夫人见小小的孩子如此怜人,便扶起慕洛艳,牵着慕洛艳的手,到椅子上坐下。

“婆婆…..”慕洛艳惊讶老夫人牵着她的小手。

“艳儿,婆婆还记得小时候你还在婆婆怀里,那时你是个娃儿,这一转眼六年,你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婆婆再也抱不动你了。”老夫人抚摸着慕洛艳的头,表情和蔼,望着慕洛艳的眼神柔和。

“婆婆…..”慕洛艳望着老夫人,老夫人和母亲长得相似,慕洛艳热泪盈眶,她一手抱着老夫人,这几日慕洛艳的心有些疲累,她很累很累,父母亲已不在,大哥二姐已离开慕府,她实在没什么人可倾述了。

“艳儿,乖!”老夫人轻轻摸着慕洛艳的发丝,亲切的说道。

“以后你就住这儿吧!”

“嗯嗯!”慕洛艳用力的点点头。

“以后若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仲暝或者婆婆来谈谈。”老夫人慢慢细道。

“嗯,魏仲暝就不用了,那个白痴只会惹我!”慕洛艳气道。

老夫人听了慕洛艳的话,乐得开怀大笑,“呵呵呵呵,想不到仲暝是如此讨人厌呐!”,老夫人见慕洛艳如此气愤,心想这仲暝果然还是有办法,让艳儿恢复情绪。

“婆婆,您为什么非要我嫁给他?”慕洛艳望着老夫人,认真问道。

“这个….艳儿你还小,日后婆婆会告诉你其中缘由的。”老夫人说道。

“可是…..”

“乖,艳儿,你如今住在这儿,你还有很多机会与仲暝接触,也许有一天你会了解仲暝的一切,而对他另眼相看。”老夫人慢慢道来,慕洛艳欲言又止,确实,魏仲暝有时候还是挺靠谱的。

可这不代表她会因为这个婚约,而对魏仲暝另眼相看。

之后,老夫人不再提起婚约一事,反倒对慕洛艳提及有关慕家巫女一事,现今慕纹婧已逝,慕家巫女便由老夫人重新担任,可由于老夫人年事已高,已无力再管理慕氏的大小事务,而慕家人当中,又是极少人花时间去培养女子成为巫女,除非女子拥有天赋,否则是极难担任大巫女的。

老夫人只好委托慕洛艳来管理慕家事务,并传授巫女的知识,将来便由慕洛艳继承大巫女一职。

慕洛艳听了之后,神情严肃了起来,对婆婆说的一事严阵以待,慕洛艳站了起来,向婆婆敬礼。

“婆婆,请放心,艳儿必定倾尽全力,做好每一件婆婆交代艳儿的事!”慕洛艳对老夫人说道。

老夫人闻言,从椅子移开,并扶起慕洛艳。

“好,我的好孙女,从明日起,你就跟在我身边学习吧!”

“是的!婆婆!”

慕洛艳望着婆婆,她对婆婆充满了敬仰之意,慕洛艳退出了书房之后,她的眼神又多了一份稳重,而魏仲暝一看见慕洛艳出来,便从院子跑来,兴高采烈的对慕洛艳道,“慕洛艳,我采了很多苹果,你要不要吃点?”

慕洛艳望了一眼魏仲暝,便道:“不了,带我去找房间吧!”,慕洛艳说完,便转身就走。

而魏仲暝看着慕洛艳的身影,他觉得慕洛艳神情似乎比之前还要冷冰冰,这婆婆到底是慕洛艳说了什么话,怎么一出书房,慕洛艳又好像成长了不少。

魏仲暝挠挠头,疑惑。

魏仲暝眼见慕洛艳走远,魏仲暝想不通就不想了,便追着慕洛艳的身影,像平常一样嬉闹慕洛艳。

“慕洛艳,等等我!没我,你怎么找到自己的房间?我可偷偷告诉你,你的房间就在我隔壁噢!”

“以后在房间做了什么噩梦,还是摔倒了,我都会出来营救你噢!记得我在你隔壁,我就是你的……啊!”

魏仲暝还未说完,便被慕洛艳咬了一口手臂,魏仲暝不敢再说下去,他抱着自己的手臂狂跳。

而慕洛艳看了魏仲暝狂跳的举动,一瞬间解恨了不少,继续寻找自己的房间。

这个宅子的气氛,因为慕洛艳的加入,顿时热闹不少!

然而,十年以后,这宅子又是否热闹兴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