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三章 - 英雄救美

黎胖妞≪无头女妖≫  - 发布于2019-12-08 6:30:03pm

奇幻·玄幻


慕洛艳和魏仲暝离开慕府后,便前往集市去採办,一个月后祭典所需要的物品。

由于各国战火纷纷点燃,秦贼当道,百姓们流离失所,再加上天气炎热不堪,农作物也没收成,百姓眼见日子没法过下去,纷纷乞求慕家大巫女,举办一场祭典,祭拜众神,以祈求风调雨顺,及战争能够早日结束。

而老夫人准了百姓们的要求,慕府上下开始筹备祭典,慕氏各家巫女也开始了彩排,要在祭典上联合呈现一段舞蹈,而慕洛艳目前还未与其她巫女联合演习,因为她必须亲自去採办婆婆交代她买的物品,所以她延迟了彩排。

这慕洛艳感到压力如山,既要安排祭典上所需的仪式,自己又要出场领舞,因此她会精神不济也不完全是因为梦魇的关系。

她必须保证祭典能顺利进行,而不让慕家丢了名声。

慕洛艳和魏仲暝目前站在集市前面,慕洛艳提议他们分开採办,魏仲暝本来还有些担忧慕洛艳,因为集市人来人往,环境复杂,再加上战争爆发,许多难民往集市聚集,魏仲暝担心一女子走在街上,被贼人抢去财务,甚至是性命。

魏仲暝担忧的望着慕洛艳,本想说些话,慕洛艳给了魏仲暝一记警告的眼神,魏仲暝悻悻然把话吞进肚子,进入集市。

而慕洛艳开始走向另一边,进入集市。

集市人口密集,就像上百只蚂蚁挤压在一起般,在路边摆摊的小贩们大声叫喝着,百姓们在摊上与卖菜的小贩商议价钱,而经营店铺的商人也在站在外面吆喝百姓们,进入他的店。

“各位公子哥姑娘们,祭典就快来临了,我荣庆铺今日在场的水果大减价,特别是桃子,平日这价可昂贵了,可是今日一律减价,各位只管从我这儿拿走吧!”一名上了年纪,留有胡须的水果商人在店铺外叫喝。

百姓们听到商人的话语,一个个便走进荣兴铺购买桃子,店铺瞬间充满百姓的说话声。

“各位公子姑娘,慢慢挑,慢慢挑,不够的话,我再让伙计给你拿去。”水果商人豪迈的说道。

而此时,慕洛艳购买其它祭典上用到的物品后,转而走到荣兴铺去,慕洛艳拿着一张纸,走到水果商人面前。

水果商人还在与一妇人谈话,慕洛艳拍了拍他的肩膀,水果商人这才转过头,看这名蒙着面纱的女子。

“姑娘,有什么事需要鄙人为你服务吗?”水果商人一见到慕洛艳,说话也变得斯文了。

慕洛艳闻言,便从袖子取出一张纸,给水果商人。

“这纸上的水果,我全都要了,还请老板给我取去!”慕洛艳客气说道。

水果商人一看见纸上的水果名,便欣喜若狂,他叫来一名年轻的伙计,为这位姑娘拿去。

“好的,姑娘先到别处晃晃吧!我店里的伙计拿这些水果,还需要点时间,我保证你出去逛完五个摊,水果马上为你包好!”水果商人拍拍胸口保证自己的商誉,慕洛艳这才点头,走出荣庆铺。

慕洛艳在荣庆铺周围逛逛,这儿的摊贩倒是没前面的摊贩那样大声叫喊,慕洛艳晃到第三个摊子,选购一些绣有动物花样的手帕,一名年轻的妇人为慕洛艳推荐,慕洛艳拿起一条手帕观赏。

而此时,一名躲在暗处的贼人,鼠目寸光,身穿破破烂烂的衣服,和走在街上的男子相比之下,贼人显得穷苦寒酸,仿佛不是这城中之人,更像是是从别的国逃难出来的。

从慕洛艳走出荣庆铺,贼人就盯上了慕洛艳的身上的钱袋,一直找机会下手,如今他看到慕洛艳在选手帕。

他的机会来了!

没办法,世道艰难,他不抢,就会饿死在这地方!

他可不想死!

说罢,贼人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当慕洛艳要拿出钱袋付铜钱时,一个瞬间,她的钱袋被一刀割下,慕洛艳的钱袋,被贼人夺下。贼人获得慕洛艳的钱袋以后,迅速逃走,而慕洛艳意识到钱袋被抢走,便立即追上去,夺回钱袋。

“给我站住!”慕洛艳追逐贼人喊道。

贼人边跑边道:“姑娘,我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我实在没有办法,再不吃点东西,我就快饿死了!”

