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章 脈动神功 - 第二十章 脈动神功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2-06 9:35:06am

武侠·仙侠


众人凑在一起开怀的互道近况,待用过了膳后已到了入夜时分,一伙人聚集在后庙的亭子旁和寺庙的主持一起坐着聊天。主持龙延普是一个泰藉和尚,身材精壮双目炯炯有神一双圆鼓鼓的耳垂垂在耳朵两侧,年龄大约在五十左右。龙廷普喜好到处结交佛友交流佛法足迹踏遍全国,在泰国佛敎界拥有不错的评价,从其爽朗的话语中就可知其爱结交朋友的性格。天空一轮明月映照着悬崖峭壁上的简陋小庙,只见龙廷普望着无我禅师说道:“无我禅师,素闻您调敎的弟子品德兼优,尤其是武功更是青出于蓝,不晓得愚弟可有缘观其一二?”原来平日念佛诵经的龙延普,除了饱览经书之外更喜与习武者切磋武艺,如今趁此良夜更是技痒难耐,想从无我禅师那多了解中国武术的特点。无我禅师深知这位主持的癖好是典型的一个武痴,也不想拂逆和扫他的兴致,于是拱手说道:“承蒙廷普主持不弃,老衲若推辞就显得沒有诚意了!”说完眼晴望向蒋义气说道:“义儿,把你那套太极伏魔掌演练一遍让主持评一评,对你来说必定受益匪浅。”憋了一整天闷气的蒋义气一听大喜走向空地一站,身穿僧衣的他在徐徐的海风吹拂下,俨然就像一位武术高手临敌的风范。在场的众人包括蓝圣武、魔苇、珍芯等人莫不鼓掌助威屏息以待。

太极伏魔掌虽源自太极拳,但其功架和招式却截然不同。只见蒋义气从太极拳最后一式十字手架式开始然后右脚划弧,左手掌隐藏于身后,右手单掌竖於胸前,倏地一个前翻双脚合拢双手一错,左掌下击右手托掌向上发出嗤嗤声响,浑厚的掌风到处尘土飞扬,随即右腿铲脚落地一式伏地擒魔,紧接着右手猛击地上!只听澎的一声闷响过后右掌已陷入泥地半尺,蒋义气借着余劲身体腾跃半空。自修习大悲神功后,蒋义气功力已今非昔比,简单的套路招招凌厉,夾着澎湃的气劲刮脸生痛!无我禅师看了微皱着眉头欲语还休。龙廷普则看得高兴的当儿,突然眼帶疑虑的站了起来缓步的走向尤自演练的蒋义气身前然后说道:“蒋施主,贫僧和你切磋、切磋。”说罢欺身绕到蒋义气身后,无我禅师一见大吃一惊,深怕蒋义气一时失手伤及龙主持立刻高声呼道:“龙主持,不可!”可是龙廷普却谈然一笑,挥手笑道:“禅师莫担心,贫僧自有分寸。”边说边跨步绕着蒋义气而行,身法就像泰国古朴的古前战士,夾杂着泰式传统的舞步偶尔轻盈时而笨拙,但却轻巧的避过蒋义气的攻击。屡攻不中的蒋义气不自觉的使出了浑身的力道招招狠辣!这时无我禅师的脸色愈显难看,内心则忐忑不安。反观龙廷普则浑身不带劲道身法飘逸潇洒自如,招招封制住蒋义气的攻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指掌轻戳蒋义气全身穴道,借此导引蒋义气身上的两股劲力融汇一体。初时蒋义气被龙延普以指掌戳中身上无数个穴道后不禁大为气恼,但奇怪的是身上被戳中的穴道却丝毫无痛楚反而有一股无比的受用感涌向丹田,就在他大感困惑间只听龙延普对他说道:“蒋施主切莫迟疑请放弃向我攻击的招式重新把招式打完,贫僧助你把体内两股不同的劲道融汇一体。”蒋义气一听立刻遵从龙延普的话,把招式重新演练一遍。

只见龙延普不再像之前与蒋义气对招的同时寻找空隙觅穴戳之,而是出手如电般掌指纷飞。在蒋义气打完了全部的招式的同时龙延普也已停指收功微笑着说道:“蒋施主,习武之人切忌心浮气躁贪功激进,蒋施主武功底子之深厚,非一般高手所能敌。但一开始就卯尽全力,招招杀着不留余地,非但伤不了敌人却恐伤已身经脉,这是习武之人不可犯的大忌啊!” 蒋义气听罢点了点头应道:“感谢主持指点,弟子愿再受敎。” 龙廷普拍了拍蒋义气的肩膀接着说道:“武术就像一條江河,要循序渐进才能夠細水长流由河聚集成湖,再汇聚成汪洋大海!出招也是一样,动中求静、靜中求动,你才能看清自身,心方不浮、气才不燥,思路才能敏捷。出招也是一样,应善用自我之力,借用敌手之势以四兩拨千斤之力还诸对方!同时眼观敌手之势,听风辨影。敌手一动,你应先知其出招之势,后发制人。如果刚才你能把这要领融汇贯通,以你的功底我不是你的对手!”无我禅师听罢讚叹道:“听龙主持一席话,有如当头棒喝!沒想到龙主持的武功修为已达比境界!老衲自愧不如。”龙廷普忙接口道:“那里,那里!禅师过谦了。禅师一生弘扬佛法,悲天悯人推己及人广施佛法,早已證得佛道。不像贫僧武里寻法,乖离佛法耽搁了佛道,贫僧觉得汗颜啊!”无我禅师反不这么认为的说道:“好一句武里寻法,字字珠玑!把佛法融入武术,借武證道並以慈悲之心无私道破,是个大彻大悟无捨不得的真罗汉!令老衲自惭形色。看来老衲得赶紧加倍精进,才不辜负佛祖的恩惠。” 蒋义气听两人你一来我一往的,皆为各自的修为自评,心中不禁大是敬佩。就在这时突然刚才被龙主持戳过的穴道却发出微微的脉动,从头上百汇穴直达命门,再从任脉跳动至督脉,周身微微颤动,源源的劲力却从脚底泉涌穴直湧上丹田。一时之间丹田犹如火炉般灼热,源源不断的内力向着身体四面八方穴道湧去!

龙廷普察觉蒋义气脸上突现紫红之色,而且全身微微颤抖不能自己,於是对着蒋义气说道:“蒋施主莫慌,请盘腿坐下双掌合十舌抵上颚,闭目气守百汇,冥想导引八方的内力从泉湧穴引至丹田。“蒋义气不敢怠慢,依着龙廷普的指示导引内息,把奔流乱竄的内力还本归原。经过反复运行后,蒋义气这才吁了一口气,全身却已汗流浃背。无我禅师察觉事有蹊跷,但见蒋义气並无异样,心中稍觉安心。那知这时龙廷普却面带笑容並拱手向着蒋义气说道:“恭喜蒋施主,贫僧原意为你融汇你体内兩股不同的内劲,却无意的助你习成无上神功,真是机緣巧合天意不可违!” 蒋义气心中大奇问道:“弟子愚昧,还请主持阐明!”阅历丰富的无我禅师亦摸不着脑袋,滿脸狐疑。龙廷普不再卖关子,直接了当的对无我禅师师徒说道:“此功法为暹罗派的脈动神功之穴道反击法,此功能借取他人击向己身穴道处的内力反震回对方,虽非正派之功,但如能善加运用则万法归宗,去惡锄强!”无我禅师心中虽有余虑,但事已至此对蒋义气来说虽不知是祸是福,但天意如此无我禅师惟有谢过龙主持,过后众人也回返客房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