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一章 黑衣杀手 - 第二十一章 黑衣杀手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2-08 10:26:30am

武侠·仙侠


约莫凌晨时分,一个黑影纵身一跃进入了庙里。辗转难眠的蒋义气起床经过佛堂,隐约的看到一抹身影从他前方一掠而过,只见黑影直往蓝圣武的睡房方向竄去。蒋义气见了便悄悄的跟在黑衣人身后,随着黑衣人来到了蓝圣武的睡房门口。黑衣人正有所动作....站在黑衣人身后良久的蒋义气发现黑衣人似乎浑然不觉有人站在他身后,不禁童心大起用右手食指轻点了一下黑衣人右边肩膀一下。黑衣人一惊转头望了一下右边,察觉並无异样于是继续把手伸进裤袋,但随即却又觉得左边肩膀又被人轻点了一下,惊得立刻转过身子向后张望,但却依然设有任何发现。黑衣人心中一惊觉得不妥立刻改变主意往后庙奔去,奔跑的同时却又感觉到背后又被人用手指轻点了三下,当下惊得脚下加快了速度头也不回的直往后门奔了出去!跃出后庙的黑衣人闪身隐入椰林,随即却一头撞上了一道人墙,双手被一个人双手牢牢抓住,那人就是蒋义气!黑衣人挣扎不脱蒋义气的双手,提膝往蒋义气胯下蹴去!蒋义气冷不防有此一着,一阵剧痛之下放开了那人双手。黑衣人立刻往左逃逸,可是却又被蒋义气追上一把抓住后衣领。黑衣人头也不回右脚后踢但是却又被蒋义气左手抓住,黑衣人大吃一惊右手从左边靴子夹层中摸出一把利刃便往蒋义气面门削去。蒋义气一惊放开了黑衣人,看准来势左手一扫打落黑衣人手上的匕首,再一记太极伏魔掌横扫,把黑衣人盪得飛扑向悬崖边的栏杆上!

蒋义气万万沒料到黑衣人身体飛撞向悬崖边的护栏后,身子竟然往前翻跌向悬崖下,不由得大吃一惊急忙飛扑向栏杆,千均一发间侥幸的抓住黑衣人右手手腕,可是自己的身子却反而被黑衣人帶得往下滑落!连带的两人身子也魏巍峨峨的往下跌去!危急间蒋义气使劲的用双脚夾紧栏杆柱子,双眼望着垂挂在悬崖下的黑衣人。这时仅露出双眼的黑衣人双目圆睁惊慌的望着蒋义气,蒋义气气喘吁吁的对着黑衣人说道:“别一一别怕,我绝不会放手!把你另一只手抬起来让我抓住。” 黑衣人听后吃力的把右手伸向蒋义气,但蒋义气左手却屡夠不着,于是把内力一提,右手使劲硬生生的便把黑衣人身子拉提上来,然后左手抓住黑衣人的右手,双手猛地使劲发力把黑衣人往后一抛,借黑衣人身子后抛之力,夾住栏杆的脚一勾一蹬,身子也往后翻跌。只见蒋义气身子后翻仰跌在地,随后黑衣人身子却不偏不倚的重重摔跌在蒋义气身上!跌得头晕脑胀的蒋义气,待脑袋昏眩感渐失过后发现身上被失去知觉的黑衣人压着。蒋义气这時才察觉黑衣人身子似乎並不怎么重,身子软绵绵的像沒有骨头一般,登时让蒋义气大感诧异!他伸出双手抓住黑衣人双腋,想要把伏在自己身上的黑衣人身子移开,左手却不经意的觸及黑衣人胸部,一团饱满柔软的触感让蒋义气急忙松开了手!蒋义气心中大惊心想怎么是个女的!借着皎洁的月光的照亮下,只见躺在身旁的黑衣人双目紧闭,一双漂亮的睫毛让蒋义气心头一震!怎么这双紧闭的双眼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让他心里一阵阵的绞痛!这時的蒋义气屏住了呼吸,伸出颤抖的手正想证明他的直觉是对的...当蒋义气揭开黑衣人头罩的那一刹那,看到眼前的那张脸孔时正要惊呼出声,突觉后脑一麻眼前一黑已不省人事!

