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三章 以德报怨 - 第二十三章 以德报怨

德禅≪千年之武≫  - 发布于2019-12-08 10:36:34am

武侠·仙侠


蒋义气沒有想到竟然可以这么容易的离开这里,一时之间反倒愣住了。摩苇上前检视了林镇江的伤势后,从衣橱拿了一條毛巾往房内的浴室走去。不一会只见摩苇端了一盆水出来,从面盆里拿起濕毛巾用手拧干,然后用湿毛巾为林镇江抹去脸上的汚渍。一转身却看见蒋义气还愣愣的站在原地,于是好奇的问道:“和尚,怎么你还在这?赶紧走吧,等我爸醒来你要走却走不了了!”蒋义气直到现在还一直的认为站在他面前的女孩就是魔苇,只不过她不知怎的暂时失去了记忆,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他是谁。蒋义气支支吾吾的找到一个理由说道:“哦,我想知道妳父亲的情况怎样,不然我不放心。”魔苇停住拧干毛巾的动作,一脸不解的望着眼前这个之前想走,复而留下的和尚。

摩苇不禁再次仔细的打量眼前的蒋义气,昨晚如果不是他自己早已摔得粉身碎骨!现在他想留下来干什么呢?自己跟他並不认识,但这和尚怎么好像早已跟自己相识似的,不然怎么一直叫着自己的名字甚至还很露骨的叫自己什么苇妹的?怎么办呢?如果父亲这个时候醒过来,他到时想要走也走不掉了...摩苇想着想着靠着床边坐了下来。蒋义气看着心事重重的摩苇,以为她担心父亲的伤势于是说道:“苇儿,你父亲的伤需不需要找医生来诊断一下?”陷在沉思中的摩苇像被惊醒一般,连忙站了起来说道:“啊!我怎么沒想到要召医生呢?我真胡塗!”摩苇赶紧电召了私人医生,然后放下了电话。一抬头又看到蒋义气正怔怔的看着自己,脸上尽是一片真挚关爱之情!兩人不经意的四目相投,一种让人不安的感觉湧上摩苇心头,怎么这和尚看着自己的神情,就像一个恋人看着自己的爱人那种关爱和心疼的表情!摩苇察觉不对赶紧低下头来,一颗心却怦碰乱跳!心里却想这人的确是一个和尚,而且身上还穿着僧衣!到底是哪出了问题?摩苇轻咬着下唇颤声问道:“你....你...是一个和尚?”蒋义气眉头一皱,看着眼前明明认识却又不相认的“魔苇”,心中不免起了疑心,仔细端详眼前的女孩,发觉除了发型不同之外,其他並无异样包括声音。蒋义气惟有不厭其烦的说道:“我不是和尚,我只是为了躲避警察的追補,才乔装打扮成这副模样!咦,昨天傍晚我们不是还在一起吗?这么这么快妳就忘记了?”摩苇一听觉得事有蹊跷,于是说道:“你说昨天傍晚你和我在一起,怎么我沒有印象呢?你是不是有妄想症?不然我总是搞不清楚你在说什么?”蒋义气从摩苇一脸无奈的表情看来她的确不像在说谎,于是帶着狐疑的口吻向她问道:“妳名叫魔苇对吗?”摩苇听了点了点头。蒋义气为了更进一步的证实眼前的“魔苇”的真正身份,于是对摩苇请求道:“魔苇,可不可以借妳的电话一用?”摩苇听了爽快的应道:“电话在那里,请自便!”蒋义气走了过去拿起话筒拨通了电话。蒋义气耳中立刻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另一个魔苇的声音问道:“喂,请问那一位?”听到魔苇的声音,蒋义气瞪大了双眼,握住听筒的手微微的发着抖咀里却结结巴巴的问道:“魔苇...妳真的是魔苇?”边说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坐在床边的另一个摩苇!电话那端再度传来魔苇兴奋的叫声道:“义哥!是义哥吗?你有沒有听到我说话?” 蒋义气连忙应道:“是,是我,魔苇妳...妳现在在哪?”魔苇听了沒好气的反问道:“义哥!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你到底去了哪,你妹珍芯担心得不肯吃饭...”魔苇还来不及说下去只听到珍芯抢过电话扯高声量说道:“哥!你沒事吧?你去了哪害我担心死了,师父还很难过呢!”珍芯剌耳的声音从听筒中传了出来,蒋义气赶紧把听筒拿离耳朶,对着话筒说道:“哥沒事,只不过有一些事情要办会耽搁几天,妳们不必为我担心,等我回来后才告诉妳们,就这么说了再见!”蒋义气说完就把电话挂断。

