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37: 阵中阵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12-09 8:44:54pm

奇幻·玄幻


长夜已尽,凉意更胜昨夜。

壁上一排排钟乳石笔直倒挂着,又细又长,仿若任何轻微的动静皆会使其崩塌,饱满水滴顺着钟乳石滴落,正好落在几乎烧尽的柴火堆上滋滋作响,接着化作一缕缕残烟幽幽升起,转瞬消散。

周遭灯光微弱,空气弥漫着熟悉的水味,隐隐急流往下冲刷的声音伴随徐徐微风自远处飘来,硬是让君幂给冻醒。

她登时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眼珠子沽溜沽溜来回转了好几圈,抬手不留余力就往脸蛋掐去直到脸上传来的无声抗议,这才甘心松手,双手一摊又躺回冰凉的地面上。

原来她还活着,终于脱离那又冷又暗的河了。

这场赌局她算是赌赢了,真是多亏那场及时雨,让她隐约听见身后急流的声响,否者她不敢保证在自己还有绝对的勇气赌一把。

她轻轻撑起身子,发现自己在一个洞穴里,身上衣物还是湿的,裙摆和衣袖几乎成了抹布破破烂烂悬挂着,身上还盖着一堆乱七八糟的布条.

她扶墙循着声音走去,亦是唯一灯光较强的地方。

哗哗的声音渐近渐响,最后像潮水般涌了进来,当视线再度恢复清晰她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小身影正凝视着身前。

“醒了?”

束魂傀还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没有转过脑袋,奶声奶气地问道,可身后除了贯彻着整个空间的巨大水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回应。

君幂那边沉默着,束魂傀因此转过身来才发现君幂已经入定了。

其实束魂傀刚醒来时的反应和君幂如出一辙,除了惊骇它压根儿想不起任何可以代替的词来形容当时的心情,更别说保持原本该有的理智和清醒。

君幂和束魂傀如今身处的地方是洞穴的中心点,站在原地环视一周就会发现地形呈圆状的,确实比君幂醒来时的地方辽阔上不止好几倍,但是撇开空间的大小,眼前唯一能前进的路就只剩下五条围成圈的分岔路了。

洞顶离他们很远,大约二十个君幂加起来的高度;脚下踩着的地面,正中央有个巨大的洞口正好与洞顶的洞口在同一条直线上,一股洪流卷着浪花从洞顶的洞口直泻而下形成飞瀑,声如雷动,山回谷应,溅出的水珠细如尘烟弥漫于空气之中成了蒙蒙的水雾。

君幂难以置信地看着望着眼前从洞顶不停往下涌的飞瀑,目光满是震惊,还是铁了心要走近地面中央的洞口瞧了一眼,即使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即使飞瀑带来的冲击让她站不住脚,即使空气越渐浓重的水雾让她难以呼吸,即使她已经连眼睛都快撑不开了。

只一眼,她却心头一沉、身形一晃,差点给栽了下去。

束魂傀见状跃上君幂的肩头提着衣领将人往后拉,虽然力气绵薄,但最后还是成功没让君幂掉了进洞里,它上划过一丝凝重,低声道“找死不成!从这里摔下去估计还没到下一层你就成了一滩血水!”

下一层。

束魂傀的话没有多少是入得了君幂耳里的,她脑子很乱,脚下一阵无力跌坐在地上但下一层这个三个字她倒是听得特别清楚。

是啊,她也看见了,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过是山洞的其中一层,而他们脚下还有数层像这里一样地面上开着大洞的地方。

离他们最近的山层,壁上甚至还着挂着一口口朱红大棺木,看着跟棺盖随时会自动打开似的,让人浑身一阵发寒。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山洞,而是......”君幂觉得自己不仅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就连三魂七魄都快震惊得彻底消散,吐出的话苍白无力。

她原以为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往后回太砚川的路上即使难关重重,也没什么是她无法渡过的,谁知道会不会因祸得福。可人的一生终究还是逃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这句话,满血复活的的正能量一刹那都随那一眼遗留在了洞口里。

“将你置于死地的地方。”君幂的气息虽经高人幕改成太砚汌独有的气息,但恐怕背后的那人早已发现她是凡人的身份,束魂傀望了君幂一眼,目光深邃了几分“你发现我的世界是个阵,用来将人与现界隔绝,一般凡人绝不可能闯得进来;而我们身在的这个洞穴也是个阵,位于瀑布的正下方,硬是从进来时的洞顶出去会粉身碎骨,待在这里的时间越长我们所遇到的会比那群狼妖更可怕的东西,毕竟在我们脚下的应该不止朱红木棺这么简单。

引你入阵的人,怕是担心你大难不死,干脆再设个阵中阵,让你插翅难逃。那人,铁了心要你一去不返。”

君幂闻言一愣,瞳孔狠狠缩了缩。

为何,要置她于死地?

