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九章 红蚯蚓王 - 第十九章 红蚯蚓王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2-06 9:24:15am

武侠·仙侠


通过卫星导航系统,兩人很快就到达了班蓬县的寺庙。这是一间建在悬崖边靠海的泰国佛寺,地处偏僻平时鲜有人迹。甫一抵步只见一个坐在庙宇前石阶上身穿僧服的光头和尚快步的走向魔苇,伸手便往她的右手抓去!魔苇一惊退后一步,蓝圣武一见则大喝一声问道:“你这和尚怎么那么沒礼仪,胡乱抓女孩子的手!你究竟想怎样?”那知这和尚却笑着对魔苇说道:“苇妹!妳怎么连义哥都认不出来了?说完挤眉弄眼的望着魔苇。魔苇仔细一看立刻忍俊不住噗哧一笑说道:“义哥原来是你!怎么当起和尚来了?你不叫我,我还真的认不出你了!”蒋义气随即压低声量说道:“和尚我倒不想当,我倒是怕被警察认出!”蓝圣武这时才认出此人是蒋义气,于是连声对着蒋义气道歉。蒋义气先是一愣随即对着魔苇问道:“咦。他是谁?怎么跟妳在一起?”说罢蒋义气一脸疑惑的望着蓝圣武,但见魔苇脸上一红说道:“他就是黑衣人一一蓝圣武。”蒋义气一听心里一惊,心想怎么魔苇竟然和黑衣人在一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在蒋义气手足无措的当儿,魔苇一脸甜蜜的拉了蓝圣武的手,兩人亲密的往庙宇走去。看见魔苇和蓝圣武十指紧扣,原本脸帶笑意的蒋义气顿时一脸死灰,双眼凝视着兩人紧牵着的手,脚下每移动一步都像移动着千斤重的步伐一样!心中日日夜夜痴想着的伊人,居然在离开他身边后不久竟然爱上了丢弃她的黑衣人,一时之间实在让他无法接受!尤其是黑衣人曾经把魔苇托付给他,还跟他说....想着想着蒋义气双脚已踏进了庙里。这时的蒋义气像洩了气的皮球,一颗心宛似掉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蒋义气浑浑噩噩的站在殿前,良久才惊觉有人正轻拍着他的肩膀,抬头一看却原来是无我禅师。无我禅师奇道:“义儿,怎么为师叫了你那么多声你却恍若不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意兴阑珊的蒋义气有气无力的说道:“师父,弟子设听到您在叫我,他们呢?”无我禅师察觉蒋义气神色有异,但並沒多大在意领着蒋义气便往后堂走去。步入后堂,映入眼帘的是魔苇和蓝圣武正一起坐在一张圆桌旁,同桌的蒋珍芯正和魔苇聊得起劲。蒋珍芯看见无我禅师走了进来连忙站了起来,贴心的拉出椅子让禅师坐下。无我禅师发现同桌之中坐了一个陌生的青年还跟身旁的魔苇表现亲呢,再看蒋义气的脸色禅师心中已有了大概。魔苇见禅师一直打量着蓝圣武,于是开心的为禅师介绍。经过魔苇的介绍后无我禅师和蒋珍芯无不大吃一惊,那夜竹屋前火堆里腾空飛跃的黑衣人,竟然就是坐在眼前的青年!无我禅师压住内心的震惊,帶着置疑的口吻问道:“蓝施主,老衲心中有一个问题不知当不当问?“蓝圣武听了一脸恭敬的回应道:“大师请讲无防!”无我禅师望了魔苇一眼,目光再落回蓝圣武身上说道:“恕老纳无礼,请问施主当初你为什么掳了魔苇,之后又弃在竹屋而去,是为何?”蓝圣武一听一时哑口无言,这时魔苇脸上的笑意顿時凝住,蒋义气这时充满着妒意的眼也正瞄着蓝圣武。蓝圣武尴尬的轻咳了一声面帶腼腆的望着魔苇,然后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把她的双手握住,一脸歉疚深情的望着魔苇说道:“魔苇,当时我受命於人趁妳在比武的时候,按照计划把妳从地道帶走,然后把妳带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再把妳交给岛上的其中一个农戶,让你在那里与人成亲...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蓝圣武讲到这里望了望在场的众人一眼,目光再度回到魔苇双眸。听到这里魔苇秀眉直竖双目怒视着蓝圣武同時欲缩回双手,却被蓝圣武双手牢牢的抓住不让她挣脱。只听蓝圣武继续的说道:“当日我在场上看见魔苇不畏強敌和不服输的性格时我就深深的被她折服,虽然我依然照着计划进行,过后我却后悔和自责更放不下心,因此一直在暗地里保护她担心她受到欺负和伤害,过后在竹林里被大师发现行踪而交起手来!”说完放开魔苇的手,恭敬的对着无我禅师鞠了一个躬说道:“对不起,冒犯了大师您,还请大师见谅!”无我禅师听罢撫须微笑挥手说道:“原来如此害我担忧不已,请蓝施主不必介怀,只是事情曲折离奇,老衲也不能袖手旁观。只是天意弄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有人得意有人失意怪不得人呐!”无我禅师后面那段话显然是指蒋义气一廂情愿,怨不得别人。魔苇偷偷望了望蒋义气一眼,却发现蒋义气正怔怔的看着自己,当魔苇望向他的时候,蒋义气却又迅速的回避了她的目光,举步闷闷不乐的转身往后院走去。