蒋义气放下了电话,一双眼却震惊的直看着坐在眼前的另一个魔苇!摩苇见蒋义气傻愣愣的望着自己,刚才跟电话里的“摩苇”通电话的時候,一脸惊讶的表情不像做作,而且蒋义气把听筒拿离耳朵的时候,的确听到有女孩的声音,而且还跟电话里面的“摩苇”似乎很熟络。摩苇于是假装问道:“你跟电话里面的“摩苇”是什么关係?和我长得很像是吧?” 蒋义气脸色黯然的说道:“哦....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不过妳们的样子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我也被搞胡塗了!”就在这时门铃声突然响起,摩苇对蒋义气说道:“应该是刘医生来了,我去开门让他进来。”只见摩苇看着床边的闭路电视视屏,然后按了闸门开关对着扩音器说道:“刘医生请从大门进来,然后从客厅右边楼梯上来就可以了。”摩苇说完走出房门口,不一会把刘医生和护士一起帶进房里。摩苇走到床边对医生说道:“刘医生,我父亲在一小时前不慎跌伤,请刘医生察看一下他的伤势。”同来的女护士替林镇江解开了上衣的纽扣后,刘医生随即用手指掰开林镇江的眼蓋,看了看林镇江的瞳孔,然后谨慎的检查他身体的部位,再用听诊器探听。经过一番诊断后刘医生对摩苇说道:“妳父亲伤得不轻,胸部肋骨断了兩根,必须要好好休养。我开一些化瘀消炎的药再打一针就可以了。能夠的话送院治疗会更理想。“摩苇正想回拒他的好意,刚打了针的林镇江这时却皱了皱眉甦醒过来,听到刘医生的那番话于是说道:“刘医生,不必到医院在家里疗养就可以了,谢谢你。“摩苇惊喜的凑近林镇江说道:“爸,你沒事吧?你昏迷了好久我沒办法才电召了刘医生。“林镇江对摩苇说道:“苇儿,先送送刘医生吧。”摩苇应喏了一声把诊费付了送了刘医生和护士出去。

待摩苇回到了房里第一眼便看到了蒋义气,她急忙向蒋义气使了一个眼色,右手偷偷的指了指房门口处。蒋义气不明所以会错意的站起来说道:“哦,妳叫我帮妳关门?“蒋义气一开口,摩苇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了,果然只听到林镇江说道:“苇儿,那和尚怎么在这?妳过来爸这里。”摩苇惟有硬着头皮走到床边,只见林镇江用手指在床单上写了一个杀字!摩苇一见大吃一惊,不知如何是好颠声的恳求道:“爸,别这样让他离开吧...”林镇江双眼杀意大盛,却碍于自己身体动弹不得,无奈的说道:“放虎容易捉虎难,要不是我受了重伤,不然我不会如比轻易作罢!”摩苇听了舒了一口气对蒋义气说道:“和尚你快走吧,再不走就设有机会了!”蒋义气听了说道:“我不是和尚,我姓蒋名叫义气,我想弄明白为什么你们把我抓来这里?“林镇江冷笑一声说道:“你真的不识好歹,你知道得越多对你並无好处,趁我现在不能动,最好赶快在我面前消失,别等我改变主意!”摩苇再次对蒋义气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话赶紧离开。哪知道蒋义气却理直气壮的说道:“你非法禁锢还想杀人滅口,躺在床上还要威胁人,不是太可惡了吗?”蒋义气屡劝不听摩苇终于面带愠色的说道:“夠了,别再说下去了,趁早离开这里吧!“蒋义气见惹怒了摩苇虽百般不捨却无奈的缓步走出房门。

摩苇眉头紧锁看着缓步离去的蒋义气,就在这时楼下客厅的大门却突然发出“蓬”的一声巨响,只见客厅大门已被人强行踢开!七人从外闯了进来。还未来得及走出房门的蒋义气,不知所措的往后退了回来一脸惊愕。坐在椅上的摩苇立刻站了起来退到了床边。躺在床上的林镇江怒道:“该死的刘医生竟然出卖了我们!“一阵大笑声中,呂颂将军狂笑着走了进来说道:“林镇江,你这次躺在床上该不是装的吧?总算一箭双鵰却还多了个和尚!法王,动手吧!”站在呂颂蒋军身后的正是善战法王。善战法王一见站在床边的摩苇,以为正是他要找的“魔苇”,开心的大笑道:“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妳也在这里!“说完冲前伸出右手就往摩苇肩膀抓去!法王右手将要触及摩苇肩膀的刹那,右边突然一个身影冲至一把抓住他的右腕,法王一惊左掌即刻往右侧击去!但击出去的左掌却被另一只手扣住,同时却见一只脚已往下腹踢来,法王忙起右膝挡格!双手被擒的法王口中暴喝一声,双手奋力一错挣脱双手,旋身一记“千佛出世”猛地击向那人!冲前阻挡的正是蒋义气,他迴身一闪只觉一阵劲风从他脸上呼啸而过,左边墙壁上一幅外国名画登时被这股劲道击得四分五裂,墙上漆屑纷飞!蒋义气惊愕间知道面前喇嘛武功高深莫测,但前无退路右掌惟有运劲击向法王右侧面门。法王不加思索忙用左掌相击!兩掌相交雄厚的掌劲击得法王左手一麻,身子一个踉跄往后退了一步!待法王站穩身子定神一看,却原来就是刚才站在门口旁的和尚!也就是蒋义气。原来蒋义气看见法王竟敢侵犯他眼中的女神,怒不可遏的出手阻止。

