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015章 - 娇客到访

幽月≪重生之侯门嫡女≫  - 发布于2019-12-06 9:47:13pm

其他·同人


出了荣春院后,韩凝曦牵着韩凝晚走在徐氏身旁。

韩凝曦知道徐氏肯定有所疑惑,一定会开口询问她,所以让秋月先送韩清昊回去。

有些事,她还不想让弟弟知道,也不想让他卷进来这后宅中的勾心斗角里。

韩清昊见韩凝曦并不打算告诉他,也没打算追问,他相信姐姐有自己的考虑,于是向徐氏一行人告辞后便随秋月离开了。

“曦儿,今日这事儿?”徐氏侧头看向自己的女儿。

“没错,是女儿做的。”韩凝曦没有反驳,坦然地点点头。

“原来二小姐早就知道了,可吓死奴婢了。”喜雲额头上还挂着紧张而致的汗珠。

“奴婢谢二小姐救命之恩。”喜心突然跪下说道,眼里尽是后怕之色。

“喜心姑姑起来吧。”韩凝曦伸手虚扶起喜心。

“奴才也谢二小姐的救命之恩。”越安也跟着跪了下来。

“你起来吧。”韩凝曦摇了摇头。

徐氏见状看向韩凝曦。

“女儿早派了人去看着那母女俩,而今早来荣春院请安前,月蘭收到消息说看到玉惜和那个小厮鬼鬼祟祟地溜进娘的韶雲院,便回来禀报女儿了。”韩凝曦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冷冽的弧度。

“他们溜进去干嘛?”徐氏闻言挑了挑眉。

喜心听到这不由心生愤怒,回道:“奴婢差点就着了他们的道了!”

“因为娘你带了喜雲出去了,徐嬷嬷又在正房里收拾东西,并没人发觉偏房的情况,当时喜心姑姑正一个人在自己居住的偏房里绣衣裳,他们打算打晕了喜心姑姑,又让人去我怡雪居那儿唤越安出来,再打晕他,只不过我提前让月蘭通知了越安将计就计。”韩凝曦一双美眸里全是冷光,让人不敢直视。

“夫人的院子怎么这么轻易就让人溜了进去!守院子的侍卫都在干什么的!”喜雲闻言不禁有些气恼。

“娘往后要清理干净院子里的人了,或许其中有那母女俩的眼线,不然也不会发生今日的事了,现在苏姨娘在禁足,娘大可抓紧时机除了院中她们那些眼线。”韩凝曦叹了口气,伸手挽着徐氏的手臂。

徐氏听见韩凝曦的话,点点头。

“这两母女也太阴险了!要不是二小姐的人早发觉了,今日奴婢也毁了清白,奴婢死倒不打紧,要是连累了夫人,那奴婢真的是难辞其咎!奴婢守院子不利,还请夫人责罚! ”喜心白皙的脸颊上挂着两道清泪,跪下道。

“喜心姑姑,你也是遭奸人加害,并不是你的错,只是以后要小心些了。”韩凝曦看着喜心摇了摇头。

“曦儿说得对,喜心你起来吧,这事儿不完全是你的错。”徐氏抬手让喜心起身。

“幸好二小姐留了一手,不然今日我和喜心都难逃一死。”越安心有余悸地说道。

“所以你得感谢小姐。”一旁的秋月瞟了越安一眼。

“以后下刀山上火海,就小姐一句话!”越安一字一句郑重地说道。

韩凝曦淡笑不语,但是她知道越安一定会做到这个承诺。

“她们还不是因为看夫人病重,所以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夫人!”喜雲咬牙切齿地说道,想必是恨极了那母女俩。