还来不及接话,洞内忽然一阵山摇地动,紧接着沙沙的爬动声顿时在五条分岔路里回响,一路往外扩去,洞内的氛围顿时紧绷了不少了。

君幂僵硬地站立着,连大气都不敢喘,谁也没有想到这阵居然说启动就启动,君幂站直了腰故作镇定等待即将出现的东西,反观束魂傀脸上倒是比君幂镇定多了,为了缓一缓紧张气氛,这货居然还毛遂自荐说是要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结果来回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只见他提着两手提着屁股从其中一条分岔路气喘如牛地跑了出来,嘴上嚷着“哎呀妈!快,快跑!”

束魂傀边说边跑,很快就从君幂面前跑过,君幂将视线往束魂傀跑来的方向挪去发现一堆长毛的“蘑菇”正以极快的速度生长开来,转眼的功夫就密密麻麻占据了其中一条分岔路。

生长速度是快,但也不至于让束魂傀害怕得提着屁股跑才对呀,难不成还会吃人?

才萌生起这个想法,君幂差点没就将自己拍死,引她入阵的人又不是为了让她欢心的,不设些怪物难不成还设了天线宝宝吗?

果不其然,再次定眼一瞧,她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如纸,那数量越来越多的哪是什么“蘑菇”,分明就是蜘蛛,比人的巴掌还大,脚上长着毛刺,嘴上一对尖牙闪着寒光特别渗人,蜘蛛爬过的甲虫虫子甚至是衣物转瞬就燃起了火苗,烧得干干净净,片渣不剩。

没过多久,只见束魂傀又从另一条分岔路跑了出来,不再往另一条路跑去,反倒是躲到君幂的脚踝后方高喊“不好!无路可逃了!”

所有的能走的路都爬满了蜘蛛,那些蜘蛛好似许久没见上活人般,两只脚在背上摩擦,目露精光、你推我叠地自四面八方朝他们前进。

君幂不禁打了寒颤,小小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去,只能步步后退,道“喂,黑团子,你不是有法术吗!快想办法呀!”

“能有什么办法,逃去下一层呗!这群火蜘蛛压根儿不怕火,又打不得,只要接触到任何外来东西就会自燃!”说罢束魂傀很不道义地顺着脚踝爬上了君幂的肩上,这种情况下还是高高在上安全得多。

“你醒得早,可有找到连接下一层的路?!”

“......这里层层不相连!”

得!这设阵的人有够绝的,这里一共有九层,是让她死九回是吧!

眼瞅着蜘蛛大军已经爬到了脚边,君幂一脚踩在了地洞的边缘,边缘的地面本就比其他地段薄,这下承受了一大一下的重量立马就裂出了细微的裂痕,无计可施之下君幂只好撕下了身上的碎裙摆用力打在土蜘蛛上,边打边灭火。

她深知这过是螳臂挡车,但是挡得一时是一时。

只可惜土蜘蛛的数量实在太多了,碎裙摆才数秒时间就被烧得所剩无几,好几只土蜘蛛都碰到了君幂的绣花鞋上,烧出了几个洞口,而且有些土蜘蛛甚至嫌用爬的太慢,开始弓起八只脚,往君幂那头跳了过去。

“啊!”君幂吓得不轻,当下就惊得喊了一声。

滴——

说时迟,那时早,壁上一滴水滴顺着钟乳石滴在了君幂的跟前,正好淹没了其中一只土蜘蛛,土蜘蛛立马就没了动静像沉睡一般,其他的土蜘蛛见状纷纷后退三舍,看来这群土蜘蛛怕水。

束魂傀趁土蜘蛛稍有停滞时,不晓得从哪弄来了好几颗岩石碎往墙上弹了出去。

起初君幂还搞不懂束魂傀这是演的哪出戏,很快她便明白了。

大约第三颗岩石和山壁冲撞后,壁上的钟乳石开始露出大小不一的裂痕,不出数秒便开始往下坠,有的落在地面上,有的则直直往地洞处坠落。

“喂,你怕死吗?”此时,束魂傀的声音从耳边淡淡传来。

君幂一愣,听明白后答道“怕,可比起粉身碎骨,我更怕被被这群蜘蛛给烧死。”

“那么,跳吧!”君幂和束魂傀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这句话,接着迈出了脚步,一把抱住了其中一个钟乳石。

X X X

至于太砚汌那头,君幂消失的消息传开后,三缄阁顿时就炸了锅。

九一在紧闭的石门外一直候着,未曾离开半步,整整一日未敢进食入眠,心里始终焦虑。

三缄阁的婢女们一如既往坚守各自的岗位,低头一副专注的模样,事实上心思早已飘远,耳朵竖得比兔子还高,心里千思百虑了好几回。

在这里干活的,有谁不知道他们的小姐徐娴向来言出必行,三缄阁存在的这几年从来不接待任何客人,除了这凡人,可想而知她们的小姐是有多重视这位客人。

最糟糕的是主上曾应了那贵客的要求要保她安然,如今这凡人贵客前日才刚踏入三缄阁,床褥都还没睡暖,就在九一的眼皮底下消失了,若是主上怪罪下来,谁能保证这事不会殃及池鱼?

况且,主上曾施法将那凡人贵客身上的气息掩盖过去,除了三缄阁的人和客人自己,整个太砚汌没有谁会看出她的真实身份,这事若要细查起来保不准会哪个倒霉鬼会被拿去开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