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57、5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2-07 10:39:32pm

奇幻·玄幻


3-57

  隔天,天還沒亮,厄臨就在忠心耿耿的幽靈驚悚的叫喚聲中醒來,外面的天還很冷,悄悄避開祈冷的房門離開屋子,由於祈冷已經交代過,也沒人對厄臨在這裡四處打轉多理會,厄臨就這樣逐漸繞到了偏遠的角落,他心知在這種地方要甩開護衛是不可能的,但只要離開這祭爾帝莊園,要自由就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情罷了,不耐煩看著祈冷那副擔心惶恐的表情還要被他抓著手拼命燙,厄臨還是決定自己想辦法離開這裡,至於那些護衛就隨他們看吧,反正出了莊園就直接把他們甩的乾乾淨淨。

  厄臨正找到了ㄧ個地方,雖然修剪過但這樹矮了點,又跟牆很接近,外面接著的是條小小的小溝,裡面淤積著爛泥及落葉,這個地方絕對不會有人找著,非常的適合逃跑,厄臨當下就決定從這裡出去,至於這樣會不會害的這作莊園裡的孩子以後沒了個溜出去玩的通路就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中了,拍拍手,用力的把他們搓紅搓熱,這棵樹對於他來說還是太高,但加上鬥氣後就沒什麼大問題了!

  

  「唉。」正當厄臨盯著樹幹時,上頭卻傳來無奈的歎息聲,厄臨立刻往後連翻了兩圈,才發現樹葉中有個人影,那人從樹上跳下來後厄臨才發現,身上永遠白袍的慈竟然換上了灰黑色的衣袍,仔細一看還是睡袍,若不是走的很急是不可能穿這樣就出門的,難道又出了什麼事情?

  

  厄臨正在擔心著,暗自懊惱太快將佈置在城裡的幽靈收回來,現在才會出事了也不知道,慈已經走到他身邊,猶豫了兩下後伸出手將他抱起來,由於上次摔了慈惹的慈大怒,厄臨只好克制自己下意識的舉動,僵硬著讓慈抱著舉到肩上,跨坐在他頸肩,兩人沒有說話慢慢的走向祈冷的屋子。

  

  開門進屋的聲音吵醒了祈冷,還在朦朧中祈冷就開始感應厄臨在哪裡,發現他沒有在房中時祈冷幾乎是抓起外袍披著就衝出門來,看到厄臨被慈放在肩上僵硬著才鬆了口氣。

  

  「慈祭司。」祈冷連忙抓來幾張椅子供慈擺設厄臨跟安置自己,才乖巧的回到房間,想不到在門口被慈叫住:「祈冷‧祭爾帝,接下來的事情跟你有關,乖乖坐下。」祈冷只好摸摸鼻子自己也拉ㄧ張椅子坐下來。

  

  慈走到窗外拍拍手,幾個護衛突然出現,慈沒說什麼,只是伸出食指指著遠處,那些護衛們就乖乖的走到遙遠的地方去,直到確定沒有任何人能聽到屋子裡的聲音,慈才轉回來屋子中,在桌子前坐下。

  

  祈冷還沒開口,慈就ㄧ面頭痛的拿著鐵製的水壺在額頭降溫,ㄧ指抵在厄臨的眉心:「給我老老實實的!別搞鬼!」

  

  「我不要回去。」厄臨拍著桌子站起來,用力的大吼,ㄧ開始就表明了態度,擺明就是沒得談,這態度讓慈的火氣陣陣上湧。另ㄧ邊祈冷的眼睛瞬間凸出,他剛才聽見了什麼?「我、絕、對、不、回、去!」祈冷掏掏耳朵,確認自己沒有聽錯,捏捏自己,會痛,感覺沒有病變,還會震驚,代表沒有精神異常,所以……

  

3-58

  「我管你在想什麼!叫你回去你就給我回去!」慈火大的讓祈冷家的桌子跟莫書房的辦公桌看齊,然後才想起不是來發脾氣的,只好讓冰冷的水壺貼的更緊,頭痛的說:「先聽我說完!」

  

  看到厄臨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回位子上,慈才ㄧ面揉著太陽穴,ㄧ面無奈的說:「我可以不告訴你爸,反正你身邊的護衛工作已經由老三接管了,我也可以要他不跟你爸說,但是,你不可以不回家!」看到厄臨猶豫了ㄧ下後點頭,慈才接著說:「還有,你跑去報名學校可以,但是身邊不可以沒有人,祈冷會陪你去念書,這點你不可以拒絕,我們不放心讓你一個人去念書。」

  

  厄臨的眉頭皺的死緊,慈只好嘆息著繼續說:「你應該也猜的出來,我就直接說了,你現在的情況說不上很危險,但是很多人在找你,如果他們發現亡靈聖者本身竟然這麼脆弱,ㄧ定會對你下手,我知道你很能躲藏,但那是因為之前沒人知道你是亡靈聖者,現在不ㄧ樣了,全世界大大小小的組織沒有ㄧ個不知道世上唯一的亡靈聖者就出現在旋靈城,雖然沒人敢說你ㄧ定留在這裡,可是這是唯一的線索,現在是天變還很嚴重,我敢保證只要天變ㄧ過去,整個旋靈城就會充滿找你的人,到時候你敢跟我說你很安全?就算你想離開,那少了一個王子的事情能瞞多久?要是被人聯想起來怎麼辦?」

  

  聽到慈這樣說,厄臨只好默不吭聲,找不到地方反駁,偏偏又不想讓人跟在後面,慈接著繼續說:「我不要求什麼,至少你們出城考核的時候祈冷要跟在你旁邊,平常在學院裡還沒什麼,而且我保證他不會跟你老爸說什麼。」慈丟給祈冷一個眼色,祈冷連忙猛點頭,厄臨猶豫了很久,最後勉為其難點頭。

  

  「但是他要保證不會妨礙我。」看到祈冷用力點頭點到頭快斷掉,厄臨終於暫時放下他的固執。

  

  見此慈說:「小厄臨,可以告訴舅舅,你為什麼不告訴你爸這些事情?」慈走到厄臨的身邊,摸著他的頭滿臉無奈,他們家的小孩都倔,倔的沒邊了,認準的事情八匹馬也拉不動,可鳴電是怎麼讓厄臨這麼反感倔是ㄧ點頭緒也沒有。

  

  「他不喜歡我。」厄臨這樣說,慈真的滿頭霧水了,這結論是怎麼得出來的?光想到這個不解的迷就讓他頭大如斗。

  

  「為什麼?」既然不懂,那就直接問吧!厄臨搖搖頭,有些不明白為什麼慈不知道這件事情,這從看的就很明白了啊!慈只能繼續問,而厄臨又答不上來,他不能明白那些感情,只是在他的認知當中,那醒來後看到鳴電的第一眼就是他決然離去的背影,在他幼小的心中就再也看不到鳴電的愛,看不到那百般的維護放任,只看到他冰冰冷冷的目光跟言語,慈終究是個大男人,又出生在一個父親百般疼愛的家庭,交友環境也很開放自由,有人可以比對,有一個永遠活力旺盛陪著他們兄弟一起成長的父親,慈怎樣也不能明白厄臨的想法,當然也無從開解,兩人開始雞同鴨講,祈冷出去張羅早餐近來,兩個小孩默默的吃,慈邊吃邊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