“那母女俩向来狠毒! 夫人会病重不愈还是因为她们!要不是她们让人在夫人的药里动手脚,夫人的病也不会拖这么久还没好!”喜心恶狠狠地骂道。

“所以我让月蘭带人去救喜心姑姑,并以牙还牙地打晕了玉惜和那个小厮。”韩凝曦的一双黑眸里闪着一抹厉光。

“曦儿做得好。”徐氏闻言点点头。

“那二小姐怎么知道他们会把喜心和越安移到后花园那儿的?”喜雲好奇地说道。

“无非是提供消息的那人听到玉惜和那小厮的对话,一并告诉了月蘭,不过他们可没机会把喜心姑姑带到后花园,我便让被他们优先带到后花园且装晕的越安回来帮忙把这两人弄到后花园去。”韩凝曦微微一笑。

“二小姐可真聪明,当然,月蘭也是会调教丫鬟,越安更是机灵。”喜雲一边笑嘻嘻地说道,一边向一旁的月蘭和越安眨了眨眼睛。

越安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喜雲姐姐又笑话我了!”月蘭瞪了一眼朝她眨眼睛的喜雲,脸还是红了红。

“噗。”一旁的喜心看着有趣,也笑了。

“小花恣,笑个嘛,别板着脸了。”喜心看着一旁安静的花恣,忍不住好笑地说道。

花恣依旧不说话,只是抬眸看了一眼喜心。

喜心见状也不恼,一脸笑嘻嘻的。

一旁的秋月见状忍不住笑出声来。

“曦儿,谢谢你,要不是有你,今日我们都得吃苦头了。”徐氏欣慰地拍了拍韩凝曦的手背。

“娘,别这样说,你是曦儿的亲生娘亲,我不帮着你,还能帮谁呢。”韩凝曦笑着摇摇头。

“你放心,娘等下回去后一定好好整顿自己院子!”徐氏一双秋水般的美眸里满是如刀的锋利。

韩凝晚一直静静听着自己的母亲和姐姐交谈,虽然听不懂却还是很乖地不开口打扰,喜心怜爱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晚晚困了吧?”韩凝曦低头便看到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韩凝晚。

韩凝晚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徐氏见状笑出声,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

“那曦儿先带晚晚回去睡了。”韩凝曦伸手抱起韩凝晚,韩凝晚立即把头倒在了韩凝曦的肩膀上。

“去吧。”徐氏笑着点点头。

韩凝曦点点头,道:“母亲回去小心。”

话毕,韩凝曦抱着已经睡着了的韩凝晚回到了自己的怡雪居。

把韩凝晚放到自己床榻上后,韩凝曦仔细替韩凝晚掖了掖被子。

“月蘭,那事儿你处理好了吗?”韩凝曦抬头看向月蘭。

“回小姐,处理好了,奴婢让那小丫头故意犯了一些错,被苏姨娘院中的管事给赶了出来。”月蘭闻言回道。

“可有让人察觉?”韩凝曦轻声道。

“没有,那小丫头倒是机灵,没露出什么马脚,而且苏姨娘院中的那个管事是个不顶用的,给点银子就好糊弄了。”月蘭摇摇头。

“她那管事是不顶用,可苏姨娘那陪嫁苏嬷嬷可不是不顶用的。”韩凝曦冷笑道。

苏姨娘身边有个陪嫁嬷嬷苏氏,她前世在这位苏嬷嬷手里可是吃了不少的亏,不过苏姨娘和这位嬷嬷的关系不是很好,前世因为要对付她,反而让她们勾结到了一起,可今世嘛,她是不会让她们得逞的。

“那小丫头没在苏嬷嬷面前露过脸,苏嬷嬷也没怎么注意到她,小姐可是要见她?”月蘭询问道。

“不必了,你给她一两银子,让她离开府中吧,和她家人一起走得越远越好,而且要快,怕是韩凝嫣就快发觉了,恐怕会杀了她泄愤,但是她也该知道什么话不当说出来。”韩凝曦摇了摇头,说道。

“是,奴婢知道了,奴婢立刻去办。”月蘭朝韩凝曦福了福身,匆匆出了里屋。

韩凝曦转头看向睡得正熟的韩凝晚,眼眸低垂,不知在想什么。

苏姨娘,韩凝嫣,不知下次见面又是什么光景?

