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序 - 序章

羽红≪奥秘之国≫  - 发布于2019-12-07 1:47:03am

奇幻·玄幻


序章  

伊德雷瑞,这个名字最早的起源已经不得而知,有人说这是来源于古奥莱克语,意思是“聚火之地”,象征一个个篝火、一个个聚居地的筑起 ;也有人说这个名字来源于巨人语,即“遥远的南方”,这与巨人的国度一一赫尔姆“中心之地”这个名字有了联动。不过在人类看来,伊德雷瑞才是真正的世界中心,而赫尔姆不过是一片贫脊荒凉的蛮荒地,连征服的价值都没有。

  

  无论如何,战争、厮杀、掠夺永远是伊德雷瑞的主旋律,翻开罗恩霍斯王国史,从开国的“执剑者”凯尔曼一世,到“白王”洛斯,再到如今的“血腥王冠”,罗恩霍斯的君王、斯夫瓦克的保护者、神圣之火的眷者、代罚审判长、伟大的阿尔法一世,他们那数不清的功业和胜利,都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

  

  王国历285年,刚继承王位不到一年的人王阿尔法,在击败巨人大军、征服西尼德尔、攻占北斯夫瓦克之后,将扩张的剑锋指向了王国东方的精灵领。然而,这场声势浩大,动员超过六十万大军,集结了王国和南方诸国精锐的东征,却以诡异的方式收了场。

  

  当国王的长子,威名在外的“王国之矛”威廉率军抵达沉寂森林时,放眼望去,只有高大茂盛的巨树,和让人类无法承受的剧毒瘴气,至于传说中的精灵国度阿瓦堪,完全不见踪影。

  

  不过,这次的远征后,却让这支锋利的王国之矛和国王陛下,发生了巨大的争执和分歧,真正的原因不得而知,仅有一些难辨真伪的传言,在罗恩城的酒馆茶楼流传。

  

  ***

  

  罗恩城,古名“斯蒂安罗克”,这座历史悠久的城池由千年前的上古国度,神秘的席文帝国所建,在帝国时代之末,传说当时的皇帝拒绝接受神圣火焰的信仰,被天神施于诅咒 : 其必将受尽屈辱、在王城崩塌之下惨死。最后这位连名字都未流传下来的王,在经历了兄弟背叛、外敌入侵的情况下服毒自杀,奥莱克人攻陷了这座城池,在其之上建立了庞大的奥莱克王国,这也是罗恩霍斯王国的前身。

  

  奥莱克王国末年,各地农民不堪重负聚众起义,王族军阀互相残杀,掌握王国边境驻防军的公爵凯尔曼.亨伦率军入城,手持圣誓之剑,开创了新的时代。“郁金香战争”后,亨伦家族基本统一旧王国领土,然而却在最关键的“特伦河战役”,凯尔曼一世大意轻敌,亲率轻骑深入敌军,最终战死南疆,罗恩霍斯开国时最庞大的扩张被中止,王国的大军也再未曾越过特伦河,攻入丰饶的南方。

  

  直到王国历299年七月,现年四十五岁的王国之矛殿下,带着攻灭休里格王国、逼迫特伦河诸国俯首称臣的傲人战绩,回到了罗恩城。

  

  预想中万民齐聚,欢呼声响彻云霄的场景并没有出现,让骑马在凯旋队伍最前方,身穿黑甲的中年男子微皱了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

  

  “王子殿下,在您出征后第十二天,一场瘟疫突然袭击了罗恩,如今王国中部已经瘟疫肆虐,所以这些贱民才......”

  

  抬手制止了身后的城防治安官接下来的话,那位被称为王子殿下的黑甲男子一拉缰绳,纵马向王宫奔去,留下满头大汗的治安官,和面面相觑的战士们。

  

  ***

  

  “伟大的吾王陛下,教会的那些实验,根本无法找到问题的根源啊陛下,请您立即让教会停止用无辜的平民进行那肮脏而血腥的实验吧!”

