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青龙坛主 - 青龙坛主

二毛≪缘龙客栈≫  - 发布于2019-12-14 11:39:56am

武侠·仙侠


“慕容,你快逃!这里我来断后!”展云天似乎胸有成竹搞定这帮人。

他面对数名青龙以及元月的高手,面色依然不变。

展云天从口袋摸出一块已碎玉佩,与刀身上的玉佩似乎出自一体。

刀看到后大惊,“孩子!你父亲可是....”刀的声音早已颤抖着。

展云天眼角流出一条泪痕。

夜晚的少林寺,早上源源不绝的香客,热闹的少林寺早已一片死寂。

咒骂的和尚,话说人在危险时会露出本性,现在已经有不少少林弟子投降青龙,眼见局势似乎又要改变了。

“孩子,你父亲被那群所谓的“名门真道”怎样了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刀显得十分激动。

“天要我亡!!!”他突然仰天长啸,发泄出积在心中已久的怨气。

“不好,这吼声带有青龙内力!!”快唔着耳朵,耳膜别被震坏了!”通辉这一提醒已经太迟了,少林已经有不少弟子晕死了。

刀运七青龙秘术,抵御这,他已经慢慢支撑不住。

心想:“该死,这孩子有他父亲传下的青龙奥义十八图,我也只懂得些皮毛,再这样下去,我恐怕要在这少林寺被超渡了。”

山下渐渐灯火通红,许多住户已经被火光和吼声吵醒。

“咋们再不走就死在这边啦!”文婉柔道。

刀一皱眉头,眼里不惜地看着展云天。

“哎,你小时候我带着你习武,买糖给你吃,配你玩,现在都回不去了。”

吼声慢慢消失了,展云天冷静了下来,眼珠含泪。口中含糊地道:

“不报仇,对不起父母,是不孝,报仇,对不起抚养我长大的人,是不义,父亲啊~孩儿没用....不能为你报仇!

”他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从小他一个人孤独过日,身旁没别人的关心,心里十分空虚,想起以前陪伴自己长大的刀坛主,无数个感觉由心而起。

众人也低下了头,通慧趁机叫到:

“刀施主,回头是岸,我可以向之前对你们有偏见的人解释,跟我去受审吧。”

刀眼睛突然瞪大怒道:“白白这样让我们青龙坛灭门还要我们接受审判?!你他妈天理何在?!”

慕容心里抱怨到:“这帮秃驴怎么那么矛盾,负了这武林泰山北斗的称号。”

“我看今天这样还是先撤退吧!”文婉柔建议到。

她心道:“这样看来青龙坛是强弩之末了,如此多情必定成不了大事,得换个人选了。”

“传令下去,打道回府!!这些少林叛徒,就地正法!”刀有气无力地道。

众僧听闻,连忙下跪求饶,通慧阻拦道

“上天自有好生之得,你要杀就杀老衲!‘

刀瞪了他一眼,道:罢了罢了!撤回去罢!

“是!”众咯咯齐道。

刀飞身上马,文婉柔则乘车。

文婉柔望了忘得力干将何子胡,再望一望刀,之后对何子胡使个颜色,狡猾的何子胡点一点头,心道:

“门主要我杀了刀坛主,这必须要一击完了他命,不然我们就死了,以我的功力来看的话..”

“门主,这.....”何子胡向文婉柔道。

“废话少说,杀了他!”文婉柔低声道。

“门主,咋们千万不可以轻举妄动啊。”

“我看了他们都烦,我们就跟她们争个你死我活罢。”文婉柔道。

“你们窃窃私语的!想干什么?!。”警觉的刀已经发现事态不对。

心想:“这帮人莫非看我对展云天不忍下手,想杀了我统领青龙坛。那我得先来个先发制人。”

“锵!”刀拔出他的修罗刀,大喊:

“把这帮元月的给我拿下!!”

“是!!”众人把剑出销,对着前方就是一阵乱砍。

“都怪你,婆婆妈妈的,你看吧。”文婉柔怒道。

何子胡不再多说,直接掏出玄铁判官笔向刀主刺去,文婉柔也不甘势落,举起元月弯刀劈去。

文婉柔见刀一人之力竟然架住了自己和何子胡的攻势便道:

“混蛋好臂力!”

刀坛主举刀招架,一人难敌四手,刀渐渐落了下风。

万籁俱寂的夜晚,荒山野林中,只有一阵厮杀声和蝉鸣声。

“哈哈哈!你刀坛主风光一世,今天还是来死在老娘手里!”

“闭嘴,有种给老子单挑看看!”

“完了完了,老子今天就要死了”刀心想。

当他回过神时,判官笔已不偏不倚地飞向了他的胸口,心脏的位置。他亦知晓已无力回天,默默地放弃了抵抗,只得合上双目,等待死亡的迎接。

突然“刷!”的一声。

“天无绝人之路!!”众人心想。

文婉柔一怔,何子胡头上已经多了一把飞刀,完美地命中了何子胡的面门。

“谁...”。文婉柔话未说完,展云天跳了出来。

“贤侄好刀!!我老大果然交出了一个好孩子!一表人才啊!”刀坛主大叫到。

“叔父,侄儿救架来迟,望叔父见谅!”

“你这什么话啊,咋们赶紧杀了这丑婊子走人!”

元月的人见到了纷纷放下武器投降了。

“文婉柔,你大势已去,别做无谓的抵抗了,赶紧把毒的解药交出来,我会考虑放你条生路!”刀坛主道。

文婉柔忘一望自己的手下,平时跟他称兄道弟的人,现在才知道人心险恶,自己早已气得发紫。

“我再问一次,你们谁还愿意跟着我!”文婉柔道。

“门主,识事务者为俊杰,属下先走一步了。”樊长老道。

说时迟,那时快,刀坛主已经拔出他的刀,斩向文婉柔。

文婉柔见刀势凌历无比,硬接不是办法,心道:

“这招[心狠手辣]奇狠无比,连劈几十刀势必要杀了我,不过他的体力消耗也很大,只需硬撑几刀就行了。”

一刀劈了下来,文婉柔连忙招架,毫无破绽的第二刀也下来了。

文婉柔心道:

“想不到他这“血魔刀法”练得那么极质了,现在唯有报名可东山再起。”

他连忙翻身向前,不想第三刀改变了方向。

“你们今夜是想赶紧杀绝了吗?”

“文婉柔,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咋们后会有期!”文婉柔消失在烟雾中,等烟雾散去,早已空无一人。