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十四章 - 放了他们,我会跟着你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2-08 10:46:03am

都市·爱情


九王爷听了五王爷的那番话以后,就生气了。

“五哥你什么意思?她为了生下你的孩子都走过鬼门关一回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五王爷低下头。

‘嗒...嗒...嗒...’

那是几滴水落在地上的声音。

他或许真的很不希望失去她。

五王爷狠狠地捶自己的腿。

“为什么我没去追!为什么我不信她,她怎么会害人呢!我明明很爱她啊!为什么...”

但是,天都亮了,一切已成定局。

外头的锣鼓声越来越响亮,狄国举国上下都在为这个婚宴庆祝。

不过,五王爷还是振作起来,打算搏一搏。

他站了起来,看向两位弟弟。

“走吧,咱们去大闹一场。”

两位弟弟都不约而同地点头了。

他们随意吃了早餐,之后穿得十分隆重,还各自披了一件红色披风。

去大闹,肯定是要用王爷的身份。

穿得太穷酸的话,很难获取众人的信任。

完事以后,他们骑着马,往太子宫飞奔而去。

他们已顾不及路人,只要有路,就冲过去。

他们必须赶在容音亮相以前,成功闹场。

不久后,他们抵达太子宫。

在越高的位置显得越威风,所以他们都没下马。

他们将马骑到太子宫的大门前,对着太子府里大喊:“锦国五王爷已到达狄国救回妻子,望太子速速将锦国五王妃归还锦国五王爷!”

突然,全部的狄国人民都停下手上的活,纷纷看向他们仨。

贝寻一身红彤彤地从太子宫走了出来,疑惑地看向他们。

“这是...?本太子没见过你哦。来人,但凡是来闹场的人,都就地处决了。狄国太子妃可不能被这群人给拐跑了。”

他刚说完,所有人民齐心将他们仨拉下马,准备就地处决。

他们自小习武,自然还是应付的来的。

不过人数越来越多,不久后可就招架不住了...

五王爷一直喊容音的名字,希望能把她叫出来。

太子宫门口闹闹腾腾地,打骂声都传出十万八千里了。

贝寻担心容音听见,打算回去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想,容音已经闯出来了。

她手握一把短剑,对准自己的胸口。

“贝寻,叫他们都停下,否则我就死在你眼前。”

贝寻慢慢靠近容音,试图抢走短剑。

但他一靠近,容音就将短剑浅浅地插进胸口。

鲜血不断涌出她的胸口。

“贝寻,你是真以为我不敢自杀吗?”

贝寻无计可施,只好立刻叫众人停手。

即使这样,容音依旧将短剑紧紧握着,一刻也不松懈。

容音流下的眼泪几乎将刚化好的妆容都弄花了。

“放了他们,我会跟着你。”

贝寻看向容音,点了点头。

他立刻叫众人放开他们仨,让他们离开。

五王爷缓缓站了起来,发现容音就在太子宫门口。

他拼了命地冲了过去,想要把容音带走。

但贝寻挡在容音面前,一步也不让五王爷靠近。

“你走吧,她决定跟着我了。”

五王爷嘴角流着鲜血,绝望地看向贝寻身后的容音。

“你...真的不跟我走吗?”

容音忍受不了五王爷的眼神,立刻背对着他。

“李孝杰,你走吧。我其实没有失忆,我从小就结识贝寻,早就有了婚约。是你在锦国突然娶了我,害...害我不能嫁于他。我说我是从另一个时代来的,其实也是骗你的,我就是看你好玩,想骗骗你。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吗?”

五王爷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被贝寻踩在脚下。

他摇了摇头。

“原来...我堂堂锦国五王爷居然能被世间所有女子骗得团团转!好,许容音,我走。”

他转过身,慢步离去。

容音多日没见他,难耐思念,趁他没走远,转回头看了五王爷一眼。

她看着他满身创伤的背影,难免心软了。

她想追过去,但是贝寻制止了。

“容音,不是都说好了吗?”

容音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稀里哗啦地涌出眼眶。

她对着五王爷大喊。

“李孝杰!”

五王爷停下脚步,稍稍转回头。

“你还想利用我做些什么?”

容音止住眼泪,强颜欢笑地看着他。

“没错,又得利用你了...但已经是最后一次了。你就替我和父亲母亲报个平安,让他们两老别担心...嗯,就这样!”

五王爷没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继续往前走。

容音目送五王爷离开,全程都不敢再流下半滴眼泪。

生怕五王爷回过头,看见了就露陷了。

因为容音身穿亮红色的婚服,五王爷才没注意到她胸口上的鲜血...

要是看见了,结局或许就不同了...

...

之后,婚期延后了。

因为容音把短剑刺得蛮深的,直到完全复原还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贝寻想等到容音身上的伤、和心里的痛楚都复原以后,才大肆迎娶容音。

他原本就没有杀五王爷的意思,所以就备了一辆马车,将他们三位尊贵的王爷送回锦国。

两天以后,他们回到柳城。

他们没进宫,都各自回了自己的王府,静心休养。

五王爷刚走进王府,尹秋柔就抱着宝宝跑了过来。

“吟吟见过王爷。王爷你看,您不在这几日,我儿都长大了不少。王爷何时能为我儿取个名呢?”

王爷看着宝宝,心里更是烦闷了,他重重地把尹秋柔推开,之后就回去书房了。

尹秋柔被推开以后,就跌倒在地。

她紧紧地护着宝宝,就担心他受到半点伤害。

她缓缓起身,看向双门紧闭的书房。

“哼,我可是吟吟,不管怎样都能把你牢牢地,抓在手心。”

随后,她走回雨露轩准备喂奶。

在流水轩等了很多天的小棠,才听说王爷已经归来,便冒冒失失地跑进书房。

她才刚踏进书房,王爷就怒视着她,将书桌上的竹简都丢向小棠。

“你和你主人一副德行,狂妄自大、自以为是,以为全世界男人都会兜着她转吗?滚,都滚!尤其是你,滚回你许大将军府,别让本王再看见你。”

小棠依旧想知道容音的事情,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王爷...奴婢虽不知您生了什么气...但您能告诉奴婢一些关于王妃的事吗...”

王爷气得一个劲地将书桌推翻。

“本王没有她那个王妃,本王讨厌女人...本王最恨女人了!都滚!”

小棠见王爷接近神志不清了,收拾了一些自己的东西,马上回去许府。

但她还是留下了所有容音的东西,以便她回来的时候还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