  

  “你给我闭嘴!”王座上的高大男人怒吼,殿中众臣无不低下头,那让国王阻止教会的白胡子老头闻言,不由大喊 : “您...您这是在拿您子民的性命迎合讨好教会啊!”

  

  “若不是你们这些满口大话却又无能的医师,无法尽早解决那该死的瘟疫,朕需要让圣火教会去想办法吗!”

  

  “还有你们!”国王望向了殿中战战兢兢的群臣,大骂 : “整日里花天酒地,拿着朕的薪酬丰满羽翼,为自己的家族谋取利益,到了王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个个如同废物一般,连个办法都没有!”

  

  就在这时,黑甲男子提着头盔,步伐平稳的走进了大殿,低头惶恐的群臣不由看向了那人。

  

  “王子殿下!”

  

  “你回来了威廉......”王座上那体态肥壮,留着大胡子的国王陛下看着自己的长子,眼神柔和了许多,“父王因琐事繁多,忘了你的凯旋仪式,你麾下将士可有怨言?”

  

  “如今王国不明瘟疫肆虐,战士们心中挂念家人,也不会去计较这些,”王子威廉走到了那老医师身旁,单膝跪下,高举双手 : “赞美吾王!罗恩霍斯的君王、圣火的眷者、矮人国度的保护者、伊德雷瑞之主、天神的代行者、不洁和污秽的毁灭者,伟大的阿尔法一世.亨伦国王陛下!”

  

  “赞美吾王!”群臣双手举过头顶,齐声大喊。

  

  “行了,诸位......”国王挥手说道 : “朕若要听赞美诗,去教会便行。如今瘟疫肆虐,朕要的,是彻底的解决方案,减少损失,让王城恢复安宁和秩序......”说到这里,他望向了威廉 : “吾儿啊,既然你回来了,这事就由你来处理吧。”

  

  “定不辱使命,赞美吾王!”威廉低头大喝,装做没看见众臣们或戏谑、或嘲讽、或庆幸的眼神。

  

  ***

  

  大陆的西方,一直是局势混乱的一片土地,犬牙交错的半岛和海湾将西大陆分割成一块块。人类、矮人和其他种族难得的和平生活在一起,近乎半独立的王国西部诸省也都默许异族在这片罗恩霍斯王国领土的自主性。

  

  而在诺席尔行省法拉郡治下的众城镇,则显得与众不同 ;在这个远离王国腹地的西部地区,居住在这里人类非常排外,曾不止一次发生当地村民打死外来的矮人商贩和旅人的事件,这种刻印在骨子里的排外若是让罗恩城的历史学者来说明,恐怕可以一路聊到古席文时代在帕列半岛的殖民政策去了。

  

  所以千万别在外人面前使用精灵魔法,这是希尔母亲对其常常提醒的一句话。

  

  希尔今年快十五岁了,按照诺席尔人的传统,这一天已经可以举行成人礼了,不过在精灵的漫长生命中,十五岁连青春期都还没到。当然,希尔只是一个半精灵而已,对他而言,精灵是一个只有在书上看到过的古老种族,母亲也不允许他去问村子里的其他人,而他的精灵母亲平时也是用拟态魔法化成人样,只有夜深人静母子二人时,才会显露出真正的模样。

  

  “也不过是耳朵长一些,好像也变好看了......不对,妈妈一直是最好看最漂亮的!”

  

  这是希尔懂事后第一次看见母亲真实样貌所说的话。

  

  杰兰德村的生活和一般的人类村子并无不同,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耕秋收,希尔的生活则不同许多,母亲书房里仿佛读不完的书籍是他每天的消遣,和功课。

  

  还有他不知道学来干什么的精灵文字、历史,王国军组织结构等等。不过倒是有一样日常的学习内容,他很是喜欢。

  

  那就是一套母亲亲绶的剑技。

  

  “希尔哥哥,你的这个剑法,和汉克叔叔他们练的,怎么不一样呀?”