待蒋义气走远后魔苇看着珍芯问道:“珍姐,义哥怎么了?”珍芯连忙说道:“沒什么,他就是这么任性别理他!”突然珍芯眼珠子机灵的滚动了一下,对着蓝圣武问道:“蓝先生,那天晚上那只驮着你的究竟是只什么动物?比蟒蛇还庞大,大得嚇人!”魔苇一听登时也好奇的盯着蓝圣武双眼。蓝圣武迟疑了一下从腰间拿出了一支似拇指般粗细的短竹筒说道:“哦,那是一只蚯蚓王,是我小時候无意中得到的。”无我禅师等人一听莫不大感意外,那大家伙居然只是一只蚯蚓?太令人不可置信了吧!世上哪有那么巨大的蚯蚓!再说一只庞然大物就栖身在这一支小小的短竹筒之中?这简直是天荒夜谈,蓝圣武这玩笑开得未免太大了吧!

蓝圣武看着一对对怀疑的目光,谈然一笑的继续说道:“这也是机緣巧合使然。小时候我顽皮好动,有一天看到大人们在农地里锄了好多蚯蚓放在三个小铝罐子里作为鱼饵,于是就好奇的往三个罐子里头一看,却发现其中一个有着数十条蚯蚓的罐子里头有一只全身通红亮丽的蚯蚓盘旋在铝罐中间。突然这只红蚯蚓一个弓身从罐子里高高的弹跃出罐子外,红蚯蚓身子一着地便迅速的逃离但却被农民发现伸手一把抓住!可是反应迅速的紅蚯蚓却从农民手中跳了出来掉在地上,该农民心里一急伸脚便往红蚯蚓身上猛踏了下去,不偏不倚的把红蚯蚓给踏得重伤晕死过去。农民把垂死的红蚯蚓捡起,随手便把牠扔回罐中,然后继续的拿起锄头往农地锄去。我于心不忍趁该农民不察偷偷的把该罐子拿走,待回到家里我凑眼往罐里一看,竟发现其他的蚯蚓正把口中的唾液紛纷的吐在受伤的红蚯蚓身上,然后过了一会却发现其他的蚯蚓都死尽,只剩下奄奄一息的红蚯蚓王。”说到这蓝圣武的双眼停留在手中的竹筒沉默不语....魔苇见了轻轻的碰了一下蓝圣武的手,蓝圣武这才回过神来继续的说道:“当时我还以为这只红蚯蚓已经死了,于是把罐子随手一扔,只见红蚯蚓从滚动的铝罐中掉了出来后,虽遍体鳞伤但还未死去,於是我便抹了自己的口涎涂在牠身上。因为小时候每当我身体有跌倒损伤,只要我涂了自己的口涎后伤口即刻复原。只见被我涂上口涎的紅蚯蚓立刻回复元气,不一会便生龙话虎起来!过后我才发现我的唾液让牠起了变化,身型随时可变大变小。” “吓!有这样的事?”珍芯听了不禁脱口而出,但见众人都在聚精会神的聆听,她赶紧捂住了咀不敢再出声。