*

嫣然苑。

“绿衣,你去查查怎么回事?为何会走漏消息,难不成娘的院子里出了内鬼吗?”韩凝嫣坐在圆桌前,一双漂亮的手指甲已有几处断裂,泛着鲜血,有些狼狈不堪。

“小姐。”绿衣不赞同地看着韩凝嫣。

妾室所生的孩子本不能唤生母为娘,只能唤姨娘,不然可是不敬嫡母的罪名,同样的姨娘也不能直唤自己的亲生孩子闺名,因为她们的孩子地位比她们还高。

“行了,又没人听到,你快去吧。”韩凝嫣不耐烦地说道。

“是。”绿衣连忙走了出去。

“小姐先喝口茶吧。”一旁的绿心把一杯刚沏好的茶放到韩凝嫣的面前。

“你说韩凝曦那贱人到底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的?”韩凝嫣一掌拍向桌面,一双美眸里满是怨毒。

“小姐,你别急,或许只是凑巧。”绿心有些艰难地回道。

“凑巧?我才不信!一定是有内鬼,等我抓住她,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敢坏本小姐的好事!”韩凝嫣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瞬间扭曲了起来,丑陋得让人看了不禁不寒而栗。

绿心见状心中打了一个寒颤,再也不敢说话惹韩凝嫣不高兴。

不久,绿衣就回来了。

“怎么样?查到什么了?”韩凝嫣连忙问道。

“奴婢打探过了,姨娘院中有个二等丫鬟今日犯了错被赶出去了。”绿衣轻声道。

“噢? 怎么这么刚巧今日就被赶出去了? 那小贱人呢?”韩凝嫣眯了眯眼睛,眼里的冷光像一条在暗处不知何时就会扑上来的毒蛇。

“不知,听说出府后就不知所踪了。”绿衣有些为难地摇摇头。

“好啊,好得很! 果然是韩凝曦搞的鬼! 害得我们计划落空! 害得姨娘禁足! 她们却什么事都没有!”韩凝嫣气得把面前的茶杯扫落至地面,滚烫的茶水溅到了一旁的绿心,绿心忍住烫伤的疼痛,咬着牙不敢出声。

“看来我是小看了韩凝曦,想着她从前一副蠢笨好哄骗的模样,怎知三月初九那天后就开始变得不受控制,原来她之前都在装啊!”韩凝嫣冷笑道。

“韩凝曦,你给我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韩凝嫣那双美眸里满是恶毒。

*

三月中的天,凉气方散去,天气倒是十分凉爽。

这半月因为苏姨娘的禁足,韩凝曦的日子倒是过得十分舒心。

韩凝嫣这半月以来几乎除了请安,都足不出户,安分得很,仿佛半月前那事儿不是发生在她亲娘身上,倒也让韩凝曦省心不少。

韩凝曦这半月里的生活无非就是早上给老夫人请完安后,便向徐氏学习琴棋书画,下午教导韩清昊和韩凝晚习字,晚上陪着老夫人吃晚膳,日子过得十分充实。

至于祖母对她的态度,韩凝曦早就预料到了,并没感到十分惊讶,依旧本分地做着自己身为孙女该做的事,这半月以来的相处,倒让韩凝曦和老夫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已过辰时,用过早膳后,韩凝曦想着韩凝晚此刻应该还在睡着回笼觉,便先去韶雲院继续练琴棋书画。

前世因为苏姨娘的设计,她不喜欢学习琴棋书画,导致她这个嫡女琴棋书画样样不精通,反而是韩凝嫣成为了京城第一才女,而她这个拥有一个才女母亲的嫡女却什么都不会,害母亲和外祖家遭人耻笑。

韩凝曦想到这里,嘴角勾了勾。

没多久,韩凝曦便到了韶雲院。

“小姐,到了。”一旁的秋月见韩凝曦又走神了,轻声提醒道。

“小姐又走神儿了。”春雨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今日是秋月和春雨陪在韩凝曦的身边。