  

  傍晚时分,村郊的草地上,穿著浅红色裙子的小女孩双手撑着脸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眼前拿着一支长树枝,练着直刺的少年问道。

  

  “不知道呢.....”少年喘着气,放下了树枝,坐在了小女孩的身旁,“这是妈妈教我的,说是长大后会用到的技巧呢!”

  

  “那你教教我好不好?希尔哥哥?”

  

  “你一个女孩子学什么剑法呢,又辛苦又累,倒不如去和我妈妈学裁缝,或是找苏菲阿姨学制药......”

  

  “不不不,我就是要学这个......这个...叫什么了呀?”

  

  “新月之芒....”

  

  “对对对!新芒之月!这更有意思呢!”

  

  “是新月之芒,我的小妮可......”

  

  乡村的生活总是简单而单调的,转眼间,希尔十五岁的生日便到了。这一天,希尔从他的母亲手上,接过了一把剑。

  

  “这是丝蒂卡路克,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就是‘幽暗之月’,它也象征着月亮的审判和罪罚,其背后更有一段凄美的故事,是圣女丝蒂卡和战神韩法尔的故事......”

  

  艾琳语重心长的把那暗哑无光的长剑交到了希尔的手上,希尔小心翼翼拿起了那把精美如艺术品般的细剑,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 这把剑并不重,掂量起来也就十公斤上下,臂力不错的希尔已能轻松驾驭,剑刃宽约两寸左右,厚度较薄,暗色的剑身泛着寒光,锋利而独具美感。

  

  “赐剑礼之后,你就正式成年了,我的小希尔,”艾琳眼泛泪光,轻抚着少年的头发,“答应我,当一个坚强勇敢的男子汉,好不好?”

  

  “我一定会的!妈妈!”

  

  希尔握紧了那轮幽暗之月,兴奋的站了起来,朝一旁挥舞了两下 : “你看妈妈,我已......”

  

  “怦咚怦咚!!”

  

  急促猛烈的心跳声打断了少年兴奋的话语,希尔手一松松开了那柄长剑,那剑却未掉落在地,而是飘浮在半空中,浓郁的能量飞舞在希尔的四周,随着一声声如轰雷炸响的心跳声而膨胀散逸,他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呼出气也越发炙热。

  

  “希尔!”看见这一幕的艾琳不由喊了一声,上前抱住了希尔,却被儿子身上散发出的惊人热气烫了一下,她顿时手足无措,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双手在希尔身上轻柔一抚,一道淡蓝色的光芒浮现在希尔身上,少年也支撑不住,双眼一闭倒在地上。

  

  “哦不,我的儿子......”

  

  母亲带着哭腔的声音在这狭小却温暖的房间里回荡,她看着自己的爱子,低声喃喃自语 : “血脉冲突的能量......终究还是无法镇压下去了吗......”

  

  苍白而微颤的手轻抚着少年的脸,爱子心切的情绪压倒了一切,她闭上眼睛,仿佛不在去逃避...不在去畏缩。吐出了一口浊气,这个已经离乡十余年的女人,终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伟大的月亮化身,一切命运的源头,自然与生命的归宿,至高而圣洁的夜之女神吉尔薇娜......”

  

  “吾愿以自身的生命之力,在古老意志的引领下,解放他的血、他的魂......”

  

  “这是我早在十五年前就应有的结局了我的孩子......愿我的生命,能延续你的未来......哪怕牺牲我自己......”

  

  “精灵的圣血......和他的血脉......从此不再冲突......不会在你的体内燃烧着你,带给你痛苦,我......”

  

  她跪在了儿子的身旁,那浓浓的爱和寄托,化作了一道柔和的白光,自她的身上灌溉入他的体内,她的气息逐渐弱去,一滴泪珠也从脸颊滴落,在地上溅起了水花。

  

  那是一个母亲最深沉的爱,也是即将离开至爱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