“不行,盗窃是犯法的,就算你快饿死了,那也与我无关!”慕洛艳说道。

贼人闻言,奔跑的速度开始减慢,他拿出匕首来,这时候他也没顾忌任何道义了,既然那位姑娘追着他不放,那他只能狠下杀手了。

贼人拔出刀,百姓们纷纷远离贼人,他们不想被扯进他人的恩怨。

此时,贼人突然停下脚步,不在逃跑,慕洛艳见贼人停下脚步,她也跟着停了下来,她走上前跟贼人讨回钱袋,然而贼人目露凶光,慕洛艳丝毫未留意,一心只想拿回钱袋。

然,一穿着平凡的小女孩与自己的母亲站在一旁,她看到贼人拿着刀,她立即对慕洛艳喊道:“姐姐,小心!他身上有刀!”

慕洛艳闻言,便回头望着对她发出言语的小女孩,然而贼人已经转过身,一心把刀插在慕洛艳的胸口。

而慕洛艳始料未及,正要退回去,结果贼人已经冲上来了,一道银光在她眼前闪过,刀子已经逼向慕洛艳的胸口了,慕洛艳无法逃避。

慕洛艳闭上眼睛,这一刻,她心里在想着,若是有一个人能出来救自己就好了。

然而在生死关头,她想到的,竟是那个白痴!

那个总是纠缠自己的魏仲暝!

此刻,慕洛艳希望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替慕洛艳挡刀,然而魏仲暝没出现,他已经被自己使唤去买东西。

慕洛艳心头一阵失落,过了一会儿,刀子还没逼向慕洛艳,慕洛艳愕然,她睁开眼睛,只见原本要杀自己的贼人,已被人制服。

而制服贼人的是一名穿着盔甲的将领,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名兵士,将领一手抓着贼人的颈子,把贼人扔向自己的同伴,向同伴说了几句话,慕洛艳望着这名将领,神色不惊,只是有点愕然,她没想到还会有人出手相救。

将领和自己的同伴说了几句话,接着转头望向慕洛艳,慕洛艳看清了将领的模样,将领看似与魏仲暝的年龄相仿,他长得一副相貌堂堂,穿着一身盔甲,显得英姿飒爽,那对剑眉,显得他英勇无敌。

将领缓缓地走向慕洛艳的方向,他一见到慕洛艳,便神动色舞,慕洛艳不解将领为何如此兴奋?

终于将领走到慕洛艳面前,道出第一句久违的话:“多年不见,洛艳妹妹还是那么的惊艳啊!”,将领挠挠头说道。

“你是一夫哥哥….”慕洛艳闻言,冷漠的表情瞬间崩塌,反被惊讶取而代之,将领一开口,慕洛艳便知晓眼前的将领是谁,眼前的人正是多年未见的蒋一夫,慕洛艳万万没想到自己还能见到蒋一夫。

“是的,洛艳妹妹,想不到我会在这儿见到你!”蒋一夫激动的说道。

十年过去,蒋一夫已是翩翩少年,成为朝廷中的红人。而慕洛艳也即将成为大巫女,继承婆婆的衣钵,两人已长大成人,各自有自己的生活。

“嗯,多谢一夫哥哥,出手相救!”慕洛艳有些腼腆,因为现在可不同于那时候,总叫一夫哥哥,显得她很孩子气。

“不客气,我早就和你说过,若是有人欺负你,我定会替你出头的,更何况这小贼罪有应得,本来就该擒拿!”

蒋一夫说出这番热血的话时,慕洛艳脸上一阵绯红,心中似乎有些情绪被触动了,心跳开始加速,慕洛艳摸着胸口,疑惑自己为什么对蒋一夫这般脸红心跳加速?

蒋一夫见慕洛艳呆愣在原地,并关心的问道:“洛艳妹妹,你怎么了?”

“没什么…魏仲暝!”

就在慕洛艳惊叫时,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人,一个拳头朝蒋一夫的方向冲去,“淫贼!不许欺负慕洛艳!”。

魏仲暝一个拳头逼向蒋一夫的脸,而蒋一夫察觉到有人袭击,便闪避魏仲暝的拳头,一个转身,蒋一夫拔出剑,剑锋已对着魏仲暝的胸口。魏仲暝被一把剑指着,神情气愤,盯着蒋一夫看,而蒋一夫神情冷酷,对于这个偷袭自己的人,他不客气的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袭击我?”