韩凝曦顺利地通过了外屋花厅,来到里屋的正房前。

“二小姐,进来吧。”喜心揭开门帘,笑意盈盈地对着屋外的韩凝曦说道。

“哟,二小姐可真准时。”另外一个橙衣丫鬟闻声从屋里走了出来。

“喜安姑姑。”韩凝曦笑着点点头。

“二小姐折煞奴婢了。”喜安向着韩凝曦福了福身。

“二小姐终于来了,夫人可盼了许久了。”待韩凝曦踏进屋里,便另有一个蓝衣丫鬟走了出来。

“喜乐姑姑。”韩凝曦笑得眉眼弯弯。

今儿可真人齐啊,母亲的四个一等大丫鬟都在。

韩凝曦径直走进去内阁书房里,便见徐氏一身素裙,正坐在放着一架古琴的琴桌上,伸手拨着琴弦,似乎正在检验着琴的音色。

“曦儿来啦?快过来。”徐氏抬眸见到韩凝曦,连忙笑着招呼她过来。

“看来娘今日是要教我弹琴了。”韩凝曦笑嘻嘻地走近徐氏,坐在徐氏的身旁。

“这琴是母亲在我出嫁时送我的嫁妆。”徐氏伸手轻轻拨弄着琴弦,阵阵悠扬的琴音顿时响起。

韩凝曦见徐氏眼中的怀念,说道:“娘,你是不是想外祖母了?”

徐氏闻言拨弄琴弦的手指一顿,随即瞪了韩凝曦一眼:“就你机灵。”

韩凝曦闻言笑呵呵地伸手揽住徐氏的手臂,说道:“想来外祖母的五十大寿就快到了,娘很快就能见到外祖母了。”

“是啊,你可准备好寿礼了?”徐氏转头看向韩凝曦,眼里有些隐忧,似乎担心韩凝曦真的没准备寿礼。

前世韩凝曦也是因为苏姨娘的挑拨离间,对外祖家非常不喜,总觉得他们是为了家族利益而利用母亲联姻,事实却不是如此,外祖一家非常疼爱母亲以及她们三姐弟。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守护好外祖家。

“早准备好了,想给外祖母一个惊喜。”韩凝曦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你又打的什么鬼主意。”徐氏见状,眼里的隐忧方散去,笑着伸手捏了捏韩凝曦的脸颊。

“哪有!”韩凝曦不满地瞪圆了眼睛。

“行了,赶紧开始学吧。”徐氏有些好笑地摇摇头。

“好好。”韩凝曦嘟了嘟嘴,挪移着身体到古琴前。

她前世习琴的基础并没打好,所以今世要重新学过,得辛苦些,不过所幸徐氏耐心地教了她半月,终于有些成效。

“曦儿就弹个[秋风词]吧,娘听听。”徐氏看着韩凝曦熟练的弹奏手势和坐姿,不禁满意地点点头。

“好。”韩凝曦点点头。

“曦儿,弹琴最重要的不只是技巧,而是要有琴心和琴意,要让人听了你的琴曲,犹如身临其境,悟得其意义。”徐氏用心地教导着韩凝曦。

“知道了。”韩凝曦也很认真地学着。

韩凝曦深吸一口气,轻轻动起漂亮纤长的十指,犹如纷飞的蝴蝶般绚丽,一阵轻快夹带着舒意的琴曲渐渐传扬出来。

徐氏眼带笑意,看着面前弹琴的女儿,眼里皆是骄傲。

“启禀夫人,老夫人让你和二小姐前去荣春院。”突然,喜心走进来打断了母女俩难得的惬意。

“怎么了?”徐氏皱了皱眉。

韩凝曦停下动作,也疑惑地看着喜心。

“老夫人的远房侄女来了。”喜心回道。

韩凝曦闻言挑了挑眉。

看来是有娇客到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