法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蒋义气,心中虽惊但依然愤怒的质问道:“哪来的和尚胆敢插手佛爷的事,闪一边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蒋义气听罢快步走到摩苇身前,以身子挡住摩苇大喝一声说道:“大师胆敢对一个女孩如此无理,这件事我管定了!“法王在呂颂将军面前失威登时怒气大盛,金刚级千佛掌催谷着十成功力要在呂将军面前速战速决,一举把站在眼前的蒋义气除掉!蒋义气刚才和法王单掌对击的时候已知眼前的法王绝不在林镇江之下,连忙打醒十二分精神口中喃喃的念诵着大悲神咒:“南无喝囉怛娜哆囉夜哪,南无阿唎㖿...”只见蒋义气咀里边诵经双手合十置在胸前。法王见蒋义气诵着经,双手动作似曾见过但不疑有他,咀中讥讽道:“临死才来诵经,未免太迟了,让佛爷我送你上路吧!”法王话声刚落金刚级千佛掌一前一后遙对着蒋义气击出!刹那间兩道骇人的罡劲排山倒海的击向了蒋义气!只见蒋义气口中续念道:“唵!“双手打开尾指亚拢双掌前倾以四十五度角发劲祭出!瞬间一道巨大的三角形罡劲立刻从他手指处激射向善战法王!两道罡劲互击之下法王双眼一花身子一阵摇晃,魏巍峨峨的连退了三步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双目圆睜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反观蒋义气只是一阵气血翻腾,不一会就沒事了。呂颂将军见势不对忙举起手枪要射向蒋义气!站在墙边的摩苇眼明手快掷出了一柄水果刀,准确无误的插中了呂颂将军握枪的右手。呂将军右手一阵剧痛手枪随即掉在地上,其他人急忙掩护着呂颂将军撤离。蒋义气作势再要发出攻击,善战法王自知伤重不敌,不敢恋战跟着众人急步离开。

林镇江虽躺在床上,但从刚才法王令人窒息的罡气中,知道法王的功力煞是厉害,就算自己沒有受伤也未必是法王的对手!而蒋义气所使出的武功自已非但沒有见过,而且还裁在他的手里,这究竟是一门什么武功呢?这小子看似三十来岁但却练就一身骇人的武功,自己实在太小窥了他。如今他还替自己打退了强敌,一时之间矛盾冲突的思绪在脑海里起伏不定!摩苇从监视屏幕中发现除了呂颂将军外,法王和其他的随从依然守候在大门外,似乎在等待着援手的到来!摩苇察觉不对立刻对着林镇江说道:“爸,他们还在外面,好像在等着援手,该怎么办呢?”只听林镇江说道:“苇儿,我们要趁早离开这里,但需要这位小师父的帮忙。” 蒋义气一听义不容辞的说道:“沒向题,只要我能夠帮得上忙。”摩苇听了一脸感激的望了望蒋义气一眼,过后眼神停留在父亲脸上征询他的意见。林镇江对摩苇说道:“苇儿我看我们还是暂时躲入地窖再作打算,现在立刻行动迟些恐怕就来不及了!”蒋义气听罢二话不说一把抱起了林镇江,随着摩苇一起躲入地窖里。

不一会,果然只见一支特种部队浩浩荡荡的开抵林府,法王随着军队再度闯入。经过军队地毯式的搜索后却始终一无所獲,因此呂颂将军怀疑屋内设有地道始終不肯撤离。约莫过了廿十分钟左右,军事专家终于在那幅抽象画前发现了一个瞳孔扫描器,但基于无法配对瞳孔,因此一时之间无法开啓机关。最后在军火专家的建议下使用火药爆破石门,士兵才得以进入。过后军队才在工具橱内发现了地窖的开关,但却沒有地道的密码,因比再度使用了火药把地窖的入口炸开!尘烟弥漫中,众士兵走到了牢房的尽头处,但四周却空空如也只剩下坍塌的牢门和破损不堪的牢房,林镇江父女和蒋义气却杳无踪影!呂颂将军得知派出的军队无功而返后,在手术室内大发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