蓝圣武于是微笑着说道:“珍芯妳说得沒错,沒人会相信我说的话,但事实却擺在眼前!”蓝圣武边说边把竹简的蓋子掀开,咀里却挑皮的说道:“起床啰蚯蚓王!”蒋珍芯和魔苇冷不防蓝圣武有此一着,尖叫着跳离桌椅闪到远远的,生怕一條毒蛇突然从里头钻出来一般!就在这时一條全身通红约六寸长的红蚯蚓已缓缓的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探测着陌生环境中的气息。无我禅师正襟危坐,严阵以待屏息的注视着正从竹筒中爬出的红蚯蚓王。只见红蚯蚓王爬上了蓝圣武的手指,然后急速的在他的手臂上滑行。两个女孩边掩脸边尖叫个不停,两个人害怕得相互的搂在一起!蓝圣武突然一脸趣怪的说道:“看好了...”说着站了起来离开桌椅,只听他咀里轻吹了一个口哨,红蚯蚓王身体忽地膨胀起来像手臂般粗大,绕着蓝圣武身体滑行,看得魔苇和珍芯汗毛直竖,惊叫连连!蓝圣武见兩个女孩乱成一团,于是拍了拍蚯蚓王的头部一下,蚯蚓王便立刻停止爬动,瞬息间回复原状爬回竹筒,蓝圣武这才满意的蓋上竹蓋把竹筒收了起来。魔苇见蓝圣武收起了竹筒,这才敢走近蓝圣武然后伸手轻打了他的额头啾着咀轻骂道:“你真坏,乱嚇人的!”突然珍芯问道:“奇怪,蚯蚓又沒有眼睛和耳朵,你是如何对牠发号施令的?”蓝圣武听了对着珍芯用拇指比了个赞,然后说道:“当初我对牠完全沒有办法,后来我无意的对牠吹了一次口哨,却发现牠却随着我的口哨忽左忽右的移动着,我才晓得牠虽沒有耳朵和眼睛但其灵敏的肌肤一接收到我口哨中的音波震动后,立刻便随着我的心意移动。或许我和牠心灵相通吧,有时我想去某个地方牠总是比我早到。”无我禅师只听得摇了摇头说道:“蓝施主得天独厚得此神物相助,但愿施主把牠用在正途上,不要暴殄天物。” 蓝圣武听后心中一惊,连忙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抱拳对着无我禅师说道:“谨遵大师教诲,圣武不敢不从!”无我禅师听后才滿怀欣慰的说道:“有蓝施主这句话老衲就放心了,希望蓝施主说到做到。”无我禅师站了起来对三人说道:“咦,义儿呢?老衲去后庙找找他,你们年轻人好好聊一聊吧。”

无我禅师走出了后院来到了后庙外,只见前面一个平原尽头处围起了栏杆,周边是靠海的悬崖,右边简陋的石亭旁蒋义气正闷闷不乐的呆坐在石凳上。无我禅师叹了一口气缓步的走向蒋义气,只见蒋义气双眼无神,就像一具只剩下躯壳的傀儡,失魂落魄的不知身在何处。无我禅师唤了多次依然得不到他的回应,心中思潮起伏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劝说。毕竟禅师自小循入佛门对男女感情之事一窍不通,让空有一身人生历练的无我禅师感到不知所措。这时庙内隐隐约约不时传来魔苇开心的笑声,只见蒋义气脸上的表情忽而喜忽而眉头深锁。突然蒋义气用双手拼命的掩住双耳,似乎害怕听见魔苇的笑声。无我禅师心中一惊,心想遭糕这儍小子已经一头栽进去了,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若再这样下去必会对蒋义气造成莫大的伤害!无我禅师于是打破沉默,运用内力朗声说道:“有道是若是无缘莫强求,强求得来亦不欢!莫为红颜轻忘志,缘来缘聚亦有时。”霎时禅师的话语就像是一道当头棒喝,一字一句钻入蒋义气耳里。过后无我禅师拍了拍蒋义气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义儿,莫为今日的失意而自弃,前方或许有更好的良缘,振作起来别气馁!”蒋义气握住无我禅师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脸感激的望着禅师。无我禅师老怀宽慰的对着蒋义气说道:“走!我们赶紧进庙内,勿让别人误会,去找主持给魔苇他们准备吃的吧!”蒋义气于是勉强抖擞起精神过后随着禅师回到了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