黎明初晓,珍芯着急的寻找蒋义气的踪影。她寻遍了各个角落也问过了全寺庙里所有的人,才惊觉蒋义气失了踪!珍芯赶紧用手机联系蒋义气,但电话拨通了却沒人接听,耳边却隐隐约约的听到电话铃声从蒋义气房里传出。珍芯和魔苇连忙跑到蒋义气的卧房,只听电话铃声发自其枕头底下,原来蒋义气的电活压在枕头底下人却不知所踪!珍芯和魔苇两人着急的跑回到庙堂,无我禅师和龙廷普主持已在庙堂和蓝圣武商讨着蒋义气失踪的事。蒋珍芯见到禅师,着急的对禅师说道:“禅师!我哥的电话在房里,人却不知所踪也沒有留下任何字條!怎么办呢真让人担心!”无我禅师和龙延普互望了一眼,然后用安慰的口吻对珍芯说道:“芯儿,你哥年纪也不小了,做事应该会有分寸,可能有事出去了,我们再等一会吧。”那知蒋珍芯突然惊叫了一声说道:“啊哟!糟了,哥会不会是被警察捉走了?”无我禅师用坚定的语气说道:“绝对不可能!义儿如果真的被警察捉走,苇儿怎么可能会设事?”珍芯一听觉得禅师说得有理,当下稍觉安心。就在众人六神无主的時候,一位在后庙扫地的僧人匆匆走了进来走到龙延普身旁附耳说了一些话。龙廷普听罢对着众人说道:“隆坤说后庙悬崖旁的护栏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凹了,要我们过去看一下,不知各位意下如何?”无我禅师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或许是一个线索,我们快到后庙看看!”蒋珍芯听后却泪如泉涌的哭着说道:“哥!该不会是哥掉下了悬崖!我要去看看!”说完拔腿就往后庙跑去。魔苇一见和圣武一起追了上去,在接近护栏时魔苇一把抓住珍芯的手不让她继续往前。

抵达的众人往凹陷的护栏望去,只见固定着护栏的水泥地大副度的崩裂,而凹塌的护栏栏杆也严重的往下傾斜!看到这一副景象,珍芯再也控制不住崩溃的大声哭叫道:“哥!哥!你在那里?你不能死,你还有妈妈要奉养,你还有妹我....”嘶喊了一阵,珍芯双腿一软瘫软在地不能自己的抽泣着,魔苇则不知所措的蹲下身子用手扶持着她。蓝圣武和无我禅师及龙延普三人,详细的检视着栏杆周围,努力的寻找着蛛丝马迹,欲查明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以致整个护栏遭到如此大程度的损坏,以确认事情是否与蒋义气有关?无我禅师看着瘫坐在地的珍芯,心理强自镇定的对珍芯说道:“芯儿,事情还沒得到证实之前,别自己嚇自己胡乱猜测妄下定论自乱阵脚!”珍芯听后用袖子拭了一下泪水,黯然的说道:“对不起禅师,我已经沒了主意,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禅师,我哥到底去了哪?他连手机都沒帶,也沒有交代一声,真是急死人了!”魔苇见珍芯说着说着又开始激动了起来,连忙搂着珍芯出言安撫。众人心想蒋义气的失踪是否与此有关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看见无我禅师一脸忧心的往山崖下望去,众人都不禁为蒋义气担心不已!无我禅师凭空鸟瞰着山崖往下看,看着底下一望无际的大海心里不禁的问义儿你在哪呢?最后龙延普终于打破沉默的说道:“禅师,待会我会派人下去查看,你们不要再担心了。我相信蒋施主吉人自有天相,应该会化险为夷。你们看护栏这里有被垃折的现象,虽不象是人手所为但肯定的是当时有人往崖下跌去却侥幸的挽着栏杆,以至栏杆底部弯折变形,希望我的猜测是对的。”众人循着龙廷普手指之处仔细察看,就诚如龙延普所言的情况吻合。虽然如此,在还沒找到蒋义气之前,众人都对蒋义气的安危担忧不已。龙延普见众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再看珍芯伤心的模样于是说道:“不远处那有一條下山的小路可直达山崖下,谁愿意隨我一同前去察看?”蓝圣武即刻应道:“大师,我陪你一起前往,其他的人在这里等候,有什么状况我们电活联系。”其他人听后一致赞同,于是蓝圣武跟着龙延普沿着山路到崖下察看情況。魔苇和珍芯则坐在椰树下等候,而无我禅师则回到了庙里,忧虑的对着佛像祝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