魏仲暝神情愤怒,他盯着蒋一夫,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恐怕蒋一夫早已被他砍了不下几百次了。

“哼!光天化日之下,你一大男人在街上调戏一个弱女子,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要袭击你?”

“还真够无耻的!”

“你!休得胡言!”蒋一夫脸上一阵浮躁,剑已经逼近魏仲暝的胸口了。

而慕洛艳见状,便跑到魏仲暝面前,大喊:“一夫哥哥,住手!他是我的朋友!”

“洛艳妹妹….”蒋一夫见慕洛艳跑到魏仲暝面前,他立即把剑收了,不再为难魏仲暝。

魏仲暝闻言,并疑惑问道:“一夫哥哥?慕洛艳,他不是调戏你的淫贼吗?”,魏仲暝问完,并望着慕洛艳,要慕洛艳为他解答。

蒋一夫见魏仲暝叫他一句淫贼,他很想再次把剑拔出来,杀掉魏仲暝。

“什么淫贼!你没看到我制服恶贼了吗?”蒋一夫指着被自己同伴抓住的小贼,斥道。

魏仲暝望了一眼蒋一夫指的方向,他挠挠头,转望着慕洛艳,尴尬的笑了一声:“慕洛艳,他说的是真的吗?”

慕洛艳平静道:“没错,恶贼已经被他抓了,所以你误会了,是蒋将军救的我,他不是你说的淫贼!”

慕洛艳说完之后,蒋一夫对慕洛艳的话,产生了疑惑,慕洛艳称他为蒋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而且听完以后,他心里尽是一阵失落!

“蒋将军?你刚才不是叫他一夫…..”魏仲暝还未说完,慕洛艳便插嘴,“够了,魏仲暝!还想给我惹祸吗?”。

“不想!”魏仲暝说道。

慕洛艳不想在大庭广众引起事端,便转身向蒋一夫告别:“蒋将军,多谢你对我朋友手下留情!”

“我和我朋友还有要事在身,若你有时间,便来慕府喝杯茶,让我好好向你致谢!”慕洛艳冷静说道。

蒋一夫听了之后,他神情冷酷,只道了一句:“不用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蒋一夫说完,潇洒的转身,带着同伴离开此地。

而慕洛艳目送蒋一夫,再见到蒋一夫,她心里头是一阵欣喜,不过现如今她的身份不容她随意叫唤一夫哥哥,特别是在魏仲暝面前。

而魏仲暝望着慕洛艳,他总觉得慕洛艳对这蒋一夫有种不一般的情感,要不然慕洛艳也就不会对自己不高兴了。

慕洛艳转身,走向一母女面前,向妇人点头后,她蹲下来对女孩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一命,这是给你的!”,慕洛艳将从贼人身上夺回来的钱袋,赠与小女孩。

那名妇人闻言,立即拒绝慕洛艳的好意:“不用了,就像那位将军说的,只是举手之劳,不必谢我们!”

“对,爹爹说的,不可以拿人一分钱,自己有手有脚,要把银子给赚回来!”小女孩天真说道。

慕洛艳听了妇人和小女孩的话,很是感触,这年头很少父母会这样教导孩子的,她不再把钱袋塞给她们,只是再次道了声谢谢,并询问了小女孩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慕洛艳问小女孩。

“我叫郑吟临!姐姐呢!”小女孩兴奋问道。

“慕洛艳,既然你们不肯收下钱袋,那日后有机会可来我幕府做客,慕家定欢迎你们!”

妇人闻言,看慕洛艳的眼神更加崇拜,她没想到此人是慕家的人。

慕洛艳与两母女道别后,便和魏仲暝离开此地,前往荣庆铺,领取水果。

而蒋一夫目前已经离开集市了,他转头看着身后喧闹的集市,他的同伴已经押送贼人前去官府。

只得蒋一夫孤身一人,望着集市,他回想起儿时遇见慕洛艳的时候,那时慕洛艳还亲昵的叫他一夫哥哥,可如今物事全非,慕洛艳只是亲疏叫他一声蒋将军,还有她身边的男人。

他记得慕洛艳叫他魏仲暝,而魏仲暝便是她的未婚夫,他一直都记得,他还记得那时他对他们祝福的话语,到现在,他还无法忘怀,慕洛艳的模样已经深深刻